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有姝 > 48|画皮

48|画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怎么会是我?”旁人都知道薛望京在开玩笑,唯独来自六百年前的有姝却当了真,一面指着自己一面倒退两步,神态紧张而又戒备。

    好在其他人并未看出他的失态,哄笑道,“可不就是你吗?你爹娘给你取了个好名字,竟与宗圣帝的心上人一模一样。怎么?你竟对这些传闻一无所知?也太孤陋寡闻了些!”

    有姝这才意识到,除了自己,世上再没谁会知道他来自于六百年前。也就是说,他们口里的,名叫有姝的宗圣帝的心上人,其实很有可能就是自己。

    须臾,薛望京的话就证实了他的猜测。

    “听说这位名叫有姝的少年乃宗圣帝亲手抚养长大,不但容貌绝世,才华亦独步天下。他长到十五六岁时,宗圣帝已对他情根深种,爱之若狂,却又因为身份地位的差距而几番蹉跎犹豫。当他终于登上帝位,也不知因为什么缘故,他的心上人竟不告而别,从此再未回转。”薛望京以为有姝与传闻一样,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不知道这些野史很正常,故而简单解释了一下。

    旁边有人跟着唏嘘,“关于少年离开的原因,其实坊间颇多传闻,都说是宗圣帝的第一心腹,时任禁军统领的赵川(阿大)因嫉妒少年得宠,这才使计逼走了他。故此,便是赵川几次在战场上救了宗圣帝的性命,他一生也未得到宗圣帝重用,最后死得十分凄凉。宗圣帝不愧为万世雄主,竟连男子也为他神魂颠倒、争风吃醋。”

    “然而他倾心那人,却再也寻不见了。”又有人喟叹道,“他便是开创了那等不世伟业,却也一辈子过得劳形苦心、万念俱寂,听说死时长呼有姝名讳,眼睛望着城门的方向,无论如何也闭不上,便是几位皇子反复去拭,依然会在下一秒睁开,最后无法,只能就此下葬。”

    对于这段野史,每个人都知之甚详,话匣子一开就收不住,纷纷给见识粗陋的有姝讲解。

    “知道那时候为何不宵禁,为何不封闭城门吗?因为宗圣帝想让有姝无论何时回来,都能第一时间入城。所谓‘我的城门永远为你打开’就是这样的吧?霸皇、霸皇,果然霸气。”

    “还有,那时候大明皇朝每一座城市的城门口都张贴着有姝的画像,但凡看见与有姝长得相似者,守卫便会第一时间呈报上峰,上峰又呈报朝廷。偌大一个皇朝,横跨九大州,又囊括七国版图,将消息传入宗圣帝耳内却只需三日夜。这在现在是不可想象之事。”

    “对,听说当时为了递送消息,有急足一日功夫跑死八匹千里马。”

    “宗圣帝十七次御驾亲征,其实并非为了鲸吞他国,而是收到有关于心上人的消息,想要亲自出去寻找。在一次大战中,西蛮利用某个与有姝长相仿佛的人将他诱入杀局,竟差一点得逞。可见为了有姝,他连性命都能豁出去。”

    “数天下痴情人物,当属霸皇第一。要我说,他之所以尽灭七国,收拢九州,最大的可能就是为了方便寻找有姝。你要知道,若有姝跑到别的邦国,他手段再厉害也触之不及。”

    这个观点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大家一面饮茶一面嗟叹。都说英雄无情,这话却是错了,宗圣帝既不负江山垂爱,亦不负百姓期待,对自己的心上人同样痴情不悔,哀感天地。然而他终究还是差了一些运气,竟到死都未等来所爱之人,也不知那位名叫有姝的少年究竟去了哪儿,又曾遭遇过什么。

    有姝听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回神,纷乱道:原来当初不是主子赶我离开,而是阿大自作主张?原来主子并未忌惮我,疏离我,而是等了我一辈子?原来主子临死还呼唤着我的名字,因为太过不甘心,竟连眼睛都闭不上?

    我究竟误会了什么?又错过了什么?

    有姝如遭雷击,剖心泣血,挣脱九皇子铁钳一般的怀抱,急急走到窗边反复查看那几块地砖,想象主子站在此处,苦苦守候自己归来的情景。他心中一定很是焦虑,所以走来走去无法平静,所以才会将如此坚硬的岩石一一磨平。

    这样想着,有姝也尝试性地在地砖上来回走动,不知何时竟泪流满面。他多么希望时光能够倒流,好叫他重新回到六百年前的上京,从城门而入,向主子招手。他若是看见自己,定然会扯着唇角浅笑,那模样该何等俊美,何等温柔?

    有姝已无法再想象更多,捏着拳头,抵着胸口,好半天喘不过气。世界上最可怕的事不是未知,也不是死亡,而是永无止境的等待。他向来与主子感同身受,所以此时此刻,竟快要被那绝望等待的苦痛压地窒息。

    九皇子本就不爱听宗圣帝的事迹,但见少年颇感兴趣,也就没有阻止。现在,少年忽然流下串串眼泪,且脸颊涨红,胸口起伏,脊背佝偻,仿佛随时会晕过去,他顿时心急如焚,连忙走过去将他抱入怀中拍抚。

    “有姝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赶紧坐下,喝口水。”

    他试图将少年扶到桌边,少年却死死掐住他手臂,呢喃道,“对不起,我竟不知,我竟不知……”

    九皇子越发担忧,低声道,“你没有对不起我,快坐下歇会儿!你脸色很难看。”

    有姝抬头看他,表情木然,眼中却涌-出更多泪水。他后悔不该问也不问一声就一走了之;他后悔不曾多给主子一点信任。他后悔的事太多太多,但六百年光阴已被蹉跎,便是主子轮回转世,所有的懊悔都已成为过去,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思及此,他不禁悲从中来,投入主子怀抱嚎啕大哭,呜呜咽咽的哭声叫人听了也忍不住眼眶发酸。九皇子双眼绯红,心中绞痛,却因从未安慰过人,竟不知该如何应对,也不知少年究竟为何哭得如此哀伤难过。

    薛望京尴尬道,“赵小公子果然心肠柔软,听了霸皇的故事竟被感动哭了。”

    有人不以为然道,“怎么跟个娘们儿一样?多大点事儿就哭哭啼啼!”

    “闭嘴!不会说话给本王滚出去!”九皇子本就心情烦躁,闻听此言发指眦裂、怒火中烧,若非紧紧抱着少年,当真会将那人一脚踹下望川楼,让他魂断忘川。

    那人吓了一跳,连忙缩着脑袋躲到角落。旁人也就更明了少年在九殿下心中的地位。若是换个男人像少年这般莫名其妙啼哭,九殿下定会命随从堵住他嘴巴打一顿,要么就削了下边那玩意儿,让他当个真正的娘们儿。这种事发生过不止一次。

    然而现在,九殿下非但不觉得厌烦,还感同身受,一面红着眼眶拍抚少年,一面语无伦次地安慰,“哭什么,不过一段野史,真的假的都不知道,你就陷进去。你傻不傻?你如此灵心慧性,怎么看也不傻啊,快别哭了,否则,否则……”否则我也要哭了。

    “是真的。”有姝一边哭一边打嗝。他太难过了,只要一想到自己伤了主子的心,就恨不能宰了自己。

    “是真的又如何?都与你无关。况且我并不觉得宗圣帝可怜。能把七国一一诛灭的皇帝,却连自己的心上人都保护不了,落得个孤寂一生的结局亦是自作自受。若换成是我,必不会让心上人离开须臾。我会牢牢拴着他,为他杜绝一切阴谋算计,并将世间最美好珍贵的东西一一捧到他面前,讨他欢心。”九皇子语气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嘲讽,更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向往。

    旁人都说他为宗圣帝转世,但他却极其看不上这位先祖。连最心爱的人都看不住,还当什么皇帝?当真是废物!

    有姝没想到现在的主子对以前的自己竟是不屑一顾的,不免有些惊讶。他抬头望去,眼中虽还冒着泪珠,一时间却忘了啼哭。

    趁着这会儿功夫,九皇子连忙替他抹掉眼泪,命令道,“乖,别哭了。野史都是道听途说,真的假的都已经过去,又何必再反复思索伤神。”

    有姝最听主子的话,又因心中愧疚,更不敢令他厌烦,连忙收起眼泪,但悲痛的情绪还未平复,不免一个接一个地打嗝。九皇子端起茶杯稍稍吹凉,小心翼翼地喂他喝了几口,目中满是怜爱。

    薛望京等人见事态总算控制住了,这才命随从去催菜。店小二很快端着托盘进来,将热气腾腾的饭菜摆放在桌上。有姝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爱吃东西,立刻端起碗扒拉饭粒,边吃边打嗝。

    九皇子暗觉好笑,左手拿着茶杯右手拿着筷子,一面给少年喂水一面替他夹菜,自己一口也来不及吃。

    窒息的感觉过去,有姝才察觉不妥,连忙帮主子盛饭布菜,伺候得十分细心周到。他已错过六百年光阴,不想再错过现在的重逢。

    九皇子被人从小伺候到大,一直觉得理所当然,但现在却满足极了,只要是少年夹的菜,他都尽数吃掉,胃口大开。

    正所谓时移世易,即便是同一个灵魂,转世重生后依然是不同的个体。他们有各自的家人,各自的成长经历与记忆。有姝参照主子以前的习惯布菜,却并不知道九皇子已经不爱吃这些东西了。

    薛望京本想提醒几句,见他二人一个夹得勤快,一个吃得欢实,也不就不敢多嘴。

    赵玉松看似神态悠闲,实则早已手握成拳,愤恨不已。什么叫‘会牢牢拴着他,为他杜绝一切阴谋算计,并将世间最美好珍贵的东西一一捧到他面前,讨他欢心’?说这话时,九殿下的眼睛自始至终盯着有姝,神情亦庄重的似在宣誓一般,仿佛有姝就是他的心上人,而为了有姝,他可以付出一切。

    这所谓的“一切”包括什么?权势、地位、宠爱?大伯本就是个蝇营狗苟的小人,儿子得了宠,岂不越发肆无忌惮?及至那时,两房嫡系该如何自处?赵玉松咬了咬牙,忖道:赵氏宗族绝不能出一个不知廉耻的娈宠,一个不学无术、卖弄姿色的佞臣。回去之后我就将此事告知祖父,让他定夺。

    虽然想得大义凛然,但他心中的嫉恨却远远多过对宗族声望的担忧。

    与此同时,有姝和九皇子已吃掉两碗饭,正准备添第三碗。薛望京见饭菜消得很快,便冲站在门边的太监使了个眼色,让他再去点几道。难得九殿下心情这般好,胃口也大开,今儿定要让他尽兴。

    门一开,外面就传来一阵吵嚷声,原是天南地北的举子正在楼下办文会。再过一月就是三年一度的会试,会试之后又是殿试,若能得中,立刻就能跻身上流,他们自然心怀期待,欲大展身手。

    文会既能让自己扬名,又能试探出对手深浅,若偶然遇见一两个贵人,或能得到提携重用,故此,最近一段时日,上京各处酒楼茶庄均热闹非凡。其中又以望川楼最受举子青睐,盖因此处乃九殿下惯爱逗留的场所。听上京举子们说,若来望川楼用膳,十次里面至少会遇见殿下九次。

    今儿个,也不知这些举子们运气是好是坏,遇是遇上了,但人家美人在侧,根本没有心思去关注文会。

    赵玉松见九殿下对外面的高谈阔论无动于衷,正觉失望,心道待会要不要起个头,邀殿下去一展文采?却在这时,他的小厮捧着一个竹筒入内,附耳低语几句。他大喜过望,等九殿下吃饱喝足,伺候着有姝擦嘴净手的片刻,拱手道,“殿下,家父前一阵儿寻到一副无名居士的字画,您给掌掌眼?”

    “哦,无名居士的字画你爹也能弄到,当真好运气!殿下最爱收藏他的作品,快点摆出来让大伙儿鉴赏鉴赏。”薛望京挑眉而笑。众人也都纷纷附和。

    有姝这才想起爹娘交代的任务,一听此人字画是九皇子的心头好,连忙转头去看赵玉松,懵然无知地问,“无名居士是谁?”

    他向来便是如此,不懂就问,不会就说,从旁人处得到答案便默默记在心中,以扩展知识储备,从不会不懂装懂,更不会懂装不懂。

    众人先是愕然,继而好笑,当着九皇子的面又不敢表露,把脸都憋红了。

    赵玉松心中一阵快意,卖弄道,“无名居士是大明时期最富盛名的书画家。他既不爱画山水,亦不描绘花草,平生只临摹人像,常常拿着一块木板满大街游荡,将遇见的每一个人刻出来。时人嘲笑他痴傻,粗俗,不入大流,他却坚持不懈。从十六岁刻画到五十岁,眼看快行将就木,宗圣帝却忽然发下皇榜,征召擅画人物的画师。原来,他想把心上人的脸庞描绘在纸上珍藏,每每动笔之时却因情到深处无法自控,竟觉怎么画都及不上心中那人的万分之一,又害怕年深日久将他遗忘,这才……”

    “啰嗦什么,说重点!”见有姝眼眶又红了,几滴泪珠挂在睫毛上欲落不落,九皇子立即呵斥,表情很不耐烦。

    赵玉松脸色一白,急促道,“这才昭告天下,寻找画师。无名居士应-召入宫,仅凭宗圣帝口述就将那人的一颦一笑描绘的活灵活现,惹得宗圣帝龙心大悦,并亲口册封他为天下第一画师。他平生画作全被宗圣帝收藏,又在战火中焚毁,流落到市井中的极其稀少。”话落打开竹筒,将一幅微微泛黄的画卷铺开在早已擦拭干净并垫着毛毡的桌面上。

    九皇子垂眸一看,果然是一幅肖像画,却不是他期望中的那个人。谁都不知道,他之所以收藏无名居士的画册,并非出于喜爱之情,亦不是附庸风雅。他只是想看一看,那位名叫有姝的少年究竟长什么模样。虽然皇室中保存了一幅画卷,却早已墨色尽褪,徒留一个轮廓。

    幼时,他常常盯着轮廓发呆,然后莫名流泪,及至长大方略有好转。然而他对完整画像的执着从未消失,但凡哪里传出疑似无名居士的作品,便会命人去搜寻。他想,或许某一天能偶然得到一幅有姝的画像,以解心中疑虑。

    但现在,他忽然就失去了兴趣,也不再想要探究那位传说中的绝世美人到底长什么样。他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有姝,他很好,世上仅此一个。

    九皇子本打算草草看几眼就还回去,却见有姝扑到自己身边,目光灼灼地盯着画卷,仿佛很感兴趣,便又改了主意,指着几处细节开始讲解,最后摇头道,“笔触不够圆融、纸张有做旧痕迹,且落款最后一笔没能收住,可见这是一幅赝品。”

    赵玉松大失所望,想到父亲白白花出去的五千两纹银,心中更是肉疼。

    有姝学习能力很强,仔细听了一会儿,又将种种鉴别方式记在脑海里,准备回去跟爹娘要钱买一幅。若是能找到一幅真迹送给主子,他应当会很高兴吧?至于自家老爹想调去扬州之事,早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

    恰在此时,门外传来敲击声,原是一群举子听说九殿下在此处用膳,竟不请自来。他们弯腰作揖,态度恭敬,再三请求与殿下论策,又言殿下的书法独步天下,无人能及,很想见识一番。

    九皇子本想撵他们走,却见有姝正用崇敬而又灼热的目光盯着自己,虚荣心瞬间暴涨。

    “罢,请他们进来。”他摆手挥袖,姿态潇洒,也不与几人过多叙话,铺开一张宣纸笔走游龙。举子们欣喜若狂,连忙围拢过去观看,楼下众人闻听消息也都纷沓至来,叫好不断。

    舞文弄墨时的九皇子,仿佛与六百年前的主子重合,却也有不同之处。那时的他无人搭理,便是惊才绝艳亦要处处藏拙。现在的他可以尽情挥洒,恣意放纵,该笑的时候畅快大笑,该怒的时候怒发冲冠,纵使锋芒毕露,纵使阴晴不定,亦能受到所有人地吹捧与敬仰。

    而更为不同的是,现在他的身边,已经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看看帮主子磨墨的薛望京,又看看帮主子压纸的赵玉松,早已被挤到人群外围,只能踮起脚尖伸长脖子的有姝终于认识到一件极其悲哀的事——无论他多么愧疚,无论他多么想去弥补,重新活过一回的主子已然不需要他的愧疚,更不需要他的弥补。他唯一能为他做的,大约只剩下静静走开,默默守护。

    思及此,他揉了揉通红的眼眶,悄然离去。

    九皇子感觉到有人正用狂热的目光盯着自己,而且站得极近,连呼吸都一道一道喷在自己侧脸。他一直以为那是有姝,故而写得更为投入,待一幅狂草书就,果然听见周围人频频发出惊艳的抽气声。

    他接过太监递来的湿帕子,一面慢条斯理地擦手,一面勾唇朝站在自己身边的“有姝”看去,想从他口中得到几句热烈的赞美,却不防看见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

    “你不是有姝!”他愕然,继而在人群中反复搜寻,慌乱无措地喊道,“有姝,有姝,你在哪儿?有姝!”

    他发疯一般推开人群,却再也找不见心爱的少年,先是脸色煞白、摇摇欲坠,后又快步走回雅间,将自己平生写得最好的一幅字撕成碎片。

    “有姝什么时候走的?连个人都看不住,本王要你们何用?滚!都给本王滚出去!”他面容狰狞,脸色铁青,恨不能抽-出腰间佩刀,将这些碍眼的人砍成肉泥。

    桌椅、笔墨纸砚等物尽皆被他打碎,发出乒呤乓啷的巨大声响,骇得众人连连后退、逃之夭夭。薛望京等人不敢走,只得守在门外急眼,还冲侍卫首领比划了一个砍脖子的手势。

    明知道这位主儿看上赵小公子,还不把人盯牢了,怎么一点儿眼力见都没有?

    侍卫们也很冤枉,当时人那么多,他们担心其中混入刺客,自是万分戒备,又哪里有空闲去注意赵家公子?这群人也是心大,为了露脸,竟把殿下-身边的贵人无端端挤走,这回殿试谁也别想得中。

    九皇子疯魔了一阵才堪堪回神,连忙冲出去满大街寻人,寻不到又跑到赵府,却得知有姝还未回转,便又顺着原路去找,终是与心上人擦肩而过,及至下钥方被仲康帝派来的侍卫绑回东宫。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我的小萌物们,也感谢所有支持我的朋友!

    挫货百生扔了1个地雷、茶·荼扔了1个地雷、瓜瓜扔了1个地雷、19103278扔了1个地雷、就是点点扔了1个地雷、幽幽冥姬扔了1个地雷、请叫我大头扔了1个地雷、追逐太阳扔了1个地雷、追逐太阳扔了1个地雷、青影犹在他爹扔了1个地雷、木思木才扔了1个地雷、shiqi扔了1个地雷、浅浅流年扔了1个地雷、19304110扔了1个地雷、偏执狂扔了1个地雷、小八扔了1个地雷、黄澄澄的小马甲扔了1个地雷、缨络陌迭扔了1个地雷、黄澄澄的小马甲扔了1个地雷、染唯凉扔了1个地雷、月美人扔了1个地雷、月美人扔了1个地雷、攒文失败的我愤怒地扔了1个地雷、疏呈扔了1个地雷、琴琴声扔了1个地雷、头顶犄角扔了1个地雷、kaka扔了1个手榴弹、薄暮冰轮扔了1个地雷、肆肆扔了1个地雷、琴叶扔了1个地雷、青丝如墨扔了1个地雷、墨言扔了1个地雷、妍妍扔了1个地雷、Alisa在等待扔了1个地雷、蒹葭苍苍扔了1个地雷、Alisa在等待扔了1个地雷、青空烟宇扔了1个地雷、妍臻扔了1个地雷、红湘扔了1个地雷、清阳扔了1个地雷、阿苏苏扔了1个地雷、小十扔了1个地雷、病娇向秋风美人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苏紫ss扔了1个地雷、小暖妈妈扔了1个地雷、天一生水扔了1个手榴弹、Cherry扔了1个地雷、就算小水坑也是水扔了1个地雷、麵小扔了1个手榴弹、不赦扔了1个地雷、妮波寺扔了1个地雷、承萧扔了1个地雷、饼饼~~~扔了1个浅水炸弹、路痴小鹿扔了1个地雷、笑看鸯鸯扔了1个地雷、懒虫宝宝扔了1个地雷、猫爱觉觉扔了1个地雷、永遠的安琪扔了1个地雷、S君扔了1个地雷、yjzl扔了1个地雷、_秣秣秣秣秣扔了1个地雷、顾西扔了1个地雷、爱吃西瓜的猫扔了1个地雷、Merlin扔了1个地雷、雨敲叮咚扔了1个地雷、咒扔了1个地雷、柳良奈扔了1个地雷、柳良奈扔了1个地雷、杨沫扔了1个地雷、鸢尾扔了1个手榴弹、你们很甜的二七扔了1个地雷、linyu森扔了1个地雷、鸢尾扔了1个地雷、燕17589599扔了1个地雷、浮曦扔了1个地雷、小生,邱原谅扔了1个地雷、磁性奇葩室友扔了1个地雷、千鱼扔了1个手榴弹、zz白日梦想家扔了1个地雷、小生,邱原谅扔了1个地雷、青那个山yo扔了1个地雷、梦芮扔了1个地雷、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扔了1个地雷、水瑶夜月儿扔了1个地雷、我是小透明ら扔了1个地雷、触碰内心的感动扔了1个地雷、背面妖娆扔了1个地雷、香墨弯弯扔了1个地雷、最后的年轮扔了1个地雷、香墨弯弯扔了1个地雷、香墨弯弯扔了1个地雷、叶子树上的猫扔了1个地雷、玖流曲扔了1个地雷、锋言疯语扔了1个地雷、阿赏扔了1个手榴弹、阿赏扔了1个地雷、阿赏扔了1个地雷、阿赏扔了1个地雷、追逐太阳扔了1个地雷、阿赏扔了1个手榴弹、阿赏扔了1个手榴弹、青空烟宇扔了1个地雷、Raisii-.扔了1个地雷、病娇可会傻甜白扔了1个地雷、我用我的大长腿扔了1个地雷、姈姈扔了1个地雷、灰色扔了1个地雷、翔羽扔了1个地雷、喜欢吃肉扔了1个地雷、青瑟之争扔了1个地雷、肉肉爱书呆扔了1个地雷、疏狂一醉扔了1个地雷、凡先森扔了1个火箭炮、东禾扔了1个地雷、晴青扔了1个地雷、东禾扔了1个地雷、东禾扔了1个地雷、凡先森扔了1个地雷、日尧扔了1个地雷、这个世界很奇妙扔了1个地雷、这个世界很奇妙扔了1个地雷、dannatopus扔了1个地雷、病娇黑化大魔王扔了1个地雷、君晓寒扔了1个地雷、风起兮扔了1个地雷、风起兮扔了1个地雷、茗茗铭铭扔了1个地雷、18081841扔了1个地雷、青鲤扔了1个地雷、打死不改看小说扔了1个地雷、一水清平扔了1个地雷、小藝射日扔了1个地雷、如人饮冰扔了1个地雷、果妈扔了1个手榴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