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红楼之逆袭攻略 > 第83章 医科生牌林如海(完结)

第83章 医科生牌林如海(完结)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红楼之逆袭攻略最新章节!

    林如海坚称自己无事,魏统领和王太医也就没再多说什么,魏统领想着皇上吩咐的差事心里有些着急,对林如海问道:“林大人,您可是心中已有主意?甄家是条大鱼,若我们晚个一步半步的,恐怕就抓不到了,而且一旦暴露也有危险。”

    林如海笑了笑,“魏统领放心,我已经安排下去了,如今只要等消息就好,您若得空可以帮忙联系一下张将军,咱们一拿到证据就立即把人抓住。”

    魏统领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稍微放心了些,点点头就站了起来,“那好,事不宜迟,我这就去见张将军,告辞。”

    魏统领走了,王太医也起身告辞,“林兄,我看你面色不对,我就不打扰了,你用些药早些休息,若有什么不舒服的就派人来叫我。”

    “好,多谢王兄。”林如海同他回了礼,等人走后急忙回房睡觉,他其实就是累坏了,需要休息。

    林如海这一等就是三天三夜,他也从淡定慢慢变得紧张起来,陈久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时间太紧了,若陈久暴露引起了那些人的警觉,他就只能逃命了。有时候想想他也觉得茫然,他一个平凡的大学生,一辈子没经历过什么大事,怎么跑到这里就大风大浪的了?

    就在他忍不住想要找什么人探探的时候,终于有个七八岁的小乞丐在这天入夜时敲响了林府的后门,给他送来一个沾血的包袱,里面是两本账册。林如海快速浏览一番,盐商、甄家还有几个小官员同知府的来往记录一笔笔记得清清楚楚!那日知府同甄老爷见面就是想用账本威胁甄老爷帮忙往上升一升,这东西果然足够威胁人!

    林如海喜形于色,为了以往万一,他让人拿着信物先去通知张将军抓人,然后和观砚一人一本立即把账册抄录了一遍,将原账册藏进机关暗格里,这才拿着刚抄好账册在魏统领的保护下跑去文大人的府邸。

    路上遇到了三拨截杀之人,但陈久偷账册是出其不意,所以临时来截杀他们的人前两拨都是护院,最后一波才是衙役。魏统领带着林家护院将林如海和王太医牢牢护在中间,几次惊险的打斗都被魏统领挡下了,跑进文大人家,林如海连喝三碗凉茶心跳才平稳下来。

    文大人和张将军就是皇上密旨配合林如海的人,林如海忽然拿到最重要的账册让文大人和魏统领大感意外,但他们本就是配合行事的,林如海的命令一下,他们立即反应过来同张将军一起抓捕重犯,以防有漏网之鱼。剩下的事就不用林如海操心了,他紧张的端坐了一晚,不知喝了多少杯茶,去了多少次茅厕,直到第二日观砚大喜的冲进来告诉他犯人全部落网时才松了口气,真正放下心来。

    魏统领见到他难得的露出个笑来,抱拳一揖,“此次多亏了林大人,否则还不知他们要害了多少人,魏某敬佩!”

    “魏统领多礼了,我也是听皇上吩咐办事,是皇上英明。走吧,尽快处理了案子将他们押解回京,这差事才算完。”林如海拿着自己抄的账册同魏统领和文大人汇合,看过犯人名单再一次确认无漏网之鱼才回府取了原账册上交。

    之前他抄的那本已经在逃去文大人家里的路上损坏,那些人截杀不了他们就开始往他们身上泼水或投掷火把,意图把账本毁掉,若不是他事先藏起,这重要的证据就要没了。

    钦差事了,林如海接回林黛玉和林瑾,一家人随着魏统领进京。他们还在路上的时候,这起案子已经震惊了整个京城,江南水深,关系错综复杂,但总归还属于太上皇的势力,此次皇上一出手也让众人看清了谁是真正的掌权人,再不敢墙头草般的在两皇之间摇摆。而太上皇看着摆在面前的铁证也只能消声了。

    这件事还有后续,皇上没忘记之前提到的贾家,没忘记赖大带回的那些箱子。很明显,贾家就是甄家的后路,所以贾家成了第一个被波及的倒霉鬼,首当其冲就是将赖大抓起来问话,审讯当初带回了什么东西、交给了谁、传了什么话什么信!

    赖大只觉流年不利,前后半年的时间,他就从意气风发的荣国府大管家变成了个跛脚的糟老头子!在扬州的牢里,那些狱卒拿他练手练的全是看不出伤痕的打发,外面看不出,实际上里头疼着呢,甚至在他破口大骂之后生生打瘸了他一条腿!甄家也没仔细给他看就让他带东西回京,一路奔波耽搁了养伤,瘸腿就治不好了。贾母嫌他丢了贾家的脸,半点赏赐没有的将他赶出了贾府,颓废了没多久又被抓进牢严刑逼供。

    临死时,赖大想着这世间恐怕真的有报应,不然只是简单的一件差事怎么就把他的命折腾没了呢?如果贾母没有派他去扬州他就不会出事……他死也不能让贾母好过!

    赖大想到什么说什么,大内侍卫亲自审讯,本是问他从甄家带回了什么,他却把贾家乌七八糟的事说了个底儿掉!什么扒灰、养小叔子、放利钱、藏甄家财物、害死姨娘、害死长嫂、害死长房长孙、把庶出女儿拿去换利益……等等等等,不管能不能入罪的,也不管有没有证据的,赖大光签字画押的纸就能订成一本书了!

    这可真是个大大的丑闻!贾老太太一辈子慈善人儿的名声黑了个彻底,还没缓过劲儿来,抄家的旨意就下来了。都不用等甄家进京再审,单赖大供出来那些事就足以定贾家的罪了!贾母因贾敏和王夫人明争暗斗整日的头疼,气晕过好几次,身子本就不大好了,这一抄家一入狱一毁名声,她还没等到提审就咽了气。

    贾敏则因是外嫁女没入监牢,在一家医馆里看管着,但她和王夫人互看不顺眼,互相使绊子,使得王夫人在她在药里动了手脚,身子越来越差,已是昏睡得多,清醒的少,还被抄家搅的噩梦连连,总是梦见她把孩子托付给娘家,结果娘家抄家孩子夭折,骇得她心惊肉跳。

    林如海进京后知道贾家已经被抄还惊了一下,他对剧情不算熟悉,并不知原本的抄家罪名同现在一不一样,也不知因他的蝴蝶直接把甄家和贾家的抄家提前了近十年。

    进宫面圣的体验很新鲜,虽然在现代他去过故宫很多次,但如今进的是真正的皇宫啊!和现代的人山人海不一样,也没有饮料贩卖机,没有卫生间和玻璃窗,这里完全是古色古香,精致的景色和走过的太监、宫女,如同一幅画卷般充满了皇家气势,让林如海恨不得手里能有个相机把这些都保存下来!

    见到皇上,林如海眼观鼻鼻观心的跪地行礼,规矩礼仪半丝不错,这阵子他的胆色已经练大了,连追杀都经历过,面见个皇上有什么大不了!而且皇上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林爱卿,这次你是立了大功啊,想要什么赏赐?”皇上顿了顿,说,“不如……朕封你做吏部尚书如何?”

    林如海忙又行了一礼,“为皇上办事乃臣的本分,岂敢邀功?臣只是在扬州为官多年,机缘巧合才破了此案,实不敢当皇上如此看重,且臣家中孩儿尚未病愈,臣只想潜心学医根治了他们的病症,望皇上成全。”

    皇上看了他一会儿,见他真无为官之心,忽然笑了,太上皇那里还气着,若林如海此后无实权封赏倒能让太上皇消消气,但他也不能让支持他的人寒心,于是想了想道:“论功行赏,既然你想学医术,朕便赐你医书百本,再封你为宣平侯,世袭罔替。”

    林如海立即跪地叩头,“臣谢皇上赏赐,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林如海来到古代不足两年,已从一个交不起学费的医科生成长为一代皇朝的宣平侯,其中所经历的艰险辛酸只有他自己清楚,但如今总算是风平浪静,能够如愿的钻研医术、教养儿女了。

    府邸是现成的,皇上直接选个大的赐给了林如海,林如海命人将贾敏接回侯府,请王太医来为贾敏把了把脉,王太医摇头,林如海看着哭红了眼的林黛玉和林瑾叹了口气,“你们这几天多陪陪你们母亲吧。”

    两个孩子哭声更大了,贾敏似乎听到了声音,艰难的睁开眼睛看向他们,“瑾……瑾哥儿……玉儿……”

    贾敏的嗓音干涩又微弱,但孩子们还是听见了,忙扑过去看她,林黛玉擦干眼泪握住贾敏的手笑道:“母亲,您醒了?我去给您倒水。”

    贾敏看到床边的丈夫和儿女,眼泪止也止不住,她无比信任无比骄傲的娘家没了,眼前是她仅剩的三个亲人,却……却生不出多少亲密的感觉,她的一生何其可悲?

    林瑾着急的给她擦眼泪,小手都湿了也没擦干净,转身跑了,“母亲,我去投帕子!”

    贾敏看着林如海,视线慢慢转到周围的环境,顿时愣住了,“这……这里是?”

    林如海淡淡的道:“我辞官后皇上给我下了道密旨,如今差事办成了,皇上恩赏,封了我做宣平侯。”

    贾敏露出个似哭似笑的表情,“宣平侯……我是侯爷夫人了……呵呵……”

    林黛玉和林瑾回来,笨拙的照顾着他们的母亲,贾敏抬手摸了摸他们的头,第一次温柔真诚不带任何其他情绪的看着他们,说了好些话。林如海坐在一边并不打扰他们母子三个难得的温情。

    待贾敏觉得累了,微笑着让孩子们先走,想要单独同林如海说话。林黛玉领着林瑾乖巧的走了,贾敏看向林如海眼神复杂的道:“你真的学会了医术?他们比从前看着好了许多,尤其是瑾哥儿。”

    林如海笑笑,“是啊,我以后还会继续学医,总有一天能把他们的不足之症根治。”

    贾敏沉默了半晌才又虚弱的开口,“你……是不是很恨我?是不是后悔娶了我?”

    林如海看着她,想了想直接说了句实话,“我不是你原来的丈夫,对你的言行没什么感觉,如今的我只反感你争宠太过连累了孩子,又不知悔改的利用了孩子,甚至曾经说出伤人的话差点伤了孩子的心。不管大人如何,他们是无辜的。”

    贾敏不懂他话里的意思,只当他已经不承认自己是他的妻子了,心中刺痛。纵使她对丈夫的感情掺杂了许多东西,但当丈夫这般明白的说出这番话来,她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林如海没什么想同她说的,见她是问这些事,就说了句“好好歇息”然后转身走了。贾敏望着他的背影绝望的闭上了眼,之后的日子几乎都在昏迷,偶尔醒来也迷迷糊糊的认不清人了,林黛玉和林瑾在她身边陪伴了七日,贾敏在沉睡中咽了气。

    死后的贾敏却没有被鬼差带走,她的灵魂没有重量的飘在半空,刚开始她还有些高兴,但没多久她就受不了这种没人听到没人看到的情况了。她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孩子哭晕过去,却无法抱住他们,看着林如海为她操办丧事也帮不上一点忙,她的世界里只有她一个人,太孤独。

    不知过了多久,她慢慢平静了,每天看着林如海费心安排孩子们爱吃的饭菜,看着他们在一个奇怪的游乐园里玩,看着林如海学医术为孩子治病,带孩子锻炼身体,很久很久,她终于发现了这不是她的丈夫,她死前林如海对她说的话都是真的——因为是外人,所以对她的言行没感觉,又因为是学医的,所以对她连累孩子体弱很厌恶……贾敏茫然了,一个外人都比她对孩子要好吗?她以前到底在做什么?

    又过了很久,她看见那个她之前怀疑是骗子的王太医称赞林如海青出于蓝,又看见林如海跟番邦的洋大夫买了许多药和奇怪的工具,然后慢慢研究出更多的治病方法。后来,她看见皇上为林如海指了婚,那女子二十八岁,她见过的,是京城最好的书院院长的女儿,因两次订婚的未婚夫都意外暴毙而成了老姑娘,前阵子那女子患了怪病,太医没治好,是林如海去治好的,用小小的刀子做了什么手术,看了人家身子,所以皇上才起了指婚的心思。

    她看见林如海和那女子慢慢熟悉,然后就对那女子越来越好,再没纳过妾,把那女子捧在了手心里,婚后一年就生了个儿子。贾敏心痛的无以复加!这不是她的丈夫,她不该管他对谁好的,可……他也从未休过她,她曾经确实是他的妻子,他说过对她从前的言行没感觉的,那如果她在他刚来的时候就收敛起所有算计,一心一意的过日子,他是不是也会对她这么好?女子一生最想求的,不就是一心人吗?

    再后来,在黛玉十三岁、林瑾十岁的时候,林如海终于将他们的病根治了,贾敏看着两个孩子健康幸福的样子,激动的痛哭起来,脸上的泪水包含着太多的后悔,她的身形渐渐模糊,直至消失不见。

    林如海若有所觉的往贾敏先前存在的半空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子笑意盈盈的问道:“夫君,你在看什么?”

    林如海回头揽住她笑道:“没什么,舒兰,我们进去吧,外头凉了,你又怀了身子,要当心着些。”

    舒兰嗔了他一眼,“知道了,你呀,比嬷嬷还要细心。”

    林如海温柔的看着她,“当然要细心些,我比你大这么多岁,再不细心些我怕你不喜欢我啊。”

    舒兰一下子就红了脸,“去,又说这些话,青天白日的,羞也不羞!”

    “只有我们两个人,羞什么?还是说……到了晚上就可以随便说?”

    “哎呀,不跟你说了,我去看黛玉,这孩子已经定了亲了,我有好多要教她的呢!”

    林如海知道她害羞也不追她,笑看着她的背影摇摇头,呢喃道:“明明我们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因为这副皮囊生生成了老夫少妻,不过穿来这书中遇到了你,还做了一回好爸爸,总算值了,唉,希望能活久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