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致命诱惑:豪门老公太霸道 > 第67章 床头吵架床尾和

第67章 床头吵架床尾和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www.qqxsw.co,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被凌煜凯按在胸前,倾倾闷声道:“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将你当丈夫,实际上,这五年来,我已经很习惯了,在飞机上的时候我就在想,或许我根本不应该回来,或许……唔--放……”

    凌煜凯的吻越来越深,双手也放肆的从腰际往上探索。倾倾身上的衬衫并不宽松,凌煜凯的手根本攀不上高峰,加上倾倾的挣扎,让他有些恼怒,他抽出大手,就着微敞的衣领,大力往两边一扯,倾刻间衬衫上的全都飞了出去。

    “啊--不要,凌煜凯,你放开我,既然你已经有了新目标,那就请你放开我--”倾倾惊慌失措,将心里的愤怒吼了出来。

    “这就是你自以为是的原因吗?老婆,我从没有新目标,也没有要抛弃,昨天的事只是意外,晚点我再向你解释,现在让我好好爱你。”凌煜凯一边说着,一边将她抱向前方的大床。

    倾倾的身体一沾到床,不容她有喘息的机会,凌煜凯强硕的身体就压了上来,他一边亲吻着,诱哄着,一边解开她的衣服,让它顺着她的肩膀、臀部、大腿滑下。不久她的衬裙也被脱下,然後是她的内衣。他温柔亲吻她的全身,慢慢怜爱的褪去她所有的衣物。

    听到他的解释,倾倾疼痛的心,此时竟像蜜一样的甜,发自体内深处的欢愉令倾倾无法隐藏那被唤醒的强烈渴望。他自信而技巧的带领她,成为她惟一的真实。

    凌煜凯的嘴随着他的手顺着她身体下滑,湿热的唇强烈的吸吮使她心醉神迷,突然倾倾对他身上阻隔他们肌肤相亲的衣服感到不耐,开始笨拙的拉扯那些惹人嫌的东西。

    凌煜凯喉间发出一声轻笑,半起身助她脱去自己身上束缚的衣物。

    不久之后,她倾倾便感觉着他的温热的体温烙印在自己的肌肤上。

    “这样子好了吗?我贪婪的小野猫。”他嘶哑的低语,重新开始他‘野蛮’的侵略。他的手探索着她天鹅绒般肌肤,不停的抚弄,每个动作都引起她体内一波波的悸动。

    “阿凯,我、、我有事要告诉你、、、、”倾倾轻喘着,说什么,可是发出的声音却成了一连串的呻吟。

    “宝贝,嘴除了说话,还有别的用处--”凌煜凯实在不喜欢在这个时候说事情,因此再次用热吻,吞下了她所有的话。

    “啊……不要……”她感到丢脸,忙用双手捂住脸,怎料那只是让感觉更清晰。

    他双手抓住她的腰,不让她起身,“我想好好地看你,倾倾。”

    “讨厌!不要啦!你不要看我。”她整个人慌了,一心想逃离他的视线。

    他轻勾唇角,低头就占有她美丽的蓓蕾,轻含、吸吮、啃咬……

    “啊……”她的腰受不住地向上弓起,意识陷入混沌里。

    “我喜欢听你的声音。”

    “嗯啊……”她轻晃头,想克制申吟,却一直被他挑逗而无法如愿。

    他在她身上再度烙下许多新的吻痕,十指爱抚她美丽的曲线,就像知道她每个敏感点,停留、爱抚、刺激,逼得她原始本能倾巢而出,欲火一发不可收拾。

    倾倾知道自己再次迷失于情欲的世界里,她承认自己无法抗拒他带给她的强烈碰触,那就像沾了口蜜糖而无法自拔。

    凌煜凯的吻不知不觉地朝胸下而去,来到她平坦的小腹,在上头以舌画圈。

    一连串的舒适引导她放松心情,直到他将她大腿抬起,左右分开时,她才猛地回神。

    “等一下,那里……啊--”她来不及阻止,整个私人之地就这样被他占有。“啊……不要……”她感到丢脸,忙用双手捂住脸,怎料那只是让感觉更清晰。

    “你在害羞吗?”他像是有意捉弄她,将舔舐的动作加快。

    “不要……啊、啊……”无数道电流迅速贯穿她腰身,令她连臀部都离了地。

    倾倾的反应凌煜凯全部接收,而在他的反复刺激下,她不断地释放更多的情-欲。有如置身在火海之中,她的肌肤染着红晕,并且烫热无比,整个人就快要融化了。

    “停下来……求求你……啊……”倾倾快要承受不住那撼人的冲击,泪水禁不住地溢出眼角。

    她乱了分寸,这种亲密她从未经历过,舒适与麻意跟随他的举动交错其间,她的理智就快被卷入狂浪之中,无法逃脱。

    她心慌意乱,无法坦然面对,只能将脸埋进双掌更深处。

    “不要这样……凯……”倾倾面红耳赤地发出细小的请求之声,希望他别再继续折磨她。

    凌煜凯的身心早陷入欲-火之中,他用尽一切地克制冲动,只因不想伤害她,或让她感到害怕,然而当她用娇羞之声亲昵地呼唤他时,仅有的理智瞬间断裂。

    他眼里强烈的渴望和身体轻微的悸动使他对她的占有更为美妙,在强烈的欲-求中,她兴奋的感觉他在她体内的感觉

    “啊……”因为闭上眼而让感觉更强烈,她忍不住放开双手,睁开眼。

    顷刻间,她屏住气息,凌煜凯的傲人之物正进入自己的私密之处,那清楚的画面令她微愣。

    她整个人受到震撼,湿润的人口很快地接受他的分身,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真的不敢相信,原来男女的结合是这样的不可思议。

    她的声音梗在喉咙问,直到他将力道压向自己,让分身完全埋进后,她才忍不住地出声。

    “啊……”他的充满令她再次合上眼,或许是见到两人结合的过程,她全身像被火焚烧,炽热无比。

    “倾倾……”他轻唤着她,开始挺进腰身冲刺。

    “啊、啊、啊……”

    他的分身在她体内愈胀愈大,每进退一次就因她内壁的收缩而更加深入。

    他将速度加快,好更清楚地感受她的紧度与热度。

    “老婆,喜欢吗?”

    “嗯……啊……啊……”

    在他的引导下,她能做的事,只有配合他的节奏。

    “她的回应将jiqing带进更惊人的世界,他身子向前倾,双手落于她的肩两侧,臀部与腰同时使力,让分身能埋进更多。

    “啊、啊……慢点……凯……”他突然改变的攻势令她措手不及,双手在半空中挥动。

    “抱紧我……老婆……”他指示她。

    她听从地用力环紧他的脖子,整个人全交给他,他继续在她体内进出、翻搅……

    意识就快要脱离,脑中一下子空白,一下子五颜六色,倾倾体会着他带给她的刺激与快-感。

    很快地,汗水湿润了彼此的身子,泪水早已分不清是痛苦或欢悦。

    “嗯……”凌煜凯沉浸在情欲的世界里,一次又一次地喘息,像是要把握与她融为一体的每一分、每一秒。

    “啊……凯……啊、啊……不行了……啊……”体内有某种东西快要引爆,她摇晃着头,半啜泣着。

    凌煜凯明白她的想法,猛地抱住她的腰,将她的身子用力带起。

    “啊--”她跨坐在他的身上,这样的姿势让他的分身整个深入自己体内,令她承受不住地仰头,呐喊出声。凌煜凯原本置于她腰上的手滑向她的双臀,抱住后,动作更加狂野、更加激烈。

    “啊--”

    他眼里强烈的渴望和身体轻微的悸动使他对她的占有更为美妙,在强烈的欲-求中,她兴奋的感觉他在她体内的感觉。

    两人失控似地不断向对方渴求,交缠的身躯一次又一次地得到解放,直到那一声重过一声的敲门声音传入耳中……

    “怎么总有人那么识趣。”凌煜凯从倾倾身上下来,喘息着。

    还以为不会有人打扰,正好当度蜜月,没想到那恼人的敲门声,一声重过一声。

    “阿凯,我想睡会,你去看看吧。”倾倾实在累惨了,这会别说下床了,连眼皮都睁不开了。

    “好,那你休息一会,我去看看,晚点我们出去吃饭。”凌煜凯说着起身穿衣。

    刚穿又停下了,身上粘乎乎的不好受,也不知道是谁在敲门,不管了,先冲个澡再说,刚到浴室门前,倾倾的手机又响了。

    “老婆--”凌煜凯欲喊倾倾,回首见倾倾睡熟了,便自己过去拿手机。

    不看还好,一看又是沈浩哲,本想直接挂了,却没想到敲门声又传来,而且好像还有喊声。

    他愣了下,接听了电话。

    果然,接听键一按,沈浩哲焦急的声音就传入了耳中,“倾倾,你不在酒店吗,我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应。”

    凌煜凯有些气恼,回首看了眼床上的倾倾,走过去,用床单遮住了重要部位,看了眼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嘴角扬起,接着赤身裸体的去给沈浩哲开门。

    不管沈浩哲是为什么而来,看到这样的画面,他应该死心了吧。

    “沈浩哲,你可真是阴魂不散,怎么我们夫妻两到那,你就跟到哪呢?”凌煜凯并没有挂电话,开门的同时,对着电话道。

    “你--凌煜凯,你怎么会在这?”沈浩哲惊得连退数步,他不但看到了凌煜凯,而且这流氓竟然赤身裸体,连重点部位都没遮。

    还有他身上的气味,那明明是男女欢爱后满是情-欲的气息,他--可恶,他竟然和倾倾在一起。

    “做丈夫的陪着老婆再正常不过了,大哥有必要这么惊讶吗。”凌煜凯说着转过身,往屋里走,“你进来后,麻烦你将门关一下,我老婆累惨了,这会正在休息,有什么事、、、你将我岳母的地址给我就行了。”凌煜凯说着突然想起来了,上次倾倾说过,沈浩哲找到了她妈妈,那么此时,沈浩哲出现在这里,也就能解释了。

    “凌煜凯,你不要欺人太甚。”沈浩哲说着当真进屋了,他实在不想看凌煜凯那不要脸的身体,可是偏偏他那翘臀在他眼前晃,他像是故意的。

    这间房是单间,一进门就能看到大床,若不是凌煜凯挡着他已经看到床上的倾倾了,这会凌煜凯进了浴室,沈浩哲看着倾倾睡在床上,两只胳膊和脚丫裸露在外,很显然,被子下面的倾倾,就和凌煜凯一样。

    再看地毯上凌乱的衣服,可以看得出他们有多急切。

    沈浩哲站在床前,他冲动的想掀开被子看个究竟。冲动的想现在就将倾倾带走,可他心理也清楚,现在不同于五年前,凌煜凯是倾倾合法的丈夫,就算他们在一起,那也是正常的。

    闭上眼,深呼吸,平复了情绪后,他坐在沙发上等凌煜凯出来。

    很多事情,早已发生无法改变,现在,他能做的只是挽救,这个男人不适合倾倾,如果他心里真有倾倾,这五年一早就找到倾倾了,也不至于要倾倾来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