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51章 端木被沈家人当作倾倾的男友了

第51章 端木被沈家人当作倾倾的男友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五晚上,凌煜凯非赖在倾倾这过夜,倾倾拿他也没办法,豆腐被他吃光了,好在她还能把持的住,床单一直很整齐。

    周一一大早,倾倾实在受不了,决定回家,凌煜凯似乎早料到了,一大早就将端木扬叫来了。

    端木扬来到倾倾的住处,一看穿睡衣的凌煜凯惊道:“老大,你、、、你们已经在一起了?”

    “嗯,端木,有件事我要想请你代劳一趟。”凌煜凯拿了包奶,扔给端木的同时道。

    “老大,太客气了吧,什么事,你说就是了。”端木扬还没从震惊中醒来,眼睛四下看,想看看女主人在哪里。

    “倾倾要回娘家一趟,她受了点伤,而且又有点远,我不放心,你帮我送她回去吧。”

    “回娘家,老大,你们啥时--”

    “我已经好了,副总,可以走了吗?”正说着,倾倾拉着箱子出来了,直接打断了端木扬的话。

    “老婆,你不是还没吃早餐吗?我们一起吃点再走。”凌煜凯还有些事要交代端木,当然,老婆的早餐也很重要。

    “不用了,我买点车上吃就是了,副总,我们走吧。”倾倾就怕凌煜凯啰嗦,直接拖着箱子,拽了下端木一人先出门了。

    “等等,老婆,行李我们拿就可以了。”

    听到凌煜凯的声音,倾倾当真将行李放在门口了,“我先下去,别让我等太久。”

    “老大,你这是玩得哪一曲啊,这两天手机也不开机,一开机就让我出差?”端木不解的看着凌煜凯,多年的兄弟,还是第一次见他对一个女人如此认真。

    “阿扬,倾倾是我妻子,合法的妻子,所以她就是你嫂子,帮我照顾好她,千万别让她家里人欺负到她,尤其是她哥哥。”怕倾倾在下面等及了,凌煜凯也来不及细说,只是明白的向端木说明倾倾的身份。

    “不是,老大,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的,我怎么……”端木还想问,被凌煜凯推出了门。

    “回来后,我再一一回答你,但是现在,你先出去,帮我照顾好倾倾。”关门前,凌煜凯再次交代。

    端木扬带着一肚子的疑问下楼了,心想,阿扬不说,一会在车上也可以问沈倾倾。

    “倾倾,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你吧。”端木哼着曲子上了车。

    “好,这次要麻烦副总了。”倾倾点首,客气道。

    “这里不是公司,你也别副总,副总的叫,你年纪虽然比小,但嫂子就是嫂子,你叫我阿扬或是端木都行。”端木扬侧首笑呵呵的看着倾倾,发动了引擎。

    “那我叫你端木吧。”倾倾愣了下,既然凌煜凯都说了,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在往倾倾家去的路上,端木问了好几次,可是倾倾都不肯说,

    “倾倾,稍稍透露一下,你和老大是什么时候认识的?”端木不死心,继续道。

    “这是高速,你别分心,我只回答你这一个问题,五年前我们认识的。”倾倾说着当真再也不再回答任何问题了。三个小时后,倾倾终于到家了,看着熟悉的家,倾倾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在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前,倾倾从没有想过有天会离家这么久。那时刚知道自己的身世,再加上凌煜凯的失踪,她有些接受不了,经过五年的‘疗伤’,她觉得自己能够面对了,才敢面对,这五年里,她真得很不孝,就连电话都鲜活打。

    “倾倾,这是你家?”端木扬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直以为沈倾倾只不过是个普通女孩,没想到她竟是富家小姐。

    “五年前,我一直以为是我家……”话一出口,倾倾就知道自己失态了,忙转口道:“我去敲门。”说话间,她已经下了车。

    倾倾敲着门,屋里就有人出来了,可是未到门前,就惊讶的叫了起来,“小姐,是小姐……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

    “是啊,是……好歹你也先给我开门啊。”倾倾呢喃着,话没说完,工人又转身回屋了。

    “倾倾,怎么了?”见倾倾转身,端木扬摇下车窗不解的问。

    “没什么,可能太吃惊了吧。”倾倾摊开手,尴尬的笑道,她也没想到,只是五年没回来,竟然就将林姐吓成这样。

    “那你回来之前有打电话吗?”

    倾倾沉默,她没打电话,一来不知道要说什么,二来是怕妈妈在电话里哭。

    “倾倾,是倾倾吗?”倾倾刚拿出电话,身后就传来了妈妈的声音,她立即转过身向里面道:“妈,是我,我回来了。”

    不知为何,说着,声音竟然有点哽咽。

    “林姐,快,快开门。”里面,沈妈妈催促着工人赶紧开门,不觉间,倾倾眼睛竟有些模糊。

    “妈,我回来了,您和爸身体还好吗?”说话间门打开了,母女两抱在了一起,本来想忍住的,可是方妈妈哭了,倾倾也跟着哭了出来。

    这还是端木扬第一次见到母女见面哭的,就算五年没见,也不至于如此夸张吧,而且她们母女哭着,就一起进屋了,倾倾似乎将他给忘记了,好在那个林姐看到车,过来问他。

    离吃午饭还有一会,倾倾只顾着和妈妈说话,完全将端木扬给忘记了,好在家里还有工人,要不端木还真不知道要做什么。

    “太太,中午是在家吃,还是到外面吃?”十点半的时候,林姐过来问沈妈妈。

    “外面吃,还是在家吃吧--林姐,等等,你打电话给先生,让他订房,一会我们直接过去。”沈妈妈一直拉着倾倾的手,不曾松开。

    “妈,对不起。”倾倾低首,心底有说不出的内疚,虽然妈妈不是亲生妈妈,但养育之恩和十月怀胎的恩情同等重要。

    “傻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是妈妈不好,妈妈以前错待你了。”

    母女两正说着,外面传来了叫妈的声音,“妈,妈,倾倾在哪,倾倾在哪……”

    听到这声音,倾倾心一紧,五年前,她连声告别都没说,就从美国离开,现在想来,有些过分了,不管哥哥做过什么,都是哥哥呀。“哥--”倾倾起身,一个哥字刚叫出口,沈浩哲便跑了进来,并一把将她抱入怀中。

    “倾倾,你终于回来了。”沈浩哲声音沙哑,一旁的端木扬啧啧称奇。

    这一家人真得是相当的奇怪,妈妈见到女人哭,就说女人感情丰富,可是这个做哥哥的怎么也这么夸张。

    “哥,我-有-些-喘不过气了。”倾倾很囧,在以前,这样的拥抱到没觉得有什么,因为她一直认为沈浩哲是亲哥哥,他们是一个爹一个妈,可是现在不一样。应该说从五年前就不一样了。

    哥哥虽然还是哥哥,可是五年前在美国发生的事,像恶梦一样,时常会吓醒她。

    “倾倾,你还在怪哥哥吗?”沈浩哲略松开,那双深情的眼专注的看着倾倾,五年了,他并不是没去找,而是一直找不到。直到倾倾在时装界初露头角,他以为能找到倾倾了,可是他花了不少钱,仍然查不到倾倾的住处。得到的结果,是有人一直在保护着倾倾,查不出任何的消息。幸好,幸好倾倾终于回来了。

    “没有,你永远是最疼爱倾倾的好哥哥。”倾倾身体有些僵,想挣开却又不好太明显,尤其是妈妈和端木扬就在这。

    “小哲,你爸呢,他怎么没回来?”沈妈妈起身问道。

    “爸已经订好包间了,让我回来接你们。”沈浩哲不舍的松开倾倾。

    二十多年了,他对倾倾的心就从没变过,今天倾倾回来了,是否表示她已经释怀了?他想问,可是这会实在方便。

    “咳,咳……沈先生,倾倾早上没吃早餐。”之前只有两个女人聊,可是这会加进一个男人,说是回来接人吃饭的,可是他们似乎说话就能饱,竟然没再提吃饭的事,没吃早餐的端木扬,这会实在饿得慌。

    如果不是在沈家,他早一人去找吃的,可这会他是客人,也不好一人去吃独食,只得提醒几人。

    “是啊,是啊,我们去吃饭,一会边吃边聊。”沈妈妈听了,跟着道。

    虽然有了‘专职司机’,但端木实在不好打扰他们一家团聚,因此决定自个开车去酒店,正准备出发,没想到沈妈妈却跟着上了他的车。

    “阿姨,你--”

    “不好意思,之前倾倾回来,我太激动了,忽略了先生,请问先生贵姓?怎么称呼?”沈妈妈坐在副驾驶,笑眯眯的问。

    “阿姨,我叫端木扬,您叫我端木就可以了。”端木扬边开车边道。

    还真是可悲,怎么说,他也算是帅哥,可是沈妈妈竟然到现在才注意到他,这家人可真没礼貌,还有那个哥哥,进门就没看过他一眼,不过看在老大的面子上,他都忽略了。

    “这几年谢谢你照顾我家倾倾,你们交往多久了?”沈妈妈这会像所有丈母娘一样,满眼发光的看着端木扬。

    “阿姨,你千万别误会,我和倾倾只是--朋友。”端木一听,头皮发麻,做母亲的心态,他是理解,可是他不敢以男朋友自居,要是让老大知道,八成会和他绝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