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制霸好莱坞 > 第389章 闺蜜夜谈

第389章 闺蜜夜谈

作者:御井烹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制霸好莱坞最新章节!

    珍妮必须得承认,莉莉安的反应就和吉姆一样,让她有点介意——倒不是说她就希望他们误会了她和切萨雷的关系,只是……好吧,说这是美女的虚荣也好,被人当面说‘你们俩没戏’——当然,吉姆没说,表现出来得也没差——她总是有点不是滋味,好像自己的魅力被低估了一样。

    “有这么不可能吗?”她半开玩笑地抗议了起来,“看,这么大的房子,基本上就只住着我们两个人,很多人甚至不需要这么好的条件都能发展,我是说,终究不是人人都像乔什的,不是吗?”

    “确实,不是人人都像乔什。”莉莉安摊了摊手,“不过你和切萨雷都比乔什还要更难搞,你和他公私不分,混乱合同?”

    她又忍不住直笑,“尤其是切萨雷,破坏协定?这真的太难想象了。”

    “好吧,”想一下切萨雷主动破坏合约,对她发起要约——不管是追求还是约.炮的样子,珍妮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真的是那种宁死也要履行合约的人,不是吗?”

    “生命威胁属于不可抗力的一种,违约肯定是可以接受的,但在此之前,”莉莉安耸了耸肩,“切萨雷就是那么一板一眼的人,绝对不会把公私混淆,如果他真的想要约会你,他当然会直接对你说,甚至在提出求婚的时候就和你阐明他的感情——说不定还要签署几条备忘录什么的——”

    她滑稽的语气让珍妮也大笑起来,她说不上是安心还是不安,不过,莉莉安的确说得对,“当然,你说得对,拜托——我还没自恋到会以为切萨雷暗恋我的地步,想想看,如果他怀着别样的目的,以转移财产为借口安排一段假结婚,其实是为了接近这段婚姻里的妻子——”

    两个女孩都抖了一下,珍妮继续说,“那会是多么creepy和loser的事。”

    “确实,那感觉真的太变态了,会让人彻底质疑他的人格,不是吗,”莉莉安也搓着手臂说道,“有谁会孬种到连好感都不敢说出口,需要用这样欺骗的手段来满足自己?——虽然,假结婚也是一种欺骗,但这种欺骗似乎更加突破底线。”

    莉莉安说得的确没错,她也相当的理直气壮,但珍妮听得稍微有点不舒服——尤其是‘孬种到连好感都不敢说出口’这句话,她掬起一捧水去淋莉莉安,“嘿!你这是在说我吗?——别忘了我那时候是怎么和你说萨尔维的。”

    “是的,我就是在说你。”莉莉安对她做了个鬼脸,龇牙咧嘴地说,“你和萨尔维太让我失望了,一起去优胜美地——与外界隔绝,自从你和我提过这事开始,我就一直在期待仿若电影中一样浪漫的场面,天知道你最后居然告诉我这么个结果,我不得不说,你让我很失望,珍,你在这方面绝对有问题。”

    “issue?”珍妮说,她也喝了一口苏打水,半笑半逃避地说道,“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兼职了心理咨询师,莉儿。”

    “我大学的时候选读过这方面的课程,”莉莉安说,“但我想,不需要是心理咨询师,只需要熟悉你的人都能看出这点——我说的不是承诺障碍(issue),你根本都走不到承诺障碍这一步——在我看来,你甚至可以说是有恋爱恐惧症。”

    珍妮楞了一下——在莉莉安犀利直接的言辞下,她不免有些不自在,不过,这种不适也依然是舒服的:在那些首映礼、商业酒会上,她能够轻易地听到无数动听的谄媚和恭维,但这当然比不上朋友关心的劝谏,它听起来也许有些严厉,但却令人感到温暖。

    “也许这并不能叫做恋爱恐惧症,”她没有像切萨雷教的那样,竖起防御性的藩篱,“这更是一种……理性的选择,我不想让克里斯的事再次发生了,既然你的事业并不允许你有一段长久而固定的关系,那么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避开任何会伤害到自己或他人的关系,不是吗?——当然,在他之后的空窗期很久,但那更多的是因为我越来越忙——”

    “我不是说你没有足够的理由。”莉莉安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继续说道,“这只是一种感觉,你看,珍,这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受感性驱动的,更自私一些的人,就像是我,在很多时候,明明有更好的办法去解决,让双方都可以不受伤,但我不会去选,我会依照本能选一条保护我自己的路——如果我是你的话,我想我会不断地去谈恋爱的,即使无法长久,可能会给对方带来很大的伤害,但我也依然不会停止,我会继续追寻,不仅仅寻找安定下来的机会,也因为我需要感受到爱和被爱的感觉……我是个需索的人,但你则完全不同,你很理性,你永远都希望能减少伤害,而你永远在说,伤害最少的一条路就是不要去尝试,也许这和你对我说的一样,的确,从数学上来说是对的,成功的几率确实微乎其微——而我也不是在说这两种人谁对谁错,但我想说的是,你的理性背后藏的是低需求,你似乎以脆弱为耻,以需求为耻,你一直想让自己不需要任何人也能活下去,我想正是这种心态阻碍了你甚至是去开始恋爱,更别提加深感情了……当然,你的工作也对此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我……居然无法反驳,”珍妮说,她摊开手苦笑了一下,“当然这可能是多因素的结果,没有时间、特殊的生活环境,舆论风险……但,归根到底,yep,我确实不喜欢……依赖另一个人的感觉,尤其是当你自己处于不停歇的疯狂中的时候——要平衡现有的一切就已经很难了,再多加一个因素,我不肯定这条船会不会翻。”

    “是啊,我理解,我确实真的理解……”莉莉安出神地说,“尤其是当你自己已经处于不停歇的疯狂中的时候……”

    她耸了耸肩,“这也许就是那些总裁总有好几任妻子的原因——当他们冲锋陷阵的时候,为他们打理家庭的那个女人,在他们决定开始退休享受生活的时候,基本都已经不能再满足他们的要求了。”

    “当然也不排除有些妻子的忍受条在中途爆掉的情况,”珍妮说。

    “yeah——那正是婚前协议和平民高学历女孩存在的必要了。”莉莉安扮了个鬼脸,有些讽刺地说道,“有时候,当有钱人的配偶实在不如当有钱人的孩子幸福。”

    她本人就是幸福的有钱人家小孩,而据珍妮所知,马克是签了婚前协议的,这也是莉莉安家人的坚持。

    “有时候有钱人的孩子也不幸福——连有钱人自己都说不上多幸福。”她说,调换了一下姿势,让水流更好地激打到背部的酸痛点。“说起来,你和马克最近怎么样?在电话里你已经有段时间没提他了。”

    “我们有过艰难的时刻,现在还在调整中。”莉莉安说,她摊了摊手,“你知道,现在卢克出生了以后,我不可能再和马克一起去非洲了,而且,你知道,我的职业生涯也迎来了最关键的时期——”

    在美国,要成为一名正式执业医生,不到29岁、30岁这个门槛基本不可能实现,算算莉莉安的年纪,大学毕业以后读4年的医学院,她和珍妮认识的时候刚刚成为一名住院医师,而在6年的培训之后,她又参加了2年的深造,现在正是成为执业医生,重新决定自己工作医院的关键时刻。——说起来,医师的忙碌程度虽然比不上明星,但也绝不会轻松多少,莉莉安想要一边带孩子一边上班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所以,马克现在留在家里做全职爸爸?”珍妮问道,“他不是很能适应?”

    “他当然想要继续工作,但我认为现在是到了改变的时候了,你知道他的工作收入并不是那么的高。”莉莉安耸了耸肩,“他在帮助人,并且因此拿薪水,我也在帮助人,拿的薪水比他更高,所以由他来承担家庭责任,我来承担社会责任似乎更为合理。不过,马克并不喜欢今后再也不回非洲的主意。”

    她停顿了一下,又笑了起来,“你看,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烦恼,所以有时候我确实特别的羡慕你,j,当我在按部就班地过着我的人生,烦恼着我的问题的时候,你——当然也有烦恼,但你同时也在创造传奇,过着那种人们想象中的生活,创造着一部又一部电影……全美国有几万个出色的医生,但却只有一个珍妮弗.杰弗森。”

    “噢,拜托。”珍妮摇着头呻.吟了起来,“你的羡慕只是因为你对自己的生活也许不是那么满意——说实话,你不会乐意和我换的。”

    莉莉安没有否认,只是也不免露出一些失落,珍妮翻过身望着她,真诚地说,“说真的,在你羡慕我的时候,我也一样羡慕你,你羡慕我创造传奇——但我羡慕的是你的……”

    她有些小心地问,“我说normal,你会生气吗?”

    “当然不会。”莉莉安摊了摊手,“除了有那么一点可怜的财产以外,我还有什么不普通的地方呢?”

    珍妮笑了起来,“很多啊,你的直率和勇气,对自我的真诚……我不知道,对我来说,你的性格就足够不普通了。”

    “这么看来,你对自己的感情生活的确不是那么的满意。”莉莉安说,“所以,你还是没那么强大,还是想要有人陪伴的喽?”

    “我毕竟不是机器人啊,”珍妮说道,“当然,在这里可以修改为——我毕竟不是切萨雷啊——”

    两个女孩都笑了起来,莉莉安抬头喝完了酒。

    “这就是我对你和萨尔维特别感兴趣的原因。”她又开始力荐萨尔维了,“我觉得他真的是个很适合的对象——难以想象他会追求长久,萨尔维这种人,起码在现在,感觉上需要的是一种随性的开放关系,而你们也马上要开始一起工作了,各方面都是怎么的合适,而你们又是那么的来电——”

    “你收了萨尔维的钱吗?”珍妮忍不住大笑,“还是你其实是个秘密的粉丝——”

    看到莉莉安的表情变化,她指着对方叫了起来,“噢,秘密粉丝,我明白了,其实你应该早说的,我完全可以邀请你们一起来吃顿饭——”

    “去你的,j.j——”

    两个大女孩笑闹了一会,莉莉安这才承认了自己对萨尔维的好感,“在《梦露》那届奥斯卡上,我就觉得你们很配,并不是说外貌上的匹配,而是——他很懂你,至少在我看来是如此,你们坐在一起的时候,chi看起来非常的和谐。所以我一直希望你们能有发展,毕竟,就像是你说的,j.j,你并不是机器,就算是切萨雷都有需要陪伴的时候,更何况是你呢?”

    “再说,”她摊了摊手,“你知道我的价值观的,一个人是否成功,对我来说不但取决于他对社会的影响,也取决于他个人生活的质量,你的事业已经足够成功了,放慢一点步调,适时地享受生活,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呢?”

    珍妮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有道理,在和克里斯分手之后,她的生活似乎越来越向着苦行化的方向前进,确实,有必要这么拼吗?上一次真正地享受生活是在什么时候?

    “也许你说得对。”她有些不情愿地说,“但事情不是你说得这么简单的——也许对萨尔维来说,这一切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噢?”莉莉安一下来了精神,滑坐到了珍妮旁边,“快说——我要知道所有细节!你为什么会这么想,他给出信号,告诉你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吗?”

    “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谈到这事,还是在两年前的伦敦……”珍妮把当时的情景告诉她,“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认为‘我不准备谈恋爱’的宣言一直有效还是怎样,当然,他肯定知道切萨雷和我的婚约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想他应该多少是猜出来了。”

    “这还用说?”莉莉安不耐烦地嗤了一声,“我不是都说了吗,他很懂你——”

    思考了一下,她果断而热情地说道,“now,听我说,如果你对他有好感的话,现在毫无疑问应该主动表达出来,毕竟,你们之间的这扇门是你主动关上的,作为一个有绅士风度的男士,对于你这样一个复杂的女明星,追问你为什么不准备谈恋爱是很失礼的,那等于逼你和他分享秘密——你现在又是这样的已婚状态,所以他只能等你对他发出信号,否则他总有太多的顾虑,不是吗?作为一名绅士——”

    “……也许你说得确实有点道理。”珍妮不得不承认,“有时候,人们会受到多种因素的限制……如果你对自己不够诚实,不够勇敢的话,事情是永远得不到改变的。”

    “起码在短期内不会得到改变。”莉莉安得意地喝了一口酒,“而你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能够对珍妮施加影响,她的情绪似乎很高昂,“切萨我已经完全放弃了——他的问题比你还要更加严重,这男人是个没有希望的病案,但你不同——你还是有救的——”

    她对自己满意地一笑,“现在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开口?”

    “别问我——这种事怎么可能有答案?”珍妮立刻告起饶,“我甚至连要不要主动都没下决心——”

    她弹了莉莉安的额头一下,让后者冲她做了个鬼脸,捂住了额头,“别以为你已经攻陷我了,女士,你最多只是动摇了我的壁垒,到底会不会采取行动……”

    摇了摇头,她吐出一口长气,“有些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虽然莉莉安好奇地看着她,但珍妮已经并不想分享下去了,她无赖地耸耸肩,直接拉开了话题,“嘿,说到这个,切萨的issue又是什么,居然比我还更加严重——听起来这悬崖山庄就像是《飞跃杜鹃窝》一样,住在里面的人都不正常。”

    “pfft,他?”莉莉安翻了个白眼,“别让我开始,否则一晚上都说不完……单单只说他现在还在天上飞这个事实,就非常的不对劲……”

    是的,忙于协调三部电影的切萨雷,现在正在飞往纽约的路上,这也是两个女孩可以在家中大说他的八卦的原因——在莉莉安那充满了家常风味的嘻嘻哈哈之下,上映当天的这个晚上,也不是那么的难熬,几乎是一眨眼,就到了午夜场散场的时间段,而北美地区的午夜场最终数据,也在差不多的时间内随之出炉,一封封由0和1组成的信件,通过全美的宽带系统,迅速地被发到了各大数据统计机构的邮箱里,也让那些不眠的数据分析专家们,有了自己的夜宵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