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23章 致命的红唇

第23章 致命的红唇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凌煜凯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觉得身后有一只巨大的火炉,汗从额际成串的滴落。

    “我们吃饭吧。”凌煜凯用极大的自制力,拔开了腰际的那柔软的小手,僵硬的走向餐桌。

    为避免擦枪走火,凌煜凯坐到了餐桌上,其实他大可以拒绝的,大可以离开的,可是他却硬生生的被诱惑了,以往那些美好的记忆,在脑中不停的回放,虽然与胡小玲恋爱一年,该摸的也都摸了,可是始终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障碍。

    他并不是不想要,而是想将彼此的美好留在最美丽的夜晚,只是没想到……

    “阿凯,你说过会取我的,如果当初那场婚礼是你我的婚礼多好。”胡小玲执起酒杯,微红的双眼楚楚可怜的看着凌煜凯。

    “过去的,不要再说了,从今以后,你是你,我是我,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凌煜凯也拿起酒杯,向胡小玲道:“这一杯是我欠你的,从今以后,我们将形同陌路,你与我凌家再没有关系。”凌煜凯说着一口气将杯中的美酒喝下,真是浪费了这上好的葡萄酒。

    “阿凯,真要这样吗?难道我们不能回到从前吗?”胡小玲的泪水落在杯中,伤心,失落,绝望同时袭上心头。

    “昨日之事不可留,这一杯,再敬你,请你以后即使见到我,也当不认识。”凌煜凯为自己倒上酒,再次道。

    他无法像别的男人那么大方,分手了,就不可能是朋友了,更何况,胡小玲的身份还如此尴尬,从今以后,他只希望眼前的这个女人彻底的走出他的生命。

    说他绝情也好,冷血也好,这是他为人的基本原则,更何况,他们都已经不是学生时代的自己了。在心底,他始终不相信父亲会是胡小玲口中所说的那个坏人,他不相信。

    “好,这一杯酒我敬你,今生无缘,来生……来生……”胡小玲泣不成声,站起身,绕过桌子,走向凌煜凯,要与他喝交杯酒。

    “来生的事,来生再说吧,我有些累了,先上楼休息了。”凌煜凯连着干了三杯,推开胡小玲,决定离开眼前的诱惑。

    “阿凯……我……我心中一直有个遗憾,没能……没能将自己的清白身子交给你,对不起。”这次胡小玲更快,直接就扑向凌煜凯的胸前。

    看着胡小玲扑过来,凌煜凯原本能够避开的,可是头好晕,竟让她抱了个结实。

    胡小玲轻轻地拉下肩膀上的蕾丝吊带,露出雪一般白皙的圆润香肩,细细地抚摩着犹如绸缎般滑腻肌肤,看着伸手想推开她的凌煜凯。心一狠,贝齿微咬薄唇,晃动双肩,蕾丝落到面,,露出了那惹火性感的曼妙身材。

    凝脂白玉一般雪白的肌肤,两团硕大浑圆轻颤,像凌煜凯发出了火热的邀请。

    “你在酒里放了什么?”凌煜凯手抚着额,感觉一团火在身体里燃烧,同时眼前晃动的丰满娇躯散发着诱人的芬芳。

    “我没有,阿凯,你喝多了,我扶你上楼。”胡小玲赤裸着靠了过来,欲扶凌煜凯。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凌煜凯还保持着一丝理智,他知道不能靠近,可是身体里的力量却像是被抽空了,竟然推不开靠过来的柔软,尤其是当他的手碰到那团柔软时,立即有自主意识的改推为抓。

    “啊--凯,我是你的,你想做什么就做吧,今晚,我是你的……”胡小玲闭上眼,低吟轻语。

    不……不应该这样……“凌煜凯挣扎着,试图推开眼前的诱惑,可是手却将人拉入了怀中,胡小玲的双手也主动的圈上了他的脖子,并送上了似血的红唇。

    她的手在他的身上滑动着,一手攀着他的肩,另一手下移企图解开他的钮扣,可能是太紧张了,她的手颤抖的不听指唤,她火大的用力一扯,丝帛撕裂迸开,凌煜凯震惊的看着挂在身上的女人,一股无法言喻的刺激快感在血液中奔窜。

    不敢相信的欲望呻吟自他口中逸出,在对抗她和自己的战役中他惨败了。仅存的一点理智被她的小手支解,两人饥渴的热吻,从餐厅来到了客厅的沙发。

    胡小玲的手挑逗的滑过凌煜凯的胸膛,他彻底的被俘虏。

    他攫住她的下颚,吞噬她的唇,另一手移向她的臀,将她压向他男性的阳刚……

    “凯,我要你……就是现在……凯……“胡小玲轻咬着他的耳垂,极尽诱惑道。

    他的呼吸变得不稳,心跳加速,怀中滚烫的娇躯像是要将他燃烧……站起身,迅速的除掉长裤……

    “少爷,你……不要……”原来胡小玲今天大方的请客,请所有的工人看电影,当福伯到电影院的时候,心里很不安,总觉得今天胡小玲不正常。

    可是大家都说,难得她这么大方,不看白不看,当电影放到三分之一的时候,福伯再也按捺不住,十万火急的赶了回来。

    一打开门,就看到凌煜凯半猴急的脱衣,顿感不妙,立即大叫道。

    “福伯……”凌煜凯的手僵住了,裤子顺着就滑下去了,而躺在沙发上的胡小玲,哀嚎着,在心中诅咒。

    “凯,我们到楼上去。”在福伯还没扑过来之前,胡小玲用赤裸的身体紧贴着凌煜凯,试图到楼上继续。

    “你这个狐狸精,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福伯气急,顺手拿起果盘里的水果就朝她扔。

    “你这狐狸精,害死老爷还不够,还想害死少爷吗,你滚出去,滚出去……”

    凌煜凯一个没留神,被砸到了,幸好沙发就在旁边,他立即扶着沙发坐下,虽然身体依然热情似火,但头脑清醒了不少,只是头痛欲裂。

    “福伯,让她回房收拾东西走吧。”揉着太阳穴,凌煜凯只想尽快得到纾解。

    “阿凯,你……”赤身裸体的胡小玲并没有觉得羞耻,反而哀怨的看向凌煜凯。

    “狐狸精,滚--”福伯将手中最后一根香蕉扔了出去,正中狐狸精的胸前,她这才狼狈而去。

    “少爷,你怎么如此糊涂呢,老爷……老爷……唉,少爷,你先穿上衣服。”福伯看着全身上下只剩个小裤裤的凌煜凯,看着被撑起的小裤裤,长叹。

    “福伯,对不起,我先回房,有什么事明天再谈。”凌煜凯这会全身像要着火一样,连衣服都不捡,就这么摇晃着上楼,看得福伯心跳加速。

    回到房间后,凌煜凯冲进了浴室,冲了个冷水澡,又泡了好一会,才觉得正常一点,待他从浴室里出来时,福伯竟然已经房内等候。

    “福伯,你……你有急事吗?”乍看到福伯在房内,凌煜凯还是大吃一惊。

    “少爷,今天我要是没回来,你不就着了狐狸精的道了吗?我不知道那个狐狸精在你面前说什么,但她真的不是好女人,否则,老爷不会娶她。”福伯说着,将放在桌面上一个小箱子推到了凌煜凯的面前。

    “福伯,这是什么?”凌煜凯不解的看着福伯,这箱子看起来没什么特别,里面会有什么?

    “这是老爷的日记本,本来我没打算给你的,可是看着你这样,我还是决定拿给少爷。”福伯说着竟哭了起来,凌煜凯并不明白原因,自他有记忆以来,福伯就在家里,他与父亲之间的感情,好的就像兄弟。

    “福伯,我爸的日记怎么会在你这?”

    凌煜凯不解的看着福伯,他知道爸爸与福伯感情好,可是日记是多么私密的东西,怎么会在福伯这,感觉好像长辈之间有很多事都瞒着他似的。

    “这是老爷住院前交给我保管的,这里面,记录着老爷几十年的点点滴滴,原本我想自己留下,做个回忆的,现在想想,觉得少爷比我更需要这个。”福伯说着,拿出钥匙放在箱子上,满眼含泪的离开了。

    看着福伯离去,凌煜凯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悲痛,福伯在他生命里就像另外一个父亲。

    打开箱子,取了最上面的一本日记本,箱子从上到下,竟然整整齐齐的摆了三十多本日记,看上面的日期,似乎都是一年一本,这让凌煜凯大为震惊。

    他从来不知道一向严肃的父亲竟然有记日记的习惯。心中一动,拿起了最上面的一本,箱子里,也就这本看起来比较新,翻开一看,日记的最后一页是在四个月前,也就是父亲住院的时候。

    他的手有些颤抖,日记记录的最后一天,竟然是写胡小玲的。

    五月二十三日阴有小雨

    今天胡小玲又到公司里吵,要我给她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并当着面诅咒我,这个女人在我面前已经无所遁形,我真希望小凯能看清她的真面目。

    像往常一样,吵闹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做些事了。

    今天接到私家侦探的电话,小凯似乎还没有回来的打算,看来还是无法放下,做儿子的或许永远都无法明白做爸爸的心。

    做为长辈,没有人不希望儿女早点成家立业,可是在这必须是在两个人真心相爱的前提下,小凯还年轻,看不懂女人的真心,很容易就被女人的甜言蜜语诱惑,希望有一天他能明白我这个做爸爸的一片苦心。

    身体越来越差了,希望能坚持到小凯回来吧,我希望在我走的时候,我的儿子能陪伴在我身边,对他,我这个做爸爸的有说不出的愧疚,小薇离开已经二十年了,最近总是会梦见她,她或许是来接我的吧……

    凌煜凯的心被揪着,他想到了胡小玲诉说的委屈,果断的将日记翻到了几个月前。

    他的手在颤抖,他的心在收缩,胡小玲,她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