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这个主神有点懒 > 第61章 berserker的阻扰

第61章 berserker的阻扰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鸣人,你的尾兽玉有没有自信在一瞬间将他蒸掉啊。  ”上村佑指着正在慢慢靠近的海魔,不知道鸣人现在可以挥出多少实力的他开口问道。

    “当然有。”鸣人望着海魔的体型后,自信满满的说道。

    “尾兽玉?那是什么?”第一次听到尾兽玉的大帝不解的望着鸣人和亚丝娜,就连旁边的saber也是一脸好奇,想要将那么巨大的海魔一次性解决掉的话,最起码也得要对军宝具的程度以上,她难以相信一个assassin竟然拥有这类级别的宝具。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随着鸣人进入九喇嘛模式,他手中慢慢的凝聚出一颗黑色的球体,而上村佑则是笑嘻嘻的说道。

    ‘想不到竟然可以亲眼看到鸣人使用尾兽玉啊。’望着越来越大的球体,上村佑在心里感慨道。

    “好可怕的魔力啊。你真的是assassin吗?不是caster吗?”韦伯和爱丽丝菲尔望着鸣人那由查克拉高浓压缩出来的尾兽玉,不由自禁的开口说道,同时想象着如果和他交战,应该要如何应对这样的攻击。

    ‘那样的攻击,就算是我也未必可以挡得下来吧。’虽然还没有看到尾兽玉的威力,但那强大的魔力已经证明了它的威力非同寻常。

    “虽然九喇嘛没有跟我一起过来,但将尾兽玉挥7层威力还是可以的。”随着尾兽玉的完成,鸣人将其投射向正在缓缓前进的海魔。

    就在众人本以为那样的攻击可以将海魔一瞬间解决掉时,berserker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他们的中间,手中的绯月对着空气一划而过,在空中形成一道完全看不到里面是什么的黑色新月,尾兽玉在靠近新月时,仿佛碰到黑洞似的,巨大的尾兽玉越来越小,到最后消失在空气中,一同消失的还有那道黑色新月。

    “berserker?”“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们结盟了吗?”

    在berserker帮助元帅挡下鸣人的尾兽玉后,众人惊诧不已的开口说道,本来以为他只是针对鸣人的攻击,但在望到海魔并没有攻击他,众人立刻明白他们此时是同盟关系。

    “太酷了。老爷。”岸边望着海魔那冰山一角的身影,雨生龙之介无视周围路人那恐惧的眼神,一个人独自大声的欢呼道。而水无月舞则是受了卫宫切嗣的命令,前来刺杀他,就在他正在兴奋的呐喊着的时候,一根冰锥刺入了他的胸口。

    “啊咧。真漂亮啊....”摸了摸自己那因为被冰锥贯穿的胸口,望着自己手掌那鲜红还有些许余温的血液,脸上露出宛如孩童般的天真笑容,“‘灯下黑’这句话说的真是好呢。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不在其他人身体中,原来它一直在我的身体里面啊。”说完之后,倒在了地面。围观人群看到这里出了人命,立刻一哄而散,就连报警都忘了。

    “龙之介啊。想不到你竟然比我先走一步呢。”感受到自己master已经死了的元帅,在心里默哀了数秒。然后继续让海魔往6地上前进。

    “你是怎么让berserker的master同意和caster联手的。”水无月舞回来就证明她已经完成了自己之前给她的任务。

    “只要利益符合就可以了。”水无月舞望着正和所有从者战斗并保持着上方的berserker,自信满满的说道,“我对于berserker还是很了解的。”

    “很了解?”

    “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非常了解berserker的一切,脑海里有他的一切情报。”摸了摸自己的头脑,就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于berserker如此的熟悉。仿佛她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和他待在一起似的。

    “什么时候的事情。”之前从没有听水无月舞提起过这件事情,以为她恢复了记忆的卫宫切嗣问道。

    “昨天晚上berserker和caster战斗的时候,脑海里忽然出现有关berserker的记忆。但我却还是没有恢复自己的记忆。”知道master误会了的她解释道。

    “可能是你以前认识他吧。”对于水无月舞的话,本以为她恢复记忆的卫宫切嗣开口说道。

    ============

    ‘必须要在更多人聚集在一起前将那怪物解决掉才行。’和金闪闪一同乘坐维摩那上面的远坂时臣望到岸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虽然已经浓雾弥漫,但海魔那巨大的身影在雾中若隐若现也吸引了不少路人停下来或者前来观摩。

    “王啊。那只怪兽是破坏您庭院的害兽,请您将其击杀。”不希望魔术的事情暴露在世人面前的他,转身望着正坐在王座观看着四大英灵围剿berserker的金闪闪,弯腰低头,语气恭毕的说道。

    “那是园丁的工作。”金闪闪不屑的望了自己的master一眼,然后继续观看英灵们的战斗,对于海魔正在缓缓靠近岸边感到无所谓,“还是说时臣,你将我的宝具与园丁的锄头同等,以此来愚弄我吗?”但对于时臣将自己的宝具视为园丁的锄头感到不满。

    “绝无此意。”时臣恭敬的说道,“不过正如您所见,其他人已经无法应对了,就连靠近那害兽也是个问题。这正是机会,让您可以展露真正英雄的神威。望您作出英明的决定。”在这片土地扎根的他并不希望这里被人破坏,毕竟这里不仅是他的家乡,也是他们远坂家世代的传承。

    “....哼。”大概是因为远坂时臣的诚恳态度,还是因为不满与他的恳求,金闪闪随手一挥,四把宝具射向海魔,光辉灿灿的宝具直接将他的身体射穿,要是平常怪物已经伤痕累累,甚至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但在海魔那惊人的恢复能力面前,他的宝具所造成的的伤害,有等同于无。

    ‘怎么可能?’

    “撤退吧时臣。”望着海魔那恢复的身体,时臣惊讶的想到,望着berserker在那里被saber、大帝和迪卢木多缠住,鸣人则是在旁边打算再次凝聚查克拉使用尾兽玉,但每次他都聚集到一半的时候,就被berserker用瞬移攻击他直接断掉,在这场战斗中,他得到了berserker的特殊照顾。

    “这场战斗的结局本王已经知晓了。再继续看到那污秽之物只会玷污本王的双眼。”知道这场战斗的结局如何的金闪闪,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后开口说道。

    “怎么....英雄王,请您留步。”并不希望金闪闪就此离开的远坂时臣缓缓的向前走了几步,并祈求他留下来将海魔解决掉。

    “时臣,看在你的面子上,本王扔了四把宝具,既然被那东西污染,本王也没有想要回收的打算了。你不要以为王的宽容有多廉价。”金闪闪表示刚刚射向海魔的宝具都已经从他的收藏品里面丢掉了,语气中示意他不要得寸进尺。

    “能够打倒那个怪物的英雄只有您了。既然他拥有那样的恢复能力。只能给予本体致命一击。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就只有您的乖离剑.....”打算劝说金闪闪留下来远坂时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蠢货。”【咣】金色的杯子被金闪闪丢在了维摩那上面,伴随着清脆的声音以及红色美酒洒落出来,金闪闪怒斥道,“竟然要我在此拔出我至宝的乖离剑?你搞清楚,时臣。对王说出如此妄言,可是要自刎谢罪的。”

    被金闪闪怒斥的远坂时臣急忙低头请罪,‘虽然可以是用令咒,不过这样一来就和英雄王的关系就会决裂。’在望到自己手背后的令咒,刚想要动用令咒的他,立刻咬紧牙关忍耐下来。

    就在远坂时臣想着如何让金闪闪将海魔消灭掉时,天空中再次出现了两架战机,‘可恶。偏偏在这个时候...’

    轰隆~轰隆~

    “哼。吵死人的苍蝇。”就在远坂时臣想着如何不被他们现这里生的事情时,两道金色轨迹穿过了战机,战机在空中化成巨大烟火,消失在空中。

    “时臣。去吧。把那个丧家之犬给杀了吧。”还没有等远坂时臣从战机被自己破坏的画面中反应过来,金闪闪藐视着正在怒视着他们的间桐雁夜。

    “知道了。王。”远坂时臣望到间桐雁夜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知道他是berserker的master,也知道现在他们之所以还没有解决海魔就是因为berserker的关系,明白自己只需要解决间桐雁夜就可以让berserker直接退出,这样鸣人他们就可以解决掉海魔了。

    这样想的远坂时臣从维摩那跳了下去,来到了间桐雁夜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