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41章 老婆你真的好狠

第41章 老婆你真的好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凌煜凯的大手顺着臀部的曲线搓揉着那处的弹性柔软,指尖渐渐往渐渐微润的腿心滑去……

    当那火热的大掌顺着大腿探入时,倾倾混沌的意识隐约察觉到继续下去一切将会失控,心底掠过一丝慌乱,扭动着腰想要避开时,凌煜凯却不容她退缩,食指更是穿过内裤的边缘……

    “呃……”突如其来的刺痛混杂着熟悉而遥远的快-感瞬间在四肢百骸流窜,倾倾身子本能地僵了僵后却在他突然的动作中软了下来。

    她的手无力地攀着他的脖子,纤腰不自觉地扭动着想要借此摆脱这难耐地快意,糯软的娇吟伴着虚软的身子,撩拨着凌煜凯飞窜的欲-望,他的唇早已松开了她的,沿着她线条优美的下颔而下,濡湿温热的轻吻一一落在她耳垂、颈上,另一只手掌也有些急切地直接推开她的上衣,握住其中一只柔软便用力地搓揉着……

    惊天的快感自那点铺天盖地地蔓延开来,倾倾身子不自觉地颤抖着,凌煜凯也发现她的变化,刻意在那处来回撩拨着,似是毁天灭地般的快意几乎将她淹没,她双脚虚软得几乎要软倒,原本抱着他脖子的手也已软得垂了下来,虚软的身子似要化成一滩水,不自觉地下滑,凌煜凯抱住了她,将她拦腰抱起,踢开卧室的门,略显粗暴地将她抛在了床上,人也跟着紧紧地覆了上来,双手扒着她凌乱的上衣便要将她身上的衣服褪去。

    沈倾倾的理智却在这一抛指尖稍稍清醒了过来,握住了他的手,望向他微弱地抗议,“不行。”

    凌煜凯一手撑在她头侧,微微撑起身,抬起那双被情-欲燃得赤红的双眸,看着她眼底的哀求,低沉的嗓音因为隐忍而沙哑得厉害,却带着诱哄的味道,“老婆,给我,嗯?”

    他额上已被一层细细的薄汗打湿,额前几缕黑发也已被打湿,一大滴晶亮的汗珠沿着垂落的发丝,悬在发尾,带着致命的性感,沈倾倾几乎在他带着诱惑的低沉嗓音下弃械投降,但残存的那点理智将她拉回。

    虽然他们依然保有婚姻关系,但是五年了,如果今天失控,那么这同五年前有何区别?

    “对不起,给我点时间。”她镇定地望着他,低声说着,原本娇柔的嗓音因情-欲地晕染带着丝勾人的沙哑,侬软娇哑的声线撩得凌煜凯几乎要不顾她的感受再次将她狠狠揉入怀中,狠狠地占有她柔软的身子,看着她再次如五年前般呻-吟,求饶。

    但理智拉回了他,凌煜凯也意识到不能操之过急,这五年的空白,毕竟是存在的,他们之间不能再如同五年前一般,他想要的是她的全部,并不仅仅是她的身体。

    凌煜凯抬起手抚着她的脸,长指微微用力地揉了揉,沙哑的嗓音有些咬牙切齿地味道,“老婆,你真狠!”

    说话间却突然低头,狠狠地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在沈倾倾呼痛时已翻身从她身上下来,抛下一句“借浴室用用”后便已出了门。

    没一会儿,浴室便想起“哗哗”的水声,沈倾倾长舒一口气,将衣服拉好,静躺在床上没有动,身上高-潮的余韵犹在,那几近灭顶的快感,几乎让她想要不顾一切地继续下去,但是不行,他们之间还有很多问题,还有两个孩子,她还不想让他知道孩子的存在的,她要确定他的感情后,再告诉他。

    趁着凌煜凯洗澡的时候,倾倾起身将为儿子准备的床铺好,今晚,只能委屈他睡这了。至于衣服,真的没办法,只能等会他睡的时候,帮他将衣服洗一洗,再烘干了。

    “床铺好了,我这没有男人的衣服,你先去床上,我将你衣服洗一洗,烘干再给你。”倾倾见凌煜凯围着浴巾出来,脸微红道。

    “老婆,我听着,怎么觉得你好像在诱惑我呢。”凌煜凯看着倾倾色眯眯的笑,在这个时候,别说床字了,那怕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会让人想入非非。

    “凌煜凯,你再胡说八道,我不介意让你去雨中裸奔。”倾倾红着脸,瞪着凌煜凯,以前怎么不知道他这么贫,这么色呢。

    回想五年前,那个时候的凌煜凯,像极了靠边的流浪汉,也像落魄的艺人,同此时这种不正经的坏样,实在没法比。

    看着倾倾走进浴室,凌煜凯并没有进房间,而是坐在客厅里。

    他只是不想让倾倾觉得尴尬,毕竟分开了五年,即使是在五年前,倾倾也很是害羞,没想到时隔五年,倾倾还是同当初一样,动不动就脸红。

    凌煜凯在外面坐的有些闷了,走到浴室,见倾倾正在低首洗衣服,便道:“老婆,要不衣服还是明天拿到外面洗吧。”

    “闭嘴,你如果睡不着,到外面看电视。”倾倾头也不回道。

    洗衣服是小CASE,原本可以直接将衣服扔到洗衣机的,一来怕衣服洗坏了,二来,也浪费时间,反正就几件衣服。

    被轰出来的凌煜凯,无聊的打开了电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美丽的仙子向他走来……

    “你衣服好了,快去穿上吧。”倾倾将衣服放在凌煜凯身边,同时也将他从美梦中惊醒。

    “老婆辛苦了。”凌煜凯拿起衣服,衣服上淡淡的清香,让他做了一个很自然,却又很傻的动作,他将洗好的KK捧到鼻前……

    “凌煜凯,你傻了,衣服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闻的。”倾倾笑着,不客气的扔了他一记抱枕。

    “NO,NO,衣服虽然是用来穿的,但是老婆亲手洗的衣服,带着幸福的味道。”凌煜凯却一脸陶醉道。

    “少贫了,快进房将衣服穿上,我也睡了。”倾倾起身,时间真的不早了,再不睡,明早铁定起不来了。

    “老婆,真的不可以睡那间房吗?”凌煜凯眼巴巴的望着倾倾的卧室,可怜兮兮道。

    “不可以了,对了,在睡觉之前,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沟通一下。”见凌煜那神情,倾倾清醒了,想起了要说的话,之前差点擦枪走火了,照这样下去,很容易会再次发生的,所以,她必须先同他约法三章。

    “好啊,好啊,我们可以到床上去沟通。”凌煜凯大喜,以为有福利,这会连短裤也不穿了,高兴的起身,却不想,腰际的浴巾松开了,直接就落在了沙发上了。

    “啊--凌煜凯,快穿好衣服。”倾倾双手捂眼尖叫起来。

    虽然她已经遮得很快了,可是还是无可避免的看到了某个长针眼的东西,而且那家伙昂首挺首,看上去好像很、、、很不正常。

    “老婆,你还是这么容易脸红,这里你又不是没看过,我记得你还摸过的哦。”凌煜凯一边慢条斯理的穿小KK,一边偷瞄倾倾的表情。

    “凌煜凯,我们约定第一条,以后不可以再叫我老婆。”

    再次重逢后,从凌煜凯叫第一声老婆的时候,倾倾就觉得很不习惯,而且他一声叫得比一声甜,让她不免有些担心,万一那天叫漏嘴了,在公司也叫‘老婆’,那她还如何在公司混,所以为了安全期间还是直接将这个他应有的‘权力’限制一下。

    “不是吧,老婆,我们本来就是夫妻,不叫老婆叫‘亲爱的’,‘达令’‘宝贝’‘或者小心肝’……”

    “停停停--”倾倾一听脸都绿了,一个比一个肉麻,让她直接跳黄浦江算了。

    “老婆,那要叫什么呢?太太?夫人?”凌煜凯见倾倾放松了许多,继续逗她道。

    “沈倾倾,倾倾,二选一,没得别的选择了。”果然,倾倾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已在凌煜凯的怀抱。

    “老婆,打个商量,在公司里我遵守约定叫你倾倾,但是下班时间,还是老婆。”凌煜凯一边偷香一边道。

    “啊!你、、走过点的、、”当身后那滚烫的异物突然抵着臀部,倾倾吓了一跳,忙用手肘抵着他道。

    “唉,被发现了,兄弟啊,兄弟,看来今晚只能委屈你了?”凌煜轻叹了声,“老婆,除了这条约定还有第二条吗?”

    凌煜凯不得不用转移法,忽略高举旗帜的兄弟。

    “第二条,你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我们的关系。”倾倾见凌煜凯的脸暗了下来,心有不忍,补充道:“至少现在还不可以。”

    “好吧,我会重新追求你,等你点头答应的时候,到时我要高调的宣布你沈倾倾是我凌煜凯的老婆,而且还要再重新补办一个盛大的婚礼。”这点凌煜凯到没什么意见,当初只是领了证,连婚宴都没办,现在当然要补起来。

    “嗯,第三条,在我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之前,你不能、、、不能有逾越的行为,类似于今天晚上的,还有……”倾倾见凌煜凯没出声,眼睛却向他,不巧看到他只着小裤裤的身体上那高高撑起的帐篷,当即吓得往房间跑。

    走到房边,赶紧道了声“晚安”,便要将门关上,凌煜凯却突然扣住她的手,一把将她扯入怀中,薄唇印了上来,一个略显粗暴的深吻。

    “老婆,你真的好狠。”将她吻得气喘吁吁后,凌煜凯才不舍的放开了她,长指摩挲着她的脸颊,咬着她的唇瓣意味不明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