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夜半禁区 > 241.第241章 241:监听器没了

241.第241章 241:监听器没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万伟诚跟我在保安室抽了几根烟,时间就已经很晚了。

    他抬手看了看表,把烟头掐灭,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石头,你最近太累了,这几天休假,你就好好待在宿舍养养神吧,也顺便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最近小丰又病了。”

    我看了看他,发现万伟诚的眼神很慈祥,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还有一种伤感,这种感觉是我从来都没在他身上看到过的。

    他见我没反应,又重重的在我肩膀上拍了几下,就起身穿上外套,离开了宿舍。

    他一走,我就把宿舍里的灯关了,跑到阳台上,趴在阳台上往下看。

    因为今天外面下了雪,屋里的灯一关,看外面通亮通亮的,啥都看得清。

    我亲眼看着万伟诚出了宿舍楼,才转身重新打开了灯,接着疯了一般的在宿舍里翻找了起来。

    张建辉跟我说过,我们宿舍里有监听器,我一直不确定这东西现在有没有被拆掉。

    不过最近的确没发生什么,也不知道是我们说话小心,还是监听器已经被拆掉了的原因。

    我本来打算将计就计,放出一条假消息试试,不过现在我根本就没那个心情了,我要反击,为了保护我身边的人,我也要反击。

    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拔去一直安插在我眼皮子底下的监听器,接着……就是那些内鬼!

    我用了将近一夜的时间,把整个宿舍翻了个底儿朝天,都没有找到那个什么监听器。

    这东西我做特种兵的时候见过,而且我找的很仔细,如果真的有的话,我应该不至于发现不了。

    自从我们知道有监听器之后,我们宿舍进来过很多人,如果他们趁机拿走了也不一定。

    连着两夜没睡好,虽然现在我依然没有睡意,但是身体却很疲乏。

    我没有上床,因为身上沾了太多的灰尘,索性顺着床边就坐在了地上。

    坐在地上,我的视线就低过了桌子边。

    这么一来,我就能够看到桌子底下的情况。

    刚才这里我也找过,并没有发现什么,可是现在一冷静下来,我却突然间发现宿舍里一直摆着的桌子底下,靠着里面的位置,有些不对劲!

    这个发现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我的眼球,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爬了过去。

    爬到桌子底下,我抬头一看,那个不对劲的地方正好在我的面前!

    我抬手摸了摸,发现这里似乎有被透明胶贴过的痕迹。

    而且从胶印的新鲜度来看,跟上次张建辉告诉我们宿舍里被安上了监听器的时间吻合!

    我当时就一下子精神了,赶紧从桌子底下爬出来,在抽屉里找了个手电筒。

    借着手电筒的光,我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就是一条透明胶贴过的痕迹!

    看来这里肯定粘过东西,后来被人给撤去了。

    看着那条透明胶贴过的痕迹,一个画面突然间闪现在了我的面前。

    记得上次我脚受伤,下不了床,周青青说来照顾我,结果在我们宿舍赖着不走,不就是坐在这张桌子前玩的电脑吗?

    那时候高兴国还抱怨,说这妞不但没照顾我,他反倒要帮我照顾女人。

    那次我就觉得她有些奇怪,她找的理由是我是c区2栋的保安,而且能见鬼,她喜欢探险,所以对我好奇。

    可是她那时候对我的态度并不是很好,有时候冷,有时候热,我当时还以为她性格有问题。

    现在看来,她那时候刚跟我接触,根本就没看上我,她来我宿舍,是被迫的,是带着任务来的,而这个任务……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我们宿舍安装监听器!

    可是这监听器又是什么时候被拿走了?

    自从张建辉告诉我们有监听器之后,我们就格外关注宿舍,钥匙只有我、高兴国和张建辉有。

    虽然我们宿舍平时的门禁不是太在意,但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监听器,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这个时候,又有一件事闪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记得上次在c区2栋跟那两群黑衣人大战之后,万伟诚就不见了,晚上我跟张建辉去万伟诚家里探虚实,结果回来的时候,李少阳去了我的保安室。

    那是李少阳第一次去保安室找我,为的是给我送黑背。

    当时我还纳闷,黑背被我好好的关在宿舍,怎么就跑出来了?

    我那时候还以为宿舍失窃了,不过后来一琢磨,宿舍也没啥可丢的,就算了。

    而且后来我们也没发现宿舍丢过什么东西,所以那件事就被我忘了。

    现在这么一琢磨,我发现不对劲!那天肯定是有人进了我们宿舍,可能就是去拿监听器的,不小心让黑背跑了出来!

    而那天李少阳去找我,也许并不是给我送黑背那么简单,他那晚怪怪的,而且我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现在这么一琢磨,我才恍然大悟,也许他知道有人进了我们宿舍,而且……他很有可能知道那个人是谁!

    想到这,我拍了一下脑门:“冯石啊冯石,你这榆木脑袋啥时候能开窍?要是那时候你能多想想,也许就能从李少阳嘴里问出个什么来了,可是现在他人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多好的一条线索,你竟然没抓住!”

    虽然我不知道这监听器是谁拿走的,不过是谁送来的,我心里却八九不离十了。

    估计就是那个古灵精怪的周青青,妈的,这个小丫头,我早就觉得她接近我有别的目的,猪肉和漂亮女人都是洪/水/猛/兽,看来我以后得离她远点。

    也不知道这小丫头片子在给谁干事,小小年纪不学好,这监听器没了,对我们也算是好事。

    妈的,折腾了一晚上,现在天都亮了,我准备去找周青青,既然监听器跟她有关系,她肯定知道不少事。

    杨宏和于梦洁我套不出话来,花月凡那个家伙现在又处在思想挣扎的边缘,而周青青不一样,她毕竟年纪小,咋咋呼呼的,给她个棒槌她就当成针,从她那里套话,应该是最简单的!

    想到这,我就拿出手机,对着那个桌子底下的透明胶胶印拍了张照片。

    打算一会儿见到周青青,先吓唬吓唬她,突破了她的心里防线,再想套话,就容易多了。

    而且就算是吓不住她,这以后保不齐还是个证据,反正拍下来,有备无患。

    看到照片拍的还不错,我就打算站起身来洗洗漱,直奔周青青她们家。

    可是还没等站起来,我就听到宿舍的门被咯吱一声推开了。

    我这才想起来,昨晚上万伟诚离开,我忘了锁门。

    一看到进来的人,我下意识的就把手机屏幕摁掉,塞进了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