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有姝 > 46|画皮

46|画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医馆的坐堂大夫从没见过这等阵仗。 定国公府世子和赵丞相的嫡孙在前开路,后面呼啦啦跟着一帮勋贵子弟,中间围着两名十六七岁的少年,一个满头大汗地搀扶,一个行走不便,面露痛苦,仿似得了什么重病。

    他整日在此处候诊,来来往往见的人多了,也算颇有眼力,顿时紧张起来。薛世子和赵公子可都是九殿下的伴读,且这些人里还夹着几个面白无须的太监,难道受伤的人是九殿下?

    我的娘哎!今儿个怎会如此倒霉?观九殿下那疼痛难忍、寸步难行的模样,定是病得极重,来不及赶回宫才往自己这里跑,若自己治不好他,那可是要砍头的!思及此,大夫只觉心惊肉跳,站起身时打了几个哆嗦,恨不能纳头便拜,顺便求求这尊菩萨到别的地儿去。

    刚要张口,扶人的少年已指着九殿下衣摆,言道,“大夫,给他看看,他这儿被烫伤了。”话落伸出舌头,有一下没一下地舔-着糖葫芦,态度十分悠闲。

    大夫闻听此言猛然泻-出一口气,心道烫伤?竟然只是烫伤?那为何九殿下看着像断了腿一样,便是坐下也浑身瘫软,一只手需得死死摁着少年肩膀,仿佛这样才能压抑住痛苦。

    他不大相信少年的话,却也没那个胆子敢把九殿下拒之门外,连忙跪下去撩殿下衣摆,想看看伤处。

    九皇子最厌恶旁人近身,一脚将他踹开,指着有姝道,“你来帮本王看。”

    有姝把人送到就觉得没自己什么事儿了,正兀自舔-着糖葫芦,闻听这话瞪圆眼睛指指自己,表情非常疑惑。

    “说你呢,还愣着作甚,赶紧帮殿下看看!”近侍快步上前推了少年一把。旁人都快急死了,这人怎么还有心思吃东西?若非九殿下脾气执拗,不喜外人碰触,连他们这些贴身太监也要保持三尺以上的距离,他早就扑过去了!

    上次殿下只不过发热三天,东宫侍从就杖毙半数,今儿若烫伤严重,谁也讨不了好。

    有姝被推得踉跄,差点摔入九皇子怀中,所幸及时抓-住椅背,这才避免直接坐到他伤口上。两人面颊贴得极近,似乎能闻见彼此呼出的气息,一个带着熟悉的龙涎香,一个带着熟悉的麦芽糖,甜蜜蜜,热乎乎,令人醺醺欲醉。九皇子差点就沉迷其中无可自拔,对上少年略显惊恐不安的眼眸才堪堪回神,一把将他摁坐在自己身边,对着近侍便一个窝心腿踹过去,“不过一个奴才,也敢对贵人动手,谁给你的胆子?”完全忘了此刻的自己正假装伤残,动作比方才利索几百倍。

    还不是九殿下您给的胆子?众人心中腹诽,却不敢直言。满上京的人都知道九殿下行-事最为张狂,连带的,他身边的仆役也都高人一等,随意呵斥宫妃已属平常,便是一品大员也敢呛几声。推搡某个名不见经传的贵族公子哥儿不过是顺手施为而已,便是心中再不忿也得打落牙齿和血吞,谁让九殿下护短呢?

    但现在,谁亲谁疏,谁里谁外,谁是他的短处,已很明显,竟不是打小伺候他的心腹太监,而是才见面不足一个时辰的少年。薛望京等人心中倍感惊异,且对少年刮目相看,赵玉松却暗暗咬紧牙关。

    那近侍被踹出去三丈远,趴在地上断断续续呻-吟,好似伤得极重。九皇子却连看一眼也觉厌烦,摆手道,“回去后便让他收拾收拾滚出东宫,本王身边不留没眼力见的东西。”

    随行侍卫拱手应诺,把人抬出去时深深看了少年一眼。能被殿下如此另眼相待,这人究竟有什么魔力?所谓的没眼力见,大约就是对少年不敬吧?殿下这是在变相地告知他们,这位赵小公子已在他羽翼之下,除了他自己,谁也碰不得。

    有姝也觉得惊诧极了,鼓着圆圆的眼睛上下打量主子。主子转世以后果然与上一辈子完全不同,性格变得如此暴戾恣睢,竟与当初的太子有些相像。按理来说他这辈子成长环境十分优越,且没遭受过任何风雨,亦有父母疼爱保护,性格应该更为温和仁善才对。难道是被宠坏了?

    有姝莫名觉得有趣,不禁勾了勾唇角。便是主子性格大变,他也从不怀疑九皇子并非他的转世。自己能从六百年后来到大夏,且成为赵有姝,主子变成九皇子也没什么稀奇。重要的是他们的生命还能得到延续,亦能在无尽岁月中蓦然相见于人海,这难道不是一件极美的事?

    九皇子仿佛发现什么了不得的玩意儿,死死盯着少年,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好半天才面红耳赤地道,“你,你竟然有酒窝!”笑起来可爱极了,令他的心也跟着震颤,恨不能将之拉入怀中戳一戳,舔一舔,看看是不是软得像米糕,又甜得像蜜糖。

    有姝捂住腮帮子,表情古怪。有酒窝的人满大街都是,为何主子却像从未见过一般?难道宫里的人都不长酒窝?

    两人相互对视,气氛亲密而又古怪。有近侍作为前车之鉴,旁人自然不敢打扰,待有姝为了掩饰尴尬微微撇开头,并开始舔糖葫芦时,薛望京才迟疑道,“殿下,您这腿还治不治?”不治咱就走吧,看您之前踹人那股狠劲儿,也不像伤得很重的模样。

    最后这句话他没敢说,转头去看有姝,彬彬有礼道,“赵小公子,劳烦您帮殿下看看腿伤,若是起泡了得赶紧处理一下,否则会感染。”

    古代的医疗水平十分低下,感冒发烧都能要人命,更何况是伤口感染。有姝心中一紧,连忙弯腰去撩主子衣摆,又想将他靴子脱掉,裤腿卷起,却因右手拿着糖葫芦,一时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黏黏糊糊一长串,摆在桌上怕脏了,插又没地儿插,叫他扔掉,他能跟你急红眼。看见少年因为一串糖葫芦手忙脚乱、转来转去的情景,不少人暗暗发笑,尤其是薛望京,背转身去耸着肩膀,明显在强憋,却又坏心地不肯伸出援手。

    “没地儿放就扔了吧,难道一串糖葫芦能比九殿下的伤势更重要?”赵玉松沉声呵斥,也不说帮堂弟拿一拿,盖因那麦芽糖已经融化,顺着棍子流到少年指尖,看着十分粘腻恶心。

    与此同时,九皇子柔声开口,“给本王吧,本王帮你拿。”话落极为阴森地瞥了赵玉松一眼。他之前并未多想,如今回过味儿来才察觉到这兄弟俩的关系似乎十分不睦,否则赵玉松不会屡屡在自己面前诋毁有姝,竟叫他们差一点就错过!

    若非薛望京提出捉弄有姝,若非他最近百无聊赖正想找个乐子,他定然不屑搭理那等趋炎附势的小人。而有姝只不过随父亲回京述职,考评期一过又会离京,说不定两三年后便会成婚,从此妻妾成群,儿女满堂。哪还有他什么事儿?

    思及此,九皇子流了满头满脸的冷汗,心中更是惶惶不定,后怕不已,一时间对薛望京感激不尽,一时又对赵玉松恨入骨髓!很快,他又想起,因为赵玉松的诋毁之言,他此前对有姝印象极坏,在他推门而入之前,似乎,似乎还说了什么极其伤人的话?

    九皇子努力回忆,越加紧张尴尬。他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讽刺有姝哗众取宠、心思龌龊。他竟会用“龌龊”这两个字来形容似雾气一般空灵的少年?该死!当真是猪油蒙了心,亦或者脑子进水了!

    赵玉松,本王与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如此毁本王?今年已经十七,很快就要成为夏启储君的九皇子殿下,首次尝到挫败的滋味,更深深体会到想把一个人活剥的愤怒。

    但在此之前,他必须把误会解释清楚,否则有姝会如何想他?难怪他一见自己就满脸委屈,还十分拘谨害怕。

    九皇子在内心天人交战,有姝已自动自发地将糖葫芦递过去,一点儿也没察觉到这样做是何等胆大妄为。他看似与主子分别了六百多年,但在记忆中却只是八-九月光景,长年培养出来的亲密和默契,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消失。

    九皇子接过糖葫芦,半点也不嫌弃麦芽糖粘手。事实上,能为少年做些什么,哪怕是最微末的小事,他亦觉得十分满足,就仿佛他前世亏欠了少年,今生必然要还一样。

    这二人理所当然地互动,在旁人看来却十分古怪且纳罕。九皇子患有严重的洁症,哪会帮陌生人拿糖串子?且还是快融化的,舔过无数回,沾满唾液的糖串子。他对少年就那么喜欢?喜欢到不分彼此的程度?

    薛望京盯着蹲在地上,为殿下脱鞋卷裤腿的少年,小声道,“苍寂兄(赵玉松的字),你这小堂弟什么来路?之前是否与殿下见过?便是一见如故,也不能‘故’到这种地步啊!”

    别人或许有可能,但此事发生在桀骜不群、乖僻邪谬的九殿下-身上,实在是不可想象。这其中必定还有什么渊源。

    赵玉松也被突如其来的异变弄得十分不快。他本想让有姝知难而退,顺便拿住他一个笑柄,哪料九皇子见了他竟似蜜蜂见了花朵,一反常态地往上黏。有姝没与九皇子相处过,可能感受不深,他们这些跟随九皇子十多年的老人却只觉眼界大开,不可置信。

    “我也不知其中内情。”他摇摇手中的玉骨香扇,虽极力掩饰,目中依然流露出几分阴沉。一旦有姝与九殿下关系变得深厚,他之前贬损有姝那些话必会成为九殿下心中的刺,欲拔之后快。故此,他不能让二人继续相处下去。

    赵玉松一面收起骨扇,一面在脑海中思考对策,而有姝已轻轻-撩起主子裤腿,查看伤势。

    “怎会伤得这样重?”不等有姝说话,薛望京已快步上前,语气焦急。方才九殿下狠踹了几脚,看着十分生龙活虎,他还以为他是装的,哪料竟比预想要严重得多,不但烫红一大-片,还起了几个硕大的晶亮的水泡,别说摸一摸,看着都替他疼。

    有姝也很意外,眉头不知不觉皱成一团。在研究所的时候,他专门从事后勤工作,料理伤口这种事自然也是熟门熟路。不等大夫开腔,他已撩起袖子,徐徐说道,“烫出这样大的水泡,必须用针戳一个小-洞,把积液放出来,这样好得快。”

    “谁,谁来戳?”大夫牙齿咯咯咯地颤上了。别说让他拿针去戳九殿下,便是替殿下把把脉也会吓丢魂儿。他有位师兄在太医院当值,听说最难伺候的就是这位主儿,常常因为头疼脑热的小毛病就把太医打得半死。

    有姝奇怪地看他一眼,说道,“自然是我来戳,你去准备烫伤膏,待会儿要抹的。”伺候主子习惯了,便是过了六百多年,他还一时间转不过弯儿来,大包大揽地把活儿弄到自己身上。

    大夫长出口气,连忙去找烫伤膏。有姝则洗干净双手,又挑了一根长度合适的银针放在烛火上炙烤。

    赵玉松见他果然不肯放过这个拍马屁的机会,心中便冷笑开了。倒是薛望京,对少年印象已大为改观。少年眼眸中的担忧与关切可不是随意装出来的,不但九殿下与他一见如故,他对九殿下的感情亦十分深厚。这两人若果真是第一次见的话,那只能归结为缘分。

    缘分是个很玄奥的东西。

    见少年欲亲手替自己料理伤口,九殿下心中偎贴极了,莫说只被烫起几个水泡,便是满身皮肉烫掉一层,亦觉甘愿。他将伤腿摆放在矮凳上,柔声道,“无碍,慢慢来。”

    有姝点头答应,蹲下-身看了看几个水泡,担忧道,“疼吗?”

    方才还一脸无所谓的九皇子立刻皱紧眉头,“疼,一阵一阵的疼。”若说不疼,少年大约就不会担忧自己。如此,还是叫他将自己放在心上为好。

    主子不但表情脆弱,连语气亦十分委屈,这番模样,有姝还是第一次见。他一直以为主子是坚强刚毅的,是沉稳精干的,也是无坚不摧、无所不能的,然而现在的他,却像一个青涩少年,还不懂得掩饰情绪,更不懂得武装自己。

    不,是他想岔了,主子现在原本就是个青涩少年,他才十七岁,又养尊处优,锦衣玉食,会做出这种反应实属平常。有姝觉得新鲜极了,连连看了他好几眼,忍不住安慰道,“只要把积液放出来,再抹上药,过个三四天就能好,不怕啊。不过你回去以后千万别沾水,也不要把外面这层皮弄破,否则会发炎的。”

    他边说边轻轻吹拂水泡,无论动作还是语气,都像在诱哄年幼无知的孩童。

    这赵小公子未免也太单纯了吧?怎么用逗弄京巴的语气与一头雄狮说话?也不怕被撕成碎片?此时此刻,薛望京对有姝的敬佩之情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还冲面色阴沉的赵玉松竖起拇指,表示赵小公子的胆量乃京中第一。

    他们全都等着九殿下发飙,却未料九殿下竟缓缓勾唇,眸光闪亮,仿佛十分愉悦。

    “好,定不会沾水,也不会弄破这层皮。”他竟然还答应了,语气温柔得一塌糊涂!

    众人皆惊,唯独有姝毫无感觉,认真仔细地去戳水泡,再用消过毒的棉花将溢出的积液轻轻擦干净。九皇子举起糖葫芦,在少年原先舔过的地方舔-了几口,又迟疑半晌方徐徐开口,“你多大了?”

    “十六。”有姝头也不抬。

    “你之前在临安府被人陷害的案子,现在了结了吗?”

    “了结了。”

    “如何了结的?”九皇子眸光电闪,隐露杀意。

    “不清楚,好像涉案几人都被流放了吧?”有姝眼珠子转了转,仿佛在回忆。他没打听后续,自然也就不知道诸人结局。

    “竟然只是流放?”九皇子语气加重,显然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暗暗在心里记了监察御史一笔。前面铺设的差不多了,他才徐徐引入正题,语气中夹杂着微不可察的忐忑,“你能看见鬼魂,这事可是真的?其实……”

    其实这世上的能人异士多了,不过见鬼而已,没什么好稀奇的。我之前说你哗众取宠、心思龌龊,那是因为我道听途说,偏听偏信,这才对你印象恶劣。说到底,是我心胸狭隘了,理当对你说声抱歉。若你果真能见鬼,会不会害怕?会不会做噩梦?我可以带你去寺庙求高僧化解。你若感觉恐惧,也可住进我的东宫,我乃天潢贵胄,邪崇定然不敢近身。我可以保护你免于任何伤害……

    九皇子有许多话想说,却只吐出两个字就被少年急急打断,“不是,当然不是真的!那些事我不想再提。”

    有姝抬头,用微红的眼睛快速看了主子一眼,又急急垂下去。他差点忘了,主子对鬼神之说十分厌恶。见主子受伤,他竟又急昏了头,焉知在场众人,多得是想为主子分忧解难者。他身为一个异类,一个极其容易被忌惮的存在,便该远远避开,乖乖藏好,否则又会像上辈子那样以彻底决裂而告终。

    这样想着,有姝不禁加快动作,白净小-脸板了起来,眉头皱得死紧,看上去十分拘谨严肃。

    九皇子明显感觉到少年散发出来的疏离与戒备,心中又是忐忑又是恼怒,这恼怒并非源于少年的无礼,而是自己先前的胡言乱语。他怎能在未见面的情况下去评判一个人?简直愚不可及!

    少年似乎对那件事很避讳,可见已把自己的胡话记在心中,这可怎么办?九皇子首次体会到手足无措,百口莫辩的滋味。他绞尽脑汁地想了一会儿,竟不敢随意张口,就怕哪句话说得不对又戳中少年肺管子。

    于是他只能僵硬地转移话题,希望时间长了,少年能慢慢消气。他上下看了少年几眼,柔声道,“你喜欢戴花?”若寻常男子做这副打扮,他会倍感厌恶,然后让侍卫将对方男不男女不女的衣裳当场扒掉,但少年穿着却觉格外顺眼。

    大红大紫的牡丹将他本就泛着莹润光泽的小-脸衬托得越发神采奕奕,鬓边一朵山茶,额心一枚宝石,非但不显花哨,反而更彰显出少年的朝气蓬勃与秀丽无双。他长了一副讨喜的好相貌,还有一种令人凝目而望,心防松动的甜蜜气质。

    便是让九皇子对着这张脸看一辈子,也不会腻味。

    有姝并不在意自己的奇装异服,别人要笑便笑,随他们去吧。然而若出丑出到主子跟前,他的小心脏便有些受不了,羞怯,懊恼、后悔等情绪纷纷涌上来。他立刻摘掉鬓边的山茶,面红耳赤地道,“不,不喜欢。我娘非要我戴。”

    少年脸颊绯红,眸子濡-湿,看着比方才还要艳-丽,这副害羞的小模样,亦比之前的冷漠疏离可爱千万倍。九皇子心头的阴云顷刻间消散,一把夺过几欲被毁尸灭迹的山茶,插回他鬓边,还认真调整了角度,真心实意道,“你-娘很有眼光,这朵花十分衬你。有姝果然是个美人儿。”

    我家有姝果然是个美人儿呢。曾经熟悉万分的调侃,与这句话奇异重合,令有姝表情恍惚了片刻。在他发呆时,九皇子飞快伸出手,戳了戳少年若隐若现的酒窝,然后将指尖藏入袖中,轻轻碾磨。

    手-感竟比想象中还好,今日能认识有姝,便已不虚此行。

    有姝被戳回魂,连忙垂头,飞快处理伤口。他一再告诫自己主子身边不需要能力诡谲的异类,这才慢慢变得心平气和,将药膏抹匀,又包扎好伤口,催促道,“好了,可以回宫了。”

    九皇子眉头一皱,反驳道,“回宫?回什么宫?本王刚从宫里出来。走,去街上逛逛。”

    这才认识多久便要分开?时间太过匆匆,他接受不了。莫说只烫起几个水泡,便是摔断了腿,他也要与少年待到宫中下钥才回转。不,最好明日就奏请父皇,让他准许自己在宫外建府,如此就能日日与少年相见。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我的小萌物们,也感谢所有支持我的朋友!

    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葵主扔了1个地雷、葵主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比较卡瑞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赵小二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小叶子扔了1个地雷、悠然扔了1个地雷、柠檬树下的桔子扔了1个地雷、阿瞒扔了1个地雷、雪炎扔了1个地雷、smilemomo扔了1个地雷、纳兰十九扔了1个地雷、叶眠扔了1个地雷、暖暖扔了1个地雷、兔儿爷往松鼠派7nm的扔了1个地雷、青丝如墨扔了1个地雷、大花草一号扔了1个地雷、有姝往作者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小太阳扔了1个地雷、溥琳扔了1个地雷、shining扔了1个地雷、舒化love特仑苏扔了1个地雷、缨络陌迭扔了1个地雷、洋葱炒鸡蛋扔了1个地雷、懒兰扔了1个地雷、就算小水坑也是水扔了1个地雷、芝麻糖圆扔了1个地雷、肆肆扔了1个地雷、青丝如墨扔了1个地雷、依旧如初扔了1个手榴弹、余烟有望扔了1个地雷、核桃夭夭扔了1个手榴弹、荼蘼已尽夜未央扔了1个地雷、羽妃妃扔了1个地雷、19216902扔了1个手榴弹、Sun孙扔了1个地雷、Sun孙扔了1个地雷、羽妃妃扔了1个地雷、sss扔了1个地雷、19216902扔了1个地雷、木子西瓜嘭扔了1个地雷、一根黄瓜压菊花扔了1个地雷、熏音扔了1个地雷、望归扔了1个地雷、阿赏扔了1个地雷、阿赏扔了1个地雷、月落乌啼扔了1个地雷、暖暖扔了1个地雷、17808660扔了1个地雷、知更扔了1个地雷、猫紫扔了1个地雷、杞子扔了1个地雷、19288753扔了1个地雷、雪妖扔了1个地雷、ii扔了1个地雷、青瑟之争扔了1个地雷、漫漫长路扔了1个地雷、南篁扔了1个地雷、晴青扔了1个地雷、虚无扔了1个地雷、冷掉的小笼包就不是小扔了1个地雷、休闲时间扔了1个手榴弹、细雪扔了1个地雷、逆光扔了1个地雷、病娇向秋风美人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西成扔了1个地雷、wingsama扔了1个地雷、杨瑾萱扔了1个地雷、杨瑾萱扔了1个地雷、杨瑾萱扔了1个地雷、杨瑾萱扔了1个地雷、病娇可会傻甜白扔了1个地雷、病娇可会傻甜白扔了1个地雷、18886625扔了1个地雷、君晓寒扔了1个地雷、第二处血证扔了1个地雷、蜗牛汤扔了1个火箭炮、蜗牛汤扔了1个火箭炮、蜗牛汤扔了1个火箭炮、末末扔了1个地雷、蜗牛汤扔了1个手榴弹、小蕾絲丶扔了1个地雷、阿达扔了1个地雷、Vitsippa93扔了1个地雷、奔跑的蜗牛扔了1个地雷、翔羽扔了1个地雷、#脸滚键盘扔了1个地雷、杨沫扔了1个地雷、dannatopus扔了1个火箭炮、biubiubiu扔了1个地雷、数阳柳扔了1个手榴弹、康礽扔了1个地雷、冬冬扔了1个地雷、鱼蛋蛋扔了1个地雷、叶子树上的猫扔了1个地雷、大雾!扔了1个地雷、宣城二萌扔了1个地雷、有姝往作者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衫维儿扔了1个地雷、红叶扔了1个地雷、金戈戈扔了1个地雷、桑梓扔了1个地雷、HAHA扔了1个地雷、阿瞒扔了1个地雷、阿赏扔了1个地雷、19264076扔了1个地雷、夏扔了1个地雷、落笔成淫扔了1个地雷、雪炎扔了1个手榴弹、核桃扔了1个地雷、小十扔了1个地雷、挫货百生扔了1个手榴弹、挫货百生扔了1个地雷、挫货百生扔了1个手榴弹、挫货百生扔了1个地雷、挫货百生扔了1个地雷、头顶犄角扔了1个地雷、小十扔了1个地雷、玄寂扔了1个手榴弹、江小米扔了1个地雷、蔻时卿扔了1个地雷、中二不是病扔了1个地雷、有姝往作者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紫鱼儿1983扔了1个地雷、紫扔了1个地雷、大半个西瓜扔了1个火箭炮、納西瑟斯扔了1个地雷、触碰内心的感动扔了1个地雷、大叔好受扔了1个地雷、青丝如墨扔了1个地雷、朽刖扔了1个地雷、冼冼824扔了1个地雷、岚舞魅涟扔了1个地雷、翔羽扔了1个地雷、放弃治疗的小白菜扔了1个地雷、放弃治疗的小白菜扔了1个地雷、放弃治疗的小白菜扔了1个地雷、放弃治疗的小白菜扔了1个地雷、翔羽扔了1个地雷、小生,邱原谅扔了1个地雷、放弃治疗的小白菜扔了1个地雷、放弃治疗的小白菜扔了1个地雷、游侠扔了1个地雷、小生,邱原谅扔了1个地雷、放弃治疗的小白菜扔了1个地雷、小生,邱原谅扔了1个地雷、喵大人~扔了1个地雷、放弃治疗的小白菜扔了1个地雷、放弃治疗的小白菜扔了1个地雷、和你作死和你闹扔了1个地雷、19118599扔了1个地雷、旧城失暖___2c1扔了1个地雷、S君扔了1个地雷、有姝往作者娇嫩的菊花扔了1个地雷、染唯凉扔了1个地雷、鸢尾扔了1个地雷、19118599扔了1个地雷、19118599扔了1个地雷、柠檬很黄扔了1个地雷、AD钙汤圆心悦煜尼扔了1个地雷、日暮迟归扔了1个手榴弹、疏狂一醉扔了1个地雷、千扔了1个地雷、Merlin扔了1个地雷、燕子(WFJR)扔了1个地雷、euryalej扔了1个地雷、~(~▽~)~扔了1个地雷、夕照榴花扔了1个地雷、柒肆七七扔了1个地雷、ともえ扔了1个地雷、最后的年轮扔了1个地雷、琐琐碎碎的小事扔了1个地雷、17564991扔了1个地雷、青空烟宇扔了1个地雷、你再过来我就扔了1个地雷、灰色扔了1个地雷、雨敲叮咚扔了1个地雷、科技馆扔了1个地雷、科技馆扔了1个手榴弹、18774560扔了1个地雷、就算小水坑也是水扔了1个地雷、败败扔了1个地雷、抹茶小熊扔了1个地雷、月中天扔了1个地雷、阿赏扔了1个地雷、肥胖猫Q球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Alisa在等待扔了1个地雷、翔羽扔了1个地雷、Alisa在等待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