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6|第六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所有微型摄像头全部准备完毕,所有摄像师也都抵达自己的岗位,等待拍摄。

    当灯光全部打亮之后,楚言已经在片场里等了三分钟,一脸不爽的李哲天才姗姗来迟。

    李哲天不喜欢男主角聂征这个角色真是有原因的,男主角出身平凡,从小兵一步步地爬上去,靠的是一次次的立功。

    想要立功总得打仗吧?那男主角就必须经常灰头土脸,浑身是血,摸爬滚打,一点都不帅!

    就像现在,李哲天化了一个特效妆,他的脸颊一侧是斑驳狰狞的伤痕,衣服也破旧不堪,沾满了血迹,脸上更是黑一块、青一块,似乎刚刚从战场上逃离一样。

    事实也确实如此,敌人突袭,整个军队没有立即反应过来,就在几乎要全部被歼灭的那一刻,将军禇松命令自己的亲卫聂征带领一小队人马从一边乘飞船突围,而自己则和最后存活的几个舰长驾驶全部的舰船,以不要命的方式为他们作掩护。

    聂征回来的时候,回首一看,就是舰队们被炮弹击中、爆炸轰烈的景象。无数的残骸在太空中四溅,形成了一朵朵美丽的烟花,照亮了这个黑暗无垠的空间。

    禇松死的时候,连尸骨都没有找到,全部散落在了太空中,永恒地飘动。

    而聂征在悲痛大哭过后,带领着最后一拨小队人马突出重围,最后回到了家园里。聂征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褚辰,他狠狠地给了褚辰一拳,将褚将军的遗言交代给了他。

    小说里对于战争的描写壮阔雄奇,楚言也看过之前的舰队战争拍摄,王导还是非常乐意花大钱的,竟然真的租借了几艘小型飞船和一搜大舰船,在太空中上演了一出真实的激战。

    星际片放在千年前那就是烧钱的,必须得用特效才能制作成功。而放在如今这个世界,其实星际片倒是最容易拍摄的了,否则如果你要拍个古装片,还得去租借一个古装片场星球;要拍民国片,还得租借一个民国片场星球。

    ——是的,在这个文娱爆炸的时代,已经没有了影视城的说法,反而出现了许多影视星球。

    楚言虽然不知道租借一个影视星球到底有多贵,但是他看着王导大臂一挥就买了几艘飞船的豪爽模样,和听到副导演推荐“租借一颗影视星球”的吝啬模样,这一对比,想来也知道租借一颗星球肯定非常贵了。

    “再补个妆,这场戏比较重要,如果能一遍过那就好了。”

    一位化妆师正在帮楚言补妆,周和辉便站在一旁叮嘱。作为一个合格的经纪人,他早已将《血战》的剧本吃透,并且还制作出了一份优良的AI剧本。

    任何人都知道,男二号最重要的戏份就是这段“悲痛后重生”的场景,如果演好了,对于人物形象的塑造绝对是大有裨益。

    “虽然你不喜欢看AI剧本,但是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我劝你还是要多看看。”片场的另一边,李哲天也在补妆、看AI剧本影像,周和辉看了他一眼,道:“毕竟这场戏有借位的打戏,你要是能一遍过,也省的让李哲天拿捏住把柄说话。”

    楚言拥有一张非常适合上妆的脸庞,那化妆师只是随便的点弄了两下,便补妆完毕。听着周和辉的话,他轻轻地叹了一声气,说道:“周哥,AI剧本我前几天已经看过一遍了,这次你就放心好了。”

    周和辉虽然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楚言认真端肃的目光,他噤声片刻,还是同意了。

    而在片场的另一边,距离开拍只剩下不到一分钟了,李哲天补好妆后招手把自己的助理唤了过来。那小助理立即小跑过来,只听李哲天问道:“确定把他的AI剧本给偷了?”

    那助理一摸口袋,当摸到一个小巧精致的AI芯片时,得意地一笑:“李哥,我昨天趁他拍戏的时候去拿的,您就放心好了,那小子看到AI芯片不见的时候还找了一会儿的呢。您要不要看看?”

    李哲天脸色一黑:“大庭广众之下,你拿出来干嘛?赶紧收好了。”

    两人又嘀咕了一阵,李哲天嘱咐那助理立即将这AI剧本销毁了,紧接着这场戏就开拍了。

    褚家屹立帝国二百多年,从第一任开国将军到如今只剩下禇松和褚辰两人,历经风雨,承受住一代代领导者的质疑与考察。

    褚家的家训是:为祖国流尽最后一滴血!

    褚家的家规是:叛国者,斩立决!

    褚辰的父母是在他三岁的时候就过世的,褚父死在了战场上,而他的母亲则是悲痛过度,同年就去世了。幸好当时的禇松已经有21岁,于是他便接下了照顾幼弟、振兴家族的重担。

    曾经有读者问过《血战》的作者,在书中这样的文明世界,褚家都为国家付出了那么多了,为什么还要一个个赴汤蹈火地接下这个家族,一个个地上战场出生入死?

    作者是这么回答的:“在这个世界上,总有高尚的人和卑鄙的人。卑鄙的人为了活命出卖祖国,而高尚的人为了祖国奉献一切,我们作为属于大多数的中间者,或许对他们的选择无法理解,但是却更无法去责问怀疑他们。”

    褚家的大义是褚辰所不能理解的,他并不想爱这个国家,他只想一家人好好地过日子。因此即使褚辰在军校里成绩优秀,他也总是吊儿郎当,不愿意入伍。

    直到那个炎热的夏天中午,火辣辣的太阳高高悬挂空中,无情地四散着火焰,褚辰还在家中与狐朋狗友们玩闹,忽然只听“砰——”的一声,褚家的大门被人倏地踹开。

    一个浑身浴血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在场人惊叫出声、仓惶奔逃,一下子只剩下了褚辰一人。

    聂征身上的伤口愈合了大半,还有些许在渗着血丝。但是他仿佛不知疼痛,他一步步地走上前,他走到那个俊美漂亮的少年面前,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他的眼睛里充满着血泪。

    而在他的面前,褚辰的脸色镇定沉着,他既没有生气也没有惊怒,只是淡定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军人,云淡风轻。

    在虚拟监控屏幕里,王导看着楚言紧紧掐进掌心里的拳头,赞赏地点了点头。只见楚言的背脊紧绷,整个人仿佛绷成了一根弦,除了依旧淡定的脸色,他的额上已经有细汗密密地渗了出来。

    这少年冷峻优雅,穿着着一身笔挺的军服,却桀骜地没有将扣子扣好,露出好看的锁骨。这是一副完完全全的大少爷模样,花花公子、逍遥世界,因为他的身前有他的大哥抵挡住了所有风雨,所以他从此不用操心。

    镇静自若的神色和紧绷颤抖的身体,这种鲜明的对比让王导越来越兴奋,他再转首看向一旁的聂征,笑容忽然一僵,但是犹豫了片刻后,还是没有打断这幕戏。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和楚言的演绎相比,李哲天真是太过平凡,但总归也没什么大错,等后期剪辑的时候把主要镜头放在楚言这里,这幕戏大概也能表现得非常优秀。

    聂征咬着牙,脸上血色斑驳,他大声骂道:“褚辰!将军在前线出生入死,你就在这里花销玩乐,你对得起将军吗!”

    话音刚落,李哲天二话不说,抬起拳头就揍向了楚言的脸庞。

    那拳风凌厉、势头很快,完全没有收力地就直接揍向了楚言的鼻梁。

    导演组那边是一阵惊呼,周和辉也猛地从凳子上站起,迈了步子就要往片场里头走。但是没等周和辉走两步,却见楚言忽然侧身轻轻一让,抬手格档住了李哲天的手臂,动作迅速准确。

    全场有片刻的安静,只见下一秒,李哲天脸色尴尬地骂道:“怎么回事?我这边演得好好的,你怎么突然挡住了?”

    旁人暂时还没反应过来,却见片场中央的少年眉头一条,笑问:“这场戏我记得是错位吧,李哲天?如果我不挡,你刚才那个拳头大概就要砸到我的鼻梁上,我可能得几天无法工作了。”

    闻言,李哲天神情一僵,接着他道:“你胡说什么啊?我当然知道这是错位啊,你要是不让,我马上就要收力了知道不?”

    听了这话,楚言眸子一眯,没有再吭声。

    而另外一边,王导也是神情严肃地皱起了眉头,他看向剧组里的武术指导,对方冲他摇了摇头,神色古怪地看了李哲天一眼,王导立即心领神会,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刚才那个拳头,李哲天不可能收的了力。

    这代表了,假设楚言真的没有让,那李哲天真的可能一拳头将他的鼻梁打断。

    王导的脑海里顿时浮现起了李哲天以往的一些传闻,什么“欺负同剧组的小演员”、“拍戏的时候狠狠揍了看不爽的演员一顿”……这些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但是却没有人敢外传,因为李家都用钱把这些事情压了下去。

    想到这,王导不由冷了脸色,认真说道:“李哲天,这场戏是借位,你小心点,知道吗!”

    李哲天嘀嘀咕咕地嘟囔了一句,很快就开始拍摄第二次。

    这一次和之前不同,李哲天在刚下拳头的时候果然借了个位,没有揍上楚言的脸。但是在下一刻,他一拳头刚结束,另外一拳头便从另一个方向狠狠地砸向了眼前的少年,往他的腰腹而去。

    楚言的腹部此刻系了一条粗粗的军腰带,如果一拳头走上去顶多是吃痛,却不可能有什么皮外伤。

    在这个世界,拍戏用的都是微型摄像机,王导更是夸张地用了十几台摄像机同时摄影,不会有任何死角,于是李哲天压根也没隐藏自己的动作,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出了拳头。

    但是这一次让他失望的是,楚言忽然抬手挡住了他的拳头,李哲天惊讶地一抬头,却没想到目光正好落入了一双深沉幽邃的眸子里。少年的目光幽远深思,清挺的眉头微锁,眸色沉静地看着他。

    那瞳孔里流露出的光芒冷漠至极,在王导喊了一声“卡”的同时,李哲天只听少年冷笑的声音在自己的耳旁响起:“事不过三,知道吗,李哲天?”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作死,就没有伤害!默哀XD

    对啦,福娃要准备爬月榜啦,是不是要给福娃鼓励~\(≧▽≦)/~啦啦啦

    --------

    谢谢

    喃喃生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10:19:50

    最爱窥屏每天都在prpr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11:43:52

    Toshya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12:53:59

    Cheery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15:47:34

    Cheery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15:52:33

    墨染倾城色丶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16:06:59

    马攻甲受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16:25:18

    展巨巨。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16:27:22

    桃花坞。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20:37:23

    鹿鹿芊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20:39:19

    桃花坞。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20:43:01

    桃花坞。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20:47:48

    每天都螹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20:48:22

    桃花坞。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20:49:44

    clover_moli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22:10:40

    风知草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22:16:00

    漫过灰色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3 23:02:22

    clover_moli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4 08:18:10

    水色琉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4-24 08:3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