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21章 旧情人的挑衅

第21章 旧情人的挑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少爷,老爷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以前老爷怕你担心,再一直对你有所隐瞒。”福伯回答了凌煜凯。

    “爸,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我这就去叫医生。”凌煜凯起身,借以掩饰眼中的伤痛。

    “不--不用了,小凯,你妈妈在等着我,我要走--”凌煜凯感觉到抓着自己的手突然失去了力道。

    “爸--爸,你听得见我说话吗?爸--”

    凌煜凯大声喊着,医生闻讯而来,进行急救,十分钟后,医生宣布凌煜凯的爸爸死亡。

    “少爷,老爸、、老爷去陪夫人了,你让他去吧。”福伯哭了,他拉着凌煜凯,让他别打扰老爷安眠。

    “不--不会的,爸--”

    悲痛化作嘶吼,自凌煜凯的喉间发出。

    他像疯了似的冲回家,愤怒的去踹房门,一脚又一脚,第三脚时门踹开了,同时房间里也传出了咒骂。

    “哪个混蛋,不知道我在睡觉吗?再吵,就滚蛋,别……啊……救命……”

    闭着眼骂的胡小玲,直到头发被揪住才惊醒,随之而来的是尖叫。

    “救命--啊--来人--”凌煜凯拽着她的头发往外拖,惊恐万分的胡小玲,根本不知道被何人所揪。

    “胡小玲,你再叫一声,我现在就拧断你脖子。”凌煜凯的声音里满是愤怒,他只知道,这个女人,爸爸名义上的妻子,在他生病的时候,在他住院的时候,在他快要死去的时候,却在外面花天酒地,彻夜不归。

    “阿凯!你真的是阿凯?你回来了,你是来接我的吗?”胡小玲仰首,看着昔日的恋人,悲喜交加。

    “住口,你昨天晚上去哪了?你可还记得你的身份?”凌煜凯压抑着心中残留的感情,这个女人,现在是他的长辈。

    “我、、、阿凯,你先放开我好吧,很痛。”胡小玲手握着凌煜凯的手腕,请求他放开她的头发。

    “说,你昨晚去哪了?”凌煜凯怒吼。

    “同学聚会。”胡小玲渴望的看着凌煜凯,半年了,他终于回来了。

    “都有哪些人参加?”凌煜凯冷声质问,他们是同学,她的同学,他自己清楚,有没有撒谎,一个电话就能知道。

    在凌煜凯的一再追问下,胡小玲知道无法再撒谎,便开始撒泼,站起身,指着凌煜凯大骂。

    “是,我是出去泡吧了,可是又怎么样?他比我爸爸还大,可是我却要嫁给他,你有没有替我想过,为什么,你不敢争取?为什么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我嫁他,凌煜凯,你是孬种,你是懦夫。”

    在这个时候,凌煜凯不愿再回忆,他何尝没有争取过,只是眼前的这个女人,那会像得了失心疯一样,非要嫁给他爸爸。

    “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但是你既然嫁给了我爸,你就应当尽妻子的本份,在他生病住院的时候,你在哪?胡小玲,不要为自己找各种理由,我爸走的时候,你在哪?”凌煜凯痛心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曾经温婉的女人,曾经善良的女孩,早已蜕变,他已经不再了解她了。“我在那他都不会在乎的,你们父子两都是一样的混蛋,凌煜凯,我诅咒你们,诅咒你们不得好……”

    “你再说一个字,我就杀了你。”凌煜凯扣住了胡小玲的脖子,爸爸都已经死了,可是这个女人,她竟然还要诅咒一个已死的人。

    可是看着她委屈的泪,他又下不了手,他痛恨这样的自己,为什么在爱情与亲情面前变得如此脆弱。

    “你走吧,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从今以后,凌家与你再没有任何关系。”缓缓的松开手,凌煜凯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这个间接害死爸爸的女人,他不会原谅的。

    “走,凌煜凯不管怎么说,我现在都是你小妈,你有什么资格赶我走,我也是这个家的一员。”胡小玲到这会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压下心中的恐惧,与凌煜凯僵持道。

    “这个家的一员,胡小玲在你说这话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你为凌家做了什么?”

    凌煜凯痛心的看着胡小玲,到如今,她竟然没有一点悔意,就算是花钱请保姆,也不至于这样。

    “少爷,我们走吧,老爷一早就将后事安排好了,她占不到便宜的。”福伯鄙视的看着胡小玲,在这个家,他是看得一清二楚,尤其是这个女人,自从她进门后,他就在观察着她,凡是凌家的东西,她一样都别想拿走,至于钱,老爷已经交代了律师,她也休想占什么便宜。

    “老福,你说什么?他、、、、阿凯,你爸爸怎么了?”胡小玲惊愕的问福伯,见福伯看都不看她一眼,又转向凌煜凯追问。

    “你不是要诅咒我们父子早死吗?现在你如愿了,我爸走了,但是我决不会让你如愿的。”凌煜凯不再理会胡小玲,与福伯一起去办爸爸的后事了。

    “阿凯,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如果我知道你爸要……要那个,我一定不会出去的,阿凯……”

    胡小玲追了出来,凌煜凯看了她一眼,与福伯离开了。

    “不、、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是他自己,是他自己……”看着离去的车子,胡小玲有些谎了,虽然她是不愿嫁,但是这半年的奢侈生活,已经腐蚀了她,她已经离开财富了,她不要再像其他的学生一样,为了一日三餐去打拼,她不要为了一件衣服,一个名牌去加班,不要,她要过有钱人的生活,不……

    胡小玲慌张的跑到医院,可是遗体已经走了。

    从凌煜凯回家的那天开始,他就限制了这个女人,没让她参加爸爸的葬礼,在处理好丧事后,律师来宣读遗嘱。

    看着父亲的遗嘱,凌煜凯却有了更多的疑惑,爸爸给这女人留了房子,而且还给了她一千万。

    半年,对于胡小玲来说,赚的足够多了,这半年的婚姻回报,让她下半辈子不用再为生活发愁了,只是已经习惯了享受的胡小玲,并不满足。

    “阿凯,我想为你爸守孝。”面对写的分明的遗嘱,胡小玲并没有不满,只是向凌煜凯提出了守孝的要求。

    “守孝,胡小玲有什么目的,你直接说出来吧?我爸生前你没照顾他一天,现在却提出‘守孝’,你觉得能说服人吗?”凌煜凯冷冷的看着曾经的女友,半年的时间,她像换了个人似的,或者说,这才是她的本性,只是一直掩藏的很好。

    “阿凯,就是因为生前我没有尽到做妻子的本分,心里愧疚,想弥补一下,阿凯,请你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胡小玲跪在凌父的遗像前,悲泣。

    “少爷,老爷生前有交代,只要他过世,夫人就必须搬出大宅。”福伯在一旁提醒凌煜凯道。

    “我知道了,那请让我守到一百天吧。”胡小玲低首,回复了以往的温婉。

    父亲的丧事还没办完,公司的主管就找来了,凌煜凯不得不接替了父亲的总裁位置。虽然之前有过接触,但是堆积了几个月的文件要处理,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处理好的,好在急件都早一步批了。

    想到家里有胡小玲在,凌煜凯吃住都在公司,已经有一周没回家了,即使周末也一样。

    周末,凌煜凯依旧埋首在文件堆里,真正的接手公司,才发现公司制度有很大的问题,也正因为如此,才会积下如此多的文件,他决定先好好的整顿公司。

    “咚咚咚、、阿凯,我可以进去吗?”凌氏集团总裁办公室,胡小玲,正站在敞开的门边,轻敲着门。

    “谁让你来公司的?”一看到来人,凌煜凯的脸就沉下去了,原本开着门是为了让秘书方便,免得不停的敲门,烦人,没想到这会反倒便宜了外人。

    “阿凯,你好多天没回家了,我给你送点吃的过来,自从你爸走后,你瘦了好多,阿凯,对不起,都是我没将你照顾好。”

    胡小玲说着,将装了饭菜的保温盒放在了凌煜凯的办公桌上。

    “我叫你出去,你听不懂话吗?”不待胡小玲打开饭菜,凌煜凯就一拍桌子吼道。

    “阿凯,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胡小玲委屈的低首,楚楚可怜的神情,让人心生不舍。

    “闭嘴,请记住你的身份,我与你没有关系了,请你叫我凌总裁。”面对楚楚可人的‘小妈’,凌煜凯真想请保安过来清人。

    “阿凯,我并不是真心想嫁你爸的,我、、、我当时是被逼的。”胡小玲呜咽着诉说。

    “够了,过去的事我不想再听,请你出去。”凌煜凯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他都已经为了避开她不回家了,没想到她竟不要脸的再追到这里。

    “是真的,你爸为了阻止我们在一起,找人强-暴了我,并拍下相片,威胁我说,如果我不与你分手,就、、、就要将那些相片给你看,我是被迫无奈,阿凯,你一定要相信我,之所以选择嫁给你爸,我只是想多看你几眼,阿凯,请你相信我。”胡小玲呜呜的哭,她的话让凌煜凯十二分的震惊,怎么可能,爸爸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的,决不可能的。

    “我不想再听到你编造任何谎言,你走吧。”凌煜凯冷静了几秒后,厉声道。

    爸爸都已经不在了,这个女人却还要抵毁她,不管过去是什么样的,他都不想知道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这个女人,始终是他父亲的女人。

    “阿凯,你爸爸他从来没有碰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