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回到过去当女神 > 161 段龙的一些算盘

161 段龙的一些算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时间倒回到今天清晨的时候,段龙是满怀期待和热情出门的。

    广南人喜欢喝茶,不论是谈重要的生意,还是闲聊扯谈舒缓情绪,很多人都喜欢在围在茶座边解决。

    相比于酒店,广南的茶楼却是更多人常去的地方,而理所当然的,这座城市的茶楼也非常的多。

    位于闹市区的浮云阁,是一座今年新开的茶楼,古典风格非常浓重的一座建筑,设计也都是仿古的那种,门口是挂着四个大红灯笼,在微风的摇曳下轻轻转动着。

    两边的门帘都是红木柱子,上边配着白色的瓦梁,那些迎宾的年轻女性,都是清一色的淡蓝色旗袍,一股淡淡的诱人风味,从这家店里里外外的都散发了出来。

    此时喝早茶的人并不在少数,多是一些日子悠闲中层人士,在工作时间段也能闲着无事,跑来品味着惬意的生活。

    拾级而上,楼梯都是那种特制的木板,脚踩在上面,还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在这略带老旧的音调里,不由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陷进去。

    而实际上,这不过是刻意设计楼梯结构,所才能发出的声音。

    茶楼中的大厅都摆着古色古香的八仙桌,不时会看到一些年轻的女服务员,穿着紧身的蓝色旗袍,缓缓的推着一辆点心车,身姿曼妙的穿梭在走廊过道之间。

    一些有需要的客人见其路过,就可以将小车内的点心摆在桌上,男性顾客还会多偷瞄几眼,看看女侍那旗袍下敞开的诱人大腿。

    段龙一大清早就出门了,昨夜与妻子的一夜狂欢,稍微让他沉重的情绪舒缓了不少。他的头上打着油腻的发蜡,露出那光洁的脑门,看上去精神倒是比前几天好了不少。

    从心爱的帕萨特轿车上下来,他提前抵达了约定好的地点,他直接去了二楼的一间雅座里,这是昨天就预定好的。

    “先生,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看到这个长相白净的男人坐在木椅上,一旁的服务员却是连忙走进来询问。

    “普洱茶,再来几份桂花糕。”

    段龙微微一笑,随意的点着茶水糕点。

    对方还没来,不过也应该快了。

    “好的。”

    那服务员点了点头,随后也是立马退了出去。

    他在位置上等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段龙见到了今天想见到的人。

    段龙打量着这位虎虎生风的中年男子,对方留着络腮胡,面容非常黝黑,只是目光却是炯炯有神,看上去有些不怒自威的味道。

    “张队,王.局那边怎么说的...”

    段龙看着对面坐下的男人,却是有些紧张的搓了搓手,笑着询问着。

    这个络腮胡男人是这块分区的警队大队长,对方的权力不算大,但也不算小。段龙实际上是通过这个张队,与这片分区的王.局联系的。

    亿星公司曾经的确有不少的背景,但是过去了这么多年,基本上认识的那批人,位置都在不停的变动,而之前关系比较好的一位上层领.导,却是调离到其他城市去了,现在要帮忙也很直接难伸过手来。

    更何况现在亿星公司面临的最大问题,并不是背景后台这些东西,而是公司本身已经没有创新型的技术了。

    这是企业的经营问题。

    这玩意不是关系就能解决的,如果这都能凭借关系解决的话,华国也不会在这二十多年里,每天都有不同的企业经营不善而倒闭,无数员工面临失业的问题了。

    一家企业技术和经营不到位,再强的背景也续不了多久。就算资金足够,若是入不敷出,也会到用尽的一天。

    张队看着一边漂亮的茶艺师,那如同花蝴蝶穿梭煮茶的手,却是平静的说道:“老王说了,只要你别闹得太大,吓一吓对方还是没问题的。”

    虽然老王是张队的上司,不过两人从小就是玩到大的好兄弟,直呼其名根本不算什么怪事。

    他又将目光转向段龙,注视着对方的眼睛:“你也知道那白天网络公司,是省里面扶持的企业,如果随便乱动的话,老王也是担不起这个责任的。毕竟对方也是现在新兴的大企业,这事件一旦闹大,上头的人员肯定介入调查,那你我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

    恶性竞争在各行各业都有,都是不会摆在明面上的潜规则,若放在前两年,他们做这种小动作倒是随便弄。

    只是今年初是严.打的时期,各种地方都抓的比较严,一家大企业即使要动,也不是他们这公an局能动的。

    “我明白,我明白。”

    段龙连声笑着,却是立马拿起旁边弄好的茶壶,给这位张队倒了一杯茶。

    他给这个张队倒完茶后,对方则是礼节性的用右手指,轻轻地在桌子上敲了几下,表示了基本的尊重和感谢。

    这是广容这边喝茶的一些小习惯,如果是来自外地的人,可能一时半会,也弄不清楚这些喝茶门道的细节讲究。

    一边的茶艺师眉眼低垂,只是专注手头的工作,对于两人的谈话完全没有去在意。

    这是她们工作的基本原则,就算客人当面谈论什么事情和问题,她们也不会去听去说去看。

    弄好普洱之后,她就不着声响的退了出去。

    对于茶艺师的离去,两人都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只是段龙神色微微一动,对着张队微微一笑:“张队很中意那个茶艺师?”

    “谈不上中意,不过看她煮茶的手法的确还行。”

    张队依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话里的意思却是让段龙听出了大概。

    他们这种人都是人精,就算不露出一丝表情,光凭那话里藏话的意思,都能看出个大概。

    “我和这里的老板很熟悉,他是我的一个老朋友。”段龙微微一笑,露出一丝神秘的色泽:“如果张队您喜欢,这次事成之后,我就拜托我这朋友,把这个女孩要过来。”

    听到段龙的话语,一直面无表情的张队,此时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但他表面上还是摇了摇头:“我家的妻子”

    “嘿嘿...我会在白云区给您弄个好去处,专门用来金屋藏娇。”段龙搓了搓手,却是非常配合的笑着:“只是等下的这个忙,希望您能多出点力气。”

    “你这话说的...”张队那黝黑的脸上,却是摆出了憨厚的笑容:“忙咱是肯定帮定了,至于这些事情...那都之后再说吧。”

    两人推杯换盏之间,却在谈论着之后的事宜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