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花田喜嫁,拐个王爷当相公 > 【第426章 】番外:千年恋(四)

【第426章 】番外:千年恋(四)

作者:夜舞倾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花田喜嫁,拐个王爷当相公最新章节!

    菡萏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她揉了揉眼睛发现好心请她吃饭的土豪公子就坐在她的对面。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

    尚彭举看到菡萏醒来脸上浮现一抹笑意,“在下尚彭举,请问姑娘芳名?”

    “菡萏。”

    尚彭举看到面前小萝莉一脸高冷的模样后嘴角勾了勾,“我以后能教你小菡吗?”

    菡萏看了他一眼,“随便。”

    “你可以叫我尚大哥!”

    “哦!”叫什么对于菡萏来讲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尚大哥,剑山还有多远能到?”

    “按现在这个速度有个五六天差不多了,如果一路游山玩水的话,十几天吧!”

    “不要游山玩水。”

    菡萏着急找回陪伴了自己千年的荷花,她不太喜欢蓬莱山外面的世界,出了蓬莱山她会觉得饿和渴,感觉凡尘之气太盛让她都不能专心修行。

    “好,听你的!”尚彭举笑米米的看着菡萏。

    虽说他现在还不是白虎族的王可不久后他就是了,族里的那些女人虽然长得美艳可没一个是他喜欢的。

    怕被族里的人发现他一直乔装打扮,在遇到这个荷花小仙之前他没想过这么早暴露,不出意外的话族里的人很快就会找来。

    而他最重要的是让这个小仙把他记到心里去。

    白虎族的男人寿命很长,他完全等得起荷花小仙长大。

    菡萏在荷花中待了千年,她不善言谈而且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尚彭举一向很少和女人讲话,尤其是这么小的女人,他思索再三后轻咳了一声。

    “如果你要找的东西不在剑山怎么办?”

    菡萏眉头蹙起,“肯定在。”

    “等我们赶到的话也许你的荷花*已经被剑山掌门给他女儿吃了呢?”

    ……

    菡萏还真的没想过这一点,“停车!”

    尚彭举敲了一下车门,车夫把马车停下。

    菡萏冲出车门后就想飞起来,却被尚彭举一把给抓住。

    “小菡,说好了我陪你一起去的。”

    菡萏看了一眼穿得金光耀眼的尚彭举一眼,“坐马车太慢。”

    “嗯,我们不坐了!”尚彭举跳下马车然后对着菡萏伸出手,“来!”

    菡萏迟疑了一下,还没等想明白他的意思就被他一把拉住了手。

    她身体很轻被尚彭举直接给拽进了怀里,鼻子撞到了他的胸膛让她疼得眼圈一红。

    尚彭举一摆手让车夫赶车离开,一低头发现菡萏眼睛水盈盈的抬头瞪他。

    看到她鼻头红红的他嘴角抽了一下。

    “没事吧?”

    菡萏跳起来一圈打向他的鼻子,“你试试就知道有没有事了!”

    ……

    尚彭举本来是能躲得过的,不过转念一想一动没动的受了她一拳。

    菡萏看到尚彭举鼻血都被她打了出来,愣了一下。

    “你怎么不躲?”

    尚彭举对着她笑了一下,“不试试怎么知道你刚刚撞得多疼?”

    菡萏从怀里掏出荷花色的手帕,“擦擦!”

    尚彭举接过后擦掉鼻血,擦完后收了起来,“弄脏了,洗过后还你。”

    “你直接扔了就好。”菡萏看到尚彭举把车夫给赶走了,“马车走了,你等下怎么回去?”

    “回去?我没说要回去,不是说好了和你一起去剑山吗?”

    “我是要用飞的。”

    尚彭举笑了笑,“我可以和你一起飞。”

    “啊?”菡萏打量了他一下,“你能飞?”

    尚彭举一伸手一把宝剑出现在他的手心,他手一松开宝剑飘在了半空。

    菡萏瞪大了双眼,“你会御剑?”

    尚彭举嘴角勾起一伸手揽住了菡萏,“稳住了!”

    两个人踏在宝剑上凌空飞起,本来几日的路程用了一日就到了剑山的地界。

    “你也修仙?”两个人平稳落地后菡萏抬头问尚彭举。

    尚彭举笑而不语,许久才伸出手在菡萏的头顶摸了摸,“你猜。”

    菡萏瞪大了眼睛,“无聊。”

    两个人走到了剑山的山门前,两个身穿黄衣的剑山弟子拦住了他们。

    “剑山生人勿入。”

    菡萏眼眸眯起,“我来找庄弼。”

    如果她没记错,那个剑山的弟子报的就是这个名字。

    两个剑山弟子听到菡萏提庄弼的名字对视了一眼,“两位稍等。”

    此时庄弼和于淳还在路上,他们两个的速度没这么快回到剑山。

    尚彭举和菡萏很快就被请上了剑山,剑山的山顶有个悬浮的宫殿,是剑山掌门修行之处,在宫殿的左右一间挨着一间也有无数小殿,是剑山上长老和护法修行的地方。

    掌门的亲传弟子一共有十人,剑山上其他的弟子大多是长老和护法所教授武学。

    山顶有一个专门招待宾客的客来殿,尚彭举和菡萏被请进去后看到剑山弟子站了两排。

    “两位里面请。”不同于山脚下和半山腰剑山弟子的黄衣和红衣的弟子,殿里的弟子穿的都是白衣。

    尚彭举一路走来也看得真切,这山顶弟子的修为高于守在山腰的弟子,更高于守在山脚下的弟子。

    等级这么分明,不知道剑山掌门有几分能耐?

    对于尚彭举和菡萏这样的无名之辈剑山掌门根本不会出来招待,等待尚彭举和菡萏的是剑山的田长老。

    菡萏看到一个外表四十几岁不过修为明显有上百年的男人走了过来。

    “让庄弼出来。”

    田长老实际年纪已经有一百多岁,他五岁上剑山修行已经整整一百年,在过了六十岁以后年纪增大不过外表却越来越年轻,这修为也是不容小视的。

    此时看到一个几岁的小姑娘语气这么嚣张田长老眉头紧蹙。

    他刚想斥责菡萏不懂礼数,不过在扫过尚彭举后心里咯噔了一下。

    看到这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目光幽深却精光逼人,那张扬的气息给人一种很危险的感觉。田长老发现自己竟然有看不出对方实力的感觉。

    其实仔细看眼前小姑娘也是了不得,别看年纪小但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庄弼现在不在剑山,不知道两位和庄弼是什么关系?”田长老脸上带笑。

    “不在山上?那他在哪里?”菡萏生怕自己的荷花被当成解毒药给吃了,语气有些急。

    “两位还没说找庄弼干什么?”

    “他偷了我的东西,我来找他讨回来。”菡萏语气不善。

    田长老眼眸眯了一下,“偷了你的东西?我们剑山弟子不会做那种偷鸡摸狗的事情。”

    菡萏冷哼了一声,“谁说他偷鸡摸狗了?他偷的是我的*。”

    ……

    田长老的嘴唇抽了抽,“小姑娘,你年纪小小的不能血口喷人,这么说话就不怕坏了你的名声?”

    名声是什么?能吃吗?

    菡萏目光一寒,“他什么时候回来?”

    “小姑娘,庄弼下山办事了一时半刻不会回来,你先回吧!”田长老忍着怒气,他修行这么多年还不至于和一个小丫头气。

    一旁的尚彭举突然笑了,“我们反正无事,就在剑山上等他好了。”

    田长老眼眸一眯,“剑山上不留外人。”

    “不必客气,当我们是内人就好。”尚彭举极为不要脸的笑道。

    田长老嘴角暗抽,“这位公子,老朽不知道你们和庄弼是什么关系,若是你们想等他回来的话,山脚下有客房,两位可以去那里休息。”

    “长老贵姓?”尚彭举声音清朗非常好听,让人听上去有一种不忍拒绝的感觉。

    “田。”

    “田长老,从山脚到这山顶我们两个足足走了快一个时辰,我妹子年纪还小又饿又渴又疲乏的实在走不动了,要不然田长老先留我们在山上用过饭然后再派人送我们下去?早就听闻剑山上的弟子都会御剑飞行,送我们下山应该不在话下吧?”

    “这……”田长老犹豫。

    “田长老要是觉得为难那就算了,我们还是在这里等吧!”尚彭举拉着菡萏坐在椅子上,似乎真赖在这里了。

    “好,现在就给你们准备饭菜!”田长老一咬牙应了他们。

    掌门还在闭关,这两个人来路不明也不知道他们找庄弼的目的是什么,万万不能让他们留在山上。

    题外话:

    昨天帮亲戚搬家去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