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62章 凌煜凯再次离开了

第62章 凌煜凯再次离开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你呢?你是打算和他继续下去?倾倾,你不能一错再错。”沈浩哲看着前方的车,恨不得他们立即消失。

    “哥,我已经成年了,这是我个个的私事,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关心我?我自己的事我会处理好,是不是和阿凯继续下去,我会做出决定的。”倾倾真得很想大吼,可是这就在家门前,她不希望惊动爸妈。

    “阿凯,你猜他们兄妹在说什么?你看大嫂一会摇首,一会低头,而沈浩哲,凶神恶煞,好似要吃人似的,他们难道在吵架?”端木扬疑惑的看着不远处的倾倾兄妹。

    “你怎么处理?男人三言两语便将你哄得团团转,昨天你还在说是回来的离婚的,可是转眼呢?你就上了他的床,你怎么……”

    “叭--”沈浩哲的失控,口不择言,让倾倾忍无可忍,伸手就给了沈浩哲一个耳光。

    “够了,我上他的床怎么了?我们是夫妻,这也是我们夫妻间的私事,请你不要再管我的私事,哥--”倾倾对着沈浩哲大吼,她一忍再忍,为的就是挽回二十多年的兄妹之情,可是如果沈浩哲不拿自己当哥哥,那她也没必要

    “啊--没想到嫂子这么凶悍,那一巴掌肯定很痛。”坐在车上的端木扬忍不住摸向自己的脸颊,心道,果然是一物降一物,今天沈浩哲对他那么凶,这会倾倾甩他一个耳光,他竟然忍下了。

    “这个沈浩哲,一定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凌煜凯自然也看到了,当即就要下车,被端木扬一把拽住了。

    “阿凯,再等等,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兄妹,再怎么着,沈浩哲也不至于……”

    “如果他真当倾倾是妹妹,会说难听的话吗?倾倾只是沈家收养的,这个沈浩哲,实在可恶,你松开,我要去找他……”凌煜凯对端木喝道。

    “什么?不是兄妹……”端木一个惊愕,凌煜凯趁机挣脱了他。

    “倾倾--”凌煜凯冲到倾倾身边,赶紧将她护入怀中,生怕沈浩哲也打了回来。

    “倾倾,你不要后悔。”沈浩哲喷火的眼瞪着凌煜凯,而后恨恨的上了车,让开了路。

    “哥--”错愕的倾倾看着自己的手,又看向沈浩哲的车子,哽咽的喊道。

    沈浩哲理都没理,直接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倾倾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从小到大,连爸妈都没对哥哥动手,可是她竟然打了哥哥两次。

    “老婆,我们走,他确实欠打。”凌煜凯搂着倾倾,往前走,似乎不再打算坐车了。

    “你不会明白的,你不会明白的,我不应该打他的,不应该的。”倾倾说完咬着唇,恨死了自己这冲动的个性。

    “我们先进去吧,下次再向他道歉。”凌煜凯不再问,虽然他讨厌沈浩哲,但同是男人,他能体会到被女人打的滋味,即使是妹妹也是一样。

    看着凌煜凯和倾倾走进沈家,端木扬才从惊愕中回过神,倾倾和沈浩哲不是亲兄妹,那所有的一切就可以解释了,沈浩哲是爱上了倾倾?

    进沈家的时候,虽然有沈浩哲那个小插曲,但是并没有影响大家的心情,沈爸爸的工作做得很好,凌煜凯出现,沈妈妈并没有任何的不愉快,反而笑得嘴都合不拢。

    自从倾倾的身世说穿之后,沈妈妈的心不但平静了,而且真拿倾倾当自己的亲生女儿看了。之前的矛盾,纠结反而不再有了。

    这会见凌煜凯的人口,家世都不划,自然是乐得合不拢嘴。

    只是当凌煜凯向他们提起婚礼时,一直沉默的倾倾却站了起来。

    “爸,妈,阿凯,我不想举行婚礼。”刚才倾倾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婚礼举行与否并不是重点,而是孩子的事,之前想说的时候被打断了,这会面对爸妈和凌煜凯,倾倾怎么也说不出口。

    “傻孩子,你们结婚证都领了,怎么能不举行婚礼呢?就算是因为以前的事,但是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也没人会刻是了。最重要的是你嫁得好,我倒要看看谁还敢笑你。”很显然沈妈妈误会了。

    “妈,并不是因为这个,我只是觉得没必要举行这个婚礼,只要两人的感情好,如果感情不好,就算举行了婚礼还是一样会离婚的。”倾倾被三双眼睛盯得极不自在。

    “倾倾,女大出嫁,这是我们中国人千百来的传统。”沈爸爸微愕,他本以为凌煜凯和倾倾已经商量好了。

    凌煜凯心下不爽,都这个时候了,他不知道倾倾在坚持什么?是因为之前沈浩哲对她说了什么吗?

    “爸,我们结婚证都领了五年了,现在办婚礼,怪怪的,况且我们认真算起来,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双方也不是很了解。”

    听着倾倾的话,凌煜凯的脸都绿了,倾倾这话明明是敷衍,前面说结婚证都领了五年,后面却说认识的时间并不长,这不明摆着不相信他吗。

    本来这饭上没端木扬的事,但是看凌煜凯那副快要发飚的样子,端起酒杯向倾倾道:“嫂子,我敬你一杯,小弟在这里说句不当说的话,既然你和阿凯都结婚了五年,也不拘泥于这一场婚礼了。”

    “阿凯,要不就缓一缓吧,你和倾倾还有婚纱照要拍,而且我们还是去找人看看,挑个好日子,不急在一时,反正你们证领了,也没差的。”沈爸爸见空气一下子凝结了,向凌煜凯道。

    “是啊,是啊,婚礼的事要好好操办,这个不急在一时,再两个月就要过年了,等年后再说也不迟。”沈妈妈也陪着笑道。

    “阿凯,现在真不是办婚礼的时候,我要去美国一趟,然后意大利那边还有些事要处理。”倾倾知道自己不好,可是这件这两样事她都必须去办,就算当初是妈妈抛弃她的,她也希望自己的婚礼上亲生母亲能出现。

    另外,这婚礼的事,还得问问两个孩子,看他们的意见如何。回来的时候,最初的目的也是为了孩子,如今不管是结还是分,总得问一下孩子的意见。这中午的一顿饭,除了端木,估计没人吃出滋味,饭后,凌煜凯黑着脸离开了,倾倾知道他这会在气头上,想让他静一静。

    酒店里,端木扬跟着回来了,见凌煜凯一直沉着脸,话也不说,有些担心,便上前劝道:“阿凯,你也别放在心上,其实我觉得倾倾说得也没错,五年前,你们虽然登记了,但是你们却并不熟悉,今天虽然在一起上班,可毕竟是上……”

    “闭嘴,阿扬,是你将胡小玲的事告诉倾倾的?”端木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凌煜凯就想起来了。

    本来前天他和倾倾还好好的,可是这一回来就变了,而且倾倾还问起了以前的事,除了端木再也没有别的了。

    “啊--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也是无意中说漏嘴了,除了她是你的初恋外,我什么都没说。”见凌煜凯的眼神更犀利,端木举起手做发誓状道:“真的没别的了。”

    凌煜凯叹了声,怪罪道:“唉,倾倾可能是因为这事呕气,这次真是被你害死了。”

    “如果真是这事,那过段时间她知道你和胡小玲早没联系了,气顺了也就好了,其实吧,你们结婚证都领了,这个婚礼真得不是很重要了,早点,晚点也没影响。”得到特赦的端木扬安慰凌煜凯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凌煜凯的电话突然响了,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凌总,我是小李,我已经有了那位女士的下落,不知您什么时候方便,我将资料送给您。”原来是侦探社打来的,凌煜凯听闻有些惊喜,这件事办妥了,那他的心事就了。

    最近真是好事连连,看来倾倾的出现,给他带来了好运,先是有了胡小玲的消息,再来又有了那个女人的消息。

    根据福伯所说,那个女人姓罗,叫罗美娟,曾经是爸爸的秘书,当初就是因为那个女人,妈妈才会离家出走,才会发生意外,自从父亲去世后,他就一直在找那个女人。

    “现在三点钟,要不这样,六点钟我们在帝豪酒店见面,到时电话联系。”凌煜凯果断道。

    “阿凯,你现在要走?”端木有点意外,他昨天那么急的跑过来,这会就要走,难道不等倾倾一起了。

    凌煜凯点首,这会他还在生倾倾的气,况且倾倾都决定了,再留在这,也于事无补,不如先回去办好正事,因此向端木道:“我有点事先回去,你在这等着倾倾吧,如果沈浩哲欺负她,你千万不要客气。”

    “好吧,就当我将功补过,那你至少打个电话向倾倾解释一下,这样她问起,我也不至于不知道怎么回答。”端木犹豫了一会道。

    “不打了,她若问起,你就说公司有事,我先回去了,如果她不问,你就不要说。”凌煜凯带点火气道。

    端木扬劝道:“她肯定会问的,阿凯,我们是男人,没必要和女我呕气,你就打个电话向倾倾解释一下,这会她心里估计也不好受,你再这样不告而别,总是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