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 > 45|第四十五章

45|第四十五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千年后的房屋建造得与千年前相比差别并不大,但是一些高科技的设备却是让人眼花缭乱。天然无形的灯光将整个房间照亮,这一次,楚言终于拿了一杯水递给贺柏深,不再冷落这位客人。

    两人坐定后,楚言直接问道:“合约的内容是什么?”

    有件事两人已经心知肚明——楚言忘记了合约和结婚。

    早在上一次摊牌的时候贺柏深就直言不讳的开口“我的妻子忘记了我”,而如今,他再次点破合约的事情,就等于把最后一片根本挡不住什么东西的薄纱掀开,将真相袒露在两人面前。

    贺柏深接过水杯,声音带笑:“我已经支付给你一百万星币的酬劳,你与我结婚,履行你妻子该尽的义务,事成后我会再支付给你十亿星币的酬劳,如果违约,你要偿还一百亿星币。”

    贺柏深的语气镇定从容,没有一丝紧张,仿佛说的是真正的事实。听在楚言的耳中,却觉得有点奇怪,但又好像非常正确。比如“支付一百万星币”、“结婚”这两件事,应该是真的发生的。

    后者不用多说,已经成了事实。而前者的话,如果不是有了一百万星币,原主怎么可能在价格昂贵的储存保险行存放物品,还一存就那么久?他根本没有那个资金。

    但是,有些东西却也让楚言非常在意。

    “什么叫做‘事成’?”楚言微微蹙了眉头,认真庄重地问道。

    贺柏深理所当然地回答:“为我生两个孩子。”

    楚言:“…………!!!!!!!!!”

    贺柏深虽然对楚言失忆的原因非常好奇,但是在他的理解中,当今世界的科技发展早已让男性可以怀孕生子,就算是不愿意在体内怀孕,体外细胞融合也非常方便。“男性生子”这种事非常常见,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

    但是他绝对想不到,他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千年前的“老古董”。

    楚言会马失前蹄,难道贺柏深就不会?他将合约真假参半地说了出来,确实是让楚言暂时就这么信了,但是仅仅是这么一句话,就能让楚言彻底地下定决心。

    “为我生两个孩子”这句话,就如同一道惊天神雷,劈在了楚言的头上。他被这句话雷得是外焦里嫩,下意识地反应就是“你他妈是不是在逗我?”,但是再过一秒却又想起来“好像这个世界真的能男性生子!”。

    虽然心中的天人交战,但是在表面上,除了身子微微僵住外,楚言的表现与往常无异。他淡定冷静地将手中的水杯放下,然后抬首,看向贺柏深,镇定地问道:“贺先生,我可以看一下合约吗?”

    即使觉得贺柏深的话并没有什么漏洞,但是看合约这种事还是必须要做的。

    下一秒,贺柏深笑着颔首,道:“可以,等回首都星后,可以给你看看。”

    这句话落之后,没有人再开口。楚言在凝着眉头,仔细琢磨着该怎么毁约,而贺柏深则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的少年,看着他故作冷静的模样,突然就觉得特别有趣。

    等过了半晌,楚言已经决定自己接下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毁约,第二件事就是离婚,于是他抬首,看向贺柏深,道:“一百亿星币,最迟要什么时候支付给你?”

    这话让贺柏深倏地一愣,他反射性地问道:“你真要赔给我?”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身处顶尖位置的几个明星,其他人压根不敢去想一百亿星币是个什么样的数字。就算是安韶阳,据贺柏深所知,她在圈子里多年,身家也不过才二百多亿星币。

    俊秀的少年轻轻点头,目光沉着:“是,所以,我们现在可以谈毁约的事情了吗?”

    长久的缄默在安静的房子里蔓延开来,贺柏深绝对想不到,他这次明明是来找对方履行合约的,就算无法履行合约,他也准备用自己胡编乱造的违约金额数字将这个少年骗过去,让他不敢再去想离婚的事情。

    谁知道,面对这么恐怖的天文数字,楚言都能果断地说一句“毁约”。

    俊美的男人在心中轻叹一声,扼腕地想到:果然,应该说一千亿星币的吗?

    ……拜托,一千亿星币违约金的合约,傻子才会签好吗!!!

    不过,少年这种百折不挠、坚韧不屈的性格倒是让贺柏深不由地高看了好几分,他抬眸看着眼前的楚言,只感觉对方的身影竟然与一个挺拔俊朗的年轻将军重合起来了——那是褚辰。

    楚言所扮演的所有电视剧,贺柏深都看过。

    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去看这些东西,但是看着看着,他却忍不住地动容。就像是司析死去的时候,他忍不住地起身想要触碰这位白衣太子的脸庞,可是最终他能做到的始终是沉默着看着这个少年安静地死去,身体被大雪覆盖。

    心中好像有什么非常温柔的地方突然被触碰到了,记忆中那些明艳张扬的角色和眼前这个自信镇定的少年,一一重合起来。到最后,贺柏深忽然轻轻叹了一声,好似终于明白了一些说不清、摸不着的东西。

    贺柏深看向楚言,语气认真地问道:“真要毁约?”一定要离婚?

    楚言早已发现了男人情绪上的细微变化,他并不明白对方这是怎么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坚持着自己的要求:“是,真要毁约。”谁想生孩子?这辈子,老子绝对不生孩子!!!

    事态一下子僵滞住,慢慢的,贺柏深勾起唇角,笑道:“好,你要毁约我可以允许。但是必须是在你能够先偿还十亿星币的情况下,才可以毁约。之后的九十亿星币,也必须在一年之内偿还清楚。”

    楚言并没有被对方迷惑:“违约条例上是这么写的?”

    贺柏深摇头:“不是。”

    楚言微愣:“那是什么?”

    贺柏深低笑:“是我说的。”

    楚言:“……”

    在少年无语的时候,贺柏深慢慢站起了身子、走到了楚言的面前。突如其来的阴影让楚言惊讶地抬首,却见下一秒,男人倏地俯下身,单手撑在他身后的沙发靠背上,用熟悉的姿势一下子将楚言圈进了怀里。

    “这是我最后的让步,因为觉得你值得我尊重,才给出这样的约定。楚言,想要和我离婚可以,但是我想要做的事情,你没办法去阻止,因为现在的你还不能和我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向我开条件。”

    贺柏深的语气十分平淡,但是说出来的内容却充满了威胁性。

    楚言抬首,一下子便触碰到了男人的目光。那目光深邃悠长,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和强迫,这种感觉真是有种迷死人的味道,至少对于楚言来说,他觉得眼前这个男更有意思了,很有意思,有意思到他竟然觉得:这块五花肉更加美味可口了。

    想到什么便说什么,楚言没有被对方的气势压倒一分,反而觉得更加兴趣盎然起来。他知道贺柏深说的话没错,但是他也知道,这个男人并不会为难自己,因为他还不至于做出这种强权压人的无耻行径。

    莫欺少年穷,这句话说得一向很有道理。

    就着被圈住的姿势,楚言笑着反问:“真的不可以向你开条件?”

    贺柏深挑了挑眉骨:“说说看,什么条件。”

    “我们来打个赌吧。”

    “什么赌?”

    明亮的灯光下,少年嘴角一翘,问道:“你以前哭过吗?”

    贺柏深一愣:“几乎没有。上一次,应该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楚言镇定从容地说道:“那好,我要让你为我哭一次,留下一滴眼泪就算数。如果我赢了,我可以向你提出三个条件,如果我输了……”

    “遵守合约。”贺柏深直接补充道。

    楚言:“……可以换个赌注吗?”

    贺柏深抬眸:“现在已经觉得自己会输了?”

    楚言微微一愣,接着重重地摇首,自信道:“好,就是这个赌约!”

    一个奇奇怪怪的赌约成立后,赌约的两方都觉得自己绝对不可能输,但是到最后却注定肯定有一个人会输。

    贺柏深又问道:“有一个时间限制吗?”总不可能是永远无限期的延长下去。

    楚言想了想,道:“一年吧,一年时间内。”

    贺柏深若有所思地考虑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不过赌约成立后,他并没有立即放开自己圈住少年的手,反而就着这样暧昧的姿势,低笑着问了一句:“既然现在合约并没有作废,那我的妻子是不是该进一些妻子的职责了?”

    谁料下一秒,楚言轻笑着反问:“贺先生,你叫佚名吗?”

    贺柏深:“……”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滋味,贺柏深是尝了个完全。

    楚言推开贺柏深的身体,径直地转身就往楼上走去,但是走着走着,他却停住了步子,回首说道:“楼上还有很多房间,你随便选一间住进去就好了。不过贺先生,我有个很不好的习惯,我半夜会起来梦游,到处走动,所以我的房门是锁着的。保险起见,你也最好锁着啊。”

    留下这么一句明显是谎言的话,楚言轻笑一声,转身扬长而去。

    望着他的背影,贺柏深忍不住地笑了起来,难得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几分钟后,他拨通了自己的通讯器,对着虚拟影像里的林特助说道:“处理一下我和楚言的结婚书,尽快换一份新的,我要重新签名。”

    林特助闻言一愣:“需要将楚先生的那份也拿回来,重新签订吗?”

    贺柏深思索了片刻,摇首道:“不用了,他不会给你的。”那个少年巴不得每次都拿这件事来噎他,怎么可能真的让他去补充一份完整的结婚证明?除非哪一天,他真正将对方拿下,才有这个可能。

    林特助恭敬地鞠了躬,视听电话便挂断了。

    贺柏深上楼挑选了一个空房间就此住下,而在他的隔壁,楚言听着门外的动响,惹不住地扬起唇角。等到贺柏深的房间那边传来了一阵“咚咚咚”的敲墙声后,楚言才懒洋洋地伸出手,在那墙壁上敲了三下,算作是回音。

    这种互相知晓心意的感觉,真是别样奇妙。两人都只敲了一下后,就不再继续,楚言也稍微洗漱了一番,准备上床休息,毕竟明天还要早起拍戏。不过直到闭眼前,有件事情他都觉得非常不对劲——

    “一百亿星币……这个数字听起来也不大像正常人会签的啊,所以说,合约真的是那样的?”

    ***

    楚言第二天下楼的时候,贺柏深的房门紧闭,于是他只看了一眼,便赶紧下楼出发。

    等到了剧组后,段导非常珍惜时间,楚言将戏服换上、再画了一个妆,很快便准备开拍。在正式走到片场中央前,楚言还四处打量地多看了好几眼,他总觉得某个男人不应该这么快就回去,但又实在找不到对方的踪迹。

    看了许久后,也没察觉出什么异常,于是楚言只得收回视线,迈步进入片场。

    而他当然也不知道,在这片雕梁画栋的空中楼阁旁,还有一个隐藏在天空中的观察室,这里是影视星球的维修人员工作的地方,以免星球本身出现什么意外。

    贺柏深站在这一片硕大的玻璃屏幕后方,望着不远处的少年。

    只听段导喊了一声“开始”,就此,第二天的拍摄正式开工!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和女神大大聊天,女神说:你写的文从来都不甜。

    妈呀!简直是污蔑!

    你们快说,福娃是不是甜甜的!!!

    ----------

    谢谢

    小昕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0:46:18

    展巨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1:26:35

    绯舞行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4:10:44

    绯舞行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4:14:19

    夙夜流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4:34:49

    绯舞行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5:22:26

    绯舞行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5:37:31

    绯舞行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5:44:11

    沉姬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6:37:21

    绯舞行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6:46:35

    绯舞行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7:00:15

    绯舞行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7:04:53

    展巨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7:19:01

    绯舞行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7:56:22

    小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8:17:42

    蚊香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5-16 18:21:27

    最爱窥屏每天都在prp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8:47:40

    春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19:11:39

    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20:20:35

    蚊香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5-16 20:29:18

    蚊香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5-16 20:36:05

    咸鱼翻身还是咸鱼x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21:56:14

    漫过灰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22:22:54

    最爱窥屏每天都在prp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6 22:46:16

    梦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7 07:23:14

    腐生无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7 08:18:05

    Cheer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7 08:42:20

    Cheer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7 08:44:56

    Cheer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7 08:51:56

    Cheer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7 08:56:59

    Cheer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7 09:01:46

    Cheer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5-17 09: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