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有姝 > 61|画皮

61|画皮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山中时,有姝已将各种阵法演练过无数回,自是胸有成竹。 他加大了血液和精神力的输入,又布阵一次,双龙发威时不但毁了巨大的沙盘,连帐顶也一块儿掀翻,诸位将领更是被风刃切割得伤痕累累,狼狈不堪。

    此时再看少年,他们哪里还敢流露出鄙夷之态,跪在地上磕了八~九个响头才敢起身,无论少年交代什么都一一答应,对待他竟比对待九皇子恭敬千万倍。

    有姝让诸位将领选调十五支骑兵去探查他刚才布阵之所,若地形与沙盘无有出入,他再亲自去看,然后实地布阵。诸将领命,鱼贯而出。

    帐帘内安静下来,有姝抬头看了看破败顶棚,意气风发的表情这才慢慢转为胆怯与忐忑。

    “你……”

    九皇子刚开口就被他急急打断,“你说过暂时不会问的。”

    九皇子沉默,他也就越发忐忑,连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能力很可怕?若是哪天我要害你,是不是连抵挡之力都没有?但我可以对天发誓,若我有害你之心,便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

    “够了!”九皇子厉声喝止,“不要随便发这种誓言。我相信你不会害我,我也没觉得你很可怕。我们曾经互相保证过,要多给彼此一些信任,难道你忘了吗?”

    少年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模样令他倍觉怜惜,却也气愤不已。虽然他总是说愿意相信自己,但内心深处却还隐藏着许多游疑不定。他或许会一直待在自己身边,骂也不走,打也不逃,但他却做不到全心全意的信任。

    九皇子十分挫败地揉了揉额头,不知该怎样做才能彻底打消他们之间的隔阂。

    有姝噤若寒蝉,却也见不得主子难受,踟蹰片刻方慢慢凑过去,替他按摩太阳穴,忆起他很喜欢自己的亲吻,就像小狗一样“啵啵啵”地吻了很多下,直将他半边脸都舔湿~了。

    九皇子被他弄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推了几下推不开,只得把人抱进怀里绵绵密密地回吻。片刻后,他放开少年红肿的唇~瓣,言道,“我并不想追问太过深入的问题,我会等你自己坦白。我只想知道,使用这些奇门遁甲之术,对你可有妨碍?你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这个阵法在沙盘上演练或许只需几滴血液,若用在真正的战场上,便就不是这个数了。还有,困杀百万生灵,这是多大的罪业?会否应在你自己身上?”自转世以来,他对宿命论已深信不疑。

    他捏住少年下颚,沉声命令道,“我要听你说实话!若布阵的代价是失去你,那么我宁愿上阵搏命。我自有后手,实在不需你为我做出任何牺牲。”

    有姝乃世外之人,不牵扯因果,所以完全可以任意妄为。他心里感动万分,眼睛也就湿漉漉的,笃定道,“主子不要担心,布这个阵法,于我没有任何妨碍,我说过这辈子要好好陪在你身边,自然不会失言。”

    九皇子定定看他半晌,终是信了。有姝向来不会撒谎,尤其是面对自己的时候,他心里想些什么立刻就会写在脸上,叫人一眼就能看穿。心情略有缓和,九皇子这才放开他下颚,凑过去用力吻了一下。

    有姝得到主子奖赏,顿时激动万分,若身后有根尾巴,这会儿约莫已经摇断了。他拿起两套锥刺一一解释说明,眉眼飞扬的模样十分富有朝气,“主子你看,”他举起二尺长的大锥刺,“这套阵法所用的器具原本是这种尺寸,上面刻画的铭文有汇聚天地灵气,召唤风、土双龙的效用。我说这套法阵威力不大的确不是谦虚,因为这套法阵之上还有三龙阵、四龙阵、五龙阵,若召唤出九龙,便能毁天灭地,碎裂时空。”

    九皇子很少看见少年侃侃而谈的模样。大多数时候他都是沉默而又紧绷的,仿佛对这个世界充满戒备。他甚至有一些自卑,不敢去争取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然而现在,他显得那样开怀,骄傲,自信满满,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

    九皇子爱极了他现在的模样,轻轻抚~弄他披散在脑后的发丝,诱哄他继续往下说,“既有那样大的威力,催动时恐怕耗费不小吧?”

    说到这个有姝更来劲了,解释道,“的确如此。若按照正常的方式催动双龙阵,单这套锥刺就需炼化七七四十九天,每天需献祭九九八十一条人命,这才换得撕裂一方水土的力量。但是你看,我将这套锥刺上雕刻的符文修改了一下,将它的威力保留下来,却简化了催动程序。我这么跟你说吧,这十五根锥刺原是十五个主程序,要想达到操控天地的能力必须同时注入能量并同时启动,所耗费的灵力足以将张天师那样的人物抽干。但现在,我通过修改符文的方式把这十五个程序拆分成三十个环环相套的程序,其中大的十五根锥刺还是主程序,而这些小锥刺则变成了驱动程序,驱动程序中又有阵眼这枚锥刺作为主程序。如此,原本需要十五根一起催动的法器,我现在只需催动这一根,也只需炼化这一根,所耗费的鲜血不足半碗,时间不出七天。又因为大小锥刺之间通过符文进行联通遥感,所以我也并不需要亲临战场,只需守在阵眼处,用沙盘操控局势就行。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他眼巴巴地朝主子看去。

    九皇子思忖片刻,坦白道,“大致明白。一,你化简为繁,将十五法器增为三十;二,你化繁为简,减少了催动法阵所需的能量;三,你以小博大,只需在沙盘上操控小锥刺,就能令大锥刺全然释放出能量。是这个意思吧?”

    有姝冲主子竖起大拇指,钦佩他这样都能听懂。他也想解释得更清楚,但阵法符箓之道太过艰深,一般人难以理解。除了他最熟悉的计算机程式,他实在找不出与阵法符箓更为接近的知识体系。事实上,在山上时,他已根据自己的理解对各种阵法进行了更为简单有效的改编,令老翁大感神奇,差点就拦着他不让下来。

    九皇子莞尔,将桌上的木雕一个个竖起来,隔一段距离摆放一枚,然后推倒最前方那一枚,令后面层层倒伏,说道,“经由你改动的阵法具备四两拨千斤之力。只需一个指头便能毁掉一方世界,是这样吗?”

    “对对对,主子你太神了!”有姝大有找到知音的感觉,凑过去“啵啵啵”地一顿狂亲。

    被他吻了一脸口水的九皇子连忙将人摁住拍抚,心中满是骄傲。别看有姝说得轻巧,但实际上,若要启动这套法阵却需三千多条人命以及牺牲一位道家鼻祖的全部法力。这已经完全脱离了奇门遁甲的范畴,堪称仙术,本不应该留存于世。但有姝只小小改动一下,竟将之化为普通凡人亦能操控的战阵,他的悟性,他的智慧,已远超世上所有人。

    即便不跟随自己,他也早晚有一天会成为世间最耀眼的存在。他甚至具备横扫九州,乃至于天下的实力。但这个傻小子却一点儿野心都没有,被人连叫了半个多月的娈宠亦不生气,只因顾及自己生命才堪堪显露出一星半点的实力。

    他想要的很少,却愿意为了那一点小小的祈愿付出所有。这样简单纯粹的有姝,九皇子怎会不爱?

    他把人搂住,结结实实吻了一记,然后低声询问,“现在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最近一直缠着我吸龙精,是不是为了增加法力?你是不是利用精气修炼的妖精?嗯?”最后那个尾音拖得又长又缠~绵,听着十分暧昧。

    有姝脸颊爆红,头顶冒烟,支支吾吾道,“不,不是的,我不是妖精,我是人。”

    “真的吗?让我摸~摸看。”九皇子一面去吻他濡~湿的大眼睛,一面朝下摸索。

    有姝连连躲闪,急忙解释,“我不用吸~精气也能修炼,但吸了你的精气的确能增强法力。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不得不这样干,主子,你饶了我吧。”

    “不行,不能饶你。你喜欢吸是吗?那我就罚你吸到饱!”九皇子将人扔进榻里,覆了上去。

    ---------

    经过七天炼化和半个月的地形勘察,有姝终于择定一处开阔之地作为战场,将两套锥刺分别打入地底和沙盘,自己则守在十里开外的阵眼中。九皇子派遣一列铁骑负责保护他安全,自己挂帅亲征。

    夏启将士的手臂上均系着一根鲜红方巾,看着十分扎眼。他们与四国联军在龙隘口相遇,隔了三十里开始叫阵。四国统帅要求九皇子自裁于大军之前,拿到人头,他们立刻退兵。

    这一招离间之计并未成功,夏启将士们神色坚定,目露战意,在九皇子的指挥下冲杀过去。联军亦丝毫不憷,勇猛迎击。双方鏖战片刻,就见夏启军士连打连退,慢慢将联军引入龙隘口腹地。

    就在此时,四周忽然刮来一阵飓风,将地上沙尘扬至半空,遮天蔽日。联军已分辨不出东南西北,更不知哪个是敌哪个是友,除了掩住口鼻躲避风沙,竟寸步难行。夏启军士却丝毫未受影响,只要遇上不戴红巾的人就一刀斩杀,不过须臾就灭敌数万。

    “躲什么躲?给我冲!”联军主帅声嘶力竭地大吼,然后便是一阵咳嗽,原是风沙呛入喉管里去了。

    众将士正打算倾力一搏,却又感到土地开始剧烈震动,仿佛要倒转过来。

    “龙,天上有两条紫色巨龙!”不知谁高喊一句,大家纷纷抬头去看,然后肝胆欲裂。

    只见天空果然有两条紫色巨龙,正张开血盆大嘴,冲联军方向喷洒龙息,每一口龙息伴随一阵飓风,每一口龙息又有一阵地动,令联军死伤无数。反观夏启那头却风平浪静,稳如磐石。他们犹在风沙中劈刺,前行,脸上染满鲜血,却也带着勃勃战意。

    毫无疑问,这两条巨龙的出现于联军而言是一场灭顶之灾,于夏启军队来说却是天降祥瑞。莫非连老天爷都在襄助夏启,襄助九皇子?四国联军不约而同地暗忖。

    偏在此时,灰蒙蒙的天空破开一方云洞,有一道清朗声音随天光一同降下,“天佑夏启,帝星重临。四国辱其妖星,实乃倒行逆施,理当承受天罚!风、土二龙入阵!”

    声音消失之后,两条巨龙俯身疾冲,所去之处正是四国联军的阵营。不等巨龙真正发威,将士们就已彻底吓破了胆,扔掉武器胡乱奔逃,喊也喊不听。几位主帅心中惊疑,却也不敢临阵脱逃,正欲反抗就已被风刃削掉脑袋,更有暴涌而起的沙土将他们的战马一一吞没。

    不出一刻钟,所谓的百万大军就已消亡过半,又一刻钟过后,竟只剩下三、四万。

    此时,空中的黑云方渐渐散去,两条巨龙也由实化虚,之前那道天音再次警示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唯余一线生机。今日我亦留你们一线生机,自去吧!”

    话音刚落,原本还天昏地暗的龙隘口此时又是一天朗朗晴空,温暖日光落在人身上,竟带来一种恍如隔世之感。夏启将士听凭天音吩咐,没再赶尽杀绝,而那仅存的几万联军则四下里探看,脸上还带着不敢置信的表情。

    一阵踢踢踏踏的声音在空中响起,众人抬头一看,竟又来两支大军,分别站在相隔几十里的崖壁上。待看清两军帅旗,夏启将士悚然一惊,联军却都纷纷回神,面露激动。

    原来这两支军队竟分别是郑国战神周毅率领的赤眉军和秦国大将朱明玉率领的黑龙铁骑。有了这二人的加入,战局立刻就能扭转。他们立在崖上,夏启军则分布崖底,只需挽弓疾射,不出小半个时辰就能全歼。

    “周将军,朱将军,快来助我!”唯一幸存下来的联军将帅挥手大喊,边喊边率领士兵后撤。

    夏启军队也有些自乱阵脚,却见毫发无伤的九皇子略一摆手,崖上二人竟略微点头然后迅速离开。他们早在此处观战许久,亦是暗部隐匿在各国的领头人物,对霸皇转世忠心耿耿。

    这次战役,他们借故推脱掉挂帅之责,却各自率领私兵前来驰援,虽人数较少,但占据地形之利,又趁人不备两面夹击,亦可取得大胜。然而他们万万没想到主子身边竟还隐藏着那等奇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困杀百万大军。

    把这剩下的几万人马放回去,让他们宣扬宣扬这场匪夷所思的大战,足够把主子乃天命帝星的消息传开。上天示警,神龙相助,谁还敢说主子是妖星?就不怕与联军一样遭受天谴?

    九皇子这一招后手没有告诉任何人,故此,夏启将士们比联军残部更为震惊。他们看看端坐于马背上的殿下,又看看天翻地覆的战场,终于彻底臣服了。

    “回去告诉你们主子,四年之内本王必定踏平四国,一统九州。”九皇子扬声说道。

    联军残部被他威仪所摄,竟颇有跪拜的冲动,不得不用剑戟杵在地上才勉强站稳。幸存下来的将帅不好答话,只摆手命大家撤退,退到谷口却仿佛撞上一面看不见的墙壁,无论如何亦不能寸进。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老天爷反悔了,不让我们活着离开?正当他们几近崩溃之时,透明墙壁却忽然消失,令当先几人重重扑倒。他们连忙爬起来奔逃,对天命帝星的传说早已深信不疑,更对放出流言,将四国推向灭亡的国主暗恨不已。

    慌乱中,他们并未发现崖顶出现一名白衣翻飞,容貌秀丽的少年。他略一挥袖,几万人就像泄~了闸的洪水,哗啦啦地流走,竟连头也不敢回一下。而夏启的诸位将领却都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待敌军退走便纷纷下马,诚心跪拜,口称仙师。

    得到诈降指令的士兵们本对上头的命令十分抵触,现在才明白这背后竟有高人指点。他们也跟着跪下山呼千岁,音量几能撼天动地。

    在场诸人,除了有姝,唯一没跪的就是九皇子。他遥望脸颊绯红,似有羞赧之意的少年,慢慢张开双臂,仿佛想隔着远山与他拥抱。这就是他的爱人,天上地下最独特的存在。

    有姝领会他的意思,慢慢笑开了。即便亲眼看见自己毁天灭地的威能,主子也没有感觉到恐惧忌惮,他在为自己骄傲,他想与自己分享成功的喜悦。原来上辈子,自己竟错过了如此美好的时刻。

    有姝笑着笑着却又掉出两行眼泪,连忙捂着脸遁去身形。等候在不远处的铁骑立刻围拢过去,将他护得密不透风。这位主儿现在可是夏启国宝,连一根头发丝儿都伤不得。

    龙隘口一战之后,四国完全沉寂下去,便是周将军和朱将军分别率领私兵叛逃亦没遭受追击或暗杀。与之相反,原本在四国传得沸沸扬扬的有关于妖星的传说却都变成了帝星重临,闹得百姓惶惶不可终日,且都对国主的倒行逆施暗恨不已。

    大胜之后清点兵卒,夏启国只伤亡寥寥几千,而四国联军却在百万之数,又引起各方震动。以少胜多的战役本就罕见,似夏启这样完胜的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此役之后,谁还敢再掠夏启锋芒?谁又能再召集百万大军?

    各种版本的传说在四国流传,然后渐渐统一口径,那就是九皇子身边跟随了一名奇人,可上天入地,可呼风唤雨,可碎裂山河。得到此人就能得到天下。一时间,前来暗查奇人的探子数不胜数,却都在营中胡乱转圈,及至天亮被巡逻的侍卫轻而易举抓获。

    久而久之,传言并未消减,反倒越来越神奇荒诞,直把此人塑造成仙人降世。有仙人相助的九皇子,必定也是帝星下凡,天命在身,不可违逆。四国联盟因这个传言而土崩瓦解,有的国主主张归顺,有的国主试图谋夺仙人,有的国主还在犹豫观望。

    而身临其境的夏启将士,对有姝的敬畏之情只会更深。以前他走哪儿被人耻笑到哪儿,现在走哪儿被人跪拜到哪儿,连他弃之不用的东西也会眨眼间被将士们争抢一空,打算带回去当传家~宝供着。这可是仙人之物,带着仙气儿呢!

    龙隘口大战后三个月,一匹千里马驮着一名将士疾驰入城。看见将士手里握着的令牌,守城侍卫立刻驱散人群,让他畅通无阻地过去。一刻钟后,坐在金銮殿上的仲康帝收到一封八百里加急战报,尚未打开阅览,下面群臣就已露出悲容。毫无疑问,他们连悼念先太子的祭文都已经写好,就藏在袖子里,随时准备拿出来吟诵。

    仲康帝早已与儿子取得联系,却一直引而不发,所等待的就是这封战报。他倒要看看底下这群人都戴着什么样的面具,又会演什么戏。

    他慢慢打开战报,继而睁大眼睛做出不敢置信的表情,指尖剧烈颤抖,仿佛难以自控。群臣像得了号令一般齐齐跪下,恳请他保住龙体,诸位皇子亦痛哭失声,大喊太子。

    这些人是真哭还是假哭,仲康帝如何看不出来?他锐利目光一一扫过诸位皇子,最终停留在表情最为悲恸地六皇子脸上。当六皇子被他审视地心慌意乱,几欲失态时,却听下面传来一阵嚎哭,竟似杀猪一般,“我的儿啊!爹说过不让你去,你偏要去,现在白发人送黑发人,叫我跟你~娘日后可怎么活啊?”

    明明是在哭太子,这人怎么一口一个“我儿”?胆子也太大了吧?仲康帝定睛一看,顿时头疼欲裂。在下面捶胸顿足,满地打滚的主儿可不就是有姝他爹吗?那么肥胖圆润的身材,那么粗俗的举动,究竟是怎么养出有姝那样的仙人?

    仲康帝哭笑不得,扶着额头静静看赵侍郎作,一刻钟后才把战报递给总管太监,言道,“这份战报拿去给赵大人看看。叫他别嚎了,朕头疼。”

    作者有话要说:  港真,吃素吃太久真的会超级渴望吃肉。我体内的洪荒之力已经压抑不住了,连转型写那啥啥的念头都出来了。今天本来已经码完六千字,结果手痒又码了三千字自娱自乐,然后终于爽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毛病,大概XX不满了吧,据说未婚老女人都这样。

    感谢我的小萌物们,也感谢所有支持正版的读者,爱你们!

    消失在沉默的夏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23:50:17

    AuaAuayy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27 05:03:49

    锁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8:51:27

    锁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8:57:59

    萝卜叮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9:30:19

    星(*^_^*)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9:30:21

    大爱金在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9:38:54

    Deemi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9:42:43

    莫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9:49:15

    莫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9:49:29

    1940678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9:56:22

    咬不死猪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9:58:19

    逆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0:09:01

    众卿平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0:13:52

    日暮迟归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7 10:21:38

    喵喵不是外星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0:23:46

    说书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0:29:25

    秋风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0:33:23

    冼冼824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0:39:34

    dannatopus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7 10:44:28

    眉间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0:48:40

    灵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0:57:12

    beryl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1:05:03

    玄寂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1:12:54

    当时如果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1:19:36

    薄荷猪万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1:41:18

    逗米米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1:44:52

    琴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1:54:44

    Merli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1:57:48

    我是小透明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2:01:32

    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2:05:31

    飞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2:39:08

    跃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2:41:13

    香墨弯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2:41:28

    鬼寞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2:51:13

    果妈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7 12:54:01

    Alisa在等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2:55:07

    路痴小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2:56:04

    叶讨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3:09:18

    鸢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3:09:45

    食小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3:32:57

    顾青EK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3:34:17

    桑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3:43:28

    stephani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4:40:48

    zz白日梦想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4:53:07

    孑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5:23:56

    纯洁可爱天真无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5:41:55

    骑马的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5:51:21

    轻罗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7 15:54:41

    病娇向秋风美人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6:59:26

    77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7 17:01:57

    凡先森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7 17:06:53

    小暖妈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7:07:45

    种兔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7:32:52

    萌萌哒小qua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8:17:15

    Luvia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8:28:55

    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9:40:35

    凤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20:00:45

    小说和牛奶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7 20:01:49

    尹梅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20:10:02

    贫尼法号戒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20:42:53

    白精帝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20:57:00

    campbell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20:57:17

    白精帝国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27 21:0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