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有姝 > 60|画皮

60|画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姝的承诺,大约是九皇子这辈子听过最甜蜜的情话,从此再没有谁能令他动容至此,也开怀至此。 他将少年搂入怀中辗转亲吻,直至两人都气喘吁吁才停下,鼻尖抵着鼻尖安慰,“不用担心,此战我早有准备。”

    有姝搂着主子脖子微微摇头,表示自己一点儿也不担心。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接着还就是了,之前说要替他手摘星辰亦非虚言。

    九皇子丝毫不知道少年已有成算,一边拍抚他脊背一边徐徐道,“乌斯藏活佛曾经预言,六百年后宗圣帝的心上人会重返人间。为得到与之相聚的机会,宗圣帝在自己的皇陵内布下轮回法阵,一同现世,与此同时还留下一支暗部,负责保护法阵,亦等待他召唤。六百年过去,这支暗部分裂成许多不同的势力,隐藏在九州五国之中,唯有真正的宗圣帝转世才能拿到支配他们的信物。”

    “你拿到了?”有姝眉头微蹙,大约已经猜到四国为何联手攻打夏启。

    九皇子果然点头,“我拿到了,并且已经召唤隐藏在夏启的所有暗部。你要知道,唯有占据上京的夏启才是真正的姬氏血脉,才是皇族正统,六百年里,他们一直在等待宗圣帝重临人间。而这个传说,其余四国也都知道,他们手里或多或少掌握着暗部的动向,甚至有一些已被他们收归己用,另有一些则隐匿在暗处,不被人所知。而这些不为人所知的势力究竟有多庞大,具不具备摧毁其余四国的能力,他们心里都没底。”

    “所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他们这才联手灭夏?”有姝恍然。

    九皇子理顺他胡乱翘着的额发,点头道,“没错,当我启用信物时,九州各地的暗部会同一时间收到消息,然后前来与我汇合。但你要知道,人心难测,当年对宗圣帝忠心耿耿的暗部,如今未必会对我惟命是从。他们之中很多人,现在已分散各国,掌控权柄,又如何甘于屈居人下?早年他们得到我是宗圣帝转世的消息,曾连番施以暗手,都被父皇一一化解,后见我夜不能寐,秉性渐坏,且与朝臣宗室离心离德,这才没再咄咄逼人。最重要的是,虽然我生而知之,能力卓绝,却一直没能拿出霸皇信物,他们也就放松了警惕。”

    “那你为什么要拿出来?你可以先韬光养晦,再慢慢筹谋。”有姝大感不解。

    自然是因为我迫切地需要拥有保护你的能力。九皇子亲吻少年嘴唇,却始终没有表明心意。他不想把太过沉重的担子压在少年肩头。少年只需像往日那般,该吃吃,该睡睡,开心的时候挤挤酒窝,不开心的时候往自己怀里钻,也就是了。

    “五国之间必有一战,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再过半月我就年满十八,父皇将册立我为太子,而其余四国秉持着“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原则”,必不会让我活着登上皇位。当年老六向我下毒,母后与我离心,诸位皇子明争暗抢,背后少不了四国的影子。若是我再不寻求自保之法,你可以想见我的下场。”

    九皇子未曾告诉有姝的是,他早在十二三岁的时候就已经厌烦了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他不怕四国联手加害,更甚者,还期待着一切的终结。但现在,他输不起,一丝一毫也输不起,所以才要去争去抢,去把曾经失去的东西全都找回来。

    宗圣帝能为了寻找所爱一统九州,他也能为了安放所爱打下一个太平盛世。

    有姝总以为主子这辈子过得风光无限,却一次又一次地体会到他的无奈与艰辛。若是当初自己没有擅自离开,若是陪伴他一起终老,也就没有他的死不瞑目,更没有现在的五国之战。一步错,步步错,现在,是时候纠正这些错误了。主子失去的平安喜乐,万世伟业,九州五国,他都会帮他一一找回来。

    当二人待在东宫互相抚-慰时,朝堂上越发闹腾得厉害。朝臣几乎是一面倒地要求仲康帝赐死九皇子,然后册立六皇子为储君。而九皇子是妖星降世,会祸乱生灵的流言,已迅速席卷整个九州大陆。不仅其余四国人恨不能生啖其肉,便是夏启的百姓也都跪在宫门外,要求当场将妖星烧死。

    此事闹了将近半月,而四国联军也已步步逼近,蓄势待发。临到九皇子生辰这日,仲康帝一意孤行,竟照旧颁布了册立他为储君的旨意,且还命他挂帅西北,迎战四国。

    朝臣大哗,继而又沉默下来。西北边境只屯兵三十万,根本无法抵御四国百万大军,而从别处调遣七十万大军至少需要三月时间。远水救不了近火,四国联动太过突然,便是大罗金仙,恐也无力回天。

    皇上一面册封九皇子为太子,一面派遣他亲征,必是想给他一个体面的死法。若他阵前被杀,妖星之乱自然而然也就化解了。绝大多数朝臣想得十分天真,亦有少部分眼光深远者却明白,九皇子只是四国出兵的借口,他的死亡或许能缓解局势,却不能彻底解除夏启的灭国危机。

    唯一的办法还是战!一战到底!九皇子乃霸皇转世,但愿他原原本本继承了霸皇的军事才能。

    在众人的忧虑中,九皇子接过册封文书和帅印,点了十万铁骑与他一同前往西北。筹措粮草还需一个多月时间,他也不回宫,一直宿在军营。

    听说儿子硬是要跟九殿下去西北打仗,赵侍郎和王氏哭得稀里哗啦,恨不得把儿子绑了藏起来。

    “儿啊,你可怜可怜爹娘成吗?咱们只有你这一根独苗苗啊!三十万人马对战百万联军,儿啊,你好好想想,九皇子他有几成希望活着回来?你难道也要跟着去送死?”赵侍郎苦口婆心地劝解。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当初他说什么也不会回京,随便找个地方当个芝麻小官也就成了。

    有姝把床底下的米面一袋袋拖出来,准备送去军营。主子现在很需要粮草,但朝中各派官员却都推三阻四不肯兑现,摆明了想让他去送死。更可恨的是,竟连皇后也都动用中宫笺表,规劝主子“以身殉国”,他们有没有把主子当成自己的亲人?

    想起最近的市井流言已彻底把主子妖魔化,有姝就觉义愤难平,坚定道,“我若与主子同去,他十成十会活着回来。爹娘,你们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九殿下哪点好,叫你对他死心塌地的?你要是喜欢男人,爹给你找,十七、八个随你挑!这样成不成?成不成?”赵侍郎连连戳儿子额头。

    有姝平静道,“主子哪点都好,你就是把全世界的人找来,也没谁比得上。爹,您私库里还有粮食吗?全都给我成不成?”

    赵侍郎捂着胸口,差点厥过去。王氏拽住儿子,嘤嘤嘤地哭起来。恰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不合时宜地低笑,三人回头去看,竟是风度翩翩、表情温柔的九皇子。现在的他虽陷于水火,却不见半点狂躁,与平日判若两人。

    “打扰了,赵大人。”他略一拱手就大大方方将少年搂住,在他粉-嫩唇-瓣上咬了一口,眉宇间的深情宠溺昭然若揭。

    有姝也主动去搂他劲瘦腰-肢,问道,“粮草还差多少?”

    “已经备齐,即刻就能动身。这些米面你放回去,咱们回家了还能吃。”他弯腰,把一袋袋粮食推入床底。事实上,所筹到的粮草尚达不到预期的三分之一,但西北战事紧张,拖延不得,只能边走边收集,以图尽快赶到前线。

    听说大军马上就走,赵侍郎两口子连忙去堵门,却听外面响起震耳欲聋的锣鼓声,竟是接亲的队伍回来了。原来今日是赵玉松与明珠公主的大婚之日。也不知皇后是如何想的,竟力排众议把婚期定在大军开拔这天,丝毫也不顾及幺儿的感受。明珠公主更是没心没肺,截了大军饷银给自己添妆,六皇子在后头帮着遮掩。这母子三人当真狠心绝情。

    九皇子侧耳听了片刻,摆手道,“吉时已到,明珠就在门外,赵大人、赵夫人,快去迎接吧,有姝我就带走了,来日必定将他安全送回。”话落将人扛在肩头,飞身而去。

    赵侍郎大骇,追在后面连喊几声,见两人已没了影儿,这才拍着大-腿老泪纵横,直骂九殿下混蛋。王氏扶着额头差点晕倒,忙叫陪房赶紧备车,她要去镇国寺给儿子祈福。

    九皇子快步来到角门外,把人扔进早已等候在此处的马车,压着狠狠亲了几刻钟,直到衣衫凌-乱,情动不已才勉强分开。迎亲的队伍就在不远处吹着唢呐,一抬又一抬嫁妆摆满了整条街道,赵玉松与六皇子分别骑着一匹汗血宝马,凑在一块儿谈笑,脸上满是意气风发的神采。看来赵家二房这是另投明主了。

    九皇子表情平淡,有姝却已急红了眼,诅咒道,“来年总有他们哭的时候!”

    很少看见少年斤斤计较、小肚鸡肠的模样,九皇子颇感新鲜,搂住他又是一顿猛亲,眼见时辰不早,这才命车夫前往城门与大军汇合。仲康帝已在城门上站了许久,身后立着几个铁血派的老臣。他虽然表情凝重,眸子却隐现锐芒,摆手道,“去吧,让他们知道何谓姬氏正统,何谓天命帝星!”

    他之所以放任皇后等人在朝堂上搅风搅雨,就是为了看清诸人面目。等儿子搬师回朝,该清算的清算,一律不会姑息。

    感动于父皇对自己的信任,九皇子眼眶略微发红,扯着有姝跪下,一同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翻身上马疾驰而去。眼见大军消失在官道尽头,仲康帝才徐徐开口,“这臭小子,竟扯着有姝一块儿跪朕,是什么意思?丑媳妇见公婆?亦或定名分?”

    “应当两个意思都有。等他们回来,东宫就能办喜事了。”一名老臣低笑道。

    “也是,要不霸皇当年为何要修改律法,允许男子与男子成婚,还不是为了今天做准备?听说别国就有这样的婚配,但在咱们夏启应是首例吧?”仲康帝捋着胡须询问。夏启虽盛行男风,但大多是以结契的方式,没听说过那一对儿明目张胆的成了婚。

    “南投县似乎有一例,倒也圆满。”又有一名老臣言道。

    “有没有无甚紧要,若是九儿喜欢,谁能阻止?去赵府,看看明珠的好夫婿。”仲康帝嘴上说好,目中却划过一丝厌恶。

    一行人缓步走下城墙,各自登上马车。

    ---------

    西北边境、驻军大营。

    几员大将等候在主帐外,或眉头微蹙,或紧握双拳,或咬牙怒瞪,薛望京站在他们身后,表情十分尴尬。自从九殿下抵达西北,除了清点兵马,似乎就没干过什么正事。这也罢了,他竟还把有姝也带到阵前,日日寻欢作乐,这叫什么事儿?

    今日本已约了几员大将商讨排兵布阵之事,临到头却听见帐子里发出交-媾之声,莫说底下的将士们寒了心,就连薛望京也感到绝望。殿下莫非打算破罐子破摔,享受一天是一天不成?他就丝毫也不为夏启的黎民百姓着想?

    九皇子心里苦啊!他并非那等昏聩之人,尤其在失眠症痊愈之后,头脑更是一日比一日清明。西北这场大战他早有安排,也想赶紧与下面的副将磨合磨合,哪料有姝像是发了疯,见天儿缠着他,说是要吸龙精。

    他当时还很懵懂,追问龙精是何物,有姝抓-住他下面,羞道,“就是这个吐出来的东西。”

    你能想象得到那番场景吗?本还乖乖巧巧,娇娇怯怯的少年,忽然有一天脸红眼润,主动求-欢,那激爽的感觉哪个男人受得了?打那以后,俩人就一发不可收拾。便是自控力强如九皇子,也不得不连连中招,从此落下一个昏聩无道的名声。

    ……

    ……

    ……

    听见里面动静稍歇,薛望京立刻通禀道,“殿下,诸位将军已在帐外等候许久,可能入内?”

    九皇子已把有姝打理干净,又将他抱到屏风后,塞入棉被中,这才下令,“进来吧。”

    诸人鱼贯而入,怒容早已收敛干净。九皇子也不觉得尴尬,指着沙盘开始排兵。恰在此时,一名随军匠人跪在帐外,请求面见赵公子。有姝虽得了个军师的名号,却不干正事,整天在匠人营出入,也不知在捣鼓什么东西。

    不过半月,军中就已传出流言,说他是九皇子的娈宠,随军侍寝来了。即便对他印象颇佳的薛望京此时也有些厌烦,更别提其余将领。诸人眉头紧皱,脸色黑沉,对于匠人的出现很是不满。

    有姝却匆匆披上长袍,走到外间,“宣他进来。”完了看向九皇子,神情坦然,“你们聊你们的,我看我的,不会干扰。”

    九皇子揉揉他披肩黑发,继续排兵,几位将领也只得强自忍耐。

    匠人端着一个巨大托盘进来,其上摆放着两套样式相同,尺寸不一的寒铁锥刺,均刻满朱红色的玄奥符文。有姝先是拿起长达二尺的那套锥刺玩赏,复又拿起那套一寸长短的锥刺查看,然后将前者顶端扭开,露出一个小孔,将后者嵌合进去。

    用精神力验了又验,他终于长出口气,解下腰间的荷包扔给匠人。荷包里是王氏塞给他的金豆子,少说也有五六十颗,算得上一笔横财,匠人紧紧拽住,飞快捏了捏数量,这才千恩万谢地退出主帐。

    正事忙完了,有姝凑到主子身边,低头去看他如何排兵布阵。他们现处于龙隘口,与联军屯兵之所隔着一条狭窄深谷,堪称易守难攻,只需守住谷口三月,就能等到援军,届时夏启国尚有一战之力。但其中亦不乏风险,盖因九皇子现在众叛亲离,周围援军嘴上敷衍却退守不来的可能性很大。

    有姝细听片刻,言道,“不用死守,我军亦能大胜。”他将代表夏启兵马的木雕往后挪,继续道,“打斗片刻你们就诈降,退后三十里停在此处开阔之地,我自有办法困杀他们。”

    九皇子尚未开口,一员老将就怒不可遏地道,“不过一名低贱娈宠,竟也敢妄议军机大事!还不滚回内账去!”他忍了半月,终是忍无可忍。龙隘口就是最好的交战之所,把住上下谷口就可攻守兼备,大大缓解兵力不足的危局,这人竟信口雌黄,让他们把敌军引入腹地,任由敌军宰杀我方将士。他还有没有脑子?一个人怎么能蠢成这样?

    其余将领也都面皮涨紫,七窍生烟,恨不能把少年生吞活剥。

    薛望京暗暗拉扯九殿下衣摆,示意他赶紧把人弄走,省得在这儿添乱。目下本就军心不稳,众将再起怨怼,此一役很有可能不战而败。

    九皇子却不搭理他,指尖轻抚少年鬓发,柔声道,“如今正值危难,合该集思广益,万众一心。无论是谁提出建议,孤都愿侧耳聆听。有姝,你说吧。”

    有姝定定看他一眼,紧张道,“咱们先打仗,你若是心存疑虑,待日后得胜回朝我都会一一告知,只求你现在不要追问,可以吗?”

    九皇子毫不迟疑地点头,“自是可以,我等你。”

    主子向来一言九鼎,说到做到,有姝这才略松口气,在诸位大将的瞪视下将嵌合在一起的两套锥刺分开,把一寸长的小锥刺一一插在沙盘相应的方位。统共十五根,各占据八方六爻,又有一根-插在正北坎位,也就是阵眼。

    这样一番布置后,有姝才把敌我两军的木雕一一摆入法阵,解释道,“此乃八荒六合双龙绝杀阵,威力算不得巨大,但困杀百万兵马理当不成问题。”

    本就没什么耐心的众位大将恨不得抬腿就走。都什么时候了这人还在此处装神弄鬼?威力不大却能困杀百万兵马,他是魔怔了还是开玩笑?凭借几根铁钉就能扭转战局,他以为自己是谁,神仙下凡?若非九殿下被迷了心智,一力相护,他们定然当场拔刀将他劈成两半。

    感觉到诸人散发的杀气,有姝却还不紧不慢,右手掌心轻轻放置在阵眼的锥刺上,警示道,“看仔细了。”话音未落,掌心已压入锥刺,瞬间涌-出许多鲜血。

    九皇子眉头紧皱,勉强压下将他扯回来处理伤口的冲动。

    诸位将领,包括薛望京,本还满脸逼视,浑不在意,却在下一瞬间齐抽一口冷气。只见他掌心流出的鲜血落在沙盘后并未晕染开,而是形成两根细长的血线,在锥刺组成的八荒六合阵中游移,聚合,渐渐变成两条三寸长的血龙。它们忽而扭动身躯,忽而张开大嘴,竟似活物一般,如此奇景当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在众人的惊骇中,有姝伸出左手食指用力压在巽位的锥刺上,待血滴流出方徐徐道,“巽位显,风龙入阵。”

    交缠在一起的两只血龙仿佛能听懂人言,当即就有一条迅速朝巽位游去,所过之处掀起一股股极为强劲的旋风,竟丝毫未曾触碰我军木雕,反把敌军卷上半空。

    有姝又将食指压在另一枚锥刺上,喝令,“艮位显,土龙入阵。”

    盘桓不定的另一条血龙钻入细沙,将摆放其上的敌军一一吞没。风土二龙齐聚,八荒六合双龙绝杀阵的威力才初露端倪。沙盘里又是龙卷风,又是地龙翻身,不过须臾就把百万敌军蚕食殆尽,而我军依然立在金沙之中纹丝不动。

    即便只是在小小的沙盘上演示,众位将领也仿佛做了一场荒诞梦境,好半天回不过神,下颚更是大张,合也合不上。而九皇子早已把少年拉入怀中,用手帕堵住他汩-汩流血的伤口。

    “施展这种奇门遁甲之术,会不会危及你生命?会不会令你业障缠身?若是于你有碍,不用也罢。”他一字一句缓缓说道。

    不等有姝回答,几员大将就已齐齐跪下,诚惶诚恐地磕头道,“我等有眼无珠,不识仙师,还请仙师恕罪!殿下,有仙师辅佐于您,是您之大幸,亦是夏启之大幸!天佑我夏启,必当造就皇图霸业,重铸往昔辉煌!殿下千岁,仙师千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跪拜完上京方向,众人再抬头时已显露出勃勃野心。俗话果然说得没错——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谁又能想到赵家小公子竟深谙奇门遁甲之术,便是鬼谷子、张天师在此,恐也没这个道行吧?

    作者有话要说:  刚开了微博,大家帮忙关注一下“风流书呆”好吗?么么哒!

    感谢我的小萌物们,也感谢所有支持正版的朋友!

    你能奈我何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00:49:48

    你能奈我何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01:57:01

    朽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03:57:54

    Alisa在等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09:40:13

    Merli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09:43:32

    琴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09:45:51

    dannatopus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09:49:09

    campbell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09:58:50

    轻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0:13:40

    轻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0:13:54

    轻罗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6 10:14:35

    冼冼824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0:19:01

    就是爱看小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0:33:26

    香墨弯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0:45:48

    菜鸟最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1:31:44

    悠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1:32:38

    岚舞魅涟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26 11:38:00

    触碰内心的感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1:44:10

    众卿平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1:58:07

    当时如果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2:15:06

    我是小透明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2:19:10

    风铃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2:31:58

    小仙爱喝汤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26 12:38:47

    1787401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2:55:24

    凤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4:23:30

    顾青EK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6 14:24:44

    顾青EK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4:25:48

    乱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4:32:05

    柳泥泥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4:37:22

    年糕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4:40:09

    浮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5:02:16

    洋葱炒鸡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6:46:09

    耀君的死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7:26:57

    叶子树上的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8:27:21

    18367001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6 18:37:37

    微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8:56:12

    鸢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9:47:10

    岚雨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6 20:09:00

    肥皂味白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20:58:24

    肥皂味白鹭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26 20:59:30

    微笑456兔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21:02:58

    微笑456兔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21:12:57

    病娇向秋风美人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22:5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