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42章 老大,我不是故意的

第42章 老大,我不是故意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关上门,倾倾靠着门娇喘,下次一定要与他保持距离,要不然,很容易就会被他诱拐的。

    凌煜凯没有回房,又去冲了个冷水澡,才降下身体的温度。倾倾可真是磨人的妖精,这样下去,早晚会欲火焚身而亡的,凌煜凯叹息。

    本以为冲个冷水便能冷静下来,不曾想,一晚上,脑子里只要想着隔壁房里睡着娇妻,他的兄弟就不肯平静,一直折腾到凌晨才倦极而睡。

    另一间房的倾倾却恰恰相反,回到房间后,和孩子们通了电话,倾倾心情大好,一会就睡着了。

    梦里他们一家人一起去海边度假,美梦一直持续到清晨。

    想到昨晚凌煜凯的晚餐,倾倾起了个早,决定回报一下他,做了西式的早餐。

    不过早餐做好的时候,凌煜凯还没起来,倾倾本来想去敲门,但是想到凌煜凯‘热情’,她放弃了。

    如果叫他起来吃饭,两人一起出门,被人看到,会有说不清的闲话,还是分开去公司吧,他是总裁,就算迟到也没人说他,晚就晚点吧。

    倾倾吃过早餐,将纸条贴在房门上,相信凌煜凯醒来后就能看到,自己则像往常一样去上班了。

    凌煜凯并不是睡到自然醒的,而是被李特助的电话吵醒的,因为今天上午,他同美国的SCC集团的总裁有个会议。

    “总裁,请问你何时能来公司,与SCC集团的会议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了。”凌煜凯迷迷糊糊的将电话拿到耳边,听到李泽的声音,吐出了一句英文的粗话,从床上弹起,却没想到动作太大,竟直接掉到地上了。

    “总裁,你还好吗?请问需要去接你吗?”

    李泽从电话里听到掉地上的声音,怔了下,弱弱的问。

    “不用了,如果半个小时后我没有赶到公司,你先就会着,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回公司。”凌煜凯低咒着,火速冲到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看到门上贴的纸条,低咒了声,又折身到餐厅,冲到餐桌上拿起三明治,狠狠的咬了一口。

    好在这个时候已经过了上班高峰期,否则无论他怎么赶恐怕也不可能在半小内赶回公司的。

    “砰--”倾倾拿着设计稿,正要下楼,那么巧凌煜凯上来,两人竟然又撞上了。

    “总、、总裁。”看清是凌煜凯后,倾倾结巴的说不出话,从凌煜凯的表情看,似乎很不爽。

    “老婆,今天的帐,我们晚上再算。”凌煜凯俯下身,在倾倾耳边咬着牙道。

    “总裁,请自重,这是……”

    “总裁,SCC的总裁已经到了。”凌煜凯还想说什么,李泽已经过来了。

    “我马上到,资料准备好了吗?”凌煜凯起身,拍了拍倾倾的肩,“沈设计师,以后小心点,我非常确定后面没有鬼追你。”

    倾倾只觉得头皮发麻,凌煜凯这满含暗示的话,让她心里七上八下,刚才听到李特助的话,她才知道自己今天真的犯了大错,万一这次的合作项目谈不下来,那她恐怕真的要死定了,怪不得他刚才说要找她算账,55555……怎么办?要不要现在潜逃?

    倾倾小心翼翼的回到办公室,可是今天的椅子上好像扎满了针,怎么坐都不舒服,每当桌上的电话响起时,她就像触了电一样弹起,一直到中午休息的时候,一颗提到嗓子心的肯,才慢慢复位。

    到下午上班的时候,倾倾平静多了,中午凌煜凯没有‘召见’,情况应该很乐观才是,这么一想,倾倾有精神干活了。

    可是刚提起画笔,竟然有人敲门了。

    “请进。”倾倾愉悦道,如果是凌煜凯肯定不会来敲门的,所以今天应该没事了。

    “李特助,怎么是你?”看到推门进来的李泽,倾倾呆了下,脑袋还没反应过来,李泽说话了。

    “沈设计师,总裁请你过去办公室一趟。”

    “总、、、李特助,总裁上午和SCC集团的合作项目谈得如何?”一听到‘总裁’两个字,倾倾便紧张了起来。

    “基本上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中午总裁与SCC的总裁一起吃饭,相谈甚欢。”这个大项目签下来,李泽心情大好,话难免多了点。

    “那就好,那就好--”听到这,倾倾完全放心了,既然合同能签下来,那就不会有事了,她可以放下一百二十颗心了。

    “总裁,您找我?”倾倾来到凌煜凯的国公室外,见秘书罗小凡正在里面,所以她礼貌的敲门,并且用了‘您’字。

    “嗯,你先坐会,罗秘书,这些文件复印,然后发下去。”凌煜凯应了声,将手上的文件交给秘书,吩咐她去做事。

    “好的。”罗秘书离开的时候,细长的凤眼扫过倾倾的脸庞,停留了几秒,似是警告,又像是幸灾乐祸。

    “李特助,我与沈设计师,有些重要的事谈,任何人找我,都说我不在。”凌煜凯抬首向在门外的李泽交代道。

    倾倾闻言不免头皮发麻,看这样子,凌煜凯是真的要同她算账,如果她首先认错,会不会从轻法落呢?

    “总裁,今天早上的事,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倾倾见凌煜凯关门转身,眼里透露着危险的气息,越发紧张。

    “没关系,你继续说。”凌煜眯着美目走向倾倾,每走一步,倾倾都能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我、、我有敲门,不过你可能没听见。”见凌煜凯更加危险,倾倾决定说谎,反正他睡着了,应该也不知道,就当他睡死了,没听见敲门。

    “那是因为昨晚某人‘欺负’了我一晚上,我冲了一晚的冷水澡,直到天亮才累极而睡,你说,这笔帐我们要怎么算?”凌煜凯说话间已来到了倾倾身体,倾倾的背已抵着他的办公桌,无处可退了。

    “那是你自己的问题,谁让你那么色,我又没做什么,而且……唔……”倾倾的抗议被凌煜凯吞下。

    凌煜凯的吻粗暴而霸道,占有欲十足,紧紧含着她的唇,似是要将她拆吃入腹般,重重地啃噬、吸吮,唇舌紧紧纠缠着,牢牢托着她后脑勺的手掌不断收拢着,揉乱了她一头秀发。他另一手紧箍着她的腰,搓揉着,将她整个狠狠地揉入怀中,与他的身体严丝密缝地牢牢贴在一起。

    沈倾倾的意识在最初的片刻空白后回笼过来,又在他霸道的吻下被抽空,似是在深海中沉浮不定。

    那点残存的意识知道她应该推开他,而且是立刻,马上,但是,她的身体竟不排斥他的靠近,甚至是渴望,一种深沉的渴望从体内升腾而起,隐约熟悉的气息,遥远而不算陌生的感觉,混沌的意识被他霸道的吮吻和气息搅乱,她忘记了这是在凌大总裁的办公室,忘记了此时是上班时间。

    凌煜凯的吻渐渐不再满足于唇舌间的纠缠,身体某处肿胀得发疼,叫嚣着要解放,想要深深地埋入她体内,想要听到她在他身下婉转娇吟。

    他抓着她的身子往她身后的办公桌压去,大手随意一挥,文件被扫落在地,光洁如新的办公桌被清空,他抬起她的腿,托着她的臀将她放在了办公桌上。

    “不、、、不要、、、不可以、、、、”

    臀下冰凉的触觉让沈倾倾稍稍回神,却在他再次用力地啃噬激吻中翻飞而去。

    “老婆,别抗拒我,顺着你的感觉,感受你我的热情,需求……”凌煜凯啃咬着她耳垂的同时,在她耳际诱惑道。

    那似带着火的手掌急切地抓着她的衣摆,将她的上衣往上推,露出大片诱人的淡粉色的雪白肌肤,胸前被挤压得几乎变形的两团雪白刺激得他的呼吸愈发的粗重起来,紧盯着她的那双黑眸仿佛也带了火,灼得她浑身上下愈发难耐地滚烫起来。

    她不想再做无力的抵抗,闭上眼,感觉着彼此的需索,感觉着凌煜凯的热情。

    意识虽已飞离,但女性本能让她觉得羞怯,不自觉地抬手想要遮住胸前的裸露,但手还未到胸前即被霸道的拉开,凌煜凯微微俯身,两片温热的薄唇含住胸前的嫣红,重重地吸吮、啃噬……

    如电击般的快意在四肢百骸流窜,她忍不住低低地呻-吟轻喘,扭动着身子想要逃开。

    如娇如媚的嗓音,带着动情的呢喃,让他的黑眸愈发深沉起来,大掌往下探入她的裙装内,扯着那薄薄的布料便要用力扯下来……

    “阿凯,听说你搞定了SCC的合作项目……”

    “……啊啊……”

    一室的旖旎被突然闯进来冒失鬼打断,原本愉悦,清朗的声音立即被尖叫声打破,凌煜凯动作极快地拉起身上的大衣将倾倾严严密密地裹在胸前,微微侧转头,被情-欲熏染得黑亮的瞳眸似是结了冰,两片薄唇咬出了三个字,“端木扬!”

    短促、有力,震慑力十足!

    “啊?哦……哦,那个……那个……”

    犹处在巨大震撼下的端木扬语无伦次地说着,边僵着身子愣愣转身,双眼却忍不住地不断回头,往老大胸前瞄,老大的生活堪比和尚,可从来没见过他和那个女人如此激-情,更别说还是在办公室了,想要看清此刻正窝在他怀中的女人是谁,一个没留意,头重重地撞在了门板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