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24章 初恋的苦

第24章 初恋的苦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小玲,她竟然……她竟然欺骗了他。凌煜凯拿着日记,冲进了书房,在保险箱里,他找到了父亲所说的碟片。

    将碟片放进电脑,他的手紧握着,最初的画面是他与胡小玲,那是他们在热的时候,再后来到他们分开,凌煜凯的手越握越紧,当他看到胡小玲和认识的那个男人一起进电影院的时候,他就想到了。

    中间有些模糊,从时间上看,应该是看过电影后,胡小玲和那个男人手牵着手到了一间酒吧。

    在酒吧他们停留了大概一个小时,紧接着,多了一个男人出来,之后……当凌煜凯从镜头中看到,胡小玲与两个男人进宾馆的时候,几度想关了电脑。

    他要知道那个女人,究竟瞒着他都做了什么,宾馆里,三个人进了一个房间,紧接着,画面跳动,他愤怒的想砸了电脑,画面却跳动了,原来拍摄的人假装成酒店的服务生,进了房间,并在房间是里藏下了摄影机。

    二男一女,喝了些酒,乘着酒兴开始疯狂……

    凌煜凯的身体不停的颤抖,他明白了父亲的苦心,也明白了自己是多么的有眼无珠,这样的一个女人,他竟然为她伤心了那么久。

    一个晚上,凌煜凯就坐在书房里看碟子,看日记,他以为自己在看过日记后,已经能很平静的面对了,可是当她听到胡小玲和某个男人的嘲笑后,还是想去杀了那个女人。

    画面上,胡小玲与学校里那个大众情人正在调情。

    “小宝贝,你就不怕你男朋友知道吗?”男人一边放肆的蹂躏着胡的身体一边笑道。

    “能不能不要提他,他除了有张好看的脸,什么都不是。”胡小玲带着厌恶的语气道。

    “哦,他不能满足你吗?还是说他那话儿太小……”男人猥琐的笑着,手上的动作更是放肆。

    “他可能根本不行吧,好多次,我明明感觉到他想要的,可是都停下了,说什么要将第一次留到结婚的时候,简直就是神经病……”

    “哈哈哈哈……小宝贝,你以后要怎么给他第一次呢?”男人大笑,一个猛烈的动作,挺进了胡的身体。

    “八十块就可以了,如果他喜欢,每次都能让他感觉是第一次,啊--达令,你好棒--用力点--”

    后面他没再看下去,听下去,已经没有必要了,原来这就是那个女人的真面止,八十块的第一次,真是讽刺。

    凌煜凯平静的站起身,关掉录像,他没想到自己心中的天使,宝贝,竟然会如此淫荡,她根本就是魔鬼,此时,凌煜凯已然失去了理智,胡小玲这个女人,将他硬生生的拽到了过去。

    凌煜凯没能忍住,因为他曾经用真心爱过,因为他还年轻,他用力的踢胡小玲的房门。

    “凯,你来了,快进来--啊,你要做什么?”看到门外的凌煜凯,胡小玲有些激动,正要拉他进到房内,没想到凌煜凯却一把揪着她的头发,将她扯到了书房。

    “胡小玲,为什么要嫁给我爸爸。”凌煜凯将她甩到书房中央,坐在椅上,鹰般的眼神盯着她身上的半透明睡衣。

    即使在外人眼里这具身体很美,但此时,在凌煜凯看来,却是世界上最肮脏的。

    “阿凯,是不是老福说了什么?是你爸、、你爸他逼着我嫁的,我没有必要骗你,你爸都不在了,我没必要再……”

    胡玉玲一颤,惊愕之后以颤抖的声音轻泣。

    “是吗?那些男人是谁?说出来,我为你报仇。”此时的凌煜凯同几个小时前完全不一样,全身散发着能冻死人的寒气。

    “我、、我已经不记的了,有、、有四五个男人,他们在我身上乱摸,让我摆出各种姿势拍照,呜呜呜,他们好可怕……”胡小玲抱着脸,拉扯自己的头发,似乎想将自己被轮J的画面重演。

    “是吗?那些男人中是不是有个姓江的……”凌煜凯冷笑着,对眼前这个谎话连篇的女人,彻底失去了耐心。

    “我、、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他们,或者、、、、或者老福知道,毕竟……”

    “够了,你这个肮脏的女人,你的谎话我已经听厌了,你说的男人就是这个男人吗?你所说的被强-暴就是这样被强暴的吗?”

    揪着她来到电脑前,并将一旁的碟片放入了电脑中,“要不要我帮你重新回忆一下?这就是你所说的出事的那天……”

    “不、、、那不是我、、、不是我、、、”胡小玲惊恐的看着画面,即使证据就在眼里,仍矢口否认。

    “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的,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从现在起,你立即滚出去,滚去我们凌家。”凌煜凯说着,将胡小玲拖出了书房。

    “阿凯,你听我解释,我……”胡小玲从未见过凌煜凯如此愤怒,她不清楚他多少,现在她得想办法留下他。

    “滚,别再让我看到你,滚……”凌煜凯的吼声惊动了福伯等人,大家都过来了。

    “少爷,发生什么事了?”福伯看到胡小玲半遮半掩,大惊。

    “福伯,将这个女人赶出去,从今以后,这个女人,再也不准踏进凌家的大门,还有将她用过的东西全部换掉。”凌煜凯冷冷的命令,福伯大喜,连忙让厨房与另一个女人,将胡小玲拖出宅子。

    即使这一路上胡小玲鬼嚎,也没人理会。另一方面,福伯与司机则到房间里,将她的东西往外扔。

    这是凌煜凯回来后第一次旷职,他将自己锁在房间里,任福伯怎么敲门,也不肯开,一直到傍晚,房间的门才打开。

    “福伯,以后这个家就交给你了,我打算搬到外面住。”这个家虽然有很多的回忆,但是一想到胡小玲那个肮脏的女人住过,他就恨不得立即逃开。

    “少爷,你要去哪?”福伯大惊。

    “我会在公司附近找间公寓,以后有什么事就打我电话吧,帮我准备点吃的,我收拾一下便离开。”

    凌煜凯环视着房子,在这里,他无法平静,他担心自己会崩溃,唯有离开这里才是救赎。

    虽然这里是他的家,虽然这里有父亲的回忆,但是那个女人在法律上是父亲的妻子,不这她有多肮脏,多恶心,有些事情都无法心变了。

    他很后悔,后悔当初就那么离开,竟然没有陪着父亲度过他最后的时光。这一年,他自曝自弃,为了一个根本不值得爱的女人,放弃了最宝贵的亲情,是他太愚蠢了。

    尽管恨极了胡小玲,但他此时却没有想好如何处置她。回到房间收拾行李,其实也没什么收的,除了衣物就是证件,自从回来后一直没有碰这箱子,当他打开箱子时,躺在中间那两本红色的本本像是晴天霹雳,这段时间以来,他竟然忘记了他的妻子。

    “倾倾--”凌煜凯颤抖的拿起本本,声嘶力竭的吼道。

    脑中轰隆隆,他蹲下身子,颤抖的捡起落到地上红色的本本。他竟然忘记了,忘记了,倾倾,对不起,对不起。

    凌煜凯拿起结婚证,拿着戒指,决定去找回倾倾。

    “少爷,少爷,你要去哪?”福伯见凌煜凯脸上好像哭过似的,忙追出来道。

    “福伯,我结婚了,我现在去带我妻子回来。”凌煜凯说着果断的踩下油门。

    当凌煜凯往倾倾所在的城市赶时,倾倾早已离开了,那天被哥哥带回去后,倾倾吵过,闹过,但是家里没人肯听,不但如此反而将她锁在房里。

    倾倾从房间里看到哥哥在门前与人争吵,虽然隔的远,看不清,但是她知道那个男人一定是凌煜凯。一定是阿凯发现她不见了,来找她的,可是任她喊破嗓子,也没有人理会,从窗户里看着凌煜凯离开,倾倾的身体滑向地毯。

    “爸,妈,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倾倾用嘶哑的声音控诉,可是没有人理会,被哥哥从酒店带回来后,她便被锁在房里。

    “小姐,吃饭了。”倾倾一直坐在地上哭,听到工人叫吃饭,倾倾发了疯的站起,往处冲,可是手还没碰到门,哥哥就进来了。

    “倾倾,你不要想着同那个男人离开,我们不会答应的,且不说那男人的长相,你知道他的家世吗?知道他的人品吗?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同他结婚。”沈浩哲警告似的道。

    “我已经成年了,我有婚姻自主权,你们不可以关着我,你们这是犯法。”倾倾同哥哥拒理力争,但是哥哥没有理会。

    “小哲,倾倾是你妹妹,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妹妹。”说话的是沈妈妈,她将儿子赶出去后进来了。

    “妈。”倾倾艰难的叫了一声妈。

    “倾倾,你既然还叫我一声妈,那就听妈的,别再犯傻了,妈答应你,不再逼你结婚,而且妈已经同你爸商量过了,让你和你哥去美国,学你喜欢的服装设计,只要你别再犯糊涂,做傻事,婚姻不是儿戏,那是一辈子的事,你怎么可以就这样随便嫁人呢。”沈妈妈过来柔声劝倾倾。

    “妈,那何安,还有前面两个呢?我与他们也不熟,你不是一样叫我同他们结婚吗?这有什么区别,阿凯至少是我自己找的,我相信他是好男人。”看着妈妈,那天妈妈的控诉在耳边回响,她并不想让妈妈生气,但事实如此。

    “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