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宠妃在上:王爷,别乱来! > 410.第410章 江玲珑

410.第410章 江玲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是想到的花嬷嬷再看着尤氏一提到陆勤进就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花嬷嬷就叹气。

    就夫人这个样子,她有心想让二少爷多照顾夫人一些,只怕也是不能够。

    谁的心不是肉长的,被亲娘如此对待,难怪二少爷会心寒到收买她。

    想到那一日的事情,花嬷嬷就阵阵心虚,既是对尤雪丹的心虚,也是对陆勤进的心虚。

    花嬷嬷很想告诉尤雪丹那一日的事情,想与尤雪丹商量,那一日陆勤进到底听到了多少,以后该怎么办?

    可是就尤雪丹现在这个态度,花嬷嬷哪里敢在尤雪丹的面前提一字半句,唯有老老实实地闭起嘴巴,投靠陆勤进,至少陆勤进再怎么样也不会害自己的亲娘。

    “怎么了?”

    看到花嬷嬷突然不说话了,尤雪丹皱了皱眉毛,看向花嬷嬷:“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没,没有。”花嬷嬷的脸色僵了一下:“老奴只是在想这次二少爷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老奴是在替二少爷担心,不过夫人不喜欢听到老奴提起二少爷,固然老奴不敢开口。”

    “放心,该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难不成他还能一辈子都待在外面?”对于花嬷嬷的话,尤雪丹算是信了。

    尤雪丹再不喜欢陆勤进这个儿子,也不至于让身边的人开口闭口就说陆勤进最好死在外头。

    像花嬷嬷这种适当稍稍表示一下对陆勤进的担心,尤雪丹反而比较受用。

    “是,夫人。”看到尤雪丹完全相信了自己的话,花嬷嬷悄悄松了一口气。

    今天的事情可是给她提了一个醒,日后她绝不可再在夫人的面前露出半点马脚,否则绝对没有她的好果子吃。

    花嬷嬷之所以会选择投靠陆勤进,做起陆勤进按在尤雪丹身边的眼线,正是因为尤雪丹对花嬷嬷这个老有时候太厉害了,伤了花嬷嬷的心,毕竟那个时候,她所说的话真的是为了尤雪丹好。

    一个对亲儿子都能冷心冷情到这种地步,花嬷嬷能奢望尤雪丹对自己这个快要不中用的老奴能好多少?

    为了逃避选秀,陆碧珠选择了染上水痘的办法。

    选秀她自然是避过了,但却也因为这件事情让陆青云和尤雪丹大为失望,且水痘长出来的时候极痒。

    陆碧珠没办法,让秋岩剪了不少的布条子,将自己的十根手指缠起来,这才没再继续挠身上的水痘。

    陆碧珠在陆府折腾得厉害,陆凝眸在皇宫之可是一点都不比陆碧珠轻松多少。

    看着眼前这些如花似玉,水嫩嫩的美人儿,陆凝眸只觉得自己都快要挑花眼了。

    反倒是自小从宫里长大的祁霍香很是淡定,极为认真地看着各位通过初选的秀女的资料,然后做判断。

    除了陆凝眸和祁霍香之外,还有一位娘娘,但这位娘娘并不是叶嫔。

    这是一位贵人叫惠贵人,惠贵人知晓自己只是凑份子的,真正做主的人乃是定王妃。

    定王妃说要留的人,她不能赶,定王妃否决的人,她就不能留。

    这可是选秀之前,皇上身边的李公公特意叮嘱过惠贵人的。

    知道了这个情况之后,惠贵人心中小小不舒服了一下。

    既然所有的事情都由定王妃一人做主,那还要她干什么,陪坐吗?

    想归想,惠贵人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来了,再怎么样,能参加选秀的判定也算是一份活儿,长脸的事儿。

    若非叶嫔惹恼了定王妃,这次的事情还轮不到惠贵人这样身份的人来呢。

    于是三人的位置是一字排开的,本来惠贵人想让陆凝眸坐中间,被陆凝眸给拒绝了。

    陆凝眸跟祁霍香熟,两人几乎一个眼神交流就能大概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正是如此,陆凝眸跟祁霍香完全可以坐在两边,没必要跟惠贵人争中间的位置。

    陆凝眸给惠贵人留了面子,惠贵人之前心里还有些不舒服,这下子就什么不舒服也没有了。

    本来一切都选得好好的,只是当一个秀女出现的时候,陆凝眸、祁霍香以及惠贵人都愣在了那边,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你是江侍郎家的千金?”看着这个姑娘,陆凝眸眸色沉了沉。

    “回定王妃的话,臣女名叫将玲珑,见过娘娘,见过王妃,见过夫人。”江玲珑落落大方地给三人行礼,半点也不怯场,显得进退有度。

    可就算是如此,陆凝眸跟祁霍香也无法对江玲珑产生好感,不为别的,就为江玲珑的一双眼睛。

    明明江玲珑的脸跟陆凝眸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可是一双眼睛却是出奇的像。

    几乎在江玲珑出现的那一刻,惠贵人跟祁霍香就忍不住诧异地看向了陆凝眸。

    都说人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乍然一看,江玲珑的眼睛是当真像陆凝眸,但若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江玲珑眸子里的神色与陆凝眸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一个沉着睿智,一个娇俏可人。

    祁霍香敛了敛眸光:“我怎么没听说,江侍郎家中什么时候还多了你这么一个姑娘?”

    既然是来参加选秀的姑娘,一般在此之前,自然是要把秀女的身份调查得清清楚楚,以免出半点岔子。

    可谁也不能保证,这些秀女的身份就当真一点问题都没有,或者有鱼目混珠的现象。

    “回夫人的话,臣女自小的确不是在双亲的身边长大,而是庆都陪着外祖母长大的。外祖母三年前才仙逝,臣女在庆都替外祖母守了三年的孝,这才刚刚回来。”

    “噢,为何?”孩子不该都在双亲的身边长大吗,怎么这位江家小姐就如此特殊。

    “外祖母只有我娘一个女儿,娘要陪着爹驻家在京都城,所以外祖母膝下空悬,甚是寂寞。娘心疼外祖母不堪受车马之苦,外祖母亦不愿意远离故土,所以娘在生下臣女之后,便把臣女送到了外祖母的身边。”

    “是吗?”祁霍香的脸色没有丝毫的放松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