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琅琊榜 > 第二十二章 梁帝

第二十二章 梁帝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日梅长苏一直看到最后一场才回去,因为疲累,晚餐也没吃几口,让萧景睿和飞流都很担心。可是接下来的两天挑战赛他还是坚持要去从头看到尾,说是不能有负郡主信任之意。

    新增的挑战赛程果然还是有效用的,决战胜出的十人中有三人都是被挑战者击败被迫出局,最终的十名胜者饮了御酒,接受金花赏赐,休息三日,便要入宫文试。

    “看苏兄的样子,对我们十个人都不太满意啊?”当晚在雪庐聚会时,言豫津手摇金花问道。

    “也都算是顶尖儿的人物了。”梅长苏叹道,“可一想到霓凰郡主是那等仙姿神品,就觉得欠缺点什么。”

    “我和景睿也缺吗?”言豫津大不服气,“论人品论才貌,我们也算京城里最讨人喜欢的了!”

    梅长苏瞟了两人一眼,一口否决:“你们两个年纪太小。”

    言豫津被堵得直翻白眼:“年纪小也怪我们,我们也不是自己愿意比郡主小几岁的啊!”

    “你就别闹了,”萧景睿推他一把,“我们两个本来就是凑数的,为了替郡主多过滤些不够格的人而已。”

    “喂,你自己想凑数别拉我好不好?我可是认真的!”言豫津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来。

    “你活这么大什么时候认真过?就算认真也白搭,哪个女孩子会喜欢比自己年纪小的夫君啊?”

    “哈,”言豫津怪笑道,“你还教训我呢,云姑娘可大你六岁,你自己算算追了她多少年?”

    见萧景睿被顶得一梗,梅长苏忙道:“景睿是至情至性之人,他再爱慕云姑娘,也未曾勉强纠缠,给她添一丝麻烦。这次你也该和他一样,让郡主自行决定,方不失为一个真正洒脱磊落的好男儿。”

    言豫津捧着胸口,幽怨地道:“景睿,你现在算找着撑腰的人了,以后有苏兄护着,再想欺负你可就不容易了……”

    见他唱做俱佳,大家都被逗得一笑,气氛顿时舒缓。

    正在闲闲说笑之际,突然有家院慌慌张张地奔进来,喘着气道:“宫里来了个宣旨的公公,侯爷叫你们快去前厅……”

    这几个都是见惯了圣旨的,并不张慌,纷纷起身,先与梅长苏作别。

    “不……不是……”那家院急道,“主要是苏先生……苏先生去接旨……”

    “我?”梅长苏一怔,但想来问那家院也问不出什么来,便也起身更衣,随大家一起来到前厅。

    立于厅前的太监手中并没有拿着圣旨,只是等大家都跪下行礼后,一甩拂栉尖声道:“圣上口谕,召苏哲明日早朝后进宫面圣,钦此。”

    众人谢恩起身,几个年轻人猜到定是霓凰郡主禀报了皇帝,并不觉得意外,莅阳长公主今晚则根本不在,所以觉得讶异的只有宁国侯谢玉一人。他一向埋首政务,不问闲事,故而对这位雪庐客人没太放在心上,自然不明白皇帝陛下怎么会突然想起要召见一个江湖人了,不过这话要是照实问来可就有些失礼,所以他想了想,很客气地道:“苏先生明日进宫,可知陛下是为了何事?本侯也可以事先替先生做些准备啊。”

    梅长苏明白他的意思,淡淡道:“苏某无才,唯有一点眼力受人错爱。前日蒙霓凰郡主相邀,为她主持文试,我想陛下见召,多半就是为了这个了。”

    谢玉虽然一愣,但想到江左梅郎的赫赫才名,倒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当下心中释然,略略尽礼,也就回后院了。

    第二天一早,便有穆王府的车马来接,越发映证了众人的推测。几个贵公子虽说身份显赫,但皇宫毕竟不是菜市场,不能想陪着一起去就一起去的,所以尽管担心的担心,好奇的好奇,但终究还是只有梅长苏一人独自上车,还顺手把一件差事丢给了萧景睿——照顾飞流。

    车行至宫城外,换了青罗小轿,梅长苏自觉心神有些激荡,急忙闭目凝思,恢复灵台清明。入了正仪门,下轿步行,看路线,应是去武英殿。刚到殿角下,恰好遇到另一队人从侧廊转出。

    当中的少年,团龙王袍,丰神如玉,形容略有稚嫩却不失英气,很远就盯着梅长苏上上下下地看,满目好奇,见他回视过来,立即绽出一抹笑容,表情很是友善,宛然小舅子第一次见新姐夫,让梅长苏哭笑不得,可转眼看见霓凰郡主促狭的笑意,便知这位南境女帅一定是故意的。

    “苏先生今天气色很好啊,”霓凰郡主步态悠然地走了过来,“来认识一下,这是舍弟。”

    “在下参见穆王爷。”

    穆青急忙伸手扶住。平时大家都觉得他年幼,称呼时都叫“穆小王爷”,梅长苏去了一个小字,令他十分高兴,何况又是姐姐中意之人,怎敢当着她的面拿架子,早已是满面堆笑:“先生之名,我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风采不凡。”

    梅长苏苦笑一下,道:“残病之身,何当谬赞。”

    “哟,靖王也到了?”霓凰郡主突然道。

    梅长苏回身一见,果然是靖王萧景琰大踏步走了过来,两人目光略一接触,便彼此滑开。

    “为了霓凰的薄面,耽搁靖王的时间了。”霓凰郡主笑道,听她话语之意,似乎靖王也是受她所邀而来的。

    梅长苏看着并肩而立的两人,男子伟岸英朗,隐隐有龙虎气势,女子英姿勃勃,仿若烈羽彩凤,不由眼神微凝,心头一动。

    靖王不是多言之人,只客气了一句,便默默立住了脚步。

    “要在这里等人吗?”梅长苏问道。

    “用不着了,看,都到了。”霓凰郡主嫣然一笑,“这两位倒是行动一致啊。”

    梅长苏不用回头,就知她说的是何人。果然,只顷刻之间,便听到太子和誉王的笑声次第传来,仿佛是比着要扮大度雍容般,向殿脚诸人和气地打着招呼。

    这两位身份尊贵,大家都上前见礼。誉王前几日因献挑战赛之计,颇得皇帝欢心,所以此刻见了梅长苏,自然是眉花眼笑。太子虽然心中不快,却也知道原委怪不得苏哲,只怪自己在他身边没有耳目,当然也要表现一下自己并无芥蒂。梅长苏一面与他们闲谈,一面还要照应着不冷落了霓凰郡主与穆青,竟是长袖善舞,面面俱到,萧景琰在旁冷眼看着,眸中不禁露出厌恶之色。

    几人会齐,同时入殿。室内早已置办好酒馔果菜,排定宴席。因皇帝未到,依礼不能入席,大家便三三两两站着随意聊天。

    太子和誉王为了较劲儿,谁也不愿放对方与梅长苏单独一起,所以这三人反而聚在一处。穆青一向仰慕靖王的战功,兼之觉得男人就要谈铁血的话题,便向萧景琰请教军旅之事。霓凰郡主一会儿这边听听,一会儿那边聊聊,反而最是轻松。

    大约一刻钟后,殿外金磬轻响,司礼官高呼道:“皇上驾到——”

    殿内顿时一静,大家依礼站好,梅长苏却步退至角落处,等那道黄袍身影在殿上正位落坐后,方随着众人一起行山呼之礼。

    大梁皇帝已过花甲之年,两鬓斑白,面有皱纹,但行动气势,仍是雄威尚在,没有半点龙钟老态。降谕平身后,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就落在最远处的梅长苏身上。

    对于九五至尊的皇帝陛下而言,什么江左盟宗主,什么江湖第一大帮,统统都是距离高贵庙堂太远的事情,他之所以对梅长苏有兴趣,也不过是因为有了跟穆青一样的误会,以为他定是霓凰郡主私心暗选的人。

    第一眼看去,此人容颜清秀,气质飘逸,举止毫无羞缩之态,难怪郡主中意。

    第二眼再看,面色过于苍白,轻裘下身形单薄,恐非福寿之人,略有不足之感。

    第三眼细看,那双眼眸宁静无波,似清澈又似幽深,虽默默垂着,宛若禅定,却灵气逼人。

    梁帝捋了捋花白的胡须,暗暗点头,叫了一声:“苏哲。”

    “草民在。”

    “郡主向朕举荐,说你才冠群伦,太子与誉王也对你大加赞赏。朕这里有三篇时论文章,你且看来,向朕指出较优的那篇。”

    “草民遵旨。”

    梅长苏从内侍手中接过文章,几乎一目十行般草草看了一遍,便道:“回禀陛下,《论中枢治》篇最优。”

    “哦,何以见得?”

    “此文帝王气质,草民怎敢点评?”

    梁帝仰天大笑,容色愉悦,赞道:“果然有眼力。郡主的文试,就委于你了。既为朝廷效力,虽无职份,也当有客卿之尊,不必再以草民自称了。”

    梅长苏微微沉吟了一下,方道:“臣遵旨。”这三个字语气冷淡,浑似没有把这圣眷恩宠放在心上,只是恪尽礼节罢了。

    “来人,郡主位下,与苏先生设座。”

    “谢陛下。”

    梅长苏行礼入坐,郡主立即朝他一笑,惹得殿中众人都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这时禁军统领蒙挚出现在殿门口,他是驾前近臣,无须通报,径直就上得殿来,禀道:“回陛下,大渝北燕两国使臣与十名入围胜者均已进宫,在殿外候旨。”

    梅长苏虽然早就得到消息,说今日之宴,并非只是为了见见自己,更重要的是为了提前品察郡马候选者,但直到此刻才算确定无误,胸中自然微喜。

    正沉吟间,梁帝已下旨宣见。蒙挚领命回身,在眼神滑动的瞬间,他不为人察觉地向梅长苏轻轻点了一下头。

    知他行动顺利,梅长苏心头微松,但面上仍是分毫不露,安然坐着。少顷,黄门官传报景宁公主到,梁帝露出笑容,待小女儿进来后立即问道:“宁儿,你昨天闹着要来参宴,怎么今日来迟啊?”

    景宁公主秀眉紧锁,额前阴云沉沉,面色极是郁郁,行罢朝见之礼后,闷闷地回道:“女儿过来的路中,见到一只雪白的长毛猫,随后追赶,就误了时间。”

    “你呀,就是爱猫。可是因为没有抓到,所以不高兴啊?”

    景宁公主默然沉思了半晌,方低声道:“不是……女儿追着那只猫,无意间到了掖幽庭,见到那里的人劳役凄苦,十分悲惨,故而心里有些不忍……”

    听她提到掖幽庭,靖王心头一颤,飞快地看了梅长苏一眼,却只看到他神色平静,仿佛根本没听见一般。

    梁帝的脸色微微阴沉了一下,责道:“你身为公主,怎么去那种地方?再说掖幽庭中都是罪人,受劳役之苦是应该的,不必如此恻隐。”

    “父皇教训的是。”景宁公主低头道,“只是那里面还有未成年的幼童,孱弱可怜。女儿想,他们那般小小年纪,能有什么罪……”

    “不必多说了!”梁帝断喝一声,“真是宠坏你了,也不看看什么场合,提那些罪人做什么?快入座吧,使臣们都快进来了,你要时刻记着公主的身份,看看你霓凰姐姐,那是何等的持重有气度……”

    “陛下过奖了,”霓凰郡主立即笑道,“景宁是娇养的小公主,若是真象霓凰一样沙场血战,陛下才舍不得呢。”

    梁帝目露慈爱之色,道:“朕又何尝舍得你这般风霜劳苦?此番青儿已承爵,只要再为你择一佳婿,朕就放心了。”

    “陛下深恩厚义,不要说霓凰感涕在心,就是家父在泉下,也必然深感皇恩难报。”霓凰郡主统理云南多年,自然不是仅仅靠着一腔豪烈,连这一句普普通通的谢恩之言,都被她说的极是真挚动听。

    梁帝温和一笑。这时大渝北燕的使臣已持节上殿,见礼归坐。接着进来的便是十名入围胜者,一个个服饰各异,有些还面带惶惑不安之色,显然是一大早被临时召来,根本没有任何准备。

    相比之下,惯熟进宫的萧景睿与言豫津当然轻松许多,一进来就在殿中四处游目,找到梅长苏后,虽没敢出言招呼,却齐齐向他露出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