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神木挠不尽 > 第五十三章 收徒

第五十三章 收徒

作者:绿野千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神木挠不尽最新章节!

    莫天寥看着眼前的太始,有些说不出话来,这些年太始在拍卖行里,还真是什么都学会了。一言不发地抬手,赏了太始一个小火球。

    “嗷嗷,烫烫烫!”太始被烧得飞起来,在屋里打转。

    莫天寥警告太始不许出声,拉过薄被把两人盖好。

    怀中的清潼睡得很熟,丝毫没有被惊醒,先前没有盖被子,修长如玉的手在秋日微凉的夜风里有些发冷。莫天寥把那手握在掌心暖了暖,轻轻在手背上落下一个吻。

    觉得手背痒痒,清潼无意识地缩了缩手,身体却又往莫天寥怀里钻了钻,喉咙中发出轻微的咕噜声。

    莫天寥低头看着窝在他胸前的俊颜,听到那安心的咕噜声,只觉得心都化了。这么多年,他唯一在乎的也就这只猫了,无论耗费多少精力,付出什么代价,他一定要治好莫小爪,跟猫大爷长长久久地在一起。一起飞升,去找老混蛋。

    一夜好眠,次日,清透的阳光穿过昨晚被莫天寥打开的窗户,直直地照在床上。

    莫天寥舒服地深吸一口气,缓缓睁开眼,正对上一双清冷的美目。

    “你怎么在这里?”清潼蹙眉问他。

    “我那床太硬了,”莫天寥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况且,不抱着你我睡不着。”

    清潼抬脚要把他踹下床,却被莫天寥颇有先见之明地在被窝里握住了脚腕。手中细嫩的触感让人舍不得放手,清潼伸手挠他。莫天寥就伸出一条腿压住猫大爷的腿,两人就在被窝里打着玩。

    就像过去在魔宫的每一个清晨,莫天寥被饿肚子的猫大爷咬醒,一人一猫在床上打一会儿架,最后定然是以莫天寥收获满脸满手的牙印、老老实实起来给猫大爷喂食为终结。

    猫大爷的手非常快,即便没有用灵力,那眼花缭乱的挠人招式也十分难对付。莫天寥仗着比清潼高一点,用腿夹住那总试图踹他下去的修长双腿,一转身翻到上面,双手按住清潼的手腕,喘了口气。

    “呼,不闹了,时辰还早,咱们再睡会儿。”莫天寥低头去蹭师尊的鼻尖。

    清潼微微眯起眼,张嘴,咬。

    “嗷,疼疼疼!”屡教不改的莫天寥又被咬了鼻子。

    “吱呀——”内殿的门突然被推开一条缝,慢慢探出一个狗头,轻声道:“潼潼,你醒了……吗……”狗头转过来,看到床上的情形,顿时张大了嘴巴。

    清宁宫内殿门上有禁制,不过对于拥有宗主令的天琅真人来说,沃云宗每个地方他都可以去。

    “汪汪汪!”天琅反应过来,猛地冲过去,如同投石器投出的灰毛巨石,一下子把上面的莫天寥给撞下了床,而后焦急地在床上打转,“潼潼,你没事吧,妈的!”在被子上转了一圈,转而对着地上的莫天寥呲牙,眼中尽是杀意。

    该死的,就知道这老魔头不是好东西,当初就不该一时心软留下他,宗主决定现在就咬掉他的脑袋。

    莫天寥感觉到那大狼狗凛冽的杀意,立时召太始过来,召了半天却不见动静。

    “吵死了!”清潼坐起来,照着狗头拍了一巴掌。

    “呜……”狗头缩了一下,委委屈屈地看自家师弟,真是猫大不中留,都开始帮着外人打师兄了!

    清潼把被子上的狗掀下床,站起身来。未穿鞋袜的白皙双足,就那么赤脚站在软垫上。

    莫天寥站起来,拿过一旁挂在衣架上的外衫给他穿上,手法灵活地系好衣带,柔顺的黑发披散着,便想拿个发带帮他绑上,却被清潼制止了。

    这蠢狗大早上来找他定然是有事要说,清潼单手拎着巨狼的后颈毛,把它拽出去。

    莫天寥眨眨眼,通常不该是把他扔出去,然后师尊和宗主谈事吗?微微蹙眉,莫天寥趴到地上找太始,方才召唤了半天这家伙也不出现,都不知道自己主人差点被咬掉脑袋吗?

    找了半晌,终于在床底下找到了一坨冰,冰中冻着一个玳瑁色的玉势,莫天寥的脸顿时黑了。难怪师尊要出去说事,这货实在是太丢人。

    莫天寥化了那一层冰,太始刚刚露出个头,就开始说个不停:“你那猫太凶了,我还没说话就被他冻成冰坨了,嗷嗷嗷,烫烫烫!”

    太始再次被自家主人用木中火烧烤了,在火中叫嚷,却没有变换形态,保持着玉势的模样扭来扭去。莫天寥实在看不下去,通过契约强行把它变成个球。

    从最开始炼制太始的时候,莫天寥就融入了自己一缕神魂,而后练成之时,又给了它一滴精血,太始跟他完全是心意相通的,可以在识海中直接交流,只消心念一动,太始就能按照莫天寥的想法变换形态。只不过,太始更喜欢张开大嘴巴说话罢了。

    “你那狐狸呢?给我看看。”宗主好不容易从打击中回过神来,变成了仙风道骨的人样,在正厅里坐了。

    清潼叫侍女去唤狐狸来,自己接过侍女递上来的温热布巾擦脸:“刚化形,金丹初期,还很年幼。”

    “你打算留在身边?”天琅抬眼看他。

    眼前闪现出昨日在林子里看到的情形,俊美的魔尊摸着柔弱少年的脑袋,清潼微微蹙眉:“不了,乃是你拿走吧。”

    “见过两位真人。”霜刃进来,便跪拜行礼,如今清潼也没说收他为徒,他就只能称之为真人。

    天琅眯眼看那少年,弹指一点,一道浑厚的力量直朝那少年扑去。

    霜刃吓了一跳,见清潼没有阻止的意思,强忍着害怕跪着不动,那股力量并没有伤害他,直直扑到门面上,只觉得浑身一软,噗通一声变成了狐狸。

    “嗷呜!”小狐狸这下慌乱了,被宗主看到他是妖修,定然会把他带走拿去送人的,怎么办?

    天琅抬手拎起小狐狸,看着它惊慌失措地划拉四爪,沉吟片刻:“寒霜安神狐?”

    “嗯。”清潼应了一声,接过侍女递上来的茶水漱口。

    “你留着吧,当个枕头刚好,”得知这是可以缓解头痛的毛团,天琅毫不犹豫地把小狐狸留下了,见清潼有些不耐,连忙补充道,“你若是不耐烦教导,叫它跟着炎烈学便是。”

    “嗯。”清潼又应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小狐狸,你可愿入沃云宗?”天琅把小毛球放到腿上,顺了顺毛。

    “嗷呜……”霜刃有些弄不清状况。

    宗主索性变成了巨狼,蹲坐在小狐狸面前,高深莫测道:“我宗门自仙魔大战之后,庇佑妖修,但凡不愿与人修订立血契之妖兽,皆可入我宗门,但须谨记,不得泄露宗门秘密,否则……”

    “嗷呜!”小狐狸一下子扑到宗主的毛毛里,“我,我愿意入宗门,就算做个外门弟子都行!”他们一直生活在雪山,不敢往人多的地方去,没想到竟然有庇护妖兽的宗门,实在是太好了。

    “你根骨上佳,可以入内门,暂拜在清潼门下,但他诸事繁忙,如果有修炼上的困惑,你也可以找我的大徒弟炎烈。”宗主说完,见清潼又开始打哈欠,便叼起小狐狸,打算带他去见见炎烈。

    “昨日你跟莫天寥说了什么?”清潼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叼着狐狸的大狼狗闻言又转过来。

    “回师尊,是我求二师兄帮我炼制一个防训灵角的法器,”小狐狸耸拉着脑袋,“我得去救我妹妹。”

    “宗门有规矩,遇到妖修可以救助,但必须先保全自身。”宗主把嘴里的狐狸放下,呸了一口毛,语重心长道。

    “弟子明白……”小狐狸低着头。

    宗主歪了歪脑袋,觉得这孩子怪可怜的,便伸舌头舔了舔狐狸脑袋:“不过,既然是你亲妹妹,总得想想办法。”

    宗主叼着兴奋不已的小狐狸去见炎烈了,清潼却微微眯起了眼睛,给别人炼器,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