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综]我们和离吧 > 第51章 天龙八部刀白凤(三)

第51章 天龙八部刀白凤(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综]我们和离吧 !

    说是客房,其实就是小镜湖竹屋里的一间空屋子。

    小镜湖的客人只有一个,那便是段正淳。

    “王妃,莫不是马夫人有什么问题吗?”众人都坐下后,阿朱开口相问。

    “刚刚你也看到段王爷的表情了。那康敏是段王爷众多女人中的一个。”花拾慢条斯理地说道。她的话里有着摆夷族的口音,却也是轻柔悦耳,很是好听。

    对于她的话,萧峰和阿朱心中各有思量。萧峰在考虑花拾话里的真实性,毕竟马夫人是他的好兄弟马大元的妻子,咋一听自己兄弟的妻子却是别人的情人,尤其自己的兄弟已经过世,他心中惊讶之余自然也带着些微疑惑。阿朱却仿佛是醍醐灌顶,可转念一想,又道:“但是,我是扮成百世镜长老的模样去套话的,她为什么要欺骗白长老?”

    “如果百世镜和她的交情一般,又怎么会贸然去问她带头大哥的事情?马夫人心中肯定会生疑。”花拾话音一转,“但如果,他们很熟,和阿朱你交谈一番,她自然就看出了破绽。”

    “但依照王妃所言,马夫人是段王爷的诸多女人之一,却为何又要陷害段王爷?”萧峰这时冷静下来,仔细一想,确实有许多破绽,但心中的疑惑还是问了出来。花拾笑道:“峰儿你这话问的好。马夫人和段王爷在一起的时候才十七岁,那时候她还是冰清玉洁的姑娘家。也是段王爷不晓得珍惜,辜负了马夫人,马夫人这便心生怨恨。此番正巧借你们的手除去段王爷。只是没想到,阿朱竟然是段王爷的女儿,这才多出许多的波折来。”

    “这……”萧峰自小没和女人接触,阿朱算是他唯一真正接触过的女子,阿朱虽然淘气,却心地善良,他怎么能想象到世界上有花拾嘴里的马夫人那样的女子?他想王妃的话虽然说的轻巧,可仔细琢磨起来却很是可怕。

    阿朱却是能理解的,她心中一面为带头大哥很可能不是生父而开心,一面又想着萧峰的事情,道:“大哥,不如咱们明日再去探一探马夫人的底。王妃,您以为如何?”

    阿朱乖巧地看着花拾,话里明显带着讨好与感激。花拾原本就喜欢阿朱,见她如此更是欢喜了,便道:“马家离这里不远。段王爷既然来了,也一定会顺路去一趟马家的。我们到时候只在外头候着就可以。”

    萧峰犹豫片刻,心想他在中原武林已无立足之处,所有兄弟朋友反目成仇。这种时候江湖上还有谁愿意和他接触?也唯有他的小阿朱。这个段王妃和自己是无亲无故的,却如此相助,他心中虽然有点不相信,但又想,段王妃是他贤弟段誉的母亲,能生出贤弟那样的人才,段王妃自然也是女中豪杰。自己一向不将女子放在眼底,此刻想来却是不应该。他起身对花拾抱拳行了一礼,道:“不论结果如何,今日王妃的大恩大德,我萧峰记住了!”

    花拾点点头,让他们两个赶紧下去歇息。她知道萧峰和阿朱此刻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屋外风雨依旧,电闪雷鸣。阿朱跟在高大的萧峰身后,望着他的背影,心中竟觉得有些害怕。不错,萧峰在生气——她可以感受到。阿朱见西下无人,便低声道:“大哥,你可是怪我?”

    萧峰握了握拳头,像是经历了极大的痛苦。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轻声叹道:“……阿朱,我怎么会怪你?”

    阿朱泪珠子涌上来,扑上去从背后抱住了萧峰,道:“大哥!”

    萧峰转过身子,将阿朱紧紧抱住,他说:“我怎么会怪你?我是怪我自己。我那日见过你的金牌,如果我多留心一下,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纰漏?今天如果不是段王妃,我已经酿成无法挽救的大错!”说到这里,他不敢再想下去,如果他亲手打死了他的小阿朱,那他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这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只有一个阿朱!只有一个。

    他的话还是那么铿锵有力,可是阿朱却能感受到他胸前肌肉的紧绷,他抱着她的双臂也很用力,牢牢的无法挣脱。这个时候,阿朱才明白,或许他爱自己的并不比自己爱他的少。如果今天不是段王妃,她对眼前这个抱着她的汉子究竟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她又是欢喜又是自责,她的脸贴在他的胸膛,泪珠子一串串地落下来,她说:“大哥,我真的很怕。”

    “段王妃不是说了吗?这一切都是马夫人设下的圈套。带头大哥并不是段王爷。”

    没有做任何的调查,单凭花拾的几句话,因为阿朱的关系,萧峰却是选择相信花拾。阿朱心思玲珑,何曾不明白萧峰此刻的心思?她道:“大哥,我不想伤害你的。只是,如果带头大哥真的是段王爷,咱们又看不懂易筋经上的字……”

    萧峰心下恍然大悟——是啊,阿朱是为了他!段正淳虽然是她的生父,但是从未抚养过阿朱一日。阿朱是担心他赢不了大理的六脉神剑,也是怕赢了段正淳,却要一世为大理追杀。有如此小阿朱相伴,夫复何求?!一直以来都是小阿朱为他付出,他却从未为她考虑过什么,一股子无力与自责涌上心头,萧峰用大掌按着阿朱的后脑勺,仿佛要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之中。

    “大哥……我闷。”阿朱轻轻地拍了拍萧峰的后背,半带娇嗔地道。

    萧峰这才觉得自己力道大,刚刚还在心中想着要好好疼阿朱,没想到立时便弄痛了她。他连忙放开了手,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他握着她的双肩,叹道:“阿朱,是我鲁莽,你好些没有?”

    阿朱登时红了脸,只低着头不说话。萧峰看她娇憨之态,心中怜惜之意大起,轻轻地将她带入怀里,心想,阿朱仿佛是珠玉雕琢的人儿,仿似碰一下便会碎掉一般,自己一介莽夫,日后待她定要仔仔细细,妥妥帖帖。一时心中旖旎之情大起,竟想起了挂在主屋的一副字帖:含羞倚醉不成歌,纤手掩香罗。偎花映烛,偷传深意,酒思入横波。看朱成碧心迷乱,翻脉脉,敛双蛾。相见时稀隔别多。又春尽,奈悉何?——书少年游付竹妹补壁。星眸竹腰相伴,不知天地岁月也。大理段二醉后狂涂。

    原不过是旖旎心思,但萧峰很快便联想到了当初看过的带头大哥的书信——书信上的字迹瘦骨嶙峋,分明出自江湖人之手,而段正淳这副字帖却是字迹间隔清晰,圆润儒雅!纵使萧峰读书不多,所识的字也颇为有限,但是这两者的分明还是很好区别的!萧峰当即大声道:“不对!不对!果真不是他!阿朱,果真不是你爹爹!”

    阿朱一愣,片刻后才道:“大哥,你可是想到什么了?”

    萧峰只顾着大笑,一把将阿朱抱了起来,抛到半空,然后再小心翼翼地接住,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脖颈处,道:“阿朱,当年的带头大哥不是你爹爹。”如果刚才花拾的话让他还有些疑惑,现在却是彻底相信了!

    正巧两人的动静惊动了阮星竹和段正淳,阮星竹出来一看,自己的女儿和萧峰如此亲密,当即要带了阿朱去自己屋里睡觉。萧峰赶紧放下阿朱,两人同时都有些尴尬,不过,到底萧峰是个大男人,一转眼将小儿女心思放到脑后,问起了段正淳为什么自己问他有没有做错事情,他却一口承认。却原来,段正淳和阮星竹还以为萧峰寻仇是因段正淳以前欠下的风流债……

    萧峰和阿朱并没有将康敏的事情告诉段正淳,只心中都在感慨,却原来里头误会如此之大!幸亏了段王妃啊……

    当晚,阮星竹本想让阿朱和自己一屋子睡觉,但转念一想,如果自己和阿朱一屋子睡觉了,段正淳势必会去刀白凤那里,所以,在阿朱稍作犹豫并且拒绝了之后,阮星竹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小镜湖的房间并不足够,除去段正淳和阮星竹的主屋,段正淳的那些手下已经占了一间,现在花拾又占了一间,竟只剩下一间空屋子了。萧峰与阿朱两个经常露宿外头,日夜相处,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原本一块休息也没什么的,只是被阮星竹一搅和,他们再一屋子睡觉反而有悖礼数,当晚,萧峰便在屋外休息,阿朱睡在屋里床上。

    却说花拾正收拾好打算睡觉,忽然听到一声动静,没等她反应过来,就看到一个紫衣女孩倒在自己的屋里!这可将花拾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查看。这女孩生的娇俏可爱,许是很欢喜紫色,一声紫色装束,便连发饰都带有紫色。花拾挑眉——出现在这里,还通体紫色,这女孩一定就是阿紫了。不过这大半夜的她怎么来了自己的屋里?!并且还昏了过去?

    因为对方是阿紫,花拾难免多留了几分心思,将阿紫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果然看到阿紫的手上正拿捏着一根银针,雷电一闪,便泛起了渗人的银光。花拾了然,想必这丫头是想对自己动手脚,结果……她摸了摸怀里放着的香囊,得意一笑,但也难免地想起了仙君。她摇摇头,抛开这些思绪,想地上到底潮湿,如果阿紫在地上这么睡一晚,不定会生病。她倒是想去叫阮星竹把女儿弄回去,只是看阮星竹的房间都熄灯了,大概是和段正淳歇下了,自己去打扰她好像不好呢。她撇撇嘴巴,伸手托了一把阿紫,好在这丫头也不算太重,于是便将阿紫扶到了床上。到底彼此身形相差不远,将阿紫扶到床上以后,花拾也累的喘起粗气。

    故而将阿紫往床里头推了推,自己便在外头睡下了。

    次日一早,花拾醒来,就觉得自己的身子被人死死压着,但见阿紫正两手两脚都扒在她的身上。花拾推了推她,道:“喂,醒醒!快醒醒!”

    大概是时间没有到,不管花拾怎么招呼,阿紫愣是没醒来。花拾扶着额头,将她的手脚扒开以后,方才起来洗漱。阿紫这不见了一宿,阮星竹这个当妈的等所有人都吃了早饭才觉得少了一个人一样,于是,花拾便告诉她,阿紫昨晚睡在自己屋里了。阿朱立时看了萧峰一眼,想起昨天晚上的尴尬,两人也是颇为无奈。倒是阮星竹和段正淳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反而还认真地谢过了花拾。

    用完早膳,段正淳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小镜湖,萧峰三人正打算跟上去,忽然听到一阵动静!眨眼功夫,便有两个女子冲进了主屋,提着剑就朝屋里的女人刺去!不过被萧峰挡在前头,三两下化解了招式,连兵器都给卸了下来。两人很是不甘心,看屋里三个女人,一个肌肤赛雪,倾国倾城,正波澜不惊地坐着品茶。另有一个娇俏温柔的妇人立在一旁,还有一个年纪很小的,待男子停下手,便赶紧跑到男子身边去了。

    “刀白凤!你这个贱人怎么会在这里?!”待看清楚了人,女子厉声骂道,并且既然坐着的是刀白凤,那站着的一定是阮星竹了!她没想到这两人竟然可以这么和睦地相处!而花拾也认出了眼前的人,依着原身的记忆,这两人便是秦红棉和她的女儿木婉清了!花拾笑眯眯地看了她们两个一眼,道:“秦女侠,你火气一直都这么大吗?这小镜湖也没规定不许我来呀。”

    秦红棉原本是找阮星竹算账的,她认为是阮星竹霸占了段正淳,但现在看到段正淳的正妻刀白凤,自然就顾不上阮星竹,狠狠地只顾盯着“刀白凤”,骂道:“我火气大不大,关你什么事情?!你还没说,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当然是来找段王爷的。”花拾无奈地摇头,心道这些女人一个个都是痴情的,不过好在痴情,坏也在痴情。到头来,反误了卿卿性命。眼看着秦红棉又要开吵,阮星竹赶紧做了和事老,道:“这位想必就是修罗刀秦红棉,秦姐姐了。今日一见,果然是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啊。”

    任谁都是喜欢被夸奖的,秦红棉也没不例外,只是她仍是倔强地哼了一声,道:“哪个要你假惺惺讨好?!阮星竹,我今日来就是找你算账的!”

    这些女人的子女都十分大了,却还如此争风吃醋,在场的萧峰觉得真是无趣极了。可他想出去吧,又担心秦红棉伤到花拾。不管怎么说,花拾对自己和阿朱都有恩,他不可能坐视不理。但这么处着,确实是好无聊……

    “成了,都别吵了。都吵了十几年,争了十几年了,怎么还没吵够,没争够?”花拾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看着秦红棉,道,“你瞧瞧你女儿都多大了,你还和个小姑娘一样,成天价地争风吃醋。”

    “刀白凤,你!”秦红棉没想到一段时间没见,刀白凤竟然变得如此伶牙俐齿,她以往自诩正室地位,从来不与她们这些段正淳在外头的女人一般见识——那种感觉令人很讨厌。而且如果不是因为刀白凤,段正淳早就接她们去大理了,有名有份,不至于让孩子脸上无光。

    花拾看出了她的心思,现在这个社会环境下,的确不能说她们是小三。三妻四妾,本是正常的事情。不过,妻妾一多,就少不了争斗,当年段正淳真的接她们去王府做有名分的女人,兴许她们都已经面目全非,和现在完全不同了。

    “我摆夷族向来是一夫一妻制。我根本没想到嫁给段正淳以后,他在外头还有这许多的女人。我们老家相传有个烈女,她曾经对她夫婿说过这么一段话——

    从现在开始,你只许对我一个人好;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情,你都要做到;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要是真心。不许骗我、骂我,要关心我;别人欺负我时,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我开心时,你要陪我开心;我不开心时,你要哄我开心;永远都要觉得我是最漂亮的;梦里你也要见到我;在你心里只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