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八宝妆 > 第80章 亲疏远近

第80章 亲疏远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八宝妆 !

    因为绿意婢女这一出好戏,整个王府安分了不少,加上后来太后又上下不少珍稀物件,并在口谕中称赞王妃贤德淑慧,恍然前段时间暗示王妃早些生孩子的那些事情不是她做的一般。

    太后此举,无疑是向华夕菀示好,并且透露出一个意思,那就是她老人家并没有逼着显王纳妾的意思,显王妃很好,她很满意,其他人不要乱猜测。

    谁也闹不懂太后这一反一复的究竟图什么,有人突然想起显王一天前去过太后寝宫,而且在里面待了不少的时间,顿时恍然大悟,这事恐怕不是太后想明白了,而是显王去求了太后。

    显王此举,顿时引起京中闺阁后院女子的赞誉,连带着原本只觉得他有几分相貌的女眷也觉得他不错起来。世间大多正常的女都会格外欣赏这类疼爱自己妻女的男人,所以不知不觉间,晏晋丘在众多女子间又得了一个好男人的称号。

    见多了牺牲自己妻子的喜怒一贯愚孝的男人,显王这样的男人就让人觉得难得,又女眷称赞晏晋丘,自然也有女眷羡慕华夕菀,也有一些男性同胞觉得自己近来日子似乎过得不那么畅快,原因就是他们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参照物。

    华三爷府上,华楚雨与林家公子的婚期订在了秋末,虽然还有半年时间,府中也给她备下了不少嫁妆,但是姚氏还是整日吩咐下人张罗着各种新奇玩意儿,那架势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华楚雨当成陪嫁。

    华三爷一家在京城里虽然算不上什么特别耀眼的大人物,可是他们后面有侯府撑腰,上面还有一个受尽显王宠爱的显王妃,所以尽管华三爷没有多少实权,但是派出去的采买在各铺子里都很有脸面。

    这日府中的采买看重了一匣子珍珠,连定金都交了,结果后来被端和公主府的采买强行买走,华三爷府的采买没有法子,只好空着手回去跟姚氏交差。

    姚氏听完前因后果,恨恨的骂道:“一个死了丈夫死了兄弟的寡妇也如此猖狂,看她能得意多久。”

    “母亲,”华楚雨忙止住姚氏的话头,劝慰道,“不过是些珍珠而已,又不是难得的东西,有没有也没什么的。”

    “傻姑娘,我这是想给你做一件珍珠衫做嫁妆,谁知道端和公主竟如此不要脸,明晃晃的跟我们府抢东西呢,”姚氏虽然不甘心,但她自己也明白,端和公主性格素来强硬,她看上的东西,一般人也只能拱手相让。这些日子他们家采买能如此顺利,更多的也是借着侯府与显王府的势,如若不然,他们家就算也再多的银子也买不到这么多的好东西。

    想到华夕菀,姚氏有些不自然的问:“你跟王府那位现在有来往吗?前几日外面传太后对她不满意,可是真的?”

    “显王待妹妹一片真心,只要显王没有其他心思,三妹也就无碍。”华楚雨想起昨日听到的传闻,说是显王府一个婢女有心勾引显王,结果被显王发配到洗衣房,连带着管事也吃了挂落,便道,“你不用担心三妹,她如今在王府过得很好。”

    “谁关心她了,”姚氏不自在的咳了一声,“人家是侯府嫡小姐,又是王妃,哪用得着我们这些寒门小户操心啊?”

    华楚雨笑了笑,了解她嘴硬心软的性格,便转移话题道:“听说二伯府上闹了些小矛盾,上次在祖母屋里,我瞧着大姐神情憔悴,就想着要不要接她到我们府上小住几日……”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姚氏打断了。姚氏沉着脸道,“你一个备嫁女,接她到府里来住,多不吉利。”姚氏顿了顿,担心自己这话说得太不讲情面,叹息道,“不是我不讲情面,只是大姑娘的性子实在不招我喜欢,这些天性格更是变得怪异深沉,我怕她哪天发疯伤着你。你哥哥的性子随大房里的世子,平日里用不着我操心,唯有你这个孩子,看似聪明机灵,偏偏却还重感情,叫我怎么不担心?”

    华楚雨沉默,她原本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有想到母亲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实际上她们三姐妹中,她与华夕菀的感情更为亲密,从小她便觉得大姐性格有些内向敏感,偏偏还比较要强。与大姐在一起,不如与三妹在一起来得有趣轻松,她也不是重感情,只是见大姐如此憔悴,担心她出什么问题而已。

    “母亲,你这话……”华楚雨犹豫了一下,“大姐性格虽然敏感了些,但还不至于如此……偏激。”

    “你才多大?”姚氏轻笑一声,“像大姑娘那样的人,我曾经也是见过的。不仅是我,就连大房那头母老虎也不见得多喜欢她。你没见这些近来三姑娘回娘家探望他们时,那头母老虎已经不爱叫二姑娘过去陪三姑娘说话了么?每次请你到侯府时,她说的是什么理由?”

    华楚雨这才想起,这些日子三妹回侯府,她去陪三妹谈话的这几次,从未见到过大姐出现。她此刻才恍然大悟,打来大伯母已经如此不喜大姐了吗,可是去年冬三妹回侯府时,还是好好的啊。

    见她脸色疑惑,姚氏只好把话说得明白一些:“那头母老虎虽然没啥优点,但是也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只要不动她的孩子,其他小事她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但若是敢惦记她的三个儿女,她就敢跟人拼命。”

    华楚雨听到这,心中默默想,母亲平日喜欢在嘴上占大伯母便宜,不会就是吃准了大伯母这个性格吧?

    “去年冬三姑娘回府的时候,你可曾注意大姑娘看三姑爷显王的眼神?”姚氏压低声音神神秘秘道,“那死丫头心思不正着呢。”

    华楚雨背后一凉,额头冒出细汗,难道大姐竟然对显王起了那种心思?可显王是三妹的夫君,她怎么能起这种不能有的心思?

    “若只是这样便罢了,年底三姑娘回府时,你瞧大姑娘穿的那模样,啧啧啧,真是我见犹怜,你说说,弄出这副容貌勾引谁呢?”姚氏不屑的嗤笑一声,“张氏那个女人,说什么书香门第,可瞧瞧她是个什么东西,教出来的女儿又像个什么东西。竟然连自己的妹夫都惦记,我都替她臊得慌。”

    姚氏虽然自认不是什么贤良淑德之辈,但是也瞧不上张氏那副自作清高,实则恶心人的做法,至少她做不出卖女求荣的事,她的女儿更做不出惦记妹夫的事。

    “就她那副样子,也好意思去勾引显王,也不去照照镜子,瞧瞧她自个儿哪处比得上三姑娘。”

    姚氏这话虽然说得糙了些,但也十分的有道理,华楚雨也不是黑白不分的人,听完这些话,便下定主意日后离华依柳远些,不为别的,只为了华依柳起了不该起的心思。

    且不说三妹与显王夫妻情深,只说三妹帮过大姐脱离苦海,大姐便不该也不能有这样的心思。她瞧不上这样的人,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便是如此了。

    显王府中,华夕菀把私库里的一些颜色鲜亮喜庆的宝石翡翠之类找了出来,让白夏红缨分类整理好,然后从里面挑选了一部分出来。

    “这些东西让嬷嬷送到三叔府上去,二姐秋末就要出嫁,这些东西给她做嫁妆正合适,再迟些就赶不及了。”当初华依柳出嫁的时候,她是添过妆的,所以现在华楚雨出嫁,明面上她也只能按华依柳的例来给。但她与华楚雨更为亲近,私底下多送些东西那是人之常情。

    人与人之间,本就有亲疏远近之分,合不合眼缘,她待华依柳是堂姐妹情分,待华楚雨那是好姐妹的情分。

    “王妃您放心,东西已经分好了,等会我便与两位嬷嬷一道给二姑娘送去,”白夏笑着把一匣子红宝石放进要送出去那一堆中,然后把礼单递到华夕菀面前,“你瞧瞧还有什么疏漏的?”

    华夕菀仔细看过一遍后,想了想道:“前些日子木通不是让人送来了一匣子珍珠吗,我瞧着成色很好,也给二姐送去。放得久了,颜色便不好看了,二姐皮肤细腻,佩戴珍珠最是好看。”

    红缨又去私库里取了满满一匣子珍珠放好,华夕菀才总算满意。

    晏晋丘走进屋里,见桌上摆满了各种宝石珍珠玛瑙之物,当下便笑道:“这是在做什么,准备做新首饰了?”前几日还在说首饰太多,瞧着晃眼睛,怎么今天有兴致弄这些玩意儿了?

    华夕菀拉着他在身边坐下,给他说明原因后,指着礼单道:“若是二伯母知道,会不会闹起来?”

    “你当初替她女儿脱离苦海,她可曾对你说个谢字?”综合各种原因,晏晋丘对张氏没有丁点好感,所以华夕菀对张氏有所疏远,他是喜闻乐见。原本他还担心因为岳父与华二爷是亲兄弟的关系,华夕菀会对华二奶奶也就是张氏会比较亲近,现在看来,这就是白担心了。

    “她爱闹不闹,东西是你的,给谁不给谁,那也是你的自由,”晏晋丘倒是半点顾虑也没有,“这事你不用担心,东西整理好后,我让木通明天送过去,看谁敢多嘴。”

    华夕菀:……

    再足智多谋的男人,在后宅一事上,多半也是粗暴简单的。

    不过,她就喜欢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