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38章 老婆,你当真忘记我了

第38章 老婆,你当真忘记我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凌煜凯并没有拦她,就连话都没说一句,这样的沈倾倾,才是他的女人,他越来越期待了。

    今天凌煜凯心情极好,一人吃了两人份的餐,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他没再去骚扰倾倾,他相信倾倾这会铁定不想看到他。

    他决定给倾倾几天的时间,一直到这个周末,凌煜凯才再次展开行动,他不想直接表明身份,他想让倾倾先爱上他,进而再表白,只是现在,似乎有很大的难度。

    当他来到倾倾家敲门,倾倾更是连门都不让他进。

    当敲门声响起时,倾倾微迟疑,从猫眼中看到外面的凌煜凯当即不再理会,凌煜凯无奈,只得打电话。

    倾倾一看号码,更是直接就关机了,凌煜凯叹了声,将玫瑰花与纸条放在门上,他有预感,倾倾一会肯定会出来的。

    凌煜凯没再等,他可不是要倾倾反感,而是让她渐渐喜欢上他,虽然两人结婚了,甚至有了夫妻关系,但是相识的时间连一百小时都不到,他可不敢说自己当初那副样子,倾倾会爱上他。

    回到家,凌煜凯拿出了当初的婚戒,或许可以暗示一下倾倾,这枚戒指和倾倾手上的那枚可是一对,相信倾倾应该会记的吧。

    其实凌煜凯早在倾倾感冒那天,他就私自做了主张,配了把钥匙,之所以没用,是不希望倾倾误会。

    他要倾倾自己一点点发掘,要让她一点点爱上自己。

    周一,开新品上市大会的时候,凌煜凯特意将倾倾安排在身侧,几天没见,倾倾似乎更加耀眼了,每一秒都在挑战他的耐力。

    自从知道倾倾就是他五年前失踪的妻子后,每见到她,脑海里便不由浮现在酒店那三天的激情缠绵。

    “沈设计师,你一会来我办公室一趟。”会上,倾倾的表现让凌煜凯很失望,他都将戴着戒指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无数次,可她竟然没半点异样的反应。

    好吧,就算她没往那方面想,至少,至少他的名字,也应该让她有点想法吧?还是说,她已经忘记了他的名字?

    “总裁,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倾倾不情不愿的来到凌煜凯办公室,今天总裁开会好像抽筋似的,尤其是那只手,总是自她眼前晃过,挡她的视线。

    “好吧,沈倾倾,我不得不承认你很有手段,你完全挑起了我的兴趣,我观察了你很多天,事实证明,你根本就没有丈夫,每天上下班,你都是独自一人,而且,你还是独住,而且,你没有任何你已婚的证明。”凌煜凯有意挑衅道。

    “凌煜凯,我没想到你是公私不分的人,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叫我来,就是说这些无聊的问题。”倾倾寒着一张脸,她最讨厌公私不分的人,尤其是这种假公济私的。

    “唉,我有吗?倾倾,你有没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尤其是……”凌煜凯轻叹了声,他也不想上班时间说这个,可是倾倾真的很难缠,下班后,根本就找不到她人,他只有用这一招了,更何况追妻也是大任务。倾倾心头一凌,似曾相识的感觉,说实话,如果他不是像现在这么讨厌,她还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尤其是那个吻,就像……

    倾倾看着凌煜凯那‘深情’的眼,讽刺道:“总裁,你不觉得你这招泡妞方法,已经过时了吗,要不要再加上,我们是前世的恋人呀。”

    “没错,不过要除掉‘前世’两个字,我们是恋人,而且是夫妻。”凌煜凯伸长手臂,将倾倾拉入怀中,他感觉到倾倾真的越来越讨厌她了,看来他的计划要改变一下了。

    “夫妻?总裁大人,我觉得你有必要去挂精神科,如果总裁觉得不好意思,可以请罗秘书,或是李特助帮忙挂号,我相信……”倾倾的话停在唇边,只因凌煜凯拉起了她的手,两人戴着戒指的手指靠在一起。

    “倾倾,你不觉得我们的戒指正好是一对吗?”凌煜失败道,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倾倾还不明白,那他只好直接将她抱到床上,重温旧梦了。

    倾倾呆怔了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以极鄙视的语气道:“总裁,你都是用这种方式哄女人的吗?这枚戒指,很普通,随便一金饰店都能买到。”

    “是啊,你说的没错,当初本来要买钻戒的,但是那个傻女孩非要替我省钱。”凌煜凯说着自身后拿出了一张发票,而且还是五年前。

    “这是什么?”倾倾的手有些颤抖,她意识到可能是她一开始就迷失了方向。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凌煜凯诱哄道。

    虽然他有很多方法,甚至是直接拿出结婚证,但是他觉得这样比那样要好一些,如果一下子拿出结婚证,恐怕倾倾会承受不了打击。

    “这是……”倾倾就连嘴唇都在颤抖,这是五年前的发票,上面的地址,上面的金额,一再的敲打着尘封的记忆。

    可是眼前的男人,同五年前的那个男人……没错,他们的名字是一样的,可是、、、可是这长相,何止相差十万八千里。

    “倾倾,你难道不是回来找我的吗?”凌煜凯很臭P道。

    “凌煜凯、、、你--你是哪个、、哪个凌煜凯?”倾倾到此时还有点没法接受,怎么也无法将眼前这张英俊帅气自信的脸与当初那张满脸胡须还有点颓废的脸重合。

    “五年前,在B市有个女孩在街上向我求婚,而后拉着我到民政局领结婚证,我陪着她回家,可是她却哭着冲出来了,之后我们在酒店里度蜜月,三天后,我去刮了满脸的胡子,想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凌煜凯低沉的嗓音,缓缓的叙说着五年前两人的故事。

    倾倾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叭哒叭哒落下。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当初、、、、凌煜凯不是这样的,你不可能是他。”倾倾很难接受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五年前和自己结婚的那个男人。

    可是事实又摆在面前,这张脸,怪不得觉得有些熟悉,原来、、、原来睿睿和霖霖是像他,都怪她笨,当初只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怎么就没想到呢。

    “倾倾,我真的是那个凌煜凯,五年前,我们的结婚证还在,倾倾,我只是将当初的胡须刮掉了。”凌煜凯一再的解释。

    “你去哪了?我在酒店里等了你一星期,之后又等了你一个月,可是都没有你的消息,你去哪了?”一直压在心底的伤痛像是突然被撕开了伤口。

    家人都以为只是三天,没什么大不了,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那三天后的分离竟然有这么大的伤痛。

    五年来,她一直将这疼痛压抑在心底,如今,看着他,胸口像是被人当众打了一拳,如果、、、如果五年前,这样的他站在自己面前,只怕也不会认识的。

    “倾倾,对不起,当时我家里发生了一点事,待我将事情处理好,回到B市找你时,你已经离开了,倾倾,这些年你过得好吗?”凌煜凯将倾倾拥入怀中,看到倾倾的眼泪,他心里竟也有些酸涩。

    “你骗我,五年了,如果你真的有心,早找到了。”倾倾却猛的推开凌煜凯,用泪眼控诉。

    五年了,他知道她家在哪里,就算她离开了,问爸妈,他也应该知道她在哪里。五年了,如果他有心,一早就找到了自己,怎么会还等着她找回国。

    “倾倾,我找过,不信你可以去问你爸妈,他们说你离开去找亲生父母了,他们也不知道在哪,倾倾,虽然当初我们的婚姻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妻子,我们重新开始吗?”凌煜凯看着倾倾,心里七上八下,像是在等着被宣判似的。

    “那现在呢?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就是那个沈倾倾的?”倾倾泪眼婆娑,从今天的情形看,凌煜凯应该早就知道她是谁了?可是这些天来,他都不曾表明过,而是变着法的‘玩’她。

    “倾倾,你听我解释,虽然一开始觉得你很熟悉,但是我也不敢确定,后来知道的时候,我想、、、我想重新追求你,让你从心里接受我,所以--倾倾--”凌煜凯欲向倾倾解释,可是倾倾却摇着头,冲出了他的办公室。

    这是倾倾第一次不顾一切的翘班,其实并没有那么难以接受,她应该高兴才是,可是想到这些天来,自己就像个傻瓜一样被凌煜凯耍着玩,心里就特别的不是滋味。

    或许五年来,凌煜凯改变的不仅仅是外表,还有内心,他不再是五年前那个街头流浪汉,或者说,当初她根本就将一切想得太简单了。

    倾倾不禁会去想,如果是五年前,凌煜凯会像今天这么做吗?

    她脑中并没有答案,闭上一眼,心底的热情缓缓的褪去,这些年来,其实都是她在自欺欺人,她和凌煜凯仅仅只认识了三天,而这三天,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床上度过的,他们之间真的有感情吗?

    心里有些苦涩,他们肉体上或许比脸面上更熟识,这一整天,倾倾都在街头游荡,脑中出现的都是凌煜凯,只不过是不同的两张脸,一张是五年前的,一张是现在的,即便心里知道了,她还是无法将两张脸重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