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22章 旧情人再次示爱

第22章 旧情人再次示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凯,你爸爸他从来没有碰过我,从来没有。”胡小玲似是有备而来,见凌煜凯无动于衷,竟然再次道。

    “出去,出去--”凌煜凯怒吼,他不想知道,他对这个女人,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她并不属于凌家人,而他,有他的事情要做。

    “阿凯,我的心里一直只有你,你知道你离开的这半年我是怎么度过的吗?阿凯,你相信我,我虽然名义嫁给了你爸,但是我与他之间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他之所以娶我,就是要分开我们,阿凯--”

    胡小玲哭着,在凌煜凯的怒骂声中,并没有立即离去,反而哀怨的看着他。

    凌煜凯没再理会她,拿起衣服就要走,却在经过胡小玲身边时,被她一把抱住了腿。

    “放手!”凌煜凯命令自己不能低头去看她,这个女人,已经没有信用可言了。

    “阿凯,我不能没有你,我们重新开始好吗?”胡小玲抱着他的脸呜咽。

    “放开我--”

    凌煜凯心乱如麻,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不可能再重新开始了,即使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也都过去了。

    他就这么拖着胡小玲往外走,胡小玲哭着,就是不肯松手。

    “胡小玲,我再一次警告你,滚出我的视线,别再让我看到你,否则下一次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在电梯前,凌煜凯甩开了胡小玲,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父亲刚死,这个女人就来勾引他,简直就是不可原谅。

    “阿凯,我真的好爱你……”看着电梯门合上,胡小玲,声嘶力竭的吼道。

    凌煜凯将所有的噪音屏蔽在外,好累,累的不愿去想,不愿去回忆,本以为肉体的疲累能缓解心灵上的疲累,没想到,反而增加了更多的压力。

    离开公司后,他一直在街上游走,一直到华灯初上,望着突然变得陌生的城市,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

    这里是有名的酒吧街,激情的音乐从各个酒吧飘出,他麻木的走进了其中一间。

    自从那天胡小玲到公司找过凌煜凯之后,一下班,他便泡进了酒吧,他不喝酒,也不泡妞,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叫上一杯饮料,安静的坐到酒吧打烊,有时会在里面打个盹。

    只是每天上班时间,他都会准时出现在公司,胡小玲并不放弃,每天中午都会带着午餐到公司报到,可是没人理会她。

    开始的时候,保安还会不让她进去,她吵,闹,后来也就不再理会了。

    又是休息午休时间,员工都去吃饭了,办公大楼一下子安静了,胡小玲再次来到了凌煜凯的办公室。

    她将饭菜拿出来,放在茶几上,凌煜凯依旧看都不看她一眼。

    “阿凯,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给你送饭,既然你这么讨厌看到我,那么我走,只要你快乐,只要你过得好,我怎么样都没关系,回家吧,别再折磨自己了,如果真的有错,你真的要恨,就恨我吧。”胡小玲声音凄凄道。“你没去考中戏真是太可惜了,既然今天是最后一次,那现在,就带着你的东西滚出去。”这么些天,凌煜凯以为自己已经淡然了,一个月过去了,可她的耐性还是相当的好,如果当初,还是一样的固执,如果当初她也这有这么坚持,如果当初她也这么有耐性,他们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阿凯,我……我知道你已经不能再接受我,我说完就走,晚上,回家吃个团圆饭也好,分手饭也好,就当做告别,以后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胡小玲脸上挂着浅浅的笑,看上去更是楚楚可怜。

    “没必要,如果你觉得你离开需要放鞭炮,请让福伯为准备,对你,我已经失去耐心了。”看着眼前的女人,凌煜凯的心在燃烧。

    一年的热恋,他以为自己会娶这个女人,他以为他们的爱情经得起考验,却没想到,最终还是个真实又残酷的谎言。

    “我知道你在怨我,在恨我,甚至怀疑我所说的一切,但事实就是如此,我知道不应该说一个死人的坏话,但那是事实,我还记得那是你爸爸生日的前一天,你原本说要在生日那天带我回去见你爸爸的,所以那天接到你爸的电话我很期待,那天我还精心打扮了下,只希望给你爸爸留下一个好印象,我们约在咖啡厅见面的,第一眼看到,觉得你父亲很慈祥……在我喝下果汁后,便有些晕,后来我什么都不记的了,醒来的时候,却在宾馆的房里,而且床上还有陌生的男人……”胡小玲含着泪,凄美的笑容,让人无法怀疑。

    凌煜凯沉默着,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喝阻,随着胡小玲的温婉,悲伤的声音回到了那个时候。

    “说完了,心里觉得舒坦多了,一直到现在,我还会每晚做恶梦……”胡小玲说着,豆大的泪落下,滴入地毯。

    见凌煜凯没有出声,她抹出眼泪,哽咽道:“我走了,以后你记得要准时吃饭,晚上,如果工作到很晚,一定要让福伯为你准备宵夜。”胡小玲一再的叮嘱,许久之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为什么?你当时不告诉我。”在胡小玲手握到门把的时候,凌煜凯沙哑的声音终于传入了她耳中。

    “我想说,可是我没有勇气,你说过……你说过,美好的第一次要留到新婚的,可是……可是我不再干净了,我配不上你……而且,你爸爸……你爸爸还有录像带,我不能……”胡小玲哭了,转过身,扑进了凌煜凯的怀中。

    “那现在呢?现在为什么又要说?”凌煜凯的声音沙哑,他好累,他不想再去问谁对谁错了,只想顺从自己的心。

    “我不知道,我只是不想再离开你,阿凯,不要再么下我,不要再丢下我……”胡小玲哭泣着,双手在凌煜凯身上乱抓。

    “晚了,一切都晚了,我们之间……”凌煜凯看着那张泪眼婆娑的脸,情不自禁的低首。

    红艳与苍白的唇瓣重叠,胶在一起,热情瞬间被点燃,凌煜凯的领带被拽开,衬衫也掉到了地毯上,胸前更是多了几道细长的血印,而胡小玲的丰满尽在眼前,无限美好,凌煜凯低吼一声,埋首其中……

    长裙被撩之腰际,热情迅速的升温,眼看着一切就要无可避免的发生了。

    “铃铃……”的电话声,像一盆冷水,浇熄了凌煜凯的欲-火,看着衣衫尽褪的胡小玲,他狼狈的松开她。

    “你马上出去。”凌煜凯呼吸,他差一点就坠进了地狱,差一点就犯下了不可原谅的错。

    “阿凯,对不起,我……我明天就走了,晚上回家吃饭好吗?”胡小玲整理好衣服后,看着手撑在桌上,一直不曾抬头的凌煜凯道。

    “我知道了,你走吧。”凌煜凯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平静,直到开门,关门声响过,他才狠狠一拳砸在桌面。

    他差点就做了,差点就做了,那个女人可是他父亲的妻子,他怎么可以。凌煜凯羞愧的甩了自己一个耳光,再到休息室冲了个凉水澡才算恢复平静。

    下班后,凌煜凯坐在车里很是犹豫,自从父亲走后,他就没再住在家里,可是明天那个女人就要搬走了,他应该回去为她送行吧?

    听到车子的声音,胡小玲喜出望外,今天晚上,她画了个淡妆,晚餐也是精心准备的,家里除了她再也没有别人了,福伯他们都被她支开了。

    “阿凯,你回来了,我去给你放洗澡水。”胡小玲迎上前,为凌煜凯摆好鞋。

    “不用了,福伯呢?”家里静悄悄的让凌煜凯很不自在的蹙起了眉。

    “福伯出去买东西了,可能会晚点回来,你先去换衣服,很快就可以吃饭了。”胡小玲带着羞涩的笑进了厨房。

    回到房间,凌煜凯有些后悔,这一趟似乎不应该回来,男人的直觉告诉他,今晚有些不对,福伯与何妈他们都去哪了?还有司机,他们都去哪里了?

    “阿凯,好了吗?可以吃饭了。”凌煜凯倒在床上,还没理出个头绪,胡小玲的声音就传了进来,他反射性的坐起,迅速的换好衣服,总算赶在胡小玲进来之前出了房门。

    在经历了中午的那一次后,他现在有些怕,怕眼前的这个女人,怕自己无法控制的心。

    “等等福伯他们吧,你明天就要走了,大家一块吃顿饭。”凌煜凯下楼,见客厅与餐厅的灯都关上了,只有蜡烛,不禁冒汗,隐约间,他觉得有些事可能会发生,会持续,理智告诉他,现在应该立即离开,可是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瞟向那个……

    天啊,她竟然换上了蕾丝睡衣,烛光下,她隐隐约约的娇躯正散发着致使的体香。

    “我想起了,今天晚上我与人有约,这顿饭还是改天吧。”凌煜凯想离开,但是胡小玲却轻盈的飘了过来,从身后将他紧紧的搂住。

    “阿凯,不要走,你说过,在我生日的时候要同我请我吃烛光晚餐的,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忘记了吗?”胡小玲的脸颊隔着衣服摩擦,挑动着凌煜凯的每一根神经。

    她的生日?今天是她的生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