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55章 端木在倾倾心里投下了定时炸弹

第55章 端木在倾倾心里投下了定时炸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喂,端木副总,你这话说得我好像有多差似的。”倾倾心理有点不平衡,什么叫老大不可能,凌煜凯是理智,可是他们五年前确实登记了,而且她并没有强迫凌煜凯--好以,她当时好像是有点那个意思,但决定权还是在凌煜凯手上,如果那个时候他不同意,她一个弱女子,也不可能拽着他去民政局签字的。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有点不敢相信,你们根本都不认识对方,却突然去登记结婚。尤其是老大,他不可能这么冲动的,不过你如果说是五年前,那还真有可能。”端木解释道。

    “副总,你这话好矛盾,又说凌煜凯不可能这么冲动,又说五年前就有可能。”倾倾侧首看着端木,她总觉得端木这话中有话。

    “五年前对阿扬来说,是个……”端木扬一句话没说完就停顿了,倾倾本以为他会继续说下去,却没想到竟然三缄其口,甚至连别的话也不说了。

    “不会正巧那时候他失恋了吧?”端木扬不说,倾倾只得自己猜测。

    即使结婚五年了,可是倾倾却从来没有想过五年前凌煜凯为什么会答应和她结婚,但此时,端木吞吞吐吐的话,完全勾起了她的欲望。

    她很想知道凌煜凯为什么会答应?如果说是一见钟情之类的,那是自欺欺人,她也不觉得自己貌若天仙,美得可以让男人见一眼就想娶她,那么肯定有另外的原因了。

    再听端木扬的语气,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与女人有关,这样的情况,多半是失恋了。

    “这个还是由他本人告诉你比较好点。”正好遇上红灯,端木扬停下,一本正经道。

    “副总,这可是你提起的,我将我仅有的秘密都告诉你了,你是不是也应该礼尚往来,回报我一点信息。”倾倾这会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她有点不安,五年前遇到凌煜凯时他那个邋遢的样子,的的确确像失恋的人才有的颓废。如果她猜得没错,那么哥哥说得可能会是真的,凌煜凯在和她结婚前就有女朋友,那么这五年,他是在等她还是在等那个让他失意,颓废的女人呢?

    他离开酒店是像他说的那样,父亲生病过世,还是因为女人呢?此时,倾倾才真正体会到知道得越少,活得越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端木扬苦着脸恳求倾倾,“也不算什么秘密,倾倾,拜托,别为难我,都过去了,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吗?拜托了,拜托了,要是老大知道我长舌,我会被打发到西伯利亚的。”

    “副总,如果你不想去西伯利亚,最好还是由你告诉我比较好,如果我去问阿凯,那么他一定知道是你透露的,到时……嘿嘿……”倾倾故意做出腹黑的神情道。

    “薇薇安,拜托,你千万不能说,如果老大没告诉你,那就说明他不想说,要是让他知道我多嘴,我会死得很惨的,沈大小姐,求求你了……”端木扬闻言,索性将车子停到路边,请求倾倾保密。

    “副总,我也拜托你,只要你告诉我为什么五年前,阿凯会和我登记,我保证守口如瓶,绝不会让阿凯知道。”

    倾倾微笑着打开车内的小灯,看着端木扬道。

    “这、、、其实这个、、、这个还是由阿凯自己说比较好。”端木扬这会后悔死了,都怪他八婆,以后一定要在嘴上装个拉链,他终于明白什么叫自食其果了。

    “你刚才不是说,如果他要说早就说了吗,所以还是麻烦你了。”倾倾笑眯眯道,其实这会心里已经酸得冒水了。

    从端木的神情,那个女人和阿凯的感情绝对非一般,不是初恋,八成就是未婚妻了,没准还是刻骨铭心的那种。

    端木扬定定的看着倾倾,犹豫再犹豫,见倾倾一点都没有妥协的意思,这才叹息道:“其实也没什么,就像你说的,那个时候,阿凯失恋,胡小玲是阿凯的初恋,他们大学的时候认识的,两人感情很好,甚至都见了家长,可就是……”端木扬说到这,竟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就是什么?”倾倾见端木扬那样子,知道肯定还有最重要的,因而追着问道。

    “也没什么了,就是最后胡小玲变心,抛弃了阿凯,然后阿凯出国了,最后伯父过世,他回来,就是这样了。”端木刚才自知失言,气恼的扇自己耳光,可是胡小玲嫁给伯父的事,他真的不能说了。

    “只是这样吗?端木,那、、他的初恋呢?就没了消息吗?”倾倾知道端木肯定没说最关键的,再次追问。

    “走了,嫁人了,后来应该没再联系过了,好了,这估计就是当年阿凯冲动的原因,不过你千万不要跟阿凯提前,他要是……”看样子端木是不想再说了。

    倾倾本想再问,可是手机却响了,而且还是凌煜凯打来的,看样子是在催她了。

    “是阿凯吧,你就说我们快到了。”端木暗自庆幸,老大这个电话打得真及时,要不然他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嗯,我们走吧。”倾倾知道再问也没用,叹了声后才接电话。

    此时,她不禁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冲动的将睿睿和霖霖的出生让凌煜凯知道,幸好她不再似五年前那么冲动。

    挂了电话后,车里格外的安静,端木是怕倾倾再问,因此不敢开口,而倾倾,则在想着凌煜凯的初恋。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让凌煜凯那么失魂落魄,到底是什么样的事,让一对谈婚论嫁的情人分手的?她想知道,当然了,她最想知道的是他的初恋在哪?想知道凌煜凯心里是不是装着初恋,如果是这样,那这些天他的柔情又算什么?

    到海皇酒店的时候,临下车前,端木扬再一次拜托倾倾,“倾倾,你千万不要向阿凯提起,也不要提起胡小玲,拜托了。”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答应你的,绝不会说的,况且那都过去五年了,你也说那女人再也没出现了,所以我也没必要追问。”倾倾说的时候,心里特别的不舒服,像是要争一口气似的摊开双手笑着道:“其实我这次回来是要办离婚手续的,五年前一时冲动,却留下了后遗症,如果不离婚,他要是遇上了喜欢的女孩,还结不了婚呢。”端木跟在倾倾身后进了电梯,他站在倾倾的身后,心里有说不出的后悔。怪不得老大对倾倾那么特别,原来他们竟然是夫妻,可是恐怕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他们更陌生的夫妻了吧,唉,要是真让老大知道他就死定了。

    端木和倾倾,各有心事,并没有察觉在他们进酒店后,沈浩哲也跟着进来了。而且就在电梯门合上的时候进了酒店。

    他没有去前台,只是站在电梯前看着电梯在那些楼层停下,他有一种感觉,倾倾绝不是来见同学。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凌煜凯,那个她名义上的丈夫来了。

    如果真是,那正好,省得他还要去凌云集团找他,正好让他签了离婚协议。

    说来也是沈浩哲运气不好好,这电梯一路停,这要一层一层的找,只怕倾倾和端木扬已经回去了。

    电梯下来后,沈浩哲回到前台,向服务生打听凌煜凯住在哪间客房。

    “小陈,能帮我查一下一位姓凌,叫凌煜凯的客户住在哪间客房吗?”沈浩哲是海皇酒店的贵宾,服务生认识他,他也很庆幸,今天的值班的前台中,恰恰有个他有印象,他记得当初就是因为她也姓沈。

    “沈总,不好意思,按规定我们是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住宿者的信息。”前台小姐歉意的微笑。

    “我知道,我们约好了九点谈生意上的事,你看这都快到时间了,之前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忙,没听清楚他说几号房,好像什么8还是6。”沈浩哲大胆的猜测着。

    前台小姐,还是温婉的拒绝了,“沈总,真得很抱歉,要不你再打电话向凌先生确定一下。”

    “小陈,帮个忙,你看我们是约了谈生意的,如果再打电话过去,显得很没礼貌,而且会影响到我们生意,拜托了,再说我是你们的熟客,不像坏人吧。”沈浩哲说着,还笑着打比喻。

    “好吧,沈总是我们的熟客,那我们就下不为例。”前台小姐终于答应了,并开始在电脑上查。

    “沈总,你说的林先生是双木林吗?”

    “不,是两点水的凌,煜是火字旁,右边一个日和立,凯就是凯旋的凯,辛苦你们了。”沈浩哲详细的告诉服务生每一个字。

    “沈总,我们已经查到了,那位凌先生一个多小时前入住的,他的房间是2806。”服务生说得很详细。

    “是的,他两小时前才到这,小陈,谢谢,那我先去找凌先生谈生意,哪天你们有空,我请你们喝咖啡。”沈浩哲笑了,而且大方得表示要请她们喝咖啡。

    “只要沈总有时间,我们随时都有空。”前台小姐受宠若惊道。

    “那就这个周末吧。”沈浩哲留下一个帅气的笑容,往电梯去,可是走到电梯前又折返。

    “沈总,请问还有什么事可以帮到您?”服务生见沈浩哲又回头,惊喜道。

    “我在想可能今天我们会谈到很晚,不如在你们这开个房间,帮我看一下2806号房对面或是隔壁的房有没有人入住。”沈浩哲微笑着拿出证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