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综]我们和离吧 > 第56章 化子邋遢,观音长发(八)

第56章 化子邋遢,观音长发(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综]我们和离吧 !

    见了萧峰,花拾大喜,四大恶人就算联手都称不上是萧峰的“对手”,他来了,自己一定是平安无恙了!她唤道:“峰儿!”

    段延庆明知自己不是萧峰对手,不过此刻仍是死死地盯着花拾不放,也压根没有离开的举动。花拾见他如此,眉头微蹙,赶紧走到萧峰身边,拦下要出手揍人的萧峰,道:“峰儿,他没有伤害我。只是那云中鹤……他不知毁了多少女儿家的清白,若留此人,终究是个大患。”

    萧峰闻言甚是有礼,偏那云中鹤一察觉出不对的地方便要离开,萧峰到底担忧花拾的处境,便不曾去追。花拾明白他的意思,当然,要杀云中鹤日后也不是没有机会,现在在段延庆他们面前要杀云中鹤,他们难保不会出手,到底会节外生枝。既然云中鹤都逃了,自己也便熄了心思。

    “王妃,萧某护你下山去!”萧峰虎目在段延庆等人身上一扫,想他们在小镜湖的时候可是都吃过自己的亏的,现在不至于这么没眼色还往自己跟前凑。花拾朝段延庆又看了一眼,然后迅速攀着岩壁下山去。待花拾离开,萧峰方才跟上去。

    平台之上,岳老三还摸着自己的大脑袋,对刚刚发生的事情稀里糊涂的。

    而叶二娘却是奇怪地看着自己的老大,刚刚她来的时候,老大就一脸痴迷地对着那女人喊什么“观音菩萨”,想想很是奇怪。他们跟着老大多年,从来就没看老大露出过那样的表情。也不知道老大和那女人——段正淳的王妃有什么关系。

    段延庆目光深邃地看着花拾跟着萧峰离开,闷不做声地一个转身,然后运了轻功离开。

    岳老三不解地道:“大哥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召集我们有事情商量吗?!奶奶个熊的,让老子白跑一趟!”

    叶二娘怀里抱着一个孩子,笑嘻嘻得对岳老三道:“三弟,你这是在埋怨大哥哟?还没被大哥打够吗?”

    “奶奶的,老子爱埋怨谁就埋怨谁……对的,我是打不过大哥,那又怎么样?所以我才叫他大哥!嘿嘿嘿,三妹,你还是叫我二弟吧!你以后就叫叶三娘,我是岳老二!”

    叶二娘轻嗤一声,道:“我现在不想跟你动手,你就乖乖地做三弟便是。”说完,叶二娘抱着怀里的婴儿也离开了。

    那厢,花拾与萧峰下了山峰,花拾问道:“峰儿,你不是和阿朱在少林寺吗?怎么来这里了?”

    萧峰道:“是阿紫妹子,她来通风报信,说是你被云中鹤抓走了……”

    “坏女人,快点感恩戴德得谢谢你的救命恩人吧!”阿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脸的俏皮,她的身边则是跟着阿朱。阿朱只当阿紫小孩子戏言,对花拾道:“王妃,您没有受伤吧?”

    花拾朝阿朱摇摇头,笑道:“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看花拾忽略自己,阿紫有些不满,她跑到花拾身边,重重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道:“喂!我跑去少林寺报信,这两条腿都跑断了,你没什么表示啊?!”

    “先贤说,施恩不图报。”当时阿紫犹豫的时候,花拾确实想过阿紫为了自保,一定不会管她。她倒是没什么感觉,反而是后来阿紫离开的太快,云中鹤叫她妇人,她也没反应,花拾便觉得阿紫的举动有些奇怪。按她的性子,若是被人那么称呼,势必要出手教训对方的。但不得不说她去少林寺找萧峰他们相救,她心里还是很感动的,于是,话音一转,道:“再说了,救我的又不是你,是你的姐夫。我就是要报恩也不是对你报恩啊。”

    如果换了别的女子,等阿紫搬来救兵,估计也是晚了。

    “你、你!早知道我就不管你了!”她心里想的是,如果坏女人无法自己撑到救兵来,她又何必管她。现在看来,这坏女人也不是那么没用……花拾掩唇一笑,道:“得了,逗你玩的。你既然在躲星宿海的人,就跟着我去大理吧。有段家在一日,自然护你一日周全。”

    “你这话当真?!”阿紫之前跟着花拾是觉得她神功盖世,后来看她根本没神功,跑去叫萧峰救命倒是没怎么考虑的。现在听花拾这么说,她才恍然大悟——就算这坏女人没神功了,身后的势力也是极大,也是可以保护自己的!不免地就喜上眉梢。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花拾保证完,又问萧峰与阿朱:“不过,峰儿你是如何知道我在这山峰之上的?”她受云中鹤劫持有一段时间,就算阿紫去搬救兵,也不可能一下子找到她的。

    萧峰笑道:“这还是多亏了段延庆的哨子声。我一听就知道是他,循着哨声就追上了!”

    “哈哈,原来如此。”花拾笑道,“对了,你们二人现在打算去往何处?”想来过了这一整日,萧远山在少林寺出家已是无可更改的事实,她自然不好多做干涉。因此只问两人去处。

    萧峰与阿朱对视一眼,阿朱便羞红了脸,垂下了脑袋。萧峰则是朗声道:“我想去向段王爷提亲,恳求他将阿朱嫁给我。等我们成婚之后,便一道去塞外,过着牧羊放马的逍遥日子。”

    “那不如我们结伴而行吧?我也是要去找段王爷的。而且……”她有些尴尬地挠挠头,毕竟她拿萧峰当晚辈看待,现在却想让这个晚辈保护自己,实在是有些羞于开口。萧峰自然明白她的难处,道:“就算王妃不提,我和阿朱也是想和王妃同行的。”

    “好呀好呀!那咱们这一路上又有热闹了!”阿紫最是高兴,当然她年纪最小,最是小孩子心性。阿朱对她这个妹子很是照顾与喜欢,看她这么高兴,她也会心一笑。

    四人一路游山玩水,去小镜湖的路上倒也快活逍遥。只是阿紫时不时地闹出一些幺蛾子,让为她收拾残局的花拾等人很是无奈。另外一个郁闷的便是萧峰了,他平素最喜欢喝酒打架,现在有三个女人同行,打架自然是不方便的,喝酒……阿朱和花拾都不擅酒力,阿紫还是个孩子,自然没人陪他痛饮。也唯有阿朱相伴,聊以慰藉。

    阿朱与阿紫姐妹的感情也渐渐好了,阿紫从前在星宿海过的是尔虞我诈的生活,和阿朱处了几日,自然察觉出了一丝姐妹温情,性子竟然是慢慢地改变了。花拾看在眼底,心道,以前看天龙,总觉得阿紫和萧峰在一起后,慢慢地也是有所改变了。现在看来,阿紫只是年幼无知,加上没有一个长辈可以正确地引导她。原著中的萧峰是个男人,而且本心是不喜阿紫的,阿紫再怎么改变也好不到哪里去。如今,在阿紫身边的,却是阿朱,那个比阮星竹和段正淳都还要关心她的亲姐姐,而且阿朱同是女子,心思又细腻,加上阿朱本性善良又美好,阿紫和她相处,当然会往好的一面发展。

    这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对于萧峰和阿朱的婚事,段正淳二话没说便答应了。他久闻“北乔峰”威名,是大英雄大豪杰,段正淳对之本就是有几分敬仰。何况对于阿朱这个女儿,他从未抚养过一天,这忽然才认的女儿,对其私事,其实也不好插手。阮星竹则是看出了萧峰对阿朱的真情真意,自然也没有不应许的道理。

    段正淳和阮星竹这边答应了,阿朱仍是要去燕子坞,与慕容家说明事情的。姑苏一行,自然有萧峰随行。而一听说去姑苏,段正淳这厮竟然也动了念头。明面上说什么姑苏风景好,想携她们同游。秦红棉嘴皮子快,已经嘲讽道:“只怕看风景是假,看情|人是真!那小贱人都嫁了人了,也亏得你念念不忘!”

    长辈吵架,萧峰便悄悄带着阿朱溜出了主屋,当然,关键是他实在不喜欢听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阿朱叹道:“我尝听我爹说,他身边的每一个红粉知己,都是他爱着的人。只是,我瞧着王妃确实可怜。我妈妈和秦阿姨也是可怜。”

    萧峰道:“这世间男子皆以为三妻四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如果真的欢喜一个人,心里又怎么会容得下第二个?不过是为了风流寻的借口……”说到这里,萧峰才想起来他嘴里“风流”的男人好像是他未来的岳父大人,当着阿朱的面说这个,实在是不该!

    可阿朱听了萧峰的这话,心中很是感动。她的萧大哥这么想呢,想这世上哪个女子不是想得到夫婿一心一意的爱?她不免又想起花拾那日说的话,再度叹道:“王妃那样一个好人,我……”我总觉得自己爹妈对不住她。段誉哥哥长她几岁,爹爹和妈妈在一起分明是在娶了王妃之后。

    萧峰伸手揽住阿朱的腰,道:“不必想太多。总之……阿朱你是我第一个女人,也会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个女人。”萧峰本来不是会说这些话的人,只是看着阿朱竟然也生了这么一番感慨。就是一辈子没说过情|话,原本一生一世的话到了嘴角就变成了这样。

    阿朱脸上染了红晕,羞答答地依偎在萧峰的怀里。萧峰心中柔情大盛,今日得了段正淳首肯婚事,倒是回想起与阿朱经历的种种,她的娇,她的俏,她的柔情,都像是一幅幅鲜明生动的画,在自己的脑海里一一闪现。他心想人家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他萧峰虽不算是什么英雄,可这小阿朱当真是他这辈子过不去的美人关了。

    至于段正淳在屋里,虽有三个红颜相伴,却绝对不如萧峰此刻甜蜜。

    秦红棉正怒视着他,阮星竹欲语还休幽怨之极,也唯独花拾仿佛事不关己,正吃着阮星竹冰镇好后切成小块的瓜果,一脸陶醉地吃着。段正淳不免多看她几眼,轻咳一声,打算从她入手,道:“凤凰儿……”

    花拾没理她,继续吃。说起来,一到小镜湖她就特别无语,原著里阿朱刚刚被误杀,这厮就跑去找情人了。可见他对他几个孩子也就是嘴上说说的关心。哪里又真的在乎?因此也不大愿意理会段正淳。

    对于花拾的冷漠态度,段正淳仿佛习以为常,不过仍是将她当成一个突破口,道:“凤凰儿,你看,这姑苏……”

    “现在的茶花开的很好吧?”花拾吞下香甜的瓜果,站起来拍拍手,道,“我听说姑苏城里有个曼陀山庄,山庄的主人王夫人闺名叫李青萝。”

    段正淳一怔——事实上他也不是存心去找李青萝的,毕竟她都嫁人了,他不会去打扰人家的日子。就是……就是听阿朱提到姑苏,勾起了心中的一些想法。可没想到就这么被花拾点破了……

    秦红棉两个听花拾提到王夫人都是各自哼了一声,显然是非常不喜欢李青萝。

    花拾道:“大理最有名的花是什么?茶花。茶花还有一个别名是什么?好像是曼陀罗花?段王爷,我看着王夫人对你可真是用情很深。你大概还不知道她早就丧夫了吧?她现在是带着女儿寡居在曼陀山庄哦。”

    段正淳立即两眼放光,然后又带上了悲伤之色——大概又是觉得自己亏欠了李青萝,云云。

    花拾不耐烦看他这副模样,其实去姑苏,她也是存了私心的,她希望可以遇见段誉。她毕竟占了刀白凤的身子,总不能啥事都不管。段誉痴恋王语嫣,可他究竟是爱的王语嫣酷似那雕塑的皮相,还是王语嫣这个人?王语嫣这个为了爱情都迷失了自己的小姑娘将来可否在大理的皇宫生存下去?她需要提点段誉一番。

    至于王夫人李青萝,现在大概还没和慕容复狼狈为奸,她倒是不担心她会害自己。再说了,她身边还有萧峰不是。她只是对段正淳的这些个女人有些无奈同情也有些无语厌烦了,要不是看在她们都生了那么些个美貌的女儿份上,她早就不想搭理了——尤其是阮星竹。她很不喜欢这个女人,但奈何人家是阿朱和阿紫的母亲,她太喜欢这两个丫头了,不免就爱屋及乌了。

    花拾看段正淳一副没了苦大仇深的模样,便伸手戳了戳他的胳膊,道:“去姑苏也不是不可以。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