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有姝 > 6|四十千

6|四十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姝并未抬头去看,而是举起依然牢牢捏在手里的糖葫芦,一口一口咬下来吃掉。早在末世时,他便养成了“一受惊吓便暴饮暴食的习惯”,唯有饱腹感才能帮助他把命悬一线的惊惧感压下。在末世,没有什么比食物和水源更珍贵。

    然而糖葫芦表层的麦芽糖早已被他舔干净,如今只剩几颗半生不熟的山楂,嚼碎之后,那酸溜溜的滋味差点叫他哭出来。他立刻捂住腮帮子,用力揉了几下,然后梗着脖子把满嘴酸果肉一点一点咽进肚子里,继而长出口气。

    吃了东西,恐惧感便似泡沫一般消失,有姝这才抬头,仔细打量面前的少年。对方长相极为出众,更有一股尊贵的,有别于常人的气质。他此刻正眯着一双狭长凤眸,用怪异的表情盯着自己。

    “你可还好?”少年再次询问。

    “我没事,谢谢你。”有姝擦掉脸上的雪粒,冲少年拱手。

    “谢我作何?”少年语气略带疑惑。

    “总之谢谢你。”有姝不想到处宣扬自己被厉鬼缠身的事,所以并未多言。那厉鬼离去时曾提及“紫色龙气”,所谓的龙气本该是帝王身上才具备的东西,能抵御世间一切邪物,而此处只有他和少年两人,身上具有紫色龙气的是谁,不言而喻。

    换言之,这名少年是他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对方恰好赶到,他方才已经被厉鬼杀死了。这具身体本该是厉鬼的?已经上了阎王爷的生死薄?可笑!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有姝在娘胎里睡足了十月,降生时那厉鬼才迟迟而来,意欲夺舍,怎么这具身体就成了他的了?思及此,有姝目中快速划过一抹杀意。他虽然感情淡泊,格外喜静,但在末世里摸爬滚打了六年,自然也不是个善茬。如今他拿厉鬼毫无办法,却不代表日后也奈何不了他。

    少年还想再问,有姝已经扫掉头脸的雪沫,一摇一晃的走远了,手里还捏着那根串糖葫芦用的竹签子。

    “怪哉。”少年摇摇头,也信步离开。

    有姝走到殿前的空地,白芍已挂好福袋,正焦急的举目四顾,看见他过来,连忙迎上去诘问,“少爷,你方才跑哪儿去了,可把奴婢急死了!呀,你头发和衣襟怎么湿了?定是淘气了吧?走,奴婢带你去灶房烘干。”

    白芍从火头僧那里买了几个烤红薯让少爷吃,然后脱掉他外袍,用木棍支在灶火旁,又用自己的夹袄裹住少爷干瘦的身体。只要有了吃的,有姝便特别安静,小口小口的啃着甜甜的红薯,并有意无意的向火头僧打听那名贵气少年的来路,得知对方目前暂住开元寺带发修行,心里便有了主意。

    大约半个时辰后,宋妈妈才拎着一篮子香烛寻过来,喜滋滋地道。“好了,给少爷供了长生牌,日后时时过来添香油钱,少爷便能长命百岁了。”

    “还有小姐……”白芍话一出口,才想到少爷并不知晓自己的身世,连忙打住。

    宋妈妈并不希望少爷被仇恨蒙蔽心智,待他日后长大了,出息了,再将所有真相告之也不迟,故而狠狠瞪了白芍一眼,拉上少爷便要还家。

    有姝不言不语的跟在宋妈妈身后,走到寺门口时才道,“妈妈,我要留在开元寺带发修行。”

    “少爷你说什么?”宋妈妈脚底打滑,差点摔倒。

    “我说我要留在开元寺带发修行。”有姝扶住她,重申一遍。四十两银子已经花完,厉鬼自觉债务偿清,便铁了心要拉他一起下地狱。他若是离开那名身携龙气的少年,唯有死路一条。

    “你这孩子,怎么好端端的要出家?可是谁人说了什么?”宋妈妈目光冷厉的朝白芍看去,骇的白芍连连摆手。

    “无人与我说道。”有姝四处看了看,见附近没有旁人,这才低语,“不瞒妈妈,我最近被一只厉鬼缠住,直说这具肉身原该是他的,他讨债来了,又说什么四十两银子已经花完,我必须得死。最近这段日子,他常常加害于我,将我推入池塘,推下台阶,屡施毒手。方才在寺中,他还摁住我后脑勺,将我压入雪堆中溺毙,幸而一名身染贵气的香客路过,他才退避。若是我与妈妈回去,指不定哪天便遭了厉鬼暗算,不若待在贵人身边安全。况且这里是寺庙,或许菩萨也会保佑我。”

    当然,最后这句话,有姝是万万不信的。若是菩萨果真能普渡众生,降妖伏魔,厉鬼又怎会那般猖狂,在寺庙中就下了杀手。可见这开元寺并非什么神圣不可侵犯之所。

    宋妈妈和白芍听得目瞪口呆,回过神来时连忙去查看少爷后脑勺,果见白嫩的头皮上隐约印着一个赤红的手印,从尺寸上看,应当属于一名成年男子。联想到玉水村频频有人中邪,又联想到五年前,少爷出生时老爷和小姐同时做的那个梦,宋妈妈和白芍已经对此深信不疑。

    什么叫肉身原该是他的?难道说讨债鬼没能托生在小姐肚子里,反倒被少爷占了先?少爷不是什么鬼怪,是小姐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的亲骨肉啊!宋妈妈一会儿狂喜,一会儿哀痛,搂着有姝瘦小的身体泣不成声,断断续续地道,“我,我命苦的少爷啊,你受了那么大的罪,怎么不早说啊!老奴若是早知道,定然求来高人救你。”

    “妈妈无需自责,高人大多是骗子。”有姝笨拙的拍打宋妈妈脊背,“村里请来的那些高人,全都奈何不了厉鬼,唯独见了贵人他才会退避三舍。”

    “那贵人是谁?妈妈去求他庇护你。”宋妈妈从悲痛中抽离,抱起少爷往寺内走。

    “神鬼之事常人哪敢沾染?不说还好,一说,定是要把我赶走的。妈妈万万不可冲动,我待在寺中便可自保,平日潜心修佛,亦能让妖魔鬼怪退避。这里毕竟是佛门圣地,哪容邪崇作祟。”有姝从未一口气说过这么长的话,但为了打消宋妈妈的念头,不得不耐心劝解。

    所谓的贵人之贵,远远超出了宋妈妈和白芍的认知,若贸然前去,招惹怀疑倒是其次,怕就怕对方忌讳鬼神之说,反而绝了他的生路,不如待在寺里做一个俗家弟子,与少年慢慢亲近了再图谋其他。

    宋妈妈被劝服,一面夸赞少爷心思缜密,一面找到开元寺的主持,说想把孩子寄养在此处。有些孩子八字硬,福缘浅薄,做父母的怕孩子早夭,便会送到附近的寺庙寄养,每个月都来送香油钱。此乃寺庙的进项之一,主持没有不答应的道理,立时便收下了有姝。

    有姝送走恋恋不舍的宋妈妈和白芍,这才回到自己厢房,换上月白色僧衣。他四处转了转,发现东面的一个院落最为宽敞齐整,时时有两名壮汉站在圆形拱门处守卫,便知那是少年的住所。从来往僧人淡然处之的行为来看,少年的真实身份似乎无人知晓,有姝也想不明白,好好的皇族,怎会居住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寺庙。然而梁州乃龙兴之地,权贵云集,且开元寺是距离皇陵最近的寺庙之一,这样一想便也说得通。

    有姝蹲在墙角暗暗观察院内的情景,手上也没闲着,三两下堆了一个半米高的小雪人,用黑石子当眼睛,黄树叶当嘴巴,两根枯枝当手,看上去颇有童趣。久久不见少年出门,眼看饭点快到了,他揉着小肚子噔噔噔的朝灶房跑。吃饭永远是他的头等大事。

    不久之后,少年身披貂毛大氅,缓步跨出院门,路过拐角时看见静静伫立在寒风中的小雪人,不由停步,目露怀恋。

    两名属下急急垂头,掩饰恻然的表情,心知主子定然又想起了先皇后。当年先皇后也爱在主子的宫门前堆两个小雪人,说是让小雪人代替自己守护皇儿。若先皇后还在,主子何至于沦落到这等地步?

    少年似乎很懂得控制情绪,仅刹那间便收敛了眸中的脆弱,继续往前走,忽而又停步,淡淡道,“把它抬到院子里去,放在这里难免被来往的小沙弥糟蹋了。”

    两名壮汉低声应诺,小心翼翼的把雪人抬起来,放在院内的梅花树下,主子只需推开窗便能看见,像往年先皇后亲手为他堆的那般。

    厉鬼好似受了惊吓,一连半月未曾出现,有姝吃得香,睡得好,干瘦的身体长了一点肉,但看上去还是很孱弱,仿佛风一吹就能飘起来。他最近迷上了藏经阁内的经书,常常偷跑进去翻看。无休止的吸纳新知识是超脑异能者的本能,他也无法控制,只要是没看过的书,便一定要读懂读透,然后存储在堪比计算机的大脑内。

    这天,他看完最后一本经书,从怀里掏出一个窝窝头,边啃边走,路过一个巨大的水缸,忽然感觉一股阴风呼啸着卷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