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有姝 > 58|画皮

58|画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母子两用饭的时候,已有暗卫将“王氏替赵小公子物色了一个通房丫头,而小公子颇为意动”的消息递入宫中。

    有姝是什么样的性格,没人比九皇子更了解。他总是一根筋,认定了谁就死死黏在对方身边,便是骂他、打他、撵他,亦不会舍弃,更不会背着对方朝三暮四。王氏为他物色通房丫头,他最有可能的反应是一口拒绝,或者远远躲开,绝不会欣然接受,除非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九皇子已慢慢学会控制住内心的焦躁感与不安感,并一再告诫自己对有姝多一些信任,如此,他也会对自己深信不疑。这样两个人才不会重蹈覆辙,才能长长久久的在一起。

    目下,他已把密函捏成碎末,表情却始终平静,从内殿走到外殿,又从外殿走入内殿,反复徘徊了足有一刻钟方淡淡开口,“即刻出宫,去赵府看看。”

    在未曾接手宗圣帝遗留下来的势力之前,他竟从不知晓宫中还有密道,现在却只需敲开隔间的暗门就能出去。不过在此之前他给仲康帝留了口信,说是去赵府探望有姝,晚些时候自会回转。

    当一行人走在路上时,有姝已用完晚膳,吞吞吐吐地提出让桃红伺候自己就寝。王氏大喜过望,捏捏他腮肉,直说我儿开窍了,改天可以娶媳妇了。有姝也不反驳,顶着猴屁-股一般的脸蛋往寝居走,步伐十分匆忙,像是有些迫不及待。

    桃红亦步亦趋跟着他,一面娇-声央求少爷慢点儿走,一面在看不见的角落用森冷目光瞪视。二人跨入门槛,落了锁,关了窗,然后面面相觑,沉默不语。

    小片刻后,还是桃红主动开口,“少爷,奴婢伺候您沐浴更衣吧。”边说边绕到雕花屏风旁,冲少年勾手指。因王氏早有吩咐,屏风后的木桶早已打满热水,正往上冒着白雾。白雾腾腾下,房里的温度略有攀升,叫人呼吸起来颇感窒闷。

    但有姝却知道,这窒闷感不仅源于过高的气温,还源于妖物在此处布下的障眼法。没见梁上的暗卫此时已经僵化,莫说监视他们,便是动也无法动弹一下,待障眼法解除,也不会发觉丝毫异样。

    这是打算弄死我吗?这样想着,有姝本就黑白分明的眼睛更为闪亮,腮侧的小酒窝也深深凹陷下去,仿佛很是期待。

    桃红目中划过一丝得色,勾手道,“少爷,奴婢陪您一块儿洗怎么样?”

    有姝慢慢走到她跟前,用灼热地目光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她,脸颊酡-红,眸光迷离,像是喝醉了酒。他张口嘴,嗓音轻柔,满带诱-惑,“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什么品种?”

    “啊?”桃红原以为他会说些羞人的情话,却没料竟是这句,一时间愣住了。说老实话,昨日它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转而联想到少年手里那柄能斩妖除魔的匕首,便觉得十有八-九是他,这才立刻跑回来报仇。

    它对自己的易容术很有信心,虽连续两次被人堪破,且还栽了大跟头,却绝不认为自己会栽第三次。这张人皮是最新鲜的,在它精心炮制之下已看不出半点破绽,为了以防万一还施加了层层叠叠的障眼法,便是张天师本人在此也一样会被迷惑。赵小公子有灵武又如何?有迅雷符又怎样?那般贵重的宝物,他难道还能源源不断地拿出来?想来早已经黔驴技穷了吧?

    但这种骄傲轻视的情绪只维持了几刻钟,在它眼中已毫无威胁,甚至手到擒来的赵小公子,不知什么时候竟咬破指尖,飞快在它额头画了一个定身符。直到这时它才明白那句问话的含义。所谓的“什么品种”,原来指的是它的原形,他竟早已看透它身份。

    鲜血的气味甫一飘散,桃红就惊疑道,“世外之人?你竟是世外之人?”它面容扭曲,目中泛红,显然很是焦躁饥渴,若能动弹,想必会飞身而上,一口一口把有姝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它开始调动全部法力去冲击额头的血符,满以为很快就能脱困然后大快朵颐,却又骇然道,“你画的是什么符箓?”

    有姝退开两步,用帕子慢条斯理地擦拭指尖,坦诚道,“普通的三阳定身符解析为三个环形单阳定身符,再用十绝锁阵符连连相套,构成阴阳定锁符,再把龙蛇噬灵符嵌入其中,最终形成阴阳龙蛇十绝定锁符。”话落微露赧然,补充道,“这个名字只是暂定,还不成熟,我得再想想。”总觉得说出去逼格不够高,有侮辱自己智商的嫌疑。

    但桃红修行六百余年,堪称见多识广,又哪里会觉得他智商不够?正相反,它终于知道自己究竟栽在怎样可怕的人物手里。符箓之道在凡间已传承数万年,各门各派加起来总数只在三千六百余种,若是有人能完全将之掌握,便能纵横世间,无有敌手,莫说魑魅魍魉,便是它们这些大妖也要望风而逃。

    但习得传承与自主创新又怎么能相提并论?唯有将所有符箓都刻画完全,理解透彻,才能将它们任意拆分组合。这其中又往往暗藏许多风险,因为若是组合不当,便有可能被符箓反噬从而身死道消。

    桃红也遇到过很多专修符箓的道人,却没有一个像有姝这样信手拈来,更没人能轻飘飘地说出之前那番话。要知道,所谓的三阳定身符、十绝锁阵符、龙蛇噬灵符,都属道家最为高深,刻画起来最为耗时费神的符箓。便是张天师那样的人物,要刻画其一都得花两三天功夫,这位赵家公子却只需咬破指尖,一息而就。

    或许他世外之人的身份令他的鲜血具备特殊的用途,但却绝不是主因。他乖巧可爱的皮囊下究竟包裹着怎样的内在?桃红想起自己被捅穿的脑袋,被割掉的舌头,终于意识到某些人类比妖物更为可怕。

    它用上全部法力也挣不开束缚,这才颤声道,“赵小公子,您想怎样?”

    有姝已处理好指尖的伤口,正弯腰去抽靴筒里的匕首,语气平平道,“你想对我怎样,我就对你怎样,我处事向来公平。”

    “我,我再也不敢了,您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吧?”它直到此时才发现,房梁上竟还蹲着一只小鬼,正倒挂下来冲自己挤眉弄眼。

    “这是您养的小鬼?之前他去芳华园偷-窥,是您指使的?迅雷符是您放的?”这些问题,它早已猜到答案,最后几句话才是它真正在意的,“您早就认出我来了?什么时候?绿蜡小筑那次?当晚偷袭那次?还是翌日在后花园?”

    有姝不答,只抽-出匕首,用绢布擦拭了几下。

    桃红吓得嗓音都变了,“诛魔!你怎会有诛魔?是了,九皇子乃霸皇转世,霸皇的东西他自然能轻易得到。”这一下,它真的感到很绝望,不免矫揉造作地哭起来,希望最后一次美人计能奏效。

    诛魔的刀柄中镶嵌了八颗活佛舍利,构成紫微帝星与北斗七星的星象图。北斗七星拱卫紫微,而紫微乃斗数之主,九皇之一,由此可见这柄匕首究竟蕴藏着多大威力,更别提它刀身上用历代活佛鲜血刻下的诛魔梵文。

    桃红没尝试过它的滋味,但想也知道这一回是凶多吉少,更可恨的是赵小公子一点怜香惜玉之心都没有,对着如此绝美的脸蛋亦能面不改色地挥刀。

    “赵有姝,若我今日不死,来日并会千倍万倍还报!我要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挖了你的骨,再把你烧成灰烬!”被一刀划开皮肉时,它疯狂叫嚣着。

    有姝头也不抬地道,“我早说过,你想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原本只想一刀把你宰了,但你既然提供了这么多方式,我也就勉为其难吧。”他将妖物搬到竹席上,呈大字型摆放,然后剥光它衣服,在胸前比划下刀的位置。

    他学过解剖,技术远胜前世所有外科大夫,自然知道该怎样把一个人的皮肤、骨头、肌肉、血管、内脏,一一分割出来。他曾试探过两次,都没能得知它要害在何处,今天若是再不研究清楚,改日再来一只,又得大费周折。

    他干脆利落地在胸口正中划下一条血线,面无表情地询问,“你的原形是什么?”

    妖物不答反问,“你如何能够屡屡认出我?”

    想套话?那就算了。好奇心不是太重的有姝继续往下划,然后挑高一边眉梢,“你的皮肤很新鲜,里面却早已腐烂,而且你那晚偷袭我,分明是没有皮毛的。”略略一想,他笃定道,“所以说,这副皮囊和内里的躯体不是一套。你剥了谁的皮?原本的桃红?”

    全都猜中!妖物不但要强忍疼痛,还得拼命按捺住内心的恐惧。原来最令人忌惮的不是高深法术,而是聪明到可怕的头脑。若时光能够倒流,它一定远远避开赵小公子。

    除了主子和爹娘,有姝从来不会顾及旁人感受,尤其还是一只妖物。他剥开皮肤,撬开胸骨,继续道,“你虽一身腐肉,看着濒死,身上却藏着一股不同寻常的生机。正是这一缕生机保你腐而不死,死而不僵吧?你是不是得了什么大机缘?”

    妖物剧烈颤抖起来。

    有姝将它胸骨再往外撬开一点,去观察内脏,淡然道,“放心,我对你的机缘没兴趣。你自己都弄成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可见那机缘并非宝物,而是邪物。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唯余一线生机。把这句话反过来理解也一样,那就是不死之物也总会具备一个致命的弱点。除了世外之人,天道可不允许比它还永恒的存在。”

    妖物颤抖得越发厉害,竟连疼痛都感知不到。活了六百余年,能让它怕到这个地步的人,有姝是第一个,且是唯一一个。

    有姝掰开它左胸的肋骨,颔首道,“我原本猜测你的弱点要么是脑袋,要么是心脏,但两次试探都无果,又假设了很多种情况。你要知道,这里和这里,”他指了指自己太阳穴,又指了指自己左胸口,竟微微翘-起唇角,仿佛很是愉悦,“是所有动物共同的弱点,你是妖不是鬼,只要你有原形,这两处若被损毁就绝无可能存活。但你偏偏活了下来,所以我就想着,是不是你的身体构造与常人不同?世界上有一种人,叫镜像人,他们的内脏分布与正常人是反的,就像照镜子。虽然你不是人,但你能化形,身体构造也就跟人一样。”

    有姝在妖物尖锐且惊恐的嘶叫声中剖开它右胸,叹道,“果然藏在这里。”

    “赵公子,求求您饶了我吧!我活了六百年,藏有许多价值连城的宝贝,我全都给您,只求您放过我这一次!”妖物美艳的皮囊此刻已血迹斑斑,刀痕累累,看上去可怜极了。

    有姝更为坚定地拒绝,“活了六百年,那你剥了多少人皮,吃了多少人肉?为防你荼毒生灵,我更不能放过你。”话虽说得冠冕堂皇,但妖物杀了多少人还真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它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披了人皮去害王氏,这才是它罪无可赦之处。

    妖物还想继续求饶,少年已手起刀落,将它砰砰跳动的心脏劈成两半。鬼哭狼嚎声戛然而止,原本喧闹的房间安静得落针可闻,随着妖物的死去,施加在屋内外的障眼法也缓缓失效,一股极其浓郁刺鼻的恶臭伴随着黑红的污血,从破成两半的心房里缓缓渗出,渐渐填满空气。

    蹲坐在房梁上看戏的小鬼早已被大人狠绝的手段吓跑了,而那僵化中的暗卫却姗姗醒来,往下一看,差点跌落。此处,此处究竟是人间还是炼狱?

    有姝并不在意这诡异的一幕被人看去,正勾着腰,用刀尖去挑妖物的心脏。他隐隐觉得,这股忽然浓郁了数万倍的恶臭仿佛有什么古怪,需得赶紧处理才好。然而他刚拿出几张烈火符,打算毁尸灭迹,房门却被人用力踹开,抬眸一看,竟是本该宿在东宫的主子。

    在他身后还站着王氏与赵侍郎,另有几个探头探脑的仆妇。

    “啊啊啊啊啊……”在一连串直冲云霄的尖叫声中,九皇子飞速甩上房门,落了锁。

    有姝直起腰,呐呐开口,“我娘她好像晕倒了。”

    “她不会有事,我们先把这些狼藉处理了。”九皇子极其冷静的走到尸体边,伸手去抚少年腮侧的血点。

    有姝吓得倒退两步,看看地上尸体,又看看主子,这才醒过神来,哐当一声把凶器扔掉,抱着膝盖,缩着脑袋,面对墙角蹲下。

    “我,我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嗓音带着明显的颤抖,“它不是……”人。最后一个字被他及时吞掉。让主子看见如此血腥的一幕已令他备感恐惧,哪里还能让他知道更可怕更荒谬的内情。妖魔鬼怪对凡人而言是最为忌讳的存在,那自己又算什么?

    不能说,至少现在不能说!有姝一再摇头,然后将脸埋在双膝之间,轻轻啜泣起来。这幅胆怯懦弱的模样,哪里像之前那个碎尸狂魔?若非九皇子亲眼所见,都会怀疑自己的判断。

    但他知道,屋内这番乱象定是有姝干的,更知道他不是那等弑杀之人。这里面定然有不可告人的原因,但他既然不肯说,他也不会去问。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现在,他必须安抚好小麻烦的情绪,让他不要害怕自己。见鬼了,在这样的环境下,究竟谁应该害怕?谁应该得到安慰?九皇子一时颇感无奈,一时又哭笑不得,将背对自己的少年抱入怀中,轻轻去允吻他颈窝和腮侧,缓慢道,“有姝别怕,我什么都不问,我会等到你愿意告诉我那天。你之所以杀了她,一定有不得已的原因,我相信你。你记住,无论在何种情况下,我都会选择相信你。那么你愿意相信我吗?”

    绝望中的有姝不知不觉开始默背圣经:爱是恒久忍耐,爱是永不止息,爱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是的,这辈子,他可以对主子有所期待,亦可以试着去相信他。

    “愿意,我愿意相信你。”他终于回过头,一个接一个的打嗝,眼眶通红、鼻头发亮的模样看上去凄惨极了,好似被肢解的人是他一般。

    九皇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捧住他脸颊深深吻了过去。两人蹲坐在血泊中,互相搂抱抚-慰,衣服还沾满腥臭的血点,却也没感觉到一丝一毫的不适。反倒是房梁上的暗卫,飞快看了一眼底下的尸体,捂脸暗忖:殿下,您看上的究竟是哪尊邪神?

    且不提屋内如何狂风暴雨,又如何风平浪静,再如何温馨甜蜜,屋外却早已乱成一锅粥。

    王氏在廊下站了许久,终于等到相公回来,拉着他沾沾自喜地说了救儿子于水火之事。赵侍郎当即脸色大变,正想告诉她莫要轻举妄动,九皇子却忽然出现在门外,问他们有姝住在何处。

    有姝的寝居他来过一次,本打算偷偷潜进去相聚,顺便问问他收用通房是怎么回事儿,却没料在院子里转了几十圈,硬是找不见门路,仿佛有姝的居所平白无故消失了。惊骇难言之下,他不得不寻到上房,想问问赵侍郎夫妇是不是把有姝的房间挪到别处去了。

    赵侍郎和王氏先反射性地摇头,复又回过味来,连忙去外面查探,同样似无头苍蝇一般在院外转了几刻钟。此时,他们才意识到自己许是撞邪了。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但问题是它把有姝打到哪儿去了?

    当九皇子急得想连夜赶去镇国寺请高僧做法时,凭空消失的寝居又凭空出现,他想也不想就一脚踹开房门,看见屋内血池炼狱一般的情景。

    一行人本还在极力克制心中的焦虑,越到后面越是难耐,动静便闹得有些大。赵家其他几房对大房盯得紧,又怎会察觉不到?纷纷派了人去扫听。王氏还在昏迷中,赵侍郎也心乱如麻,并没注意到院子里偷来摸去、通风报信的仆役。等他们醒神时,这事儿已经在各房传遍了。

    二房,赵玉松寝居内。

    二太太坐在儿子榻边,用一支金钗去挑-弄铜炉里的安神香,徐徐道,“看你这副没出息的样儿,不过死了一个女人,竟吓得瘦脱了形。你若是再不好转,多少人要额手称庆,看你笑话?我知你心结,亦知你不服气,你放心,娘已经帮你解决了。”

    形若枯槁的赵玉松这才睁开眼睛,眸子发亮。

    二太太轻抚他鬓发,继续道,“你们男人啊,脑子就是转不过弯,想要女人何须去那种腌臜地方,直接在家中挑一个貌美如花的通房也就是了,又乖巧,又本分,还干净。王氏那蠢货,听外面人嚼几句舌根,就火急火燎的把人往儿子屋里送。听说现在已经成事了。”

    赵玉松希冀道,“娘,您说的可是真的?”

    “娘还能骗你不成。下人亲眼看着他们进去的,至如今已过了三刻钟,生米早已煮成熟饭。”她将金钗插回发髻,蔑笑道,“王氏到底是商家女,见识有限。虽夏启男风盛行,契兄亲自为契弟挑选媳妇并陪送彩礼的比比皆是,却不包括九殿下。他是什么人?由皇上亲手抚养,且从小就注定是未来储君,堪称高高在上、唯我独尊,他能容忍自己看上的人有别的女人?王氏此番作为必会惹来九殿下雷霆震怒,届时,大房那一家子也就完了。”

    说到此处,二太太长叹道,“若是别人家的父母,便是咬碎牙齿也会强忍,甚或亲自把人送到九殿下榻上。但大房那两口子爱儿如命,又岂会甘心?自然要想尽办法把儿子救出火坑。但他们却是错了,这样做不是爱,而是害。所以说,你别怪娘不疼你,不爱你,不体谅你,总逼你做不喜欢的事。我们都是为你好才会如此。明珠公主虽然脾气刁蛮任性,却是你最好的助力,否则你现在如何翻身?快些好起来吧,娶了公主当了驸马,总有你光宗耀祖那一天。”

    赵玉松有如醍醐灌顶,大彻大悟,连说母亲教训的是,儿子这就吃药。

    偏在此时,门外跑进来一个婆子,惊慌失措道,“二太太不好了,五公子把桃红活剐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我的小萌物们,也感谢所有支持正版的读者!

    公输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23:50:37

    一个旅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23:55:11

    年糕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00:30:59

    苜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01:49:43

    绵绵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08:53:42

    S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09:37:28

    铃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09:53:06

    泅水的水鬼2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09:56:04

    Alisa在等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0:04:25

    哟厚厚厚嘿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0:12:11

    病娇向秋风美人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0:12:55

    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0:17:13

    桃灼?风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0:39:12

    琳sam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0:46:28

    77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0:53:14

    大贞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1:03:54

    大贞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1:04:58

    大贞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1:06:42

    浅浅流年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24 11:17:38

    阿尔托莉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1:35:36

    冬天的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1:49:40

    红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1:51:16

    鱼游鱼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2:01:05

    当时如果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2:05:59

    叶子树上的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2:12:42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2:31:50

    草果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2:32:04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2:35:14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2:54:46

    透骨生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3:15:33

    西早么么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3:35:54

    有姝往作者娇嫩的菊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4:13:14

    沐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4:33:57

    小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4:35:07

    小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4:35:18

    果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5:59:31

    我愤怒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6:07:01

    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6:38:10

    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6:38:17

    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6:38:21

    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6:45:48

    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6:46:00

    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6:46:11

    青影犹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6:46:24

    鸢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7:19:37

    我是小透明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7:44:48

    公输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8:23:54

    琴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8:27:02

    鬼寞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8:32:16

    悠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8:44:42

    dannatopus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4 20:18:19

    唯我哥斯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21:4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