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宋第一废柴神童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步步为营

第一百五十五章 步步为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前世历史中的吴育身患心脏病,又酷爱听戏,后来就渐渐的与戏子间有些不好的断袖风闻,大宋言官向来有风闻奏事不受惩处的特权,也就是上传八卦弹劾官员无罪,

    于是自然,这等火爆的料就在吴育升任宰执后被有心人大作了文章,最终吴育被弹劾贬官,死在路途之中。

    而那个时候,王安石尚未崛起,所以这两人虽然同是经济改革的肱骨之臣,奈何失之交臂。

    这一世有了方仲永,这两人自然要提前相遇,方才不枉方仲永一番心思了。

    方仲永兀自这么想着,旁边的王安石看在眼里,却觉得方仲永格外有趣,放佛一首古琴曲,优雅而淡然,像个孩子,却又透着不动声色的寒芒。

    两人说话间,就看着扮美猴王的秦芳倌在台上翻飞蹁跹,生动的表情凝在俊美的面孔上,猴头的妆容带了几分滑稽之色,风鼓衣阙,满头的黑发不绾不束,直欲飘飞起来,背上的金箍棒随意的插着,不时配合动作剧情,做出生动的姿态。

    而台上转过了身子的吴育双眸熠熠发光,摇曳不定的烛光将他瘦长的身影投在地上。

    《大圣归来兮》表演完毕。

    十六名身着白纱的戏子随着乐声偏偏起舞,舞曲是深沉的调子,领舞的女子步态轻盈,姿容绝色,身上白衣胜雪,任谁都不能不多看她一眼。

    她发上不带任何钗环,披肩乌发与白衣相映,身后十多名伴舞女子在她身后聚成半圆,领舞的女子将长长的水袖散开,后面的伴舞女子也一一将水袖飞出,一时间白袖翻飞,如若广寒仙子在台上起舞浣纱一般,

    裙摆在她臀部的摇摆之中,璀璨的丝线绣似欲飞出,嵌着明珠的舞鞋猛的一踢,整个人身姿如若一轮明月,璀璨夺目。

    王安石也不由被台上美丽的舞娘伶人吸住了眼球,全场上最淡漠的,大概只有吴育和方仲永两人了。

    方仲永所以淡漠于如此美貌舞女,是因着他忙于观察吴育,而吴育那种对美人的淡漠,和他方才看向秦芳倌的炽热眼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直将方仲永惊呆了而已。

    方仲永心中暗暗叹一声不好,搞不好这吴育还真有几分断袖之痞的意思,将王安石介绍给他做朋友,让他们琢磨经济改革的事儿,不会搞出什么事情吧?

    ……

    西军军帐外,种世衡对着篝火,将一只全羊一片片用刀刃切入薄薄的片子,片好的羊肉薄片子在盘中一点点摊开了,又取了一只羊毫刷子,命副将李琦端来佐料,料粉撒上去,腌制一会儿,然后就架上篝火,烤的哔哔啵啵。

    旁边的嵬名山遇看着种世衡这许多个环节,心道宋人真是麻烦,吃个烤羊也有这些个讲究,要片的这样小块,却也不由得好奇味道如何?

    正当此时,一名面带金印依旧年轻英俊的禁军教头,从不远处驱马而来,滚鞍下马后就直直向种世衡行了一礼,接着恭恭敬敬递上一封信道:“种相公,废柴来信。”

    嵬名山遇的宋语词汇量还没有那么大,但听着那“废柴”二字,似乎也并不是个什么好词儿。

    种世衡接过狄青递过来的秘信,微微冲狄青点头挥手,狄青领命退开一边。

    自从将与方仲永有所关联的这几人调来,种世衡很快就发现了狄青的不同凡响,这英俊小伙子虽然是贼配军出身,难得却是个识字的,而且十分聪明灵光,尤其对兵法一道,算得上闻一知十,是个好苗子了。

    打开方仲永寄来的密信看过两边,确认了情形之后,当着嵬名山遇的面,种世衡就将那信丢进了篝火中烧的干净。接着,继续招呼嵬名山遇尝尝自己烤好的羊肉片。

    热腾腾留着油,喷着香的烤羊肉片递到嵬名山遇手上,不多时就半盆子不见。

    嵬名山遇用他的吞食速度和好胃口,高度赞扬了大宋的烹饪技巧。

    种世衡却心中盘算着方仲永所言的,希望他与密谍司一同安排出三条不同线路,假作护送嵬名山遇的家眷进京的样子,监视这三条线路过手人员的情况,然后留下引子,看哪一路会以怎样的方式出现问题。

    顺藤摸瓜,把暗藏着的军中西夏斥谍给揪出来。

    然后偷偷用一路家兵,不动声色的将嵬名山遇的家属偷偷送回京中。

    是个好法子,但也确实要细细安排才好,免得中途出了问题。毕竟也是个不小的局。

    心中虽然想着种种事儿,种世衡面上却依旧热情殷勤的和嵬名山遇天南地北的聊着。

    “说起夏竦夏大人扣了你的那些金银财宝,你可有账单,老夫倒可以试试去问,看能不能领会一二成。”种世衡听着嵬名山遇抱怨起损失的家财,顺着嵬名山遇的意图,劝慰道。

    “哎,原本来这里,也就是图个保命安乐罢了,你们宋人有一句话,叫‘钱财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倒也是对的,若是能寻回,将军帮忙寻回自然是大好,若是寻不回,也就罢了。”嵬名山遇馋呼呼看着继续在烤制中的羊肉片,爽利说道。

    “哎,可惜军中没有那种最上好的辣酒。说起来,老夫也只是在汴京尝到过柴家酒庄里弄出来的辣酒,入口气势如若吞龙,三碗不过冈,说得都是好的,就是平日里军中豪饮的大将,那辣酒三碗下去,也是能醉人的。”种世衡瞅准了嵬名山遇的心性,投其所好,引得嵬名山遇十分好奇。

    ……

    风荷殿窗台下,五福捧寿梨花木桌上,供着一个暗油油的银错铜錾莲花瓣宝珠纹熏炉,丝丝缕缕,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刚刚侍寝完毕的张贵妃伺候赵祯梳洗完毕,目送着赵祯前去上朝。

    宫中的生活,全然就是刀尖上跳舞,流着鲜红的血,剧痛着也要顽强的支撑下去,并且一定要舞蹈到最后,那些明争暗斗的人们,鲜衣怒马的表象,锦衣玉食的背后,是寂寞残忍的搏杀。

    许是小日子来了的缘故,张贵妃心虚格外烦乱,良久,才唤过身侧的宫女,轻声询问着:“外间最近,可有什么好戏么?”

    身侧的宫女显然是张贵妃的心腹,她并不抬头,只是轻声回复张贵妃道:“娘娘,外间向来和这宫中一般,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娘娘想问的,是哪一桩事呢?”

    “本宫听闻,最近皇后娘娘为陛下悉心甄选了一批新的秀女进宫,有位冯美人,似乎很是得宠。”张贵妃面上倒也并不露出什么神色,只是探问着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