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59章 在浴缸里聊天

第59章 在浴缸里聊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浩哲,我老婆睡了,天大的事,也请你等到明天。”凌煜凯说着将电话拿开耳边,在要挂上之前,又拿了回来,对着电话警告了句,“请你在天亮之前不要再打电话,有什么事,请明天当面说,明天我会陪倾倾回去的。”凌煜凯说完不但挂了电话,连电话线都拔了,这样一来,就再也不怕他打电话进来了。

    被挂掉电话的沈浩哲,狠狠的将电话砸到了地毯上,心里的那把火,瞬间将他的理智烧烬,这个凌煜凯实在太可恨了。五年前,他欺骗了倾倾,没想到五年了,他还阴魂不散。

    不行,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凌煜凯再靠近倾倾,从端木扬离开到现在已经四个小时了,这四个小时里,他们都在做什么?

    只要一想到凌煜凯说的话,沈浩哲就无法再等待了,点了一根烟,三下两便吸光了,而后站起身,打开门,就向了对面。

    2806号房,凌煜凯本想洗鸳鸯浴的,但是接电话耽误了一些时间,而且倾倾将浴室门关上了。

    当倾倾打开浴室门时,身上已经多了条浴巾。

    “老婆,我们一起……”凌煜凯话还在口中,倾倾却从他身边掠过。

    倾倾朝凌煜凯妩媚一笑道:“我洗好了,你自己洗吧。”

    “老婆,我欠你一个婚礼。”凌煜凯从侧面,将倾倾抱住,火热的唇从她耳际滑过。

    倾倾心突然‘咚咚’的跳,就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婚礼,五年前,她有过两场婚礼,差一点就有了第三场,但就是那几场婚礼,让她成了笑话。

    原本以为自己对婚礼会有些恐惧,可是此时这个词从凌煜凯口里说出,她的心竟名的雀跃,似乎这就是她一直的期待。

    “老公,你确定吗?确定我们的婚姻要继续下去吗?”倾倾闭上眼,任由凌煜凯放肆的亲吻,由着他将她抱回浴室。

    “当然,宝贝,自从我答应登记的那一刻起,我就非常确定,这辈子,你都是我的妻子,我不会离婚的。”凌煜凯拉开倾倾的浴巾,自己也跟着进了浴缸。

    “嗯,可是你那时并不认识我,而且你还有初恋。”倾倾有点受诱惑了,尤其是当凌煜凯的手爱抚她的身体时,她大脑有些迟钝了,可是几小时前,端木埋下的定时炸弹让她很不舒服,甚至是难受。

    “老婆,如果你不觉得无聊,我会告诉你。”凌煜凯换了个姿势,将倾倾拉入他的怀中,两人就这样躺在浴缸里聊了起来。

    “只要是你的事,我永远不会觉得无聊。”倾倾闭上眼,享受着他的轻怜蜜意。

    “她叫胡小玲,我们是在一次派对上认识的,在我面前,她是个美丽,温柔,大方的女孩,那时候的我,很蠢,以为眼睛看到的便是真的……”

    听着凌煜凯回忆初恋,倾倾并没有很激动,在大学时候,谁不曾疯狂过,她只是很好奇,为什么双方都见家长了,却还是分开了,“你们当时真得打算结婚了吗?”

    “如果她没有嫁给我爸的话。”倾倾感觉到凌煜凯身体突然紧绷。就连她听到,也是一颤,自己的女朋友嫁给爸爸,那需要多大的勇气去面对,这也让他明白为什么端木不肯说。

    更是明白当初凌煜凯为何那么落魄。可是知道真相后,她的心情并没有好转,反而比之前更矛盾。

    怪不得端木会说,如果是五年前,那就算正常,在那个时候,如果不是她拽着凌煜凯要登记,换做别的女人,恐怕他一样也会答应的。

    “老公,如果五年前,拉着你登记的女人不是我,你也会和她去登记吗?”倾倾脑中想的,立即就从嘴里说了出来。

    凌煜凯愣了下,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况且在此时说谎肯定不明智,所以他顿了顿道:“不知道,也许会,也许不会,老婆,我很庆幸是你。”凌煜凯怕倾倾再追问,决定用最直接的方式来告诉她。

    凌煜凯在倾倾身上再度烙下许多新的吻痕,十指爱抚她美丽的曲线,在她和敏感点,停留、爱抚、刺激,逼得她原始本能倾巢而出,欲火一发不可收拾。

    倾倾知道自己再次迷失于情欲的世界里,她承认自己无法抗拒他带给她的强烈碰触,那就像沾了口蜜糖而无法自拔。

    凌煜凯将她抱起,让她坐在自己身上,可是这会房间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本不在意,可是倾倾却一下从迷离中惊醒。

    “电话--”

    “老婆,不用管,不识相的人,不用理会。”凌煜凯带着电力的唇舌在她滴水的肌肤上徐徐滑行着,凌煜凯低沉含糊的嗓音从胸前传来。

    “可是……呃……”

    沈倾倾不自觉地往后仰,想要将他推开却无意识地将自己往他面前推。

    可是电话声也更猛烈,而且好像还伴随着让声。但凌煜凯仿若未觉,依然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唇舌也继续的掠夺着娇妻的芬芳,而倾倾的臀下,滚烫的硬物让她的身体像着了火一样,迅速燃烧起来。

    “轰……”沈倾倾脸烫热得似是要着火般,此时此刻,浴缸里的水温像在不断升高,而屋外的敲门声也越来越甚,这让她有种偷情的错觉,却刺激得体内的欲火比往日更敏感,她推挤着他,娇喘着开口,“不要,真得有人,去--啊--去开门--”

    “一会儿,一会儿我们再回去……”轻吻着她敏感的耳垂,凌煜凯哑声含糊应着,手已经抬高了她的臀部。

    “不要,外面真--有人,可能--啊--”

    突与其来的充实感,让倾倾难以自制的呻-吟出声。

    “嗯--老婆,任何人都不能再将我们分开,哦--不我允许,你只能是我的--”

    轻含着她的唇,他在她唇边低声说着,低沉的嗓音因因情-欲带着惑人的沙哑。

    沈倾倾红着脸不自在地望他一眼,却还是依循他的意思,任由他牵引着她感受他对她的渴望……

    那股熟悉的灭顶快意即将袭来时,巨大的快-感铺天盖地而来,她的呻吟被他陡然覆上来的唇堵在了口中,浴缸里的水不停因他们剧烈的动作溢出了大半。凌煜凯的手紧扶着她的腰,吻着她,倾倾的理智早已在他带来的尖锐快-意下纷飞破碎,她只是无意识地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任由他带着她在云端间飞荡,直到他一记有力的释放,绚丽的白光中,惊人的快-意再次袭来,她颤抖着瘫在他怀中。

    他紧抱着软在怀中的她,粗重的喘息喷洒在她的耳侧,谁都没有说话,电话声不知何时已经停下了,只是这恼人的敲门声依旧存在。凌煜凯并不理会,只是抱着倾倾享受这高-潮的余韵,待那阵余韵渐渐散去,他拨开她滴水长发,望着她,哑声开口,“老婆,我们举行婚礼吧。”

    沈倾倾微微动了动,嘤咛着往他怀中缩了缩,没有抬头,只是咕哝着道,“不要了,没有婚礼我们就不是夫妻了吗?”

    “当然是,但是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沈倾倾是我凌煜凯的妻子,免得总有人觊觎。”凌煜凯吻了吻她的发顶,而后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望着她,柔声开口,“倾倾,我想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有你,有我,然后……”

    凌煜凯的手缓缓的收到倾倾的腹部,轻抚道:“再生几个像你,像我的孩子--”

    倾倾闻言,心一凉,身体的温度一下子降到冰点,“老公,我有些冷,我们起来吧。”

    “好吧,正好看看是什么人如此不识相。”凌煜凯将倾倾自浴缸里抱起,并细心的为他擦拭,不但如此,还帮倾倾将长发吹干了,这时,他才慢腾腾的拿起电话。

    原本以为是讨人厌的大舅子,没想到竟然是端木。

    “老公,这么晚了,是谁打的电话?”倾倾原本以为是自己的电话,待看清是凌煜凯电话时,心里又是一阵失落。

    “是端木,你先休息,我问问他有什么事。”凌煜凯说着也躺到了床上,一手搂着倾倾,一手拿着手机。

    “老大,你没事吗?”电话一通,端木异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阿扬,三更半夜的,你以为我能有什么事?”凌煜凯狐疑的问,同是男人,他应该能明白的,他们夫妻在一起,当然是做-爱做的事了,怎么还会如此不识相的骚扰呢?

    “那、、老大,嫂子睡了没?现在方不方便开门,我就在门外?”端木扬的声音很不对劲,凌煜凯心下的疑惑也更大,做兄弟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端木说话如此吞吞吐吐的。

    “还没,你等会,我来开门。”凌煜凯说着并没有挂电话,像是故意说给端木听,在倾倾脸上亲了下,肉麻道:“宝贝,你先睡,阿扬找我有点事。”

    听到凌煜凯肉麻的情话,端木很是尴尬,侧首看着站在身边的黑着脸的沈浩哲,将电话挂了。

    “沈总你也听到了,现在这个时间,真的不太合适,要不我们明天……”端木扬看着时间,这会可是真正的凌晨三点啊,扰人清梦是很不道德的。

    “端木扬,你是怎么照顾倾倾的,竟然让她……”沈浩哲话说到一半,他们面前的房门打开了,只在腰系圈了条浴巾的凌煜凯就那么‘玉树临风’的站在他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