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49章 大总裁竟然爬窗偷香

第49章 大总裁竟然爬窗偷香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凌煜凯咬着牙道:“做梦!”

    “放开我。”倾倾心有些乱,凌煜凯灼热的呼吸吹在她脸上,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让她害怕。

    凌煜凯看着近在咫尺的精致小脸,怒火顿时消了一半,五年前的三天蜜月期总在脑海浮起,眼前佳人就在眼前,心中一动道:“你说我是狠狠的揍你一顿还是吻到你说不出话--”

    “不……唔……”倾倾闻言,本能的想伸手捂嘴,可是双手却被凌煜凯钳制在身后,而且他的动作比说话的速度还要快,话音开落,倾倾唇上便有了异样的温度。

    不似前几日的温柔,凌煜凯吻得有些粗暴凶狠,似是发怒的野兽,一手压制她的双手扣着她的腰,一手牢牢地扣着倾倾后脑,不让她挣开。

    “痛--”倾倾用力想推开他,可是刚离开,又被他蛮横的堵上了。

    听到倾倾的那声痛,凌煜凯意识到有些过分了,但他并没有松开,反而更眷恋的含着她的唇,用力地厮磨啃噬,吮得她的唇一阵阵发麻……

    直到凌煜凯察觉倾倾的身体发软,才松开她。

    凌煜凯唇角微扬,有些得意道:“这是叫你记住谁才是你的男人。”

    “叭--”他话音刚落,倾倾一记耳光扇在他脸上,并用力推开了他。

    “凌煜凯,这是让你记住,不要随便占女人的便宜。”方才倾倾因为缺氧,脑中有片刻的空白,清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了他一记。

    她最讨厌这种粗暴,自以为是的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沈倾倾,我只是索讨一点做丈夫的权力,你竟然--”凌煜凯手移到脸上,火辣辣的。

    他现在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五年前那个温柔可人的女孩,怎么就变得如此凶悍?

    倾倾沉着脸,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感情,因他今天的所作所为完全的抹杀了,原来还在犹豫,现在她决定离婚,“谢谢你的提醒,我已经决定了,明天我们就去办离婚手续。”

    “你说什么?”凌煜凯闻言,刚消去的火气,顿时燃起,“离婚?你想得美,沈倾倾,在你甩了我一个耳光之后,你还想离婚?”

    凌煜气得有些失去理智,只是吻了她一下,不但被甩了大耳光,她还要离婚,五年前,他们可是连床单都滚过。

    “请你出去,明天我们民政局门前见。”倾倾明知道他的答案,却固执道。

    虽然他居了五年,但是离婚并没有那么容易,如果凌煜凯不同意,还是必须得走法律程序。

    “五年前,是谁求着我结婚的,现在想离婚--”看倾倾那冷若寒霜的脸,凌煜凯反而平静了。

    眼前的这个女人,当真不再是五年前那个女孩了,她已经是个成熟的女性了,再没了五年前的稚气与冲动,五年的时间,将她打磨的更是美丽诱人了,他不会放手的。

    倾倾微颤,说出了违心的话,“不用你提醒我,正是因为当时的冲动,才会有今天的决定,五年前是我的错,你需要什么补偿,我会尽量满足你。”凌煜凯那双带笑的眼定在倾倾脸上,说出的话特别的暧昧,“沈倾倾,当真什么补偿你都能做到?”

    看着那张‘算计’的脸,倾倾心口一紧,心道:他不会如此卑鄙无耻吧。

    “只要是合理的,在我能承受得范围内。”倾倾暗咬牙,补充道。

    “绝对合理,在没有离婚之前,我们还是夫妻,所以,身为丈夫的我,要求你改造做妻子的义务应该不算过分吧。”凌煜凯手搭在沙发背上,暧昧的笑看着倾倾。

    “你--我不会向你妥协的。”倾倾气结,看着凌煜凯,一咬牙,转身进了房间,决定不予理会。

    看着合上的房门,凌煜凯并没有追上去,也没有离开,反而安静的打开了电视。

    他需要好好的想一想,他原本以为倾倾和她一样,五年来都是单身的,可是现在,好像是他想得太简单了。

    此时,端木扬那天的一句话突然在耳边响起,那天好像听到他说起过。

    凌煜凯发了条信息到倾倾手机上,让她出来吃饭,而他则要去找端木扬了解一下情况,知已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最起码对情敌得有个了解。

    西餐厅里,凌煜凯坐得有些不耐烦了,这个端木,竟然不守时,都已经过了半小时了,还没来。

    凌煜凯正要打电话,端木扬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老大,不好意思,临出门的时候被凯伦缠上了。”端木扬说着在凌煜凯对面坐下了。

    “嗯,阿扬,你以前见过倾倾吗?”凌煜凯端起咖啡喝了点,装作不经意道。

    端木扬定定的看着凌煜凯,好一会才道:“见过两次,不过我还真不知道她的中文名字,在时装界,她的名字是薇薇安,你不会真看上她了吧?”

    凌煜凯轻咳了声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话是这么说,不过她好像名花有主了,你不会来真的吧?”端木扬还真有点不敢相信,不过转念一想,这几年来,倒贴上来的各色女人,老大都看不上眼,没想到竟然是喜欢这种型的。

    “你确定吗?”凌煜凯眉头微蹙,心里有些不爽,但并没表现出来。

    端木做思索状,而后缓缓道:“应该是吧,你可以翻看一下这两年的时装杂志,似乎有提到,那个男人是范思哲的首席设计师占姆斯。”

    凌煜凯最不想听就是那三个字,可是若真是如此,倾倾为何要辩白呢?

    “阿扬,就像你说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若她身边真没有男人才奇怪呢?不过,说来奇怪,她怎么舍得放下那么好的男人,回到国内……”端木扬说着说着,竟变成了自言自语了。

    的确,就像端木所说的,漂亮的女人总是不乏追求者,更何况,五年了,她一个女人孤身在外,有护花使者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可是他就是不能接受。

    凌煜凯这会正五味杂陈,端木扬突然又蹦出了一句,“莫不是他们分手了?”

    见凌煜凯没吱声,端木打趣道:“老大,如果是这样,那你的机会来了。”

    心里不舒服归不舒服,但凌煜凯并没有打算放弃倾倾,彻夜未眠,他决定暂且不去想这五年倾倾做了什么,现在,他只想将倾倾留在身边。

    第二天一早,凌煜凯将日常用品和衣物一收,直接来到了倾倾家,可是当他拿出钥匙开门时,却发现门锁已经换过了。

    看着新换的门锁,凌煜凯哭笑不得,这女人的心可真狠,不到一天的时间,竟然就将锁换了,难道她就这么讨厌他吗?

    想起自己五年前的样子,那满脸胡须,甚至看不出五官,可是那个时候,沈倾倾竟然接受了他。再看现在,他可是非常有自信的,只要他一个眼神,只怕女人就往他怀里扑,可是反观沈倾倾,避他仿若毒蛇猛兽,第一次,凌煜凯对自己帅气的外形产生了质疑。

    伸手敲门,可是里面没反应,这大清早的,提着行李站在门口实在不好看,因此凌煜凯拿出了电话。

    卧室里,一直到凌晨才入眠的倾倾被电话声吵醒,伸手捞过手机,并没有看是谁,直接就接听了。

    “宝贝,你们……”

    “沈倾倾,你竟然将门锁给换了--”

    听到凌煜凯的声音,倾倾睡意尽飞,猛得坐起。还以为是儿子打的电话,差点就漏馅了,幸好凌煜凯说得快,要不然,她可能要面临失去孩子的危险了。

    倾倾吓出了一声冷汗,凌煜凯说了半天,她愣是一个字没听进去。

    见倾倾没有回应,凌煜凯以命令的语气大声道:“不准挂我电话。”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倾倾当即就挂了,刚才是受到了惊吓,不但没缓过神,头还有点晕,看了看时间,如果在平时这个时候是应该去上班了,可她现在受伤了,昨天已经向凌煜凯请过假了--

    “难不成他是催我上班?”倾倾呆呆的看着手机,很努力的回想,可就是想不出来。

    “算了,我还是继续睡吧,反正辞职信昨晚已经打好了,等下午的时候送到公司去就行了。”倾倾揉着太阳穴,又躺了回去。

    昨晚她想了很久,决定辞职回意大利,原本满怀着期望回来找的,可是时光消逝,他们都已经不是五年前的彼此了。

    闭上眼,回想着五年前相遇的情形,倾倾脸上露出了羞涩的笑。

    而此时,敲门没回应,打电话被挂掉的凌煜凯,似乎和倾倾卯上了,竟然敲开了楼上住户的房门。

    人长得帅就是好,他只是说将钥匙拉在家里了,楼上的女主人竟然就让他借过了,他到外面看了下,借着空调的支架,大胆的爬到了倾倾家的阳台。

    “沈倾倾,开门--”刚才敲门没人开,这会敲窗总应该开吧。

    听到窗户玻璃的敲打声,倾倾侧首看了过去,一看到窗外人,人像弹簧一样,立即缩进了被中。

    看着倾倾的动作,凌煜凯气得要吐血,他是妖魔鬼怪吗?这大白天的,她都能吓成那样,莫非做了什么亏心事。

    凌煜凯心知要等倾倾开门是不可能的,看来只能自我救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