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57章 老婆,你有将人逼疯的本事

第57章 老婆,你有将人逼疯的本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呵呵,老婆,你五年后才问这个问题不觉得有些晚了吗?”凌煜凯笑着,看出倾倾的紧张,起身从冰箱里为倾倾拿了瓶水,并打开递了过去。

    “不、、、应该还不算吧,我们只是登记了,而且只有三天,只要现在将离婚手续一办,她、、、她应该不会知道的吧。”倾倾的手有些颤抖,心里一阵阵抽痛,不仅仅是因为凌煜凯有女友,更因为他不曾向她提起。

    “我长得这么帅,条件这么好,你舍得放弃吗?”明知道倾倾心里不好受,凌煜凯却还故意道。

    “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也强求不来,阿凯,不,总裁,当年我们在这里办的登记,现在再在这边办好离婚,不会有人知道的。”倾倾说着狠狠的灌了一口水,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嗯,是不错,那你的结婚证带了吗?”凌煜凯拿过倾倾手中的矿泉水瓶着,仰首咕咕喝了半瓶。

    实际上这会他气得想掐死倾倾,这个笨女人,只会胡思乱想,难道一点都没看出这会他正在生气吗?

    凌煜凯没想到倾倾竟然当真,没想到她竟然随身带着结婚证,而且这会她竟然从包里带拿了出来,“有的,你的是不是也带了。”

    凌煜凯咬着牙,刚才还可以用生气来形容,这会、、、、可以用发狂来形容了,他一把压过倾倾手中红色的小本本,狠得一下子将它撕个粉碎。

    看着倾倾那一本正经的小脸,他不确定自己是要将她扔出去还是直接将她压倒狠狠的占有,让她明白这个婚姻不仅仅只是两个小本本。

    他从牙缝里艰难的挤出一句话,“你不是要告诉我这五年里,你都将结婚证随身携带,以便随时离婚吧?”

    倾倾再迟钝,也听出了凌煜凯的怒火,她想解释,可是张开嘴却说不出话,事实上,这确实也是原因之一。

    “沈倾倾,告诉你,你做梦,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婚的。”凌煜凯逼近倾倾,手撑在沙发靠背上,抵着倾倾的额头宣告似的道。

    倾倾耳中轰轰,脱口而出,“那、、、那你初恋女友怎么办?”

    事实上听到凌煜凯这么说,听到凌煜凯这样的宣告,她心里竟然有些小兴奋,那个困扰了她的前女友自然就脱口而出了。

    “初恋女友?端木扬,你个混蛋。”凌煜凯一听初恋女友立即就明白了,气恼的大吼。

    倾倾吓得双手捂着耳朵,他靠得太近,又这么大声,她耳膜有点受不了,不过凌煜凯吼出端木扬这三个字时,倾倾傻了,不久前她才答应端木守口如瓶,可是这会竟然傻傻的说出来了,惨了,希望凌煜凯不会将端木调到西伯利亚的分公司。

    想到端木扬的苦瓜脸,倾倾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因此手撑着沙发站起身,对着凌煜凯,佯装生气的大声道:“这和端木没关系,事实上,如果你真有将我当做妻子,你应该告诉我的。”

    “好啊,原来今晚你如此别扭就是因为这,那么你还想知道什么?直接说,不要拐弯抹角,也不要闹别扭。”凌煜凯生气,这会他气得直想狠揍端木扬一顿,就算说,这些也应该由他自己告诉倾倾,而不是通过端木的大嘴巴。

    “你们感情很好?”倾倾不知道要问什么,可是既然凌煜凯说了,那总得说点什么。

    “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你说好不好呢?”凌煜凯似乎故意要气倾倾,说话特别冲。

    “那--她应该不知道吧?如果有需要,我可以解释。”倾倾心抽了下,但却强自镇定道。

    “很好,下次回去的时候,还真要麻烦你。”凌煜凯狠狠的瞪着倾倾,这个女人,真是很欠揍。

    “一定的,如果凌总没什么事,那我先回去了。”倾倾手扶着沙发,她怕手一拿开,自己会站不住。

    俗话说好聚好散,倾倾决定将所有的一切都埋在心里,总不能断了人家姻缘。

    “站住,沈倾倾,你以为我凌煜凯是什么人?你以为我当初和你登记是为了什么?玩弄你?图新鲜?”凌煜凯气炸了,没想到倾倾竟然如此‘大方’。

    “你是好人,当初你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很感谢你。”倾倾当真站住,而且还向他鞠了一躬。

    “你这女人,你是存心想气死我吗?”凌煜凯上前一把握住倾倾双肩,气急败坏道。

    “不,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但你……唔……”倾倾本想说些好聚好散的话,没想到气急的凌煜凯直接堵住了她的嘴。

    沈倾倾原本想要推开他的念头在他带着致命诱惑的深吻中不复存在,只是本能地与他的舌纠缠,回应他的吻。

    不知何时挣脱的手早已不自觉地缠上他的脖子,一只手紧搂着他的脖子,一只手无意识地插入他的发丝中,将他的脸压得更近,有些失控地让这个吻不断加深。

    凌煜凯的话让她很受伤,心很痛,但同时压抑的感情也在疼痛中释放,她不再去想孩子的事,也不再想凌煜凯的初恋女友,在这一刻,她只想做回最真实的自己。

    因激吻无意识扭动着的娇躯摩擦着他的身子,凌煜凯搂着她倒在了沙发上,房间里的温度不断攀升,灼烫的气息萦绕彼此周围,粗重的喘息伴着细碎难耐的嘤咛在房间内此起彼伏,一片旖旎暧昧。

    凌煜凯的吻慢慢离开她的唇,温热的唇舌吻上纤细略圆的下颔,沿着线条优美的颈部线条,一路而下,吻上精致的锁骨。

    似是带着火焰的大掌滑入衣内,将她身上的衣服从一侧肩头往下推落,白皙圆润的细肩慢慢映在那双黑得似是要滴出墨来的瞳眸中,勾得他喉咙发紧,另一只手也有些急迫地从她衣服下摆探入,直接将她的衣服往上推高。

    看着记忆中的娇躯,凌煜凯微抬首,看着眼前那张因情-欲而红润的小脸,暗哑道:“老婆,你有将人逼疯的本事。”凌煜凯看着倾倾怔然的神色,另一只手环过她的肩,捧起她的脸,缓缓俯下头,轻吻上她的唇,不同于刚才的激烈粗暴,他细细地含着她的唇,温柔地厮磨吸吮,缱绻的柔意,带着淡淡的宠溺,将她的意识慢慢剥离,不自觉地扭转过身子,双手环上他的脖子,随着他舌尖的节奏,与他的纠缠厮磨。

    倾倾的热情让凌煜凯渐渐失控,原本温柔的浅尝慢慢变成急促的掠夺,彼此的气息慢慢变得粗重,相互交融着,都不再满足于这种如同隔靴搔痒般的抚慰,唇上的吻越来越粗暴狂野,唇舌火热地纠缠,两具身躯贴得更加紧密,他紧箍着她,她亦紧紧地搂着他,两双不断交叉收拢的手似是要将彼此揉入体内一般,不断地收紧,彼此的衣衫都已被揉得皱成一团,原本梳得齐整的头发也已凌乱地散落,映衬在彼此被情-欲晕染得潮红微润的脸上,带着致命的性感。

    凌煜凯高大的身子不知合适已挤进了沙发中,紧紧将沈倾倾压在身下,一边失控地与她唇舌纠缠着,大手一边略显急迫地撕扯着她身上衣服,倾倾的手亦无意识地撕扯着他身上的衣服,却怎么也扯不开,手干脆直接从衣摆下探入,在他肌理分明的胸膛无意识地游移着,滑到他的裤纽处,无意识地拨弄着想要解开,却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其他,怎么也解不开,手干脆直接从他裤腰处探入……

    在身上游移的滑嫩触感让凌煜凯的呼吸变得愈发的粗重,微微放开她,黑得似是滴出墨来的黑眸往身下扫了眼,看着那两只无意识地扯着裤腰的手,黑亮的眸心染上笑意,哑着嗓音在她耳边道,“老婆,慢慢来。”

    “轰……”凌煜凯带笑的嗓音让沈倾倾意识瞬间回笼,察觉到自己正坚持不懈地要往某处钻的手,脸烫得似是要着了火,顿时似是被烫着般瞬间撒开手,一双晶亮迷离的水眸珠子乱转,尴尬得不敢望向他。

    “那个,那个……你先起来。”

    双手在他肌理分明的胸膛推挤着,沈倾倾嗫嚅着开口,她身上的衣服早已被他剥得只剩下零零落落披散在身上的内衣,遮挡不住一身的性感,稍稍一动随时会从身上垂落,白皙的身子早已染上一层淡淡的诱人粉色。

    凌煜凯望着她的那双黑眸眸色变得愈加深沉,大掌直接将松松散散地挂在身上的唯一的布料剥去,身体挤进她的双腿间,硬得发烫的某处紧抵着她的柔嫩,亮得似是带着火焰的眸子灼灼地望入她的眸底,另一只手捧着她的脸,嗓音低沉沙哑得似是被什么哽在喉间,“老婆,可以吗?”

    抵在身下的某处让沈倾倾的脸愈发的烧红,残存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他们就要离婚了。如果她够聪明,就不应该再和他发生肉体上的关系。可是五年和等待,还有心底的渴望,又像火一样的炙烤着她,尤其是当她看到凌煜凯额角因隐忍而大滴渗出的汗珠,以及那张脸上强忍欲望的痛苦之色,心头一软,红着脸轻轻点头,“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