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有姝 > 55|画皮

55|画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启皇室有规定,皇子一旦长到十八岁就必须出宫建府,且册封皇爵。 九皇子虽是幺儿,但皇室中宫妃众多,同一时间怀-孕的也不少,是以与他同龄者就有二人,分别是七皇子与八皇子,生辰不过相差数月。

    未开府就不能封爵,不封爵便不能参与朝政,所以七、八皇子现如今还需日日去上书房点卯。至于从十五岁起就开始上朝听政,虽未封王却与众位亲王平起平坐的九皇子,那是特例。

    他脾气如此暴戾,行为那般猖狂,却在出生那日起就注定会被立为储君,从而成为夏启国的主宰。试问其余几名皇子如何能够甘心?故此,九皇子在宫中的人缘实在不怎么好,众位皇子表面上与他和和乐乐,实则恨不得他立马去死。

    但很可惜,他便是夜夜睡不安寝,日日脾气暴躁,身体却长得极为高大健壮,习文练武的天赋也远超常人。这越发证明了他来历不凡,也更惹得众位兄弟眼红。

    七、八皇子强笑着与他打招呼,然后默默坐远一点。堂上正在授课的先生亦面露紧张,手指微抖。这位主儿素来嫌弃先生念书的声音吵闹难听,心情好时能勉强忍耐一刻钟,心情不好时会忽然暴怒。可恨的是仲康帝每每纵容回护,并不教导指责,把他惯得越发肆无忌惮。

    他不来还好,先生可以略松口气,他要一来,势必得做好吃挂落的准备。

    上书房里气氛十分凝重,偏当事人安安稳稳地坐在首座,两手摆放在膝头,双目微微垂落,神态竟十分安详。先生起初还压低嗓音念了几段书,见一刻钟过去,九皇子还未有甩袖而走的趋势,这才稍微调高音量。

    忽然,九皇子撩-开衣摆大步朝门口走去,紧皱的眉宇显出几分焦灼,把本就神经紧绷的众人吓了一跳。

    今儿坐足了两刻钟,真是大进步!且还未曾无故折辱人,甚好。先生暗觉欣慰,却又恨不得九皇子走了之后再也别回来,却没料他竟停在门口,引颈眺望,似乎在等人。

    小片刻后,两名太监领着一位粉雕玉琢的少年郎匆匆走近,还未踏上台阶就见九皇子大步跑下来迎接。

    “有姝,快随我进来。”他牵起少年往上书房里拖拽,模样十分急迫。

    旁人都说他脾气暴躁,一时一刻也静不下来,那是因为他总觉得心里缺了些什么。但他知道,这缺少的一角,早在六百年前就已消失不见,便是他在此世苦苦搜寻,亦不会有更好的结果。所以哪怕心情再如何彷徨焦躁,空虚难耐,他也只能默默忍受,然后等待死亡为一切划下终结。

    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那般幸运,在不经意间就等到了宗圣帝苦等一辈子而不可得之人。这是宿命,亦是缘分。

    只要少年出现在视野之内,只要他愿意待在左右,就是让九皇子安安静静地坐上一日一夜,也不会感觉枯燥,更甚者,还是一种莫大的享受。所以本已经不必进学的他依然来了上书房,且打算在出宫开府之前都不缺一天课。

    七皇子、八皇子从未见皇弟笑得那样灿烂过,脸上不免露出惊容。他们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少年,继而表情怪异。该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这位少年虽然长得十分秀丽,行止间却颇为放肆,都已入了上书房手中还捏着一个巨大的肉包,悉悉索索啃个不停,令空气中满满都是葱香肉味儿。

    先生咳嗽两声,暗示他授课的时候不准吃东西,他却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假装懵懂。九皇子竟也纵着他,不但叮嘱他慢慢吃,且还用帕子频频替他抹嘴。先生无法,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没看见,只要九皇子今儿不胡乱发作就算万幸,旁的他想管也管不着。

    有姝不是装懵懂,而是真懵懂,他哪里知道上书房不许吃东西?就算知道了……也照吃不误,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早上王氏本已备好膳食,却没料父子俩被老太爷叫去问话,故而没来得及用。老太爷满肚子怒气,并不想留膳,他们只能各自拿了两个肉包在路上啃。

    第一个包子有姝三两口吃完,略垫了垫肚子,第二个却准备慢慢享用。他吃包子着实讲究,像老鼠啃玉米一般,先把外面那层面皮啃得只剩下一个底儿,用来托馅料,再一口把馅吞了,尽情享受大口嚼肉的快-感。

    目下,拱形面皮被啃了一半,他正将包子捧在掌心,变着方向啃另一半,悉悉索索的模样十分滑稽。不仅旁人频频偷看,强忍笑意,就是九皇子也有些忍俊不禁。他毫不关心先生在念哪篇文章,只管单手支腮,欣赏少年可爱的吃相,顺便替他及时擦掉快滴落的肉汁,心中也想把这人当成肉馅儿一口吞了。

    “今早什么时辰醒的?”他咽下满口唾沫,这才凑到少年耳边低语。

    “寅时三刻。你昨晚睡得好吗?”有姝含糊道。

    “多亏你摘给我的星星,昨夜睡得格外香甜。你怎么跟我起得一样早?不觉得困倦吗?”九皇子十分诧异,心中却也窃喜。

    “我习惯早起。”

    “既如此,日后你就寅时入宫吧,顺便陪我用早膳。宫中御膳不比赵府,仅糕点就有三四十种,更别提其他。”九皇子诱哄道。

    有姝果然眼睛一亮,继而重重点头。九皇子强忍笑意,从书箱的暗格里取出一支用油纸包裹的糖葫芦,摆放在他手边,言道,“吃完包子还有甜点,日后你想吃什么只管与我说,东南西北、山珍海味,宫里的厨子都能做。”

    有姝眼睛更亮,腮边露出两个深深的小酒窝。九皇子恨不能将他抱入怀里好好亲几口,却又勉强按捺住,只伸出食指戳了戳酒窝,又捏了捏翘鼻,表情十分温柔宠溺。

    但看这架势,七皇子和八皇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心道难怪九皇弟心情如此愉悦,原来是情窦初开了。谁家的儿郎这样大魅力,回去后须得打听清楚。

    有姝任由主子揉-捏,吃完包子又吃糖葫芦,还不忘喂主子两粒,末了才擦手擦嘴,打开书箱。

    少年“笃笃笃”摆放文房四宝的声音惹得旁人频频去看,却见他除了笔墨纸砚,竟还带了一个小陶盆儿,里面注了清水,铺了鹅卵石,种了水草,鹅卵石和水草间趴着一个黑团子,定睛一看却是一只乌龟。

    薛望京率先破功,噗的一声喷笑起来,然后又在先生的瞪视下急忙捂嘴,含糊道,“有姝,你怎么将它也带来了?咱们这儿还上着课呢!”

    有姝很乖巧听话,但那仅限于主子和爹娘跟前,旁人他不会管,更不在乎所谓的规矩。他正儿八经反驳道,“玄武不会发出声响,吵不着旁人。”

    薛望京更是笑得前仰后合,这小子也太有趣了,竟把一只乌龟当宠物,还取名叫玄武,那可是上古神兽啊。这时候的人,对宠物的概念远不及后世那样广泛,自然很难理解有姝的举动。

    九皇子虽也觉得好笑,却并不阻止,反把有姝弄乱的桌面摆放整齐,然后指了指堂上,示意大家认真听课。他要好好享受与有姝静静而坐,皮肤相触的这几个时辰。

    有姝颔首细听,然后取出先生正在讲解的一本书摊开在桌面,又拿起一支狼毫写笔记。薛望京原以为少年不学无术,在上书房纯粹是个摆设,此时却惊讶的发现他竟很有才华,字迹也工整漂亮,先生说到哪儿他就记到哪儿,不但没有疏漏,且还点出几个错处。

    这恐怕已经不能用“很有才华”四个字来形容了。他与传说中那位才华绝世的“有姝”,不会也是前世今生的关系吧?薛望京越想越觉可能,眼睛不免有些发直。

    九皇子也正盯着满纸的簪花小楷,表情略带不满。他摊开一张宣纸,提笔写了几个字,言道,“日后改练草书如何?”有姝的字迹与宗圣帝太像了,叫他心里头老大不舒服。即便他已承认宗圣帝是自己的前世,却依然不希望有姝被打下别人的烙印。

    有姝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也不询问原因。他凑到主子跟前,仔细看了看他的字迹,然后重新铺了一张宣纸,用草书记笔记。他是超脑异能者,只一眼就能把旁人的字迹复刻在脑海,然后像执行程序那般书写出一模一样的字迹。

    九皇子原还打算慢慢教他,没准儿能从后面搂住,握着小手,不着痕迹地占些便宜,目下所有幻想破灭,不免流露出失望的神色。他并不为有姝的天赋异禀而感到惊奇,若他果真是那人的转世,自然才华横溢。要知道,那人曾经作过的几篇骈赋至如今亦未能有人超越,他与霸皇都是令人望尘莫及的存在。

    薛望京却被惊到。不过看一眼,就能把殿下的字迹模仿到十成十,天下间恐怕再没有这样的人物。有姝才与殿下认识几天,绝无可能得到他的字迹并私底下练习,也就是说,殿下刚发话让他改字体,他就已经掌握了字迹的精髓。

    这是何等恐怖的学习能力?难怪他与殿下投缘,原来都是两个鬼才!薛望京悄悄吐出一口气,终于彻底拜服了。

    有姝也察觉到自己所作所为有些不妥,却并非为惹来旁人惊疑,而是源于主子失望的表情。上一世他越优秀,主子就越欢喜,这一世,当他展露自己的长处时,主子却没有夸赞一句。他是不是希望自己能笨一点儿?

    有姝如此猜测,然后一眼又一眼地偷-窥主子,心情略有些忐忑。他很不耻“懂装不懂”的行为,在他看来,那纯粹是在侮辱自己智商,但若主子喜欢,或许可以稍作妥协。他早已经说过,这辈子定要好好补偿主子,让他平安喜乐。

    这样想着,有姝微微点头,决定藏点拙。

    虽然九皇子来了上书房,却一直很安静,除了凝望少年就是凝望少年,并未无缘无故大发雷霆,叫先生委实松了口气。眼见时辰差不多,他立刻摆手遣散学生,自个儿拿着书快步离去,就怕临到头不小心惹了那尊煞神。

    上午学文下午习武,中间有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九皇子将少年带到东宫盛情款待,吃饱后双双躺倒在软榻上逗乌龟。仲康帝来时,九皇子正将一块玉米饼揉碎了扔进小陶盆儿,复又掰了一块递到少年唇边。因不小心把指尖塞了进去,沾了些许唾液,他便傻笑着放进自己嘴里嘬,像是吃了什么龙肝凤髓,表情十分陶醉。

    少年竟也没觉得奇怪,仰着小-脸,眨着眼睛,腮边若隐若现的小酒窝彰显出满心欢喜。

    两人一会儿头挨着头,一会儿鼻尖碰着鼻尖,一会儿又互相咬耳朵,不知在说些什么。少年性格似乎有些腼腆,并不会高声谈笑,儿子却一反常态,频频发出爽朗笑声,那飞扬的眉眼,柔和俊美的五官,温润安详的神态,不知不觉令仲康帝看红了眼。

    因在窗边站得久了,太监总管轻声询问,“陛下,要不要通禀?”

    “不了,让他俩好好在一处吧。”仲康帝摆手,又站了一会儿才悄然离去。六百年的时光,终究还是等到了,是怎样的虔诚祈求才能造就这样奇妙的缘分?

    九皇子早已察觉父皇地靠近,却假作不知,待他走了也没露出丝毫异色。有姝感觉更为敏锐,却也没主动开口提醒。现在的他恨不能像小狗一样时时刻刻围着主子打转,又哪里顾得上旁人?

    喂完玄武,有姝无论如何也要拖着主子上床,想让他把缺了的睡眠全部补回来。九皇子自是求之不得,半推半就地上榻,又一把将少年扯到怀里牢牢抱住,且用两只脚锁紧他下-半-身。

    帐帘顶端的画作都已收起,萤火虫也放归御花园,唯余一片金光闪闪的刺绣盘龙。少年没在身边时,九皇子恨不能早早入睡,如此便只需眼睛一闭一睁,就能再次与少年相聚。然而他一旦来到身边,九皇子却希望时时刻刻保持清醒,舍不得浪费哪怕一个瞬间。他盯着盘龙,绞尽脑汁地想话题,脑袋却被少年一把抱住,眼睛也被手掌蒙上,吩咐道,“快点睡觉。”

    无力反抗的他在少年怀里拱了拱,这才闭上双眼,却极力保持着清醒。他不受控制地想起昨日那个吻,一时间心绪难平,既渴望少年再次亲吻自己,又想着是不是该主动一些。

    有姝就算感官再敏锐,也看不破主子的伪装。他略等片刻,待主子呼吸平稳,表情恬淡,就用指尖丝丝缕缕抚-弄他鸦青色的长发,脸上带着愧疚而又疼惜的表情。感觉到被爱的瞬间,他也同时知道了该如何去爱。

    正如圣经所说:爱是恒久忍耐,爱是永不止息,爱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上一世,他犯了误听误信的错误,这一世也就明白了该怎样去应对。他依然不敢将真实的自己展露在主子面前,却相信早晚有一天,他会接受原原本本的自己。再多的误解,再多的磨难,再多的阻隔,也无法将他驱离主子身边,他会恒久忍耐、亦将永不止息。

    想到动情处,他眼眶微微发红,用细嫩的脸颊轻蹭主子光洁的额头,然后覆在他眉心虔诚一吻,自言自语道“这辈子我再也不离开你了,我们安安稳稳地终老,然后一起走进坟墓。”

    没有哪句话比这几句更为动听,没有哪个亲吻比这一个更为动情。九皇子无需再问,已明白有姝对自己的心意。无论他记得多少有关于宗圣帝的事,现在的他的的确确是爱着自己的。

    九皇子相信自己的判断,也就更为心情激荡。这个吻只轻触眉心,却仿佛直达灵魂,那总是缺了什么的慌乱与空虚之感;那纠缠了他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恐惧无助,终于在这一吻里彻底消散。他想微笑,又想痛哭,忍了又忍才没让自己睁开双眼,吓到鼻头发酸的少年。

    他努力遏制住越流越多的眼泪,以免温热的触感透过布料传导至少年胸膛,叫他警醒,同时也听见他轻轻的啜泣声。他哭了,悲泣声中充满内疚与悔恨,为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也为无端失去的六百年光阴。

    若在往常,九皇子定然心疼得无以复加,今天却强逼自己保持沉默。他睫毛轻-颤一下又很快平复,告诉自己不要去安慰,就让他一直内疚,一直悔恨,如此,才不会狠心绝情地弃自己而去。

    依靠一个人的内疚与悔恨才得到“永不分离”四个字似乎有些卑鄙,但他却没有更万全的办法,亦被折磨怕了。

    有姝哭了一小会儿才发现自己弄出许多响动,连忙擦干眼泪,把主子的脑袋更紧地抱入怀中,然后轻轻捂住他耳朵,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打嗝,胆战心惊地打了足有一刻钟才平复下来。

    他揉了揉略微红肿的眼眶,这才挨着主子慢慢睡过去。片刻后,九皇子抬头看他,一面叹息一面也在他眉心烙下一个亲吻,无声呢喃道:就这么说定了,这辈子安安稳稳终老,再一起走进坟墓。

    睡醒后,有姝的眼睛更为红肿,几乎只剩下一条细缝,本就略带婴儿肥的脸颊看上去像个大胖包子。九皇子心疼极了,用剥了壳的热鸡蛋帮他反复按-揉,明知故问道,“睡一觉起来怎会变成这样?我召太医帮你看看吧?”

    “别!”有姝连忙拽住他衣角,磕磕巴巴道,“是,是喝多水,所以才肿了,我经常这样。”他本就不擅撒谎,更没在主子跟前撒过,心虚的表情早已出卖单纯的内心。

    见他这样,九皇子哭笑不得,以拳抵唇轻轻咳嗽,待笑意咽了下去才道,“那日后睡觉切忌喝太多水。下午的课别上了,回去好好歇着吧。”

    之前他总想把少年时时刻刻栓在身边,因为害怕他会忽然消失不见,但方才,得到他的承诺又确定了他的心意,他内心的焦躁与不安已经大为消减,亦可忍受短暂分离。他亲自将少年送回赵府,拉着他在门口说了好一会儿话才依依不舍地放人。

    有姝捂着半张脸,躲躲藏藏地往小院走,途中碰见几个堂兄弟,总觉得他们看自己的目光十分古怪。不多时,他就明白他们为何对自己侧目而视,原来赵玉松为了报复,竟放出流言说他被九殿下看中,已成了娈宠。

    “没想到五公子看着乖巧可爱,却能为了功名利禄出卖色相。”

    “他从小不会读书,除了那张脸也没什么拿地出手的,不出卖色相如何在上京立足?”

    “啧啧,虽说是大家公子,在皇族跟前竟也下-贱到那等地步。”

    “可不是嘛!出身再好也是皇家的奴才,跟咱们是一样的!”

    说到此处,一群仆妇凑在一块儿嘻嘻哈哈地笑起来,仿佛十分有优越感。有姝轻巧地走过去,心中莫说恼怒,便是难堪之情亦无半分。这些人在他眼里等同于猫猫狗狗,说出的话也是吚吚呜呜地吠叫,毫无意义。

    绕开流言四起的后花园,到得自家小院,看见被破坏的防御法阵,他才变了脸色,急忙奔进去大声喊娘。

    “喊什么喊,叫魂儿呢?娘在这儿!”王氏舞着帕子从里间跑出来,看见儿子红肿的面颊,大惊失色道,“儿啊,你这是怎么了?被九皇子欺负啦?”说这话时她表情非常古怪,既有些担心愤怒,又有些如释重负。

    有姝没功夫观察她的反应,一把将她腰间的荷包揪下来,翻出一张折叠成三角形的符箓。符箓边缘已经烧焦,且还散发出微微热气,显然刚被触发过。

    “今天谁来了?”他面上露出少见怒容,内里更是杀意滔天。动他可以,却不能动他在乎的人,那只妖物存心找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我的小天使们,也感谢所有支持正版的朋友。

    Alisa在等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21:06:15

    鸢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21:48:41

    沐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22:38:14

    顾青EK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22:41:03

    疏狂一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22:57:05

    半半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23:11:04

    Cc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23:37:45

    馨儿扔了1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6-03-20 23:50:14

    不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00:19:06

    李斯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00:50:46

    小呆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03:58:35

    青丝如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08:31:01

    琴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09:44:53

    漠水千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09:46:13

    xueee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09:47:29

    逆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09:47:50

    S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0:00:19

    昭名小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0:01:17

    77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0:02:16

    小虾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0:12:56

    麵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0:14:59

    病娇向秋风美人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0:46:12

    病娇向秋风美人菊花里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1 10:48:39

    campbell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0:55:50

    楚楚可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0:56:23

    凉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09:24

    Faery-H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09:31

    末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17:35

    檀九总攻sam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17:36

    乱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22:54

    漫迷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35:09

    爱吃西瓜的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36:37

    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39:28

    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39:44

    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41:44

    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41:50

    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41:56

    月影风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43:04

    倩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58:37

    我是小透明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58:47

    亏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2:11:13

    啊啊啊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2:24:19

    向上的二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2:29:26

    顾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2:30:49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2:31:00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2:33:01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2:34:07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2:39:26

    阿赏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1 12:40:32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2:41:32

    zmx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2:47:19

    有姝小天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2:52:51

    美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2:57:29

    19216902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3:00:31

    单眼皮是稀有价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3:07:33

    即墨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3:08:39

    一世清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3:22:41

    orchid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3:30:50

    萌萌龙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3:44:41

    mollea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3:55:20

    最爱窥屏每天都在prp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3:55:47

    果妈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1 13:55:53

    知无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4:04:51

    大贞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4:13:12

    林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4:49:53

    18691186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5:21:39

    病娇可会傻甜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5:29:53

    菜鸟最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7:25:29

    打酱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7:31:12

    19374415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7:39:42

    香墨弯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8:33:05

    小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8:41:33

    香墨弯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8:42:15

    凡先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9:20:52

    莫珈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9:36:44

    17176198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21 19:40:46

    逗米米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9:53:47

    moo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20:5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