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26章 不要,放开我!

第26章 不要,放开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倾倾,你别急,我们慢慢说好吗?”沈浩哲关上了书房的门,他不敢保证这个能留下倾倾,得防止她跑出去找姓凌的那小子。

    倾倾看着哥哥,看着他熟练的打开书柜,打开爸爸办公桌的抽屉。

    “倾倾,看这里就有你妈妈?”沈浩哲找到了一张多人合照,向倾倾招手。

    “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爸妈的孩子的?”倾倾看着沈浩哲手指的地方看,因为是合照,相片不大,但是却能看得出来,相片中的女人,看上去和倾倾差不多大,轮廓也有几分相似。

    “倾倾这些不重要,如果你想找阿姨,我会帮你找,但是你必须与他离婚,你不能一时冲动就毁了自己一辈子。”沈浩哲严肃道。

    他看过那张结婚证,那是真的,他不愿意去想,倾倾与那个混小子有没有实质的夫妻关系,他只知道,他要保护倾倾,从今以后,他不会再让倾倾受到任何伤害。

    “哥,凌煜凯至少比那三个男人好,我相信他,他不会骗我的。”倾倾摇首,虽然结婚的时候确实很冲动,但现在她是认真的,她相信凌煜凯也是。

    “相信,你凭什么相信他?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相信一个男人?你已不是三岁,五岁,你已二十二了,倾倾,你不要那么天真好不好?”沈浩哲见倾倾竟然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一个陌生人,怒道。

    “哥,正如你说的,我已经二十二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况且这是我的婚姻,我自己决定。”倾倾脸色发青,瞪着沈浩哲反击。

    “决定什么?大街上随便拉个男人你就嫁了吗?倾倾,就算妈这些年待你不太好,你也不能这样糟蹋自己,见到阿姨的时候,如果阿姨问起,你要怎么说?”沈浩哲拍着相片吼道。

    “她生下我,却又抛弃我,更没资格说我,更何况,我已经断奶了,早过了需要妈妈的年龄。”倾倾让自己冷硬起来,不管怎么都好,现在绝不能妥协。

    妈妈可以慢慢找,但此时她必须离开,她要去凌煜凯,突然失踪了,阿凯一定会担心的。

    “那你想怎么样?”沈浩哲看着倾倾,发现自己离国几年,这个看似柔弱的妹妹变了。

    “哥,我知道你是回来参加我的婚礼的,不能让你白跑这一趟,我要先见阿凯,如果你们都不反对,我们会举行婚礼。”倾倾看着哥哥,一点点往门边退。

    “不必,没那个必要,倾倾,我回来并不是要参加你的婚礼,而是阻止你的婚礼,带你离开的。”

    沈浩哲看到了倾倾后退的动作,但是他并没有动。

    “谢谢哥,我就知道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如果今天我还没结婚,我一定高兴的和哥哥离开,可是现在我结婚了,不一样了,就算要离开家,我也是去阿凯那。”倾倾试图用微笑来打动哥哥,如果他能早回来一天,她都会兴高采烈的跟他出国,可是现在不行了。

    “就算我回来晚了一天,也没影响的,我们没有人会承认你们的婚姻,我姑且就当是你玩的过家家,这段婚姻,我会帮你完结。”

    沈浩哲知道倾倾不会这么轻易妥协,索性道。

    “才不是,就算你们不承认也没关系,只要法律承认,我们自己承认就够了,哥,很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但我还是要去找阿凯。”倾倾说着转身,快步跑向门边,可是她怎么拧也拧不开。

    “倾倾,想要钥匙吗?”坐在书桌前的沈浩哲,将手中的钥匙抛向空中,笑看着倾倾。

    “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卑鄙。”倾倾的手僵住了,回首看到被沈浩哲抛到半空的钥匙,恨恨道。

    “倾倾,你需要冷静一下,为了一个陌生的男人,你一向敬爱的哥哥,此时竟然成了卑鄙的哥哥,你可知道这多伤我的心,不过我知道你是受了太多的刺激,所以我不怪你。”沈浩哲站起身,他决定用最快的时间处理好倾倾与姓凌的婚姻关系,之后不管倾倾是否愿意,他都会带着她离开。

    只要离开了这里,换个环境,相信倾倾很快便能适应的。

    “哥,你放开我,我要出去--你不可以,不可以将我关在这里……”见哥哥开站,倾倾想冲出去,可是沈浩哲却一手将倾倾拽开,并用力一推,倾倾倒在地上的刹那,他快速离开,并在外面锁上了门。

    倾倾再一次被锁在家中,只不过地点由卧室改到了书房。

    客厅里,沈爸爸与沈妈妈两人已经解除了心中的疙瘩,此时,沈妈妈脸上焕发着少女一般炫丽的光采。

    “小哲,你这样将倾倾锁着也不是办法,怎么说,她都是你妹妹,要不我们找那个男孩回来谈谈吧。”靠在丈夫怀里的沈妈妈,柔声劝儿子。

    “妈,那家伙固执的很,这件事,你们别管,我来处理。”沈浩哲心情烦躁道。

    他后悔没有将那本结婚证带回来,可是要他这样去找姓凌的又很没面子,

    “小哲,你见过那男人吗?”沈妈妈又问。

    “倾倾回来的那天,我在门口就看到一个男人,可是一脸的胡子,根本看不清长相,儿子,那个男人是吗?”沈爸爸拧眉问儿子,如果是那个男人,他也不同意。

    “嗯。”沈浩哲怔了下,含糊的应道。

    他可不打算将姓凌的刮掉胡子后的样子告诉爸妈,免得到爸妈站到倾倾那边。

    “可是他们不是已结婚了吗?你要如何处理?”沈爸爸狐疑的看着儿子,就算离婚,也要当事人一方提出才可以,看倾倾那个样子,要他提出离婚恐怕是不可能的。

    “爸,难道你承认他们的婚姻?倾倾只不过是想气妈,过两天,等她冷静后,她就会后悔的,与其让她面对这种尴尬,不如我们帮她处理好。”沈浩哲说过后,拿起面前的一杯水,猛灌。

    “也好,那这几天就先委屈一下倾倾,你尽快将事情处理好,我这几天试着联系一下倾倾的妈妈,看能不能找到她。”沈爸爸点首,对倾倾有说不出的愧疚,当初小娟将孩子交给她,如今却搞成这样。

    “我知道,那我先出去找姓凌的谈谈,爸,妈,你们多留意点倾倾。”沈浩哲点首,免得夜长梦多,他必须尽快找那男人谈判。

    出了家门,沈浩哲长长的吁气,要他向那个男人低首,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会不会那结婚证书是假的呢?

    将车子在路边停下,点燃一根烟,他需要好好想一想,一根接一根,半包烟抽完了,还是没有理出头绪,烦躁的来到龙泉酒店。

    看着酒店里进去的人,沈浩哲决定找个中间人同凌煜凯谈判,他打了电话给国内的朋友,不过这会大家都还在上班,有什么也只能等朋友下班了。

    看了看时间,离朋友下班也不过一个多小时,问清楚了上班的位置,他到附近找了家餐馆。

    大约六点钟,朋友终于出现了,两人打招呼的,沈浩哲便直接切入了主题。倾倾的这件事,越快解决越好,否则就算将倾倾带到国外,他也不放心,倾倾必须和姓凌的离婚。

    “钟涛,有件事要麻烦你,你知道我有个妹妹,大学刚毕业,在感情上受过和次挫折,最近又出了点小问题,你知道,有些事,我这个做哥哥的不方便出面,尤其是感情的事。”沈浩哲敬了朋友一杯后道。

    “浩哲,你不会学人棒打鸳鸯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如果他们真有感情,我觉得还是不要阻止的好。”朋友一听笑着道。

    “如果他们真有感情,真的相爱,我们做家人的高兴还来不及,怕就怕没有感情,你知道,女人一辈子,要是嫁错了,那就毁了。”沈浩哲尴尬的笑应。

    “说的也是,那你说说你妹妹的事,不过我未必帮得上哦。”朋友也是将话说在前面,如果是其他的事还好说,感情的事,任你天大的本事,只要当事人意志坚定,外力是很难阻止的。

    “事情是这样的,我妈比较传统,认为女孩子书读得再好,还是要嫁个好男人,因此在小妹还快毕业的时候,就不停的安排相亲,而且都是家世不错的……”沈浩哲将倾倾的三次婚礼简单的说了下,听得朋友是一愣一愣的,惊愕道。

    “你妹怎么这么倒霉,怎么尽遇上极品,她不会因为这个想不开吧?”

    “可不是吗,就在一周前,第三次婚礼的那天,她一气之下,跑到大街上拉了个男人就去结婚了,那男人外表先不说,你说正常人,谁会在答应。”沈浩哲立即叹道。

    “就是啊,正常人如果遇到这事,铁定拔腿就跑,然后……”钟涛说着抬首看着沈浩哲,而后嘴巴张得大大的。

    “就是你想的那样,还真有这样‘不正常的人’,他不但答应了小妹的求婚,两人甚至在民政局上班的第一时间登记了。”沈浩哲看着朋友的表情点首,叹息。

    “KAO,天底下还真有这样的男人?难道他认识你妹?知道你们家世不错,想少奋斗几十年?”钟涛听后不禁砸舌。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