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48章 凌煜凯偷看倾倾手机短信

第48章 凌煜凯偷看倾倾手机短信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五年了,她可以不要凌煜凯,但是却不能不要两个孩子,怎么办?要不现在辞职?

    辞职--还必须正面面对凌煜凯,他会同意吗?倾倾想得头都大了,决定暂时不去想这些,船到桥头自然直,刚想回房躺会,门铃却响了。

    看着门的方向,沈倾倾并不想动,这会她真得一点胃口都没有。门铃响了几下,然后消失了,倾倾以为送外卖的人走了,也就不想理会,可是刚起身,门却被人从外打开了。

    “沈倾倾,你在忙什么?我按门铃你没听见吗?”凌煜凯手提着外买,就这样和倾倾瞪着。

    “我不饿。”倾倾怔忡了好久,才轻道。

    “我就知道,你这女人,这么多年了,还不会照顾自己吗?”很明显,凌煜凯的怒火并没有褪去,反而比则才更甚。

    听到凌煜凯说教的语气,倾倾压抑的情绪,还有今天的遭遇所带来的不安,全部爆发了,不禁对着凌煜凯吼道。

    “凌煜凯,你不要一副说教的表情好吗?我很累,我现在只想休息,能不能请你安静的离开,我如果真得饿了,我会自己找吃的,过去的五年里没有你,我不是也一样活得好好的吗?”

    第一次看到倾倾发火,凌煜凯不禁傻眼了,愣了好半晌直到倾倾进到房间,叭的一声将门关上,才从震惊中清醒。

    他来到门边,抬手欲敲门,却在半空停下了。凌煜凯没有敲门,也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在客厅坐下了。

    难道他真得管多了吗?他只是关心她呀,五年了,难道时间已将倾倾改变了?他们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对‘新婚夫妻’了?或者说这五年,她已经另有意中人?

    想到自己等待的这五年里倾倾生命中有另一个男人出现,凌煜凯就有一种想杀人的愤怒。这五年来,虽然他并没有出国去找她,但是沈倾倾这个名字却已经刻进了他的心里,她是他唯一的妻子,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凌煜凯想冲进房间里问个明白,可是想到倾倾刚才失控,他还是忍下了。

    将饭菜放在桌上,发了条讯息到倾倾手机上,告诉她自己离开了,让她记得出来吃饭。期待着倾倾能回一条讯息,可是声音却从身后传来,倾倾的包还在沙包上,手机也在里面。凌煜凯怔忡的看着沙发,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快步走到沙发前,拿起了倾倾的手包。

    可此时,他心里却在天人交战……最终他还是打开了倾倾的手包,拿出了里面的手机。

    凌煜凯的手有些颤抖,他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他直接打开了信息,除了自己发的之外,其他的信息竟然都是一个叫‘占姆斯’的男人发的。

    他心里忍不住一阵醋意,不禁打开了一条。

    ‘亲爱的,你睡了吗?我好想你,你什么时候回来。’一打开,就是肉麻的称呼,亲昵的语气,这让凌煜凯的肾上激素直线上升。

    接着他又忍不住打开了第二条:宝贝,我好想你,今天晚上你都没有给我讲故事,我睡不着。

    凌煜凯疯狂的翻看着信息,每一条都是肉麻的称呼,暧昧的语气,他快发疯了。

    他想都没想,就照着那个号码换了过去,他一定要弄清楚那个男人是谁?否则他会疯掉的,他要知道那个叫占姆斯的男人和倾倾是什么关系?会是她的情人吗?

    这个时候,意大利正是凌晨,还没到起床的时候,正在睡梦中,电话响了好久才有人接听。

    “薇薇安,这个时候打电话……”

    “你是谁?”凌煜凯脸色更是阴沉,对方说的是法语,听声音好像还在睡梦中,但凌煜凯却不想听他说肉麻的话,直接就以质问的语气道。

    “你不是薇薇安?请问你是……”对方怔了下,停顿了一会才道。

    “闭嘴,你就是占姆斯,你和……”

    凌煜凯正在不停的质问占姆斯,倾倾的卧室却打开了,而且她站在那,“凌煜凯,你在做什么?”

    倾倾回到卧室后,没听到敲门声,也没听到凌煜凯的声音,很快便冷静了下来,觉得自己刚才似乎有些过分了,本想出来看看凌煜凯是不是走了,没想到,打开门,看到的却是凌煜凯拿着她的电话大吼大叫。

    “倾倾,这个占姆斯是谁?”凌煜凯听到倾倾的声音并没有内疚或是吃惊,反而转身质问倾倾。

    倾倾并不想多做解释,她相信清者自清,更何况,凌煜凯竟然用这种语气质问,也没有解释的必要了,因此,她伸出手道:“凌煜凯,将电话还给我。”

    “沈倾倾,怪不得不管我怎么说,你都不肯说个‘好’字,原来,原来你又有了新欢,那么,你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凌煜凯并没有将电话交给倾倾,反而厉声怒问。

    听着他冰冷的声音,倾倾眉头不由拧起,就算占姆斯打电话过来,他也没必要打翻了醋坛子吧,

    “凌煜凯,有句话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权当你是关心我,不和你一般见识,占姆斯是我的朋友,也算是我的恩师,这样的回答,不知凌总可满意?”

    这些年经历了很多,面对任何事,倾倾都能理智的处理,可此时,她真有点沉不住气。

    但现在,她并不想和凌煜凯吵架,也没有吵得必要,她和占姆斯之间是清白。

    “朋友?沈倾倾,你不要自欺欺人,什么样的朋友会如此暧昧,会用如此亲昵的称呼?”凌煜凯很想沉住气,可是看着手机上的短信,他真恨不得掐死沈倾倾。

    这些年来,他对女人总是保持着距离,一来是不信任女人,二来,也是因为倾倾,可是现在呢?他一直等待的女人,他的妻子,竟然也和其他女人无二样,叫他情何以堪,叫他怎么不怒火,妒火攻心。

    倾倾愣了下,随即有些明白了,想必又是儿子拿占姆斯的手机发短信了,可是这会,她真得无法向凌煜凯解释,她还没想好要不要将孩子的事告诉凌煜凯。

    “信不信在你,我问心无愧。”倾倾从凌煜凯手上夺回手机,转身欲回房,却被凌煜凯一把拽入了怀中。

    “凌煜凯,你……”倾倾大惊,她没想到凌煜凯突然如此野蛮。

    “这就是你的解释吗?还是说你早已忘记自己已婚的身份?”凌煜凯看着眼前这张没半点内疚的脸,血液直往脑门冲。

    “凌煜凯,我没必要向你解释什么,就算我们是夫妻,我也有交友的自由,更何况我和占姆斯并没有什么。”倾倾直视凌煜凯,并没有太生气,换个角度想,她姑且当作他在吃醋,这样她心里会好受些。

    “沈倾倾,你是觉得我凌煜凯是傻子吗?这上面的称呼,是一般朋友之间的称呼吗?”凌煜凯欲夺回倾倾手中的手机,倾倾手收回了,如果只是占姆斯她不介意给他看,可是里面有她回给孩子的信息,如果让凌煜凯看了,那他就知道了。

    “这些年我生活在国外,这些称呼并不算太暧昧吧。”倾倾猛力挣开凌煜凯,她不喜欢被人这样质问,更何况她确实有隐私。

    凌煜凯怔了下,他也在国外生活过,亲爱的,放在国外,真的算不得什么,可是那个好想你呢?

    他看着倾倾,并不是不怀疑,只是他们好不容易重逢了,他不希望就这样放弃,他衷心的希望真得是他想多了,再看倾倾的神情,她真得很坦然,就这么算了吗?

    “那,我想你呢?这个又怎么解释,沈倾倾,你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力,我对戴绿帽子没兴趣。”凌煜凯强压下怒火,决定和倾倾摊开牌来说。

    原本凌煜凯还想着春节的时候向倾倾重新求婚,补她一个婚礼,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五年了,在没有弄清楚倾倾这五年在国外的生活,他不会仓促结婚的,当然,也不会轻易离婚,这五年,沈倾倾可是顶着他凌煜凯妻子的身份,如果、如果她真得……

    “谢谢凌总的提醒,我这次回来正是要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倾倾竟然挑衅的一笑。

    这个男人,真当她是小猫咪吗,只是在外的这些年,她习惯了以看似柔弱的一面示人,只不过是不想惹事,她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来处理,没想到他却越说越难听,真是太过分了。

    “解决,难不成你想离婚?”凌煜凯捉狂的吼道。

    “或许,凌总,门在那,请恕我有病在身,不能送你。”与凌煜凯保持着安全距离的倾倾手指着门的方向道。

    其实她真正想做的是一脚将他踢出去,既然不是人家的对手,那就只好避而远之了,倾倾快速移到卧室,却没想到男人一旦捉狂暴发力惊人,她还跨进卧室,就撞上了一堵人肉培。

    “想赶我走?没那么容易,今天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搬到我那住,二是我搬过来。”凌煜凯双手将倾倾紧环在胸前,虽然没使用暴力,双臂却将倾倾牢牢的锁在胸前。

    “凌煜凯,你不要得寸进尺,你将钥匙还给我,立即滚。”凌煜凯锁得太紧,倾倾就连呼吸都觉得有些费力,但是她决不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