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35章 凌煜凯暧昧喂药

第35章 凌煜凯暧昧喂药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昨天颁奖大会上的一幕,可能台下的人没看到,但在台上的李泽可是看得很清楚,总裁看着沈小姐失神了,这可是从来不曾有过的,难道说总裁突然开窍了?突然间对女人有兴趣了?

    “嗯,李泽,将沈小姐的办公室安排到……到隔壁房间吧。”凌煜凯想了想道。

    “总裁,您的意思是这隔壁?”李泽怔住了,总裁这安排不合时宜啊,沈小姐瑞身为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她有自己的办公室,而且是现成的,为何总裁要将沈小姐的办公室安排到这?难道是为了近水楼台?

    “对,就在我办公到隔壁,至于会议室,移到楼下。”凌煜凯以不容质疑的语气道。

    李泽不明白,沈倾倾也不明白,这不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换了办公室呢?虽然有疑惑,但是她并没有说出来,对她来说,在那工作都是一样,只是如此一来有些不太方便了,她好像被孤立起来了。

    这样忙碌的日子习惯了,倾倾到也很适应了,只是今天早上她竟然迟到了,昨晚接到孩子的电话,没想到两人竟然同时生病了,她当时冲动的就想请假回去照顾孩子,可是占姆斯说他已经带两个孩子去医院了,没什么大碍,即使如此她还是不放心,一晚上就守在电话前,直到清晨占姆斯说孩子退烧了,她那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也正因为如此,上班以来,她竟首次迟到了。

    拿着设计稿,倾倾冲进电梯,电梯直达顶楼,已然迟到了,倾倾有些心神不宁,电梯门一开,便往外冲,却‘砰’的一下撞上了硬物。

    原来倾倾撞到的人正是凌煜凯,一早上班,没见到倾倾,这会上班时间都过去半小时了,仍然没见人,凌煜凯有些担心,正欲下楼去看看,没想到倾倾就从电梯出来了,更没想到,她就这么撞过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倾倾顾不上鼻头的疼痛,一边道歉,一边忙着捡撞到地上的设计稿。

    凌煜凯俯身,帮倾倾一同捡设计稿。

    “沈小姐,你今天似乎来的有些晚。”凌煜凯将设计纸放在倾倾手中,大手轻轻的落在她肩上,见她额际的刘海垂下,另一手则亲昵地撩起她垂落的发丝,并帮她塞入耳际,微微俯下头,灼烫的气息喷洒在她脸颊上,声音微哑道。

    “对不起,昨晚、、早上睡过头了。”倾倾脸一红,连忙道歉。

    “以后工作在公司做就好了,不要带这么多工作回去做,要是让人知道,会以为我虐待员工。”看着倾倾发红的眼圈,凌煜凯半是玩笑,半认真道。

    沈倾倾吱吱唔唔的点首,“我知道了,总裁,那我先回办公室了。”看着倾倾仓皇而去的背影,凌煜凯唇角微扬。

    除了外表的变化外,性格似乎也有些不一样了,没想到只是这样的一个碰触,她竟然就脸红了,唯一不变的,还是那清澈无垢的眼神,这恰恰也是他最喜欢的。

    回到办公室后,倾倾的心还在‘扑嗵,扑嗵’的跳,她没想到总裁竟然会做出那种亲昵的动作,吓死她了。

    双手抚在脸颊,到现在,她还能感觉到她们在发烫,不知道刚才是不是被总裁看到了,真是丢死人了,同时倾倾也在心里为自己打气,下次,下次绝不能再迟到了。

    既然倾倾已来上班,凌煜凯也就没必要下去了,他回到了办公室,打开了隔壁办公室的视屏,他知道这么做算是侵犯了员工的隐私,不过他不介意,他急切的想要了解这个女人为何回来。

    凌煜凯想要知道沈倾倾是不是有计划的接近他,或者说她已经不知道他是谁?还是遗忘了,如果纯属巧合,他不然不介意,持续那段婚姻,如果这是她的阴谋,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从屏幕上看着她泛红的脸颊,看着她娇羞的神情,凌煜凯的身体竟然起了化学反应。

    这么多年来,他清心寡欲,从来不曾对哪个女人有过冲动,没想到现在只是这样看着她便有了反应,而且脑中很自然的回想起了五年前新婚的甜蜜。

    没想到自早晨的这个小插曲后,沈倾倾竟然有意避着她,已经好几天了,除了在视频上看到她之外,凌煜凯竟然没有再与她‘偶遇’,自从那天后,倾倾上班都会早点到,而下班时间一到,她便飞快的离开,好像是有意避开凌煜凯似的。

    总裁办公室里,每天看倾倾工作竟然成了凌煜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件事,这天凌煜凯见倾倾不停的拿纸巾捏鼻子,鼻头甚至红红的,看上去,好像感冒了,不禁有些心痛。

    立即让助理去买感冒药,心里同时有些恼火,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当李泽将药买回来后,凌煜凯带着火气将电话打到了隔壁。

    “沈倾倾,你立即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正在修改稿件的倾倾,突然接到凌煜凯好似发火的电话愣了下,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不过大总裁有命令,当然得去,为免在总裁面前出错,她先去洗手间洗了个脸,补了下妆,这两天突然变冷,她睡觉的时候竟然受凉了,现在这副样子,实在有点难看。

    “总裁,您找我?”来到凌煜凯的办公室,倾倾一直强忍着,不让自己打喷嚏,可感冒的时候,人的控制力通常起不了什么作用。

    当倾倾意识到自己控制不住时,赶紧用手捂鼻,可还是晚了点。

    “阿嚏--”

    “对、、、对不起,我、、、”

    “把药吃下去,生病的人就不要撑能。”凌煜凯说着,亲自起身为倾倾倒水。

    “总裁,我、、我只是有点感冒,并……阿嚏--”正说着,倾倾又打了个喷嚏。

    “吃下去,病人没有说话的权力。”凌煜说着,不但将水放到倾倾手上,甚至亲自为倾倾剥下了几颗胶囊。

    “总裁,没事的,我……我可以自己来。”

    “说下去,别让我用不得已的方法喂你吃药。”凌煜凯盯着倾倾略显苍白的唇威胁道。

    意识到凌煜凯的暗示,倾倾的脸更红了,再也不敢说不,接过药,往嘴里一送,可是当她将杯子送到唇边时,又僵住了,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好像是总裁的杯子,而且……

    倾倾的眼睛瞄了下,凌煜凯的办公桌上再也没有别的杯子了,这就意味着。

    “倾倾,你是觉得我用过的杯子脏吗?”凌煜凯微眯起眼,心里莫名的兴奋,好像在期待着什么,盯着倾倾有些颤抖的手道。

    “不,不是的,我、、、我怕传染给总裁,我、、我去重新倒杯水,唔--”口里含着药,倾倾说话有点口齿不清,同时她脑中呼呼,她可以感觉到身体的温度明显的上升,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这会,恐怕脸红得像柿子一样了。

    “女人,真是啰嗦。”凌煜凯见倾倾被药卡住了,一把接过杯子,亲自喂水。

    “我、、、唔……”本想说自己来,可是卡在喉咙里的药确实难受,倾倾也就不再拒绝了,就着凌煜凯的手,喝了一大口水,将药咽了下去。

    “多喝两口,有助于药的消化。”凌煜凯眼睛盯着,强迫道。

    倾倾已经无法拒绝,也不敢拒绝,硬是头皮喝了半杯水,正想道谢离开,不曾想,凌煜凯放下杯子的手,竟又贴上了她的额头。

    “这么烫,看医生了吗?”

    “没有,只是小感冒,吃点药就没事了。”倾倾的大脑已经无法运转,总裁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更何况还是孤男寡女……

    “病没有说不的权力,去拿衣服,我送你去医院。”凌煜凯再次霸道的做出了决定。

    “总裁,我不用去医院,我回去休息,睡一觉就好了。”倾倾被凌煜凯强行带上车了,可是她真的不想去医院,并没有那么严重。

    “发烧的人没有说不的权力,你坐好了。”凌煜凯霸道的命令。

    “我、、我没有发烧,只是……”倾倾结巴的不知如何解释,她那里发烧了,只是因为不习惯他的碰触,只是觉得尴尬,才会脸红,发烫,根本就不是发烧,可是这样的话让她如何说得出口,真说出来,恐怕会让人误会的。

    凌煜凯也知道倾倾并没有发烧,可就是不放心,非得带着他到医院挂急诊。

    “先生,你太太只是感冒,并没有很严重,回去多喝点水,休息两天就好了。”医生看着凌煜凯与沈倾倾笑着道。

    一个小感冒而已,竟然就挂了急诊,他们还真是头一次见。

    “医生,真的没关系吗?不需要吃药打针吗?”凌煜凯还是不放心,倾倾见旁边的医生都笑了起来,脸更烫,也顾不得许多,拽着凌煜凯的胳膊就往外拖。

    “先生,你担心爱人的心情我们很能理解,但你爱人真的没什么,既然已经吃了药了,回去多加休息,多喝水就好了。”医生忍着笑一本正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