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执剑写春秋 > 第27章 “有道”全真(9K推荐票加更)

第27章 “有道”全真(9K推荐票加更)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这么简单?”赵昊疑惑道。

    李莫愁点点头,道:“不然还能有多复杂?”

    赵昊无语。

    他没有想到,李莫愁居然如此轻易的就取得了小龙女的信任,重新拜入了古墓派,而且小龙女也同意她一起修炼《玉~女心经》了。

    相比之下,赵昊更认为这是无奈之举,因为《玉~女心经》,本就需要两人合修,而且修炼之时,两人必须毫无阻隔。

    没有李莫愁,小龙女也修不成《玉~女心经》。

    “古墓派不许男子进入,我要留我师姐在这里,你准备去哪里?”小龙女清冷的问道。

    “在下在全真教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先在贵处暂住一段时间了,还希望龙姑娘不要见怪。”赵昊拱手道。

    “只要你不进古墓,外面随便你呆。”小龙女道。

    “殿,赵昊,我有件事情要拜托你。”李莫愁忽然道。

    在小龙女面前,她还是选择了直呼赵昊的名字。

    “你说。”赵昊道。

    “古墓派最高的心法《玉~女心经》,想要修习这门功法,第一步,就是要练会古墓派的各项入门武功。第二步,就是修习全真剑法。第三步,才是练克制全真剑法的玉~女心经。第一步对我和师妹都不是问题,但是全真剑法,不管是我还是我师妹,都不知道怎么修习。”李莫愁道。

    对此赵昊心知肚明,但是赵昊自然不能这样说。

    “既如此,岂不是说龙姑娘也没有修炼《玉~女心经》?”赵昊故意道。

    小龙女点点头,道:“我师傅去世的时候,我才只有十四岁,只将古墓派心法学全了而已,《玉~女心经》还没有开始修炼。”

    “那尊师是如何修炼的《玉~女心经》?又是从何处习得的全真剑法?”赵昊问道。

    “当初王重阳尽数将全真武功刻在了古墓内的石壁上,祖师婆婆移居古墓之后,潜心苦思,创出了克制这些武功的招数,便是《玉~女心经》,也将其刻在了石壁上。《玉~女心经》需二人同练,互为臂助。当年我师傅是和祖师一起修炼的。”李莫愁皱眉道。

    赵昊有些奇怪,这些话应该由小龙女说出来才对。虽然李莫愁知道这些事情并不奇怪。

    “你和龙姑娘,正好可以一起修炼啊。”赵昊道。

    李莫愁点点头,道:“话是如此,但是要练成全真武功,可没有那么容易。当年,我师傅就没有十分明白,我和师妹更是一窍不通。关键是石壁上刻的功夫,只有招式,我们不知道全真派的心法口诀,所以很难练成真正的全真派武功。”

    “你是想让我将全真派的心法口诀弄来?”赵昊道。

    李莫愁点点头,道:“全真派肯定不会外泄这个秘密,不过我想,这对你来说一定不困难。”

    说完,李莫愁一双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赵昊,眸子中满是期待。

    赵昊轻轻一笑,道:“莫愁,你知不知道,你这种美人计和激将法实在是很拙劣。”

    李莫愁的俏~脸“唰”的通红。

    “不过你有一句话说对了,拿到全真派的武功心法,对我来说,并不困难。只要你和龙姑娘肯配合一下我就好。”赵昊道。

    “只要不违反古墓派的门规,我们听你的就是。”小龙女道。

    “你就这么相信我?”赵昊奇怪道。

    “你是师姐的朋友,总不会对我不利。”小龙女道。

    看着小龙女清澈的双眸,赵昊不自觉的移开了自己的眼神。

    实在是太像了,每次看到小龙女,赵昊总是情不自禁的想到赵灵儿。

    不能让这种感情蒙蔽了自己的判断。

    “这件事情也不急于一时。莫愁和龙姑娘很久没见了,先培养一下默契。过几日,我抓来几个全真派的道士,逼他们说出口诀来就是了。”赵昊道。

    “全真派的普通弟子,怕是不知道全真派全部的心法口诀。”李莫愁担忧道。

    “普通弟子的级别不够,不过如果是首座弟子呢?”赵昊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李莫愁心中一惊,道:“你要对赵志敬动手?”

    “赵志敬,或者甄志丙,对我来说都没有多大的区别,就看他们两个谁往枪口上撞了。”赵昊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你好像对全真派很没有好感?”李莫愁敏锐的察觉到了赵昊的情绪。

    赵昊点点头,坦然道:“确实没有。”

    “奇怪,据我所知,全真派一直的立场都是偏向宋室,行~事也以行侠仗义居多。”李莫愁道。

    任何一个名门大派,派内都难免良莠不齐,但是总体上而言,全真教的风评在民间还是不错的。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然而若是真的出现一个完卵,你说,我该怎么想?”赵昊寒声道。

    李莫愁皱眉,她没有听明白赵昊话中的意思。

    赵昊也没有解释。

    有宋一朝,崇道抑佛,历任皇帝大多都笃信道教,所以全真派在宋朝的势力很大,弟子上万,在权力帮出现之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大派。

    然而在即将到来的这场浩劫之中,全真教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乏善可陈。

    很难说清楚全真教到底做了什么,但是赵昊是一个结果导向的人。

    郭靖家破人亡,杨过避居古墓,丐帮十不存一,而全真教,一如往昔。

    全真教甚至在蒙古真正的定鼎中原之后,还有实力和雄心争夺天下宗教之首的地位,虽然败得很惨。

    是什么,能够让这个天下第一大派的实力保存的这么完整?

    仅仅是明哲保身吗?

    赵昊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赵昊只知道,全真教并不符合他本身的定位,更是赵昊未来计划的一个变数。

    所以全真教只能做一个牺牲品。

    既然全真教起不了作用,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大厦将倾,所有人都可以被牺牲。

    这种行为并不正义,但是赵昊做事情,也从不需要向别人交代。

    道家?佛家?于赵昊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

    能够为我所用的,才是值得扶持的。

    如果不能为我所用,那么就请成为历史的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