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八宝妆 > 第53章 皇后的恨意

第53章 皇后的恨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八宝妆 !

    皇后如今是恨极了侯氏,尤其是当她听到太子在牢中吃不好睡不好的时候,更是恨不得把侯氏扒皮抽筋,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如此巧合之事,在他们刚刚准备离开的时候,就听到宫女的尖叫,然后就见宫女表面掩饰实则让人疑云丛生的答话。太子虽然好美色,但却也知道道观不是供他玩乐的地方,更何况丽美人乃是皇上的女人,太子即便是有那个色心,也不会有那个色胆。

    世界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宫女发现太子与丽美人衣衫不整的在屋子里,然后丽美人衣衫不整的撞墙自杀,再然后太子在众人视线中出现,就好像有人故意等着他们来发现,并且故意让这么多人看见,好让他们想护着太子都不能下手。

    丽美人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些日子皇上格外疼爱丽美人,所以给太后祈福这种重要的事情都带了她来,后宫里很多资历比她老的妃嫔都不曾有过这种殊荣。

    这样一个有手段的女人,遇到这种事第一件事应该想到的怎么解决,而不是撞墙而亡,这实在不像是丽美人的性子。可是宫里的嬷嬷却说丽美人身上确实有欢爱过后的气息,这究竟是谁下的狠手?

    皇后想到侯氏小产,这事确实有她的手笔在中间,但是此事做得极为隐蔽,侯氏应该不会察觉才是。若不是因为这般,侯氏为何如此疯狂的报复太子?

    可是除了盛郡王夫妇,谁还会有能力设这么大的圈套?显王虽然在京中颇有声誉,可是他却不爱涉及政事,即便他想玩这种阴谋,也没有这么大的人脉。

    所以……盛郡王府!

    侯氏那个贱人,皇后气得砸了手边好几个茶杯,若不是这个贱人,她的儿子何须受这么大的苦,天牢那种地方,是从小锦衣玉食的太子待得地方吗?

    越想越气,皇后又砸了几样瓷器,然后就想起了那个可疑的宫女,那个宫女的尖叫声不像是被吓住,反而像是吸引她们这些女眷的注意力,所以才叫得格外的犀利。

    “皇后娘娘,”赵东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仿佛没有看到地上碎了不少瓷器一般,他恭敬的朝皇后行了一个礼,“皇后娘娘,宫女的身份查清楚了,可是……”

    “可是什么?”皇后心头有个不好的预感,眉心忍不住跳了好几下。

    “这个宫女没了,”赵东把头低下,不敢去看皇后的脸色,“今日一早这个宫女被人发现在屋子里投缳自尽了,并且还留下了一封遗书。”赵东从怀里掏出两页信纸,“这信是小的到大理寺临摹的一份回来,请娘娘过目。”

    皇后接过信纸看过以后,气得把信纸重重排在桌上:“什么叫她并没有看到太子与丽美人躺在一起,什么叫以区区贱命换得家人平安?!”

    这封信看似在为太子开脱,实则是把他拉进了泥潭,这封信放在谁眼里,也像是宫女不堪他们太子一脉的威胁,又怕连累家人,干脆自杀谢罪。

    “好,很好,”皇后气得深吸了好几口气后道,“这些人就是不想给我儿一条活路了对吧,本宫就要看看,谁那么有本事从我手里抢走本该属于我儿的东西。”

    皇后心里清楚,此事过后,太子就算日后登基了,在历史上也要留下一个污名,这事已经闹得全京城都知道,想掩是掩不住了。她更害怕的是待儿子继位以后,那些狼子野心的王爷们会借着这些旗号造反,这事如果不好好查清楚,那么后患无穷。

    可是就算这事查清了,老百姓又会相信吗?

    皇后想到这,心头的怒气消去不少,转而问道:“负责此案的人是谁?”

    “回禀娘娘,是大理寺少卿张大人以及刑部侍郎黄大人。”

    “黄大人?”皇后沉吟道,“可是黄威?”

    “回娘娘,正是此人。张少卿以前曾在卫尉寺任职,后来因为临平郡马遇刺一案,便被调遣到大理寺,着手彻查临平郡马一案。”赵东为了在皇后面前显出能耐,所以特意把事情打听得清清楚楚后才来跟皇后禀报。

    皇后听后松了一口气,黄威本就是他们这一派系的人,至于这个张少卿,看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不然也不会在顶包的时候被人推出来,临平郡马一案有多棘手,全京城的人都清楚,他在这种时候被派去查这种案子,就代表着身后没有人帮他,不然何必领这种苦差事。

    这样的人她也放心,所以叹了口气道:“本宫知道了,你带些东西去给太子,本宫担心太子不习惯天牢里的东西。”

    “是。”赵东退了下去。

    待出了门,四周没人后,他才甩了甩袖子,难不成谁天生是习惯天牢里东西的?

    虽然出了临平郡马遇刺一案,但是白天里老百姓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影响,该热闹的还是照旧热闹。

    晏晋丘坐着马车为了避免扰民,干脆让马车绕了进巷子里回府,谁知马车行到半路,前方就有一个马车朝这边行来。

    “微臣张厚见过显王爷。”张厚似乎没有料到会在巷子里遇到显王府的马车,所以下了马车来给晏晋丘行礼。

    “张少卿不必多礼,”晏晋丘走下马车,伸手扶起他来,然后退后几步道:“张大人看起来气色比前些日子差了些,近来辛苦了。”

    “能为君分忧是为人臣者之荣耀,微臣不苦,”张厚现在查的案子不宜与皇室中人走得过近,所以两人说话的时候,隔着几步远的距离,“多谢王爷关心。”

    两人略说了几句后就各自坐上马车离开,任谁来看,这都不过是一场巧遇,并且双方都十分疏离有礼,有礼得近乎陌生。

    虽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但是华夕菀反而变得悠闲起来,这两天没有人下帖子邀请她参宴了,也没有人来找她闲聊了,她乐得悠闲自在。

    可是没有悠闲多久,她就看到白夏走了进来。

    “主子,盛郡王妃来了。”

    华夕菀愕然,盛郡王妃之前没有给她下过帖子,怎么突然就来了?这实在是不像侯氏的作风。以往的盛郡王妃可是面面俱到,不会在这种礼节上出错的。

    想到去三清观时,盛郡王妃那双异常光亮的眼眸,她扶了扶鬓边的步摇,抿嘴道:“快快有请。”

    人已经到了王府,她总不能把人撵走,她如果真这么做了,那京城就要更热闹了。

    她想了想,又多叫了几个丫鬟到待客室伺候。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凌晨三点过就码好了,结果我手贱点错了,把原本的内容替换掉还习惯性的保存了,简直满脸血。

    然后又开始重新打,现在快五点了,实在熬不住了,先放上来吧。在看到文档内容变成另一篇文的内容时,我从未如此恨过自己的手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