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60章 初次与岳父见面

第60章 初次与岳父见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端木扬,你这是第几次破坏我们夫妻好事了。”凌煜凯没想到端木竟然和沈浩哲在一起,不过这样一来,他也不用问端木找他有什么事了,必然是姓沈的想阻止他和倾倾在一起。

    五年前他的阴谋得逞了,现在,他想再破坏他们夫妻的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不好意思,沈总说有急事找嫂子,我也没办法。”端木挠着头不好意思道。

    “凌煜凯,你不必装糊涂,我妹妹呢?”沈浩哲看凌煜凯这副样子,胸口就像被插上了数十把刚刀。

    既然痛恨凌煜凯,又气倾倾,他没想到以前乖巧的小妹,现在竟然也学会了欺骗。白天的时候倾倾还说她和凌煜凯之间没什么,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竟然、、、竟然就上了凌煜凯的床。

    “沈浩哲,倾倾已经二十七了,不是十七,况且我们已经结婚了,她再也轮不到你这个做哥哥的来管了。”凌煜凯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很冷,若不是怕里面的倾倾听到,这会他会直接将门甩上的。

    “凌煜凯,没有人会承认你们的婚姻,事实上,倾倾这次是回来办离婚手续的。”沈浩哲哼了声,不客气的回道。

    “哦--恐怕你要失望了,事实上,我们已经决定元旦的时候补办婚礼了。”凌煜凯唇角微扬,宣告道。

    “不可能的,倾倾,你在里面吗?”见凌煜凯洋洋得意,无计可施的沈浩哲竟然朝里面喊了起来。

    在里屋的倾倾原本就疑惑,凌煜凯怎么出来这么久,他刚才可是只系着浴巾,这会听到沈浩哲的声音,惊得缩进了被子里。

    “沈先生,三更半夜的请注意你的修养,不要在这里乱吠。”凌煜凯说着,就要关门,沈浩哲要往里挤,幸好端木反应快,一把将他拽住了。

    沈浩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门在眼前关上,气得照实在端木就是一拳,怒吼道:“端木扬,你混蛋,你竟然将我妹妹送入虎口,你可恶。”

    端木扬原本想着打一拳他看在老大和倾倾的份上忍了,可沈浩哲却似要将满腔的怒火与嫉妒发泄在端木身上,一拳又一拳,端木当然不可能傻得当沙包,自然会还击。

    “沈浩哲,你是不是有毛病,要不是知道倾倾是你妹妹,还以为你是吃醋的。”端木一边闪躲,一边试图说服沈浩哲。

    沈浩哲也不回话,只是发疯的挥拳,虽然是半夜,但是也是会吵到客人的,不少人开门出来看,可是看到是两个男人打架,一个个又将门关上了。

    两人你一拳,我一脚,直到打得筋疲力尽,虽然挑衅的人是沈浩哲,但是受伤比较重的人却是端木。

    端木一边擦拭嘴角的血迹,一边冲着沈浩哲怒吼:“姓沈的,你神经病啊,老大他们一早便结婚了,你这会发什么疯?MD--无妄之灾。”

    “你懂什么,他们根本就没有感情,更何况,凌煜凯就是个趁人之危的小人,五年前,倾倾若不是婚姻不顺,又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没大脑的事。”沈浩哲起身,狠瞪了端木扬一眼,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老婆,你这样是想闷死自己吗?”凌煜凯回房看到的就是隆起的被子,心知倾倾必定是听到了沈浩哲的声音,笑着掀开被子。

    “我哥,他走了吗?”倾倾孩子似只露出脑袋问,眼睛不时的看着门,似乎很怕沈浩哲。

    “就算没走,我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老婆,睡会吧。”凌煜凯说着上了床,可是倾倾却还是紧张。

    “老公,我、、、我哥他有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

    “老婆,看来是我不够努力,这会你精神竟然这么好,要不我再占几个回合。”凌煜凯向倾倾抛着媚眼,不管沈浩哲说了什么,这会他都不想去提这些,倾倾眼下的黑眼圈很严重,再不睡,天亮后肯定得顶着熊猫眼了。

    “啊--不要,我这就睡。”倾倾惊骇,尖叫着,拍开凌煜凯的狼爪,背对着她,不敢再说话。

    凌煜凯躺下,伸手将倾倾搂入怀中,有很多话想说,也有很多疑问,但现在不是时候。

    他决定待倾倾睡饱后去一趟沈家,给自己一个身份,另外,也谈一下婚事,只要沈家父母那里没问题,沈浩哲再怎么破坏,也没用的。

    倾倾这一睡,竟然就睡到了中午,而在这期间,凌煜凯做了很多事,倾倾却一无所知。

    他先是打电话给沈爸,预约了时间,两人在中午正式登门拜访这前先见了一面。

    地点就还是在酒店,不过却是在端木的房间,这里够安静,不怕有人打扰。而倾倾也不知是太累了,还是有人陪着,睡得太踏实,凌煜凯离开的时候都不知道。

    不过凌煜凯担心倾倾醒过来,一早便留了字条在枕边。

    端木的房间里,女婿初见老丈人,当然是不需要外人在场,端木自然就被打发出去了。

    “沈先生,请容许我自我介绍,我是凌煜凯,严格的说,我应该叫你一声岳父,五年前,我和倾倾已经登记结婚,不知岳父可有印象?”凌煜凯正式自我介绍。

    沈爸爸有些意外,来的途中,有着太多的疑虑,可是在见到凌煜凯后,所有的疑虑都消失了。一般的都是老丈人看女婿,看那都不顺眼,可沈爸爸看凌煜凯,却是越看越欢喜。

    “五年前虽然我没见过你,但是听倾倾他们提起过,不过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倾倾说笑的,没想到那傻丫头,当真将自己嫁了。”沈爸爸感慨万千道。

    “我们一直是认真的,如果当年不是令公子的刻意阻挠,我和倾倾也不会分开五年,这次倾倾重新回到我身边,我不会容许任何人将她从我身边带走的。”说起来,凌煜凯的火气仍在,这句话既是他的决心,也表明了,他对沈家人的不满。

    “我对女婿只有一个要求,一定要对我女儿好,一定要好好的爱她,保护她。”沈爸爸明白,女大不中留,这句话在五的前他已深有体会,此时,他能做的,就是尽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为女儿把好这个关。

    “这点岳父大可放心,在我和倾倾登记的那一刻起,这便是我的目标,虽然五年前我没有做好,但以后一定会努力做到这一点。”对岳父,凌煜凯很是满意,有这样通情达理的岳父,他没什么好说的。

    “阿凯,可以问一下,你当初为什么会娶我女儿吗?”沈爸爸对于倾倾当年登记的事,还有点印象,记得倾倾和凌煜凯并不认识,因此这会才有此一问。

    “如果我说是缘份,岳父会不会觉得我是在敷衍你。”凌煜凯坐下,喝了口咖啡后以男人的语气道:“说实话,当初我和倾倾的情况差不多,倾倾是因为几次婚礼对男人失望,在认识她的时候,也是我人生最痛苦的时候,是她眼中的渴望与坚定打动了我,换做任何正常的男人,可能都不会答应她,可是今天,我很庆幸五年前做出了那样的决定。”

    凌煜凯一直没有对倾倾说过,五年前,他是认真的,虽然没有一见钟情,但是在那三天的相处中,她的纯真,善良,温暖了他冰冷的心。也是倾倾让他明白,这世上不是只有胡小玲一个女人,这世上的女人也不尽是像她那般爱慕虚荣,贪图富贵。

    那个时候的自己,莫说倾倾这样的富家千金了,就算最普通的女孩,恐怕都看不上自己一眼。即使倾倾当时是赌气,可是也需要莫大的勇气,更何况,他们的婚姻并不仅仅只是两个小本本,夫妻间该做的他们都做了,而那时的自己外表真不敢让人恭维。

    “倾倾是个好女孩,只是这么多年,我忙于事业,没能照顾好她,也没能保护好她,对她,我有说不出的愧疚,当年她妈妈将她交给我,我因为担心妻子不同意,默认了倾倾是我的私生女,也因此,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我妻子对倾倾有诸多的刁难,可是那孩子很乐观,只除了婚姻,如果你今后不能好好的待她,倾尽所有,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沈爸爸对凌煜凯放下了狠话,前二十二年,他亏欠了倾倾的,如果倾倾今后因此而不幸,他会负上所有的责任,不惜一切的去补偿。

    “这点,你大可放心,莫说是你了,我若是稍有松懈,恐怕沈公子就会趁虚而入。”凌煜凯微拧眉,向沈爸爸郑重道:“恳求岳父将倾倾嫁给我。”

    “你的意思是要和倾倾举行婚礼?”沈爸爸愣了会才明白凌煜凯的意思。

    “是的,我欠了倾倾一个婚礼。”

    “那你和倾倾商量过了吗?婚纱照拍了吗?另外,我们都是中国人,最起码双方家长得见个面什么的吧?”沈爸爸闻言有些激动,感觉好突然,即使这五年倾倾并不在身边,但依然是他疼爱的女儿,可是现在,他却要亲手将女儿交给另外一个男人,心里竟有些酸。

    “昨晚我和倾倾说了,拍婚纱照我和倾倾会计划的,只是这双方家长--我父母皆已不在了。”凌煜凯说着神情黯淡了,如果爸爸知道他要结婚了,一定会很开心的,不过他会带倾倾去拜祭两位老人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