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夏日清凉记事 > 第307章 天生一对

第307章 天生一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世界就像龙卷风,变化太快!

    秦青与司雨寒当晚赶往飞机场,真·说走就走,挑了一个两人都不讨厌的城市买上机票就走,下飞机后先找个咖啡店吃早饭,随便找旅馆时,司雨寒接到一个电话。

    是高伟男。

    他深沉、郑重的说,“对不起,小司,我不能再照顾你了。”

    “……我昨晚没跟你说,我跟我朋友聊到半夜决定出来旅行,我本来打算今天给你打电话的。”司雨寒当即道歉。

    “不,是我该说对不起。”高伟男深深的叹了口气,“我遇上了我爱的人。”

    “……”司雨寒嘴里咬着的半截油条掉了,她瞪大眼睛看秦青,秦青赶紧凑过去一起听。

    “我遇上了……我本以为你是我最爱的人,我以为我梦中的那种女孩是不存在的,你就是我能找到最接近的原型,但我错了,我……”高伟男深情的说,“我爱上她了。”

    秦青站起来走到一边给方域打电话,“是我,你们昨晚几点分手的?”

    方域昨晚就是在公司睡的,此时正在公司楼下吃早餐,“两点以前,我回到公司是两点十分。怎么了吗?”

    “姓高的那个打了个电话说他遇到真爱了。”秦青看手表,“现在才七点,也就是说除去睡觉的时间,他在五个小时内遇到一个女孩并爱上他?!”她深吸一口气,“这人有病吧!!”

    方域道:“冷静,哈尼~恭喜你和你朋友,现在去买件漂亮的裙子再大吃一顿,好好庆祝下!”

    秦青突然想到自己打的那个电话,“等等……我先打个电话!”她挂掉方域的再拨给可儿,“喂?我们联络过后,你去找高伟男了吗?”

    可儿在接到秦青的任务后兴奋的睡不着觉,给她妈妈打了个电话,在床上翻滚说:“娘子找我帮忙了!让我帮忙试探她朋友的男朋友!”然后换衣服画妆折腾了快一夜,早上掐着时间,穿一条清纯的白裙子,背一个白帆布包,大早上站高伟男租住地方的十字路口。

    因为高伟男所有的钱都用来搞艺术了,住的地方比较偏远,六点多时路口一个人一辆车都看不到,天刚刚蒙蒙发亮,红日初升,周围没有高楼大厦煞风景,反而是一片青青的麦田,别有田园风味。

    他昨晚被方域灌到桌子底下三回,爬起来差点要把全部身家送给方域,所以早上起来就有点不辨东西,开着车哈欠连天,偶一回头,便见路边一绝色少女亭亭玉立,登时便傻了。待回过神来,交警哥哥已经含笑敲门良久,身后车大排长龙,而十字路口的少女像清晨的梦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身上带着罚单和扣分赶到银行的高伟男什么都顾不上,先打电话跟司雨寒分手!他要干干净净的去追那个女生!那是他的天使!angel!

    秦青挂完电话百思不解,就在路边站站就把人给勾到手了?这人也太好勾了吧?

    那边司雨寒也挂电话了,正在发呆。

    秦青心虚不已,上前准备承认错误,不料司雨寒握住拳头小小的尖叫起来:“呀啊!”

    秦青吓得一抖,“怎么了怎么了?”

    司雨寒把头抬起来,一脸庆幸:“他终于跟我说分手了!”

    “……”秦青觉得一大早脑袋有点晕,理理思路问,“你的意思是,你早就在等他提分手?”

    “这不是很明显吗?”司雨寒震惊道:“我自己说不出口啊!我跟你说了那么多,你一直没明白啊?”她就是想分却分不掉才纠结的嘛!

    秦青趴在桌上。

    “困了?那定好酒店先去睡一觉,晚上再起来逛。”解决心头大患,司雨寒满身力气!拖着两人的行李一马当先!秦青浑身无力跟在后头,只觉力倦身疲。

    早知道你是想分手,哪还需要这么麻烦?浪费感情!

    看起来卸下感情包袱让司雨寒重获青春!她充满活力的制定旅行计划,秦青在陪她玩了四天后逃走了,在她回家后,司雨寒自己一个人又玩了二十多天才回来,期间足迹遍布两个大洲十七个城市,拍回来的照片足有一万多张,全放在她的fb上。

    她还想去留学,一直以来当个乖乖女,差点连婚姻都这么容易交出去了,让她发觉自己的叛逆期来得有点晚,她此时此刻才想从家庭和父母手中独立。

    不过她在“失恋”后疯狂旅行又火速辞职自费留学,倒是让周围的人都猜测她受了很重的情伤。

    而高伟男最新的壮举同样也是辞职,而且每天早晚蹲在十字路口,守株待兔,等那个惊鸿一蹙间的美人出现。

    可儿给秦青打了个电话,得知她的朋友已经成功分手后还很失望,不过她说:“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个男人很容易就会上勾。”

    秦青再次谢谢她,还想请她吃饭,可儿吓得一个哆嗦,她再想跟秦青亲热也不敢跟她坐一块吃饭,那再好吃的鸡也吃不出滋味来。

    方域得知前因后果后笑翻了天,秦青沮丧说:“我坦白了,还送了礼物当道歉。”司雨寒也没放在心上,还说秦青怎么不早说认识那么厉害的朋友?早把高伟男勾走她早就轻松了。秦青气道:“谁让你不说清楚的?!”司雨寒嘤嘤嘤,“还说是好朋友呢,一点心灵感应都没有。”秦青黑脸,“我现在有了,你今年的生日礼物是五十斤大蒜!”

    方域说:“在高先生心里,司雨寒同样是他急切想摆脱的现实中束缚他的一部分,而他也知道自己摆脱不掉,才想改变她。”不过在发现心中的缪丝后,他就把司雨寒也一并抛弃了。“他这种方法不可能有女人真心爱上他的,司雨寒会感到有压力是正常的,她现在不逃走,以后也会离开他的,早晚的事。”

    “但可儿是不会再理他的,也不会再出现在那里被他找到。缪丝消失了,他是继续找下一个缪丝还是……”找下一个司雨寒呢?

    秦青有点讨厌高伟男这种人,可什么性格的人都有,他也不算有大罪过,想整整他都没有理由。

    方域看她沮丧,摸摸头说:“他不会有好结果的。”他也学她一起趴在沙发上,说悄悄话:“你没发现,他其实性格有点m。”秦青吓得从沙发上蹦起来,“m?!”可司雨寒不s啊,她觉得他们之间,司雨寒反倒有点m。

    “他找不到想要的s,就自己变成s了。”方域说,“会真正吸引他的女生肯定性格上是个s的,而他必定是女友虐他千百遍,他待女友如初恋。”

    过了几年,听说高伟男有了个经纪人,把他的画廊盘活了,竟然还真闯出了小小的艺术家之名。而他结婚后才听说妻子就是他的经纪人,为了让他创作出好的作品,曾经把他关在卧室里关了足足一年。两人被杂志访谈时,妻子意气风发的坐在那里,骄傲的说:“艺术就是要经历痛苦才能出世!男人全是懒骨头,不给他们压力,他们永远什么也做不好!”旁边的高伟男精瘦精瘦的,肤色是久不见阳光的惨白,留着很长的头发和胡子,访谈从头到尾也没见他说几句话。

    事后方域跟他一起喝酒才知道当时访谈上的发言,全是他妻子替他拟好的,超纲的一句也不许讲!

    “受不了的话,跟她谈谈?”方域劝道。

    高伟男摇摇头,“……我怎么敢?”

    方域:“实在不行,考没考虑过离开她?”

    高伟男被这个很有吸引力的主意打动了一晚上,最后要走时才吐露真心话,“虽然跟她在一起很痛苦,但……有了她,我的艺术生命才更长久。没有她的鞭策,有很多作品是无法诞生的。”

    回家后,方域跟秦青说:“我有点同情他……可是……”他叹了口气。

    这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