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韩娱]心之忆 > 第28章旧秘密和新秘密

第28章旧秘密和新秘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韩娱]心之忆最新章节!

    她毫无经验的,盲目的回吻他。

    这种丝毫没有技巧可言的吻却让他沸腾了。

    他的手移过她的腰,她的腿,最后停留在她的胸口。

    在解她的衣扣的时候,权志龙终于察觉到脸上的冰冰凉凉的液体,他睁开眼,看着仍然止不住流着眼泪的忆心,立马清醒了。

    看看他现在在做什么!?

    他被愤怒和妒忌冲昏了头脑,如果他趁着她伤心,趁着她喝醉而对她做了些什么,那他成什么了?在她心里,他又成什么了?

    他撑起身子,帮她擦眼泪,看着她长长的沾满泪水的睫毛,他心里又酸又痛,再一次问道:“你就那么喜欢沈昌珉吗?”

    我喜欢你。

    这句话第一次如此清晰的出现在忆心的脑海里。

    但现在显然不是好时机——一天之内告白两次,就连自己也不信服,怎么让他相信?

    所以她沉默。

    “好,我知道了。”权志龙用自己的方式理解了她的回答。

    “对不起。”他拉过被子替她盖好,抬手帮她整理了刘海,他深深的看着她,然后勉强的弯了弯嘴角:“我走了,你好好睡吧。”

    好像经历了荒唐的情景,好希望一切都是梦啊。

    可是醒过来,看着酒店客房里的陌生布置,自己也没法再骗自已。

    昨天喝了酒,确实发生了一些事,并不是在做梦。

    忆心不是第一次在睡眠不足的情况下醒过来,这一次尤其的难过。

    昏沉的脑袋,肿肿的眼睛,还有好像空掉一半的心。

    她决定拿一个橡皮擦,把昨天的记忆通通擦掉,让所有的关系都回到最初,没有关心,也没有暧昧。

    这么决定以后,她捧着一杯特浓咖啡坐在牧园大学的教室里休息,确保今天的拍摄不会因为她而受到影响。

    珉豪坐在她对面,关心道:“你看上状态去不太好。”

    忆心:“……”

    “昨天晚上后来去哪了?”

    “……”

    “喂,干嘛不说话?”

    “……”

    “你嘴巴怎么了?”

    忆心这才有了点反应,她赶紧捂住嘴唇,昨天被权志龙咬破,上面留了个小疤。

    简直是欲盖弥彰。

    珉豪一副明明懂了,却有点不敢相信的模样:“你昨天,该不会是……”

    他的问话淹没在忆心的手机铃声里。

    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忆心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但还是飞快的接起了电话:“茜姐姐?”

    温暖的中文从电话里传来:“心,晚上8点,公司开会。”

    “好的。”

    忆心挂掉电话,对上珉豪仍然审视着她的目光。她无奈的呼了一口气:“昌珉哥今天就走了吗?”

    “是啊。”珉豪露出标志性的阳光笑容:“我就知道你是要问这个问题的。”

    看见忆心又沉默下来不说话,他抓了抓头,放低了声音:“嗯,那个,我觉得昨天晚上哦,你最后跟昌珉哥说的那些话哦,嗯,有点过分。”

    “你听见我们说的话了?”忆心的声音很平静,表情似乎有点危险,她眯着眼看他:“你装睡着,然后偷听我和昌珉哥说话?”

    “喂喂,”珉豪急忙解释:“我才不是故意偷听的,我原本是睡着了,但是那时候刚好被尿憋醒了。”

    他一副无辜的样子:“我当时又怕打搅你们,又急着想上厕所,你都不知道我憋的有多辛苦!”

    “我看你现在憋的更辛苦。”忆心灌了一大口咖啡,淡淡撇了他一眼:“哥哥要是有什么想说的话就直接一点,全部说出来吧。”

    珉豪的确是憋的很辛苦,当然他觉得忆心也应该知道事实真相。

    他们三个一直都是好朋友,就算弄成这样,他也不希望昌珉和忆心之间的矛盾是因为有误会。

    “昌珉哥有跟我解释,他跟茜见面是因为圭贤哥叫茜拿东西给他。”

    “嗯。”忆心现在想起来,仍然感到羞愧,她揉了揉脸颊:“昨天的确是我过分了,竟然说出的那些话……其实我心里并不是那么想的。”

    “我知道。”珉豪按了按她的头:“小姑娘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嘴巴毒了点。”

    “等昌珉哥回来我会向他道歉的。”忆心决定有错改错。

    “那干嘛不现在就打电话给他?”

    “我想他现在应该不想接我的电话。”

    “昌珉哥才没有这么小气。”

    “干嘛非要我说实话嘛!”忆心瘫在课桌上,抱着杯子瞪他:“是我还没有准备好给他打电话,好了吧?”

    珉豪呵呵笑:“朋友之间就应该坦诚嘛!”

    忆心看着珉豪没心机的笑颜感叹:“还是做朋友好啊。”

    朋友之间的相处没有负担。友谊也许比爱情更能长久。

    但是男女之间的友谊进一步容易,退一步就再也回不来了。

    昨天她同时失去了沈昌珉和权志龙这两位朋友呢。

    “对了,”珉豪对忆心说:“昌珉哥还有一句话要我带给你。”

    “是什么?”

    “昌珉哥说一直在你柜子里放牛奶的人是在中哥。”他看着忆心瞪圆的眼睛:“很吃惊对不对?昨天听昌珉哥这么说我也觉得非常吃惊。”

    所以如果忆心觉得酒醒了,天亮了,烦心的事情不去想,烦恼就不会来找她,那可真是太异想天开了。

    晚上八点f(x)的组合会议,内容是关于她们的回归。

    对于偶像组合来说非常重要的舞台回归。

    东方神起解散事件对s.m公司的影响不可谓不大。

    转移公众视线的需求有一点迫切。公司内大半组合的回归都已经在计划中。

    所以虽然今天才召开会议,但是f(x)即将回归的消息明天就会被散布出去。

    唯一的问题是忆心,因为《致美丽的你》还在拍摄中,这当中再挤出时间练习新歌舞,会非常的辛苦。

    但是忆心一口就应承了下来,因为最近她需要让自己忙碌起来,需要转移视线,省的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因为内心中曾经有过的阴暗,在面对宋茜的时候忆心多少有点尴尬。

    但宋茜对忆心心里的想法全然不知,她还上前问她:“跟昌珉见过面了吧?”

    “嗯……见过了。”

    “上次帮圭贤送东西给他,他还说很想你和珉豪。”

    “是,是吗?”忆心心虚。

    宋茜拍拍她的肩:“最近要辛苦你了,时间要先安排妥当才行,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记得告诉我。”

    忆心立刻想起来一件事情觉得应该要告诉她:“姐姐,前天我在宿舍门口看见了尼坤哥,他好像正在等你。”

    “是吗?”宋茜看上去不是很在意。

    忆心抓了抓头:“当时他好像很生气,然后给我看了你和昌珉哥一起的照片,是私生饭拍的……”

    宋茜点点头。

    “你不用跟他解释一下吗?”忆心问。

    “不用了。”宋茜一秒都没考虑。

    “为什么啊?”

    “会误会的人解释了也白解释,不会误会的人,就用不着解释。”

    忆心听着有点高深。

    宋茜笑道:“就是说真正的朋友是不会仅仅因为一张照片就误会的。”

    “关心则乱啊……”忆心虽然内疚但还是决定向她坦白:“因为那张照片我跟昌珉哥吵架了。”

    “你和昌珉?”

    一旦开了口,再接着说就变的比较容易:“昨天因为被昌珉哥拒绝了,所以迁怒了姐姐,说了姐姐的坏话,对不起。”

    宋茜看着她:“为什么要告诉我呢?如果你不说,我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忆心认真道:“珉豪哥说朋友之间应该要坦诚。”

    爷爷也说做人要坦荡。曾经有过的阴暗想法虽然可以一直藏在心里,但是如果得不到原谅就过不去自己那关。

    如今说出来,她觉得舒服多了。

    “单纯的孩子,”宋茜看着她感叹:“你怎么这么诚实啊,诚实的姐姐都没法生你的气了。”

    “姐姐会生我的气吗?”

    “不会啊。”宋茜上前搂了搂她:“忆心什么话都愿意告诉我,我觉得很高兴。”

    虽然宋茜知道有些话更适合放在心里。但是在异国他乡,作为队长,见惯了两面三刀,听多了讹言谎语。她更喜欢忆心这种有什么就说什么的性格。

    忆心终于放松了下来,她好奇的问:“姐姐为什么不喜欢尼坤哥呢?”

    “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宋茜淡淡的说。

    “是圭贤哥吗?”

    “是。”宋茜被忆心的坦诚感染,第一次大方的承认了。

    忆心又问:“茜姐姐喜欢圭贤哥什么呢?”

    喜欢他对自己的维护和照顾,喜欢他细心脾气好,喜欢他为了她学习中文……宋茜一时间想了好多理由。

    但是这些事情,别人也会为她做,她却不见得会动心。

    所以喜欢一个人,大概并不因为他做了什么,只因为他是他。

    于是宋茜回答说:“喜欢他就是喜欢他了,并没有什么别的理由。”

    喜欢他就是喜欢他了,并没有什么别的理由。

    宋茜走了,忆心一个人待在原地思考,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吗?她到底是为什么喜欢权志龙呢?

    水晶走到她身边:“思考什么人生呢?”

    “姐姐。”忆心忽然问她:“姐姐你喜欢文熙俊前辈什么呢?”

    水晶挑了挑眉:“想死吗你?”

    “别紧张啊姐姐,”不过是随口一问,怎么就开启了御敌模式,她抱着水晶的胳膊安抚道:“放轻松,咱们只是进行一个简单的学术讨论么。”

    水晶才不想跟她什么学术讨论,她指了指忆心唇上的小疤:“没想到我们忆心喜欢这么激烈的。”

    忆心一僵,捂住嘴:“我才不喜欢。”

    “所以还是被强迫的?”水晶啧啧了两声:“口味真重。”

    忆心:“……”

    结论就是她嘴再毒也毒不过水晶。

    昌珉在国外,偶尔打电话发短信过来,忆心不接也不回复。

    在中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表示,淡出忆心的生活。

    权志龙也是,不再来探班,没有任何联系。

    忆心认为他大概对自己失望透了。

    事实上权志龙正在为自己差一点就趁机而入的行为深刻检讨。

    就算对小姑娘有意思也没必要表现那么饥渴吧?辛辛苦苦树立的靠谱好哥哥形象就这么崩裂了。

    自从权志龙成为了g-dragon,他就很少因为感情的事情伤脑筋。

    这一次他觉得两个人应该先各自静一静,首先他想要认清自己对忆心的感觉,其次他最近确实挺忙碌。

    不管怎么说发布新专辑才是头等大事,他打算等忙完这一阵子再去解决跟忆心的事。

    忆心在片场和练习室之间奔波了一个多月。

    虽然大家都把时间调整到尽量配合她,忆心还是觉得非常吃力。

    舞蹈连跳五遍,她就瘫倒在地板上起不来了。

    《nu abo》的曲子仍然在单曲循环中。

    “休息吧。”宋茜擦了擦汗。

    雪莉坐到忆心身边帮她按了按肩膀:“姐姐以前体力很好的说。”

    水晶白了她一眼:“你试试看一边拍戏一边练习。”

    “年纪大了,比不上当年了啊。”忆心气喘吁吁的开着玩笑。

    “未成年的小鬼!”宋茜不满的踢了踢她的脚:“你说这种话是要叫我怎么活?”

    “对不起,姐姐。”忆心不好意思的朝她笑,还是不想起来,她躺着抱怨:“这首歌的舞蹈怎么会这么复杂啊。”

    amber笑道:“以前从来没听过忆心抱怨,这一次可真是把她逼急了。”

    雪莉也笑:“咱们可是pop dance组合啊,舞蹈当然得出挑。”

    “为什么节奏这么快啊,为什么舞这么难啊,为什么要拍戏啊,为什么要回归啊,要累死了啊……”忆心抱怨起来就没完了。

    “今天不练了好不好?”宋茜拉着她的手把她拽起来:“去洗澡吧,晚上不是还有戏吗?”

    水晶把忆心的毛巾和衣服拿来给她。

    “唔,不想去……”真的好累,忆心把毛巾盖在头上,委屈的快哭了,但没办法,她还是乖乖的朝淋浴房走去。

    还好晚上的戏份就在首尔。

    内容是具在熙被人从跳水台上推下去。

    虽然从跳水台掉下去的镜头有替身,但被人从泳池里救出来这个镜头要她自己来。

    啊呀真是,忆心望着游泳池无比后悔,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用洗澡了嘛。

    真是到了连洗澡的力气都要节省的时候了。

    她坐在椅子上等着开拍,差一点睡着。

    “喂,别睡觉啊,马上开拍了。”李玹雨摇了摇她。

    忆心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面前的男生单眼皮,带着漂亮的笑容。

    “志龙哥?”

    李玹雨动作粗鲁了不少:“呀,隔着我的脸这是在看谁呢?”

    “玹雨哥?”忆心这下清醒了,认真看着李玹雨,她怎么今天才发现志龙哥和玹雨哥有点像咧?

    “g-dragon最近怎么都不来探班了?”李玹雨问。

    “不知道啊。”

    “你好像跟想见他啊。”

    “还好吧。”想他是一回事,但想见他是另外一回事。

    “唉,那让你开心开心吧。”李玹雨拿出手机,摆弄了一下然后递给她。

    “什么啊?”忆心诧异的接过手机。

    页面上是权志龙最近的一篇采访。

    “这里。”李玹雨指了指重点。

    忆心顺着他的手指看去,那几行说的是权志龙的理想型——喜欢短发的,有个性的帅气的女生,猫一样的女生。

    “谢谢我看完了。”忆心把手机还给他。

    “这么平淡?”

    “不然怎么?”

    “这说的不就是你么?”李玹雨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忆心:“短发的,有个性的,帅气的,猫一样的女生。除了你还会有谁啊?”

    虽然忆心私心希望那个人是自己,甚至在某一瞬间认定了他说的那个人就是自己。但现实立马把她拉出了幻想——权志龙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联系她了。

    “不是我,”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忆心淡淡的说:“志龙哥跟我只是好朋友而已。”

    “可是……”

    忆心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她打断他:“我不会游泳,所以待会在泳池里哥哥们要快点把我捞上来才行啊。”

    “放心,淹不死你的!”李玹雨没好气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