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有姝 > 59|画皮

59|画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孤男寡女待在屋里三刻钟,正常人都会联想到苟且之事。 故此,二太太和其他几位妯娌才会以为两人已经成事,且等着看大房笑话。

    九皇子来时静悄悄的,他们本也不知情,后来因为鬼打墙事件,一群人在院子里转了许久,又是烧纸钱求菩萨又是拿棍子敲打门墙,动静闹得非常大,想不知道都难。原以为明日把赵有姝收用通房的消息辗转递进九殿下耳朵,才能看大房的笑话,却没料殿下来得那样及时,竟上演了一出捉奸在床。

    这乐子也就更大了!

    莫说各房派了人手去打听情况,就连正院的老太爷和老太夫人也密切关注此事,然后相继接到那骇人听闻的消息。

    二太太惊跳而起,追问道,“你方才说什么?我似乎没听清楚?”

    赵玉松也拧眉瞪眼,表情疑惑。他们分明已经听清,却都不敢置信。

    仆妇噗通一声跪下,“五公子把,把桃红活剐了,开膛破肚,血肉横飞!奴婢亲眼所见!”忆起刚才那血腥的一幕,她还手脚发软,站立不住,否则只是给二太太回个话是不须跪拜的。

    “活剐了?他怎么能把人活剐了?桃红怎么招他惹他了?”二太太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桃红那样的绝色美人,各房的老少爷们全都盯着,若非想整治大房,也不会便宜了赵有姝。

    但现在,这老妇却说赵有姝并没有享用她,反而将之开膛破肚,他脑子是不是有毛病?他还是人吗?及至此时,她才想起昨日管家偷偷告诉她的事,说五公子进了芳华园,查看了邹氏的尸体,然后把人家舌头割掉了。

    当时管家就告诉她要小心五公子,还断言此子非同常人。怎么个非同常人法,她现在总算明白了。

    “那九殿下是何反应?”二太太勉强稳住心神,低声追问。想也知道,九殿下同样是弑杀之人,只要赵有姝没在身体上背叛他,无论对方干下多少伤天害理的事,都不会在意吧?

    仆妇果然答道,“九殿下态度寻常,只是走进去,锁了门,并没听见训斥声和吵闹声。”

    “去,再去打听!”二太太挥舞袖子。

    仆妇很是惊惧害怕,却也不敢抗命,慢吞吞地去了。早知道五公子是那样的邪神,她说什么也不会来大房当差。连桃红那样的美人他都舍得杀,旁人岂不更危险?万万没想到五公子乖巧温顺的皮囊下竟包裹着那样一只凶兽。

    仆妇越想越害怕,打算干完这一回,日后再不给其他各房递消息了。否则王氏能饶了自己,五公子也忍不得。

    不仅二房惊骇难言,其他各房也都五内翻腾,惶惑不已。老太爷尤其愤怒,恨不能立时把孙儿找来审上一审。赵家以“忠义仁孝”作为千古家训,断没有肆意残杀下仆的道理,即便是大房唯一的嫡子,也要施以最严酷的家法。

    但碍于九殿下还在,他只得强自按捺,想着等殿下走了再把人押入宗祠,秘密-处置。

    老太爷的心思,赵侍郎如何猜不透,守在昏迷不醒的妻子身旁连连叹息。现在他也没心情去追究儿子为何要杀桃红,他就一门心思想着该怎么让儿子避开家法。一百棍杖下去,儿子那小身板哪里抵得住?

    恰在此时,王氏悠悠转醒,看看帐顶又看看相公,后怕不已地道,“我刚才做了个噩梦!”

    “不是噩梦,是真的。”赵侍郎把她扶起来,残忍地戳破现实。

    王氏僵了僵,紧接着低声哭起来,“都怪我,不该逼儿子收用通房,否则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他要不喜欢就直说,做什么要把人,把人……”话落又猛然醒悟,急道,“相公,这事儿有多少人看见了?快快快,快去封院子,不许人出入!这事万万不能传出去,等过个几天,咱们就说桃红暴病身亡了!”

    到底还是维护儿子的本能占了上风,她开始考虑更实际的问题。

    “晚了,我见你晕过去,心里十分着急,又担心儿子跟九殿下,就忘了管束下人。现在,该知道的已经知道,不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咱们去封谁的嘴?”赵侍郎指了指正院,忧虑道,“咱儿子不是公主驸马,老太爷不会保他,为了赵家家声,也为了彰显他的公正仁义之风,怕是会拿咱儿子开刀。”

    “公主驸马怎么了?公主驸马淫-□□妾能免罪,害人性命亦不追究,算什么公正仁义?我呸,一群道貌岸然、沽名钓誉的东西!咱们儿子还是太子妃呢!”为保儿子性命,王氏什么都顾不得了,张口就承认了他与九殿下的关系。

    赵侍郎没妻子那般心大,却也暗暗松了口气。只要有九殿下在,即便儿子把天捅破一个窟窿,想来也会平安无事。老太爷欲对儿子施家法,也得看看九殿下同不同意。

    屋内,被吻的晕头转向的有姝也正慢慢醒过神来,意识到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掉这具尸体,怕是不能了。他原本计划得很周详,先把妖物宰了,然后焚烧成灰烬,再用符箓做一个傀儡,过几天让它自个儿走出赵府,就说无故失踪了。另还备了一张幻符,用来更改房梁上那名暗卫的记忆。

    但眼下,院内院外,看见尸体惨状的人不少,许是已经宣扬出去,再要处理干净也就千难万难。他挠挠后脑勺,又摸-摸袖袋里的烈火符,当真有些纠结。

    九皇子也想到这茬,安抚道,“莫怕,这具尸体我帮你拿去处理。但你要记住了,日后周全一些,冷静一些,别顾头不顾尾,弄出如此大的破绽。”

    要不是你忽然闯进来,也不会打乱我的计划。当然,这些话他不敢明说,只得乖乖点头,末了追问道,“你要怎么处理?”

    “当然是拿去烧掉。”九皇子揉揉少年凌-乱的头发,这才打开窗户,唤了几名暗卫进来。

    能作为宗圣帝的暗部而留存六百余年,这些暗卫自然训练有素,心坚如铁,但即便如此,也被屋内的情景吓了一跳。他们微不可察的倒抽一口气,然后才在主子的吩咐下清理血迹、内脏、尸体等物。

    窗户甫一打开,就有微风将恶臭带出院外,引来许多猫狗。它们围着屋子嗷嗷直叫,还有几只试图从窗户缝钻进去,又被撵了出来。赵侍郎和王氏闻听动静跑到房门前,想推却又不敢,正几番犹豫,便听吱嘎一声响,门从里面打开了,九皇子揽着自家儿子缓步而出。

    “爹,娘,我……”有姝心情忐忑,眼眶泛红,刚说一句就把头垂下去,仿佛不敢见人。

    王氏一把将他扯过来,啪啪打了两下,骂道,“你这死孩子,你怎么能贸贸然在家中动手,还让人看了去?你傻不傻,你说你傻不傻?”

    这话啥意思?合着在家不可以,在外头就可以?合着不让人看见就成,让人看见就不成了?有这么教孩子的吗?难怪养出这么一尊邪神!被各房安插过来的仆役不约而同地腹诽,却也更对大房一家存了畏惧之心。

    赵知州有话想说,正准备张口,却听九殿下徐徐道,“赵夫人,你日后可得好好调-教家中仆役。某些人不规矩得很,要么背着主子嚼舌根,要么故意在你面前危言耸听,要么给其他人通风报信背主获利。更有些个心比天高的婢女,竟把主意打到本王头上,试图谋害本王。这不,本王已替你处置一个,算是杀鸡儆猴了。”

    他指指身后,王氏和赵侍郎这才发觉,屋内不知何时出现四名侍卫,正抬着一具盖着黑布的尸体。

    二人立即反应过来,九殿下这是把杀人之事揽到自己头上去了。他说那侍女意图谋害自己,旁人就算知道实情又怎么敢反驳?难道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下人去得罪高高在上的储君?就算是老太爷也说不出什么。

    二人大喜过望,连连向九殿下道谢,直说他教训的是,日后必定严加管束下人。

    恰在此时,老太爷在几个儿子的搀扶下前来觐见。九殿下既如此大张旗鼓地出现,他们就不能装作不知道,见不见是九殿下的事,来不来却是他们的态度。前几次九殿下都是直接撵人,这回想来也是一样。

    几人原打算跪一跪,意思意思,待会儿便回去坐等殿下回宫,然后把有姝叫来审问处置,哪料殿下竟派人唤他们入内,指着盖了黑布的尸体说这名婢女意图谋害他,已被侍卫斩杀,命他们整肃家风,莫要闹出更多乱子。

    这是把大房一家摘干净,反把屎盆子扣到其他各房头上。老太爷敢怒不敢言,二老爷却极为不忿,正准备开口辩解,却见一名家丁连滚带爬地跑进来,喊道,“老太爷不好了,南苑那口枯井里发现一具剥了皮,挖了心的尸体!”

    他话音刚落,就有几只黑猫忽然窜出来,朝四名暗卫扑去。暗卫反射性地闪躲,却不小心碰掉尸体,盖在其上的黑布也掀开大半。

    “这,这是什么?”老太爷只看了一眼就差点晕倒,更别提几位老爷。惊骇中,几只黑猫窜到尸体旁大快朵颐,其中一只叼起半个破碎的心脏,飞快钻入灌木丛。

    有姝直觉不好,待要去追已不见黑猫踪影,略略一想,只得把此事按下。他捏住主子一片衣角,低声道,“去南苑看看。”

    九皇子正有此意。近日赵府频频发生怪事,先是莫名炸裂的邹氏,又是鬼打墙,然后就是这具剥皮尸体,难道有姝杀了桃红与这些事存在关联?但会是什么关联呢?他暗自猜测,然后牵着少年率先走去南苑。

    背转身不敢去看桃红尸体的几人这才回神,连忙跟上。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今儿实在是赶巧了,他们想瞒也瞒不住。

    南苑是一座废弃小院,杂草丛生,屋檐破败,平日少有人来。今日不知怎的,院子里忽然跑进去许多猫狗,围着一口枯井呜呜叫,仿佛很是垂涎,这才引来一名仆役查看,然后吓得当场失禁。

    目下,猫狗已被赶走,尸体也被抬出,管家领着几个胆子较大的家丁守在不远处,见九殿下来了连忙跪迎。

    九皇子并不搭理他们,径直掀开黑布去查看尸体,莫说露出骇然之色,竟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有姝同样表情平淡,捡了一根树枝去挑-弄尸体,徐徐道,“女尸,年龄十五,身高五尺三寸,被剥皮挖心时人还活着,死亡时间不超过两个时辰。”以此判断,这具尸体正是被妖物所害的桃红。

    “你怎知被剥皮挖心时她还活着?”九皇子好奇追问。

    有姝指着胸口的血洞解释,“人若是还活着,皮肤会具有弹-性,若是掏出心脏,伤口周围的皮肉会自然翻卷,就像这样。”他用树枝点了点血肉模糊的伤口,至于尸体的真实身份,他心里清楚却不能往外说,因为没人会相信世上有两个桃红,且后一个杀死了前一个,将她的皮囊据为己有,还生吃了她的心脏。

    九皇子颔首赞道,“我家有姝好生见多识广。”

    是杀多了人,所以才会具备这等见识吧?随后跟来的老太爷等人纷纷在心中腹诽,只匆匆瞥了尸体一眼就背转身去,胃部泛酸。

    九皇子拉着有姝起身,言道,“这件杀人案你们是想自己调查还是报官?你们自己调查的话本王不会干涉,若是报官,本王亲自来查。”事关心上人的安全,他自然很重视此事,说是不干涉,实则由明查转为暗查,行-事反而更为便宜。死亡已有两个时辰,且还是生前剥皮挖心,动静定然很大,但他派来的暗卫却无一人发觉,这事怎么看怎么不同寻常。赵府这些人想来查不出什么结果。

    老太爷也有自己的思量,连忙拱手推拒。最近府里频出人命,之前还有赵玉松与邹氏通奸之事,若真让事事躬亲、洞若观火的九殿下来查,还不拔-出萝卜带出泥,把那些丑事全翻出来?所幸看在有姝的面子上九殿下未有强行插手之意,还可补救!故此,他说什么也不能报官。

    眼见二老爷、三老爷时时用怀疑的眼神去看心上人,且面色极为不善,九皇子补充道,“你们若是不放心,本王这就派个仵作来验尸。他嘴很严,不会将此事宣扬出去。”话落不等老太爷拒绝,把身旁一名侍卫遣走。

    随他同来的暗卫立刻遁入夜色,片刻后回转,手里拎着一名身穿亵-衣亵裤,头发散乱的中年男子。大家定睛一看,竟是大理寺卿本人。世人都知道他铁面无私、明察秋毫,寻常尸体看一眼就能辨别死因,绝不会为了讨好权贵而罔顾公理正义。他还曾几次指着九皇子鼻头谩骂,言他暴戾恣睢,不配为储君。

    他来验尸,便是老太爷也不敢质疑其话中真假。

    大理寺卿听了前后经过,颇有些蠢-蠢-欲-动,然而国法有言:像这种案子,除非有人报官,否则衙门不得擅自插手,这是对宗法的尊重。国法虽高于宗法,却也不能一律打压。在他验尸时,已有暗卫带着另一具破碎的尸体离开赵府,找了个荒芜地界烧成灰烬,然后掩埋。

    “这是一具女尸,年龄在十五至十八岁之间,身高五尺三寸,死亡时间不超过两个时辰,死因乃活剥及挖心。”他的判断与有姝别无二致。

    活剥,挖心,是怎样残忍冷酷的人才能下此狠手?众人齐齐朝有姝看去。

    有姝尚来不及辩解,九皇子就已开口,“有姝今日在宫中当差,临到戌时三刻才回,用罢晚膳直接进屋,再没出来。而这女子两个时辰前已经死亡,且还死在赵府南苑,怎么算有姝也没有杀人的时间。这嫌犯人选,首先就该把有姝剔除,然后再在赵府中寻找。且在此之前,你们是不是该查一查死者的身份?”

    大理寺卿连连点头赞道,“九殿下说得很是。要不,这件事就交给鄙人来办?”

    老太爷立刻消去对孙子的怀疑,断然拒绝。大理寺卿还想再劝,却被暗卫强行扛走。九皇子捏捏心上人软乎乎的手掌,言道,“有姝性情如何我最是清楚,莫说杀人,连只蚂蚁都不敢踩,心肠柔软得很。你们查归查,却不能栽赃陷害,否则本王可不会给赵家脸面。莫以为本王日日待在宫中,便以为本王是个睁眼瞎,赵玉松昨晚干了什么丑事,你们心里明白,本王也一清二楚,只是懒得计较罢了。”

    老太爷先是一愣,然后才诚惶诚恐地点头。二老爷更是惊惧骇然,连忙跪下磕头请罪。

    有姝自认为不是好人,被主子这样一说,脸都羞红了,感觉十分不自在,却也莫名甜蜜。主子这是在毫无条件地回护我,毫无理由地相信我吗?这样想着,他反握住主子指尖,轻轻晃了晃。

    二人相携离开,你把我送到宫门口,我把你又送回去,磨蹭了足有一个时辰方各自回转。而此时,老太爷已遣人在府中秘密清点一番,没发现少了谁,更没人听见可疑的响动。

    被活活剥皮挖心,谁能不反抗?谁能不痛呼?没道理偌大一个赵府,竟无一人目睹,无一人听闻吧?老太爷越想越觉得诡异,转而忆起忽然暴死的邹氏,竟有种寒毛直竖之感。赵府莫不是沾染了什么邪崇吧?

    思及此,他连夜赶往镇国寺请高僧回来做法,反把有姝活剐桃红的事忘到脑后,而知情者更是惧于他狠绝的手段,从此守口如瓶,敬而远之。

    有姝担心了一整晚,第二天起来,发现父母对待自己一如往昔,这才开怀。

    日子一天天过去,凶手始终未能抓到,而那女尸的身份也查无此人,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所幸赵家再未发生什么怪事,九皇子也没把赵玉松通奸弟媳的事告之明珠公主,他们的婚事总算是保住了。

    当赵家忙着准备大婚事宜时,朝堂上也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其余四国不知何时竟联起手来屯兵西北边境,说夏启国九皇子乃妖星降世,会祸乱生灵,要求仲康帝将之斩杀,另立储君,若不然就会出兵讨-伐。

    联军总数少说在百万之上,而西北边境驻军只有三十万,若当真开战,各大边陲重镇将一一被铁骑贯穿,从而打到上京的城门外。亡国之危近在咫尺。

    仲康帝尚未表态,就有许多朝臣站出来,恳请他看在黎民百姓的份上把九皇子交出去,但也有朝臣直言几国志不在九皇子,就算他死了,联军照样会发兵,不如倾力一战!

    仲康帝状似考虑,实则心中早有定论。九儿不能交出去,要战就战,誓死不降。但令他倍感寒心的是,诸位皇子连同皇后,竟都站出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苦劝他立刻赐死九皇子。

    仲康帝气得指尖都在发抖,点点六皇子,又点点明珠公主,最后看向皇后,厉声诘问,“旁人倒也罢了,你们一个是他嫡亲兄弟,一个是他嫡亲妹妹,还有一个是他亲生-母亲,竟也毫不顾惜他的生命吗?”

    “那你可曾顾惜黎民百姓?顾惜天下苍生?”皇后反问道。

    当帝后二人争吵不休时,九皇子和有姝正在书房练字。暗卫频频过来,将朝中动向与诸人反应一一禀明。

    九皇子写下“敏之”二字,笑道,“有姝,这是我的名字,你记住了。”复又写下“长夜”二字,叹息道,“这是我的字,因父皇认定我乃宗圣帝转世,又怕冲撞他名讳,便为我取了这个字。整个夏启国,只有你和父皇知道。”

    这话颇具诀别之意,令有姝心尖直颤,连忙拽紧主子手臂劝道,“主子,你不要听他们胡说,你死了他们不会休战,反会长-驱-直-入,瓜分夏启。没有绝对的利益,四国不会摒弃前嫌,紧密-合作,而这份利益,毫无疑问是夏启的大好河山,富饶土地。咱们去西北,去打仗,我帮你把那一百万大军尽皆困杀。我说过我能为你做任何事,早晚有一天,连天上的星星也能替你摘下来。”

    九皇子原也不打算引颈就戮。他要的正是少年不离不弃的承诺,顿时愁容尽去,朗声而笑,“好,去西北,去打仗。宗圣帝都能踏遍九州,我亦可叱咤风云。”纵然千难万阻,刀山火海,有你同在,我便无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我的小萌物们,也感谢所有支持正版的朋友!

    触碰内心的感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23:54:07

    笨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01:22:59

    苜蓿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5 01:42:37

    19394837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07:48:17

    星星落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08:46:04

    逆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09:39:34

    阿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09:47:37

    我是小透明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0:11:44

    Merli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0:22:22

    池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0:28:04

    琴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0:28:39

    S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1:14:52

    微笑456兔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1:22:25

    Cappadocians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2:36:05

    风铃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2:41:05

    格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5 12:58:28

    嘲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3:09:33

    骑墙摇杏花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5 13:35:06

    风铃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4:02:26

    我爱吃饭就想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4:39:11

    我爱吃饭就想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4:39:23

    我爱吃饭就想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4:39:29

    我爱吃饭就想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4:39:35

    我爱吃饭就想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4:39:42

    西早么么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4:49:12

    香墨弯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7:27:03

    众卿平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7:39:53

    悠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7:46:55

    空荡的天尽头太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8:10:54

    病娇向秋风美人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8:35:18

    索隆是个大帅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8:47:51

    dannatopus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5 20:13:37

    平常心是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21:1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