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琅琊榜 > 第二十五章 调教稚子

第二十五章 调教稚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梁帝扶着内侍的手站起身来,起驾回内宫。殿中人恭谨肃立,等他离开后方陆续散去。太子和誉王这时全都赶了过来,想要询问梅长苏的惊人之举是不是当真的,只有靖王不声不响独自一个人离去。

    梅长苏眸中露出赞赏的神色,仿若情不自禁般夸奖道:“没想到靖王殿下竟如此沉稳有度,不多言,不多行,无论出现任何场面都不曾见他惊诧失态过,实在是大有皇子风范啊。”

    太子和誉王一听,原来麒麟才子喜欢这种的,立即就把满肚子的问话都吞了回去,只淡淡打了个招呼,便同样“沉稳有度”地走了出去。

    梅长苏一句话打发走了两个皇子,一回头就看见霓凰郡主抿嘴忍笑地向他点头,一脸十分佩服的表情,便也回应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这时萧景睿牵着庭生,言豫津牵着另两个孩子一起走了过来,国舅公子隔着好几步就开始问:“苏兄,你有把握没有?我们刚才确认过了,这三个孩子可真的不会武功哦。”

    “没关系,谁是生下来就会武功的?景睿啊,麻烦你跟侯爷禀报一声,这三个孩子也要住在雪庐。”

    “这个没什么问题,”萧景睿关切地扶住他的手臂,“可是苏兄,两天后还是先让我去挑战一下吧,我总觉得……”

    “好啦,”梅长苏安抚地拍着他的手,“你放心好了,苏兄自己练不成,调教人还是可以的。

    “苏兄说可以就一定可以,你就别死皱着眉头了,”言豫津笑道,‘本来就没我帅,一皱更不帅了。

    大家一起笑了起来,心情也都轻快起来,只有那三个孩子垂头缩身,仍是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梅长苏知道一时之间也无法让他们完全放松,所以并没有急着跟他们说话,只微微打了个手势,示意三人跟着自己,与郡主一路同行至宫外,霓凰看见先出来的弟弟已规规矩矩站在那儿等自己,而梅长苏有相熟的朋友一起,应该不需要穆王府备车相送,因此也不再多留,道别而去。宁国府和言府的马车也恰好驶了过来,梅长苏带着孩子们一起上车,途中仍然不问话,只是掀开车帘,让他们看外面的街市风光,同车的萧景睿瞧着庭生沉静的侧脸,回想起当初见他时的情形,心中渐渐明白了过来,不由转头看了梅长苏一眼。

    面对这含着询问之意的目光,江左盟宗主浅浅一笑,点了点头。

    虽说梅长苏信誓旦旦地保证他会认真调教这三个孩子,但随后两天来探查情况的人无一不发现,其实他过得逍遥轻松之极,除了在院中地上画些奇怪的线点让孩子们踩着练习以外,他几乎一整天都半躺半靠在树下的长椅上,而辛辛苦苦陪着演示身法,跳来跳去的人却是飞流。

    可饶是如此,所有来客仍然被他以“独门秘技要保密” 为由,只准在院门口瞧上两眼,便匆匆请了出去,令这个调教过程平添了几分神秘感,只有萧景睿比较特殊一点,勉强可以进来坐一会儿。

    不过看的时间多了,渐渐也就有了些不同的感受。第二天的晚上,萧大公子再次进雪庐问候兼代人打听情况时,已惊讶了发现几个孩子行动的速度明显呈级数增长。

    “从昨天下午算起,他们也才练了一天半而已,居然进步这么快,要看清他们的每一步动作,我必须要凝神才行了!”

    “这些孩子虽然瘦弱,但他们所拥有的忍耐力、意志力和专注力都远远超过了普通的成年人,绝对不能小瞧,”梅长苏一面用手势指挥着飞流为被训者调整步伐,一面随口答道,“不过就算他们资质再好,两天时间还是练不成什么的。”

    “啊?”萧景睿吃惊道,“那你的意思是……”

    “别着急嘛,”梅长苏微微一笑,“要单靠这些孩子们去击倒百里奇当然有些痴人说梦,真正能发挥效力的其实只是这套步法和与之相称的剑阵。”

    “可是……可是……”萧景睿更加着急,“可是再精妙的配合与步法,没有相符的实力也根本发挥不出来啊!百里奇内力雄厚,就算拼着一动不动挨上两剑,这些孩子们也扎不太动吧?”

    “景睿,”梅长苏目光温和地看着他,“你习武多年,不知道什么是借力打力么?”

    “借力打力需要手法引导巧妙,可这些孩子根本都不谙武技啊!”

    “手法一时间当然练不成,不过这套剑法配合起来,玄妙之处你到时看了就知。再说那百里奇越刚猛,他的弱点就越柔脆,我已经知道他的罩门在何处了,所以才敢在圣驾面前妄言。怎么,你信不过苏兄么?”

    萧景睿愣了一下,忙道:“怎么会。苏兄学渊天下,景睿不敢不信,只是担心万一……”

    “放心吧,这件事虽好玩,但若真有风险,我就不会玩了。”梅长苏淡淡道,“你再多耽搁我一点儿时间,把握就会少一分哦。”

    萧景睿吓了一跳,赶紧道了一声:“苏兄忙你的,我这就出去。”说完立即退到了院外。

    梅长苏眼见着他的身影远去,眸中方才闪过一抹异样的神采,喃喃自语道:“果然心实的孩子不好欺瞒……是不是因为你自己扎实平稳,不求捷径旁途,所以才知道越花哨、越玄妙的东西,其实越不可靠么?”

    飞流听到他说话,立即闪身过来,大大的眼睛凝望着他。

    “不是啦,不是在跟我们飞流说话,”梅长苏温柔地笑着,抚mo少年的额发,“飞流辛苦了哦,他们还必须要练得更熟,要让人眼花缭乱才行,这样苏哥哥才唬得住人哦。”

    “太慢!快!”飞流重重地点头。‘

    “没错,”梅长苏鼓励道,“现在还太慢了,要加快。”

    飞流立即转身,又专心地投入到调教三个孩子身法的任务中去了。梅长苏放松腰身向后仰靠,目光虽然仍是看着场内,但心神已有些飘荡,也不知过了多久,才被飞流的一句话惊醒。

    “大叔!”飞流站在院子中央,气呼呼地说。因为他突然停止而呆在原地不敢动的三个孩子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都怔怔地僵立着。

    梅长苏刚刚回神,居然很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飞流之意,忙道:“今天已经练得有些晚了,飞流带弟弟们到西厢房睡觉,不要再出来了哦。”

    “睡觉?”

    “对,睡觉,明天要早早起来练习,这才是好孩子呢。”

    飞流瞧瞧正屋,又歪着头想了想,似乎觉得当好孩子比较重要,便带着三个小徒弟进了西厢房,很快就关上了门窗。

    梅长苏缓缓起身,进了自己的日常起居的正屋。正如飞流所说的,蒙挚已坐在桌前,一见他进门,立即站了起来。

    “今天有些累,蒙大哥帮我关窗户。”梅长苏一面使唤着大梁第一高手,一面直接上了暖榻,盖上厚厚的毛毯。

    “你倒还轻松,”蒙挚关好窗户后返身坐在他的榻沿旁,眸色深深地盯着他的脸,“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想干什么?”

    “蒙大哥问的是什么?”

    “别跟我装糊涂!我问的是你昨儿揽的差事。虽然我一直在配合你,可百里奇的身手我观察得很仔细,过刚易折的确是他的毛病不假,不过要让三个稚子击倒他,就算是你也办不到吧?”

    “蒙大哥不信?”梅长苏悠悠笑道,“再过一天就有结果了,你到时候再看吧。”

    蒙挚的视线如同焊铸过的一般凝在他面上,好半天才吐出一口气,紧绷的双肩松懈了下来,沉声道:“果然,百里奇是你的人……”

    梅长苏搓了搓冰冷的双手,放在嘴边呵了口热气,“猜错了。百里奇不是我的人,只不过你们现在见到的人,并不是真正的百里奇罢了。”

    “到底怎么回事?”

    “要想在这帝都之内翻云覆雨,达到我想要的那个目的,当然自己要先成为一个重要的人才行。太子和誉王再看重我,也比不上皇帝陛下的青眼相加。所以当初布这个局,原本只是想自己出马,大大地出一个风头的。”梅长苏的视线移向西窗方向,仿佛是想穿透那窗纸,看到西厢房那个小小的孩童似的,“如今为了庭生,稍稍变更了一下计划,反倒感觉更好,更自然。也算是上天助我吧。”

    “这么说,在北燕使团过江左盟境内时,你们就已经掳走了真正的百里奇,然后李代桃僵?”

    “是。其实再好的易容术,久了都会有破绽的。只不过百里奇一向深居于皇子府中,不常被人看见,且性情粗蛮,面目丑陋,使团中大家都不愿意仔细直视他。再加上假扮他的人心思极是细腻,所以这些时日丝毫未露破绽。”

    “那北燕此次先抑后扬的策略……”

    “他们出发时就是这样定的。先让那百里奇隐藏实力,之后再奇兵突起。我们的人不过顺水推舟,完全照他们的计划行事,这才不会招人疑心。”梅长苏淡然道,“我才跟一个人说过借力打力的话,对方要是完全不出招,我们反而不好出手呢。”

    蒙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心中已明白了大半。以他的武功修为,加之观察的是授业过程中的初练,当然能立即看出这套步法和剑招的攻击力都不强。但是同时,等它们练熟后,却有一个极为明显的功能,那就是使人产生视觉上的误差与混乱。当一个人的身形移动及出招过程让你看不清楚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本能地认为那一定是极为精妙、威力惊人的武功。而那三个孩子到时候要做的就是让人看不清他们的身法和出手,这样当百里奇倒下来的时候,大家才会觉得他一定是被那奇巧到无法辩识的武功击倒的。

    “不过让孩子们来,实在还是有些冒险,毕竟金雕柴明和郡主都是超一流的高手,眼力一定不差。可是为了庭生,似乎也只能这么做。”蒙挚叹道,“我明晚再来看看,如果他们的身法练得纯熟倒也罢了,要是仍有瑕疵,就得要再想想办法了。”

    “那就拜托蒙大哥了。”梅长苏一面笑道,一面第二次将手指放在嘴边呵气。

    “盖着毯子还冷么?”蒙挚握住他的手,只觉触手冰凉,忙摩挲着为他取暖,心中一阵疼痛,“还没到冬至日你就这样……以前你根本不怕冷的,我还曾经听到过靖王为这个开你的玩笑,说赤焰军的少帅就象个小火人,能够雪夜薄甲,单骑逐敌上百里,擒回营后丝毫不见瑟缩之态……可你现在,身子伤损得如此严重……”

    “好啦,”梅长苏抽回双手,将毛毯拉高,口气十分的清淡,仿若刚刚出唇,就融化在了风中一般,“所以我才不喜欢常跟你见面的。我和过去早已不是同一个人,你总是这样比,不过徒增伤感而已。我现在不想有任何软弱的情绪,请你以后……能不说这些就不说吧……”

    蒙挚凝视着他苍白如雪的面容,铁打的汉子竟眼眶发红,忍了又忍,方低声道:“你说的是,倒是我婆婆妈妈了,跟个娘儿们似的!”

    “谁敢说我们大梁第一高手象个娘儿们?”梅长苏露出微笑,舒缓他的情绪,“不过象霓凰郡主那样的,虽是女子之身,又比哪个男人差么?”

    蒙挚也朗声一笑,长身而起道:“可不是。我们也要时刻在意,不能被郡主比了下去啊。”

    “蒙大哥要走了么?”

    “是,你也早些休息,明天我再来,如果没什么要紧的,我就不现身了。”

    梅长苏嗯了一声,准备起来相送,却被蒙挚强力按住。他不是拘泥礼节之人,笑笑也就没再坚持。

    次日蒙挚果然未再现身,可见三个孩子练习的状况令人满意。晚饭后梅长苏又略略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安抚他们第二天不要紧张,便让这些孩子提早回房了。

    不过雪庐却并没有就这样宁静下去。大约一个多时辰后,有一个意外的访客深夜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