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综]我们和离吧 > 第64章 宝莲灯前传(四)

第64章 宝莲灯前传(四)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综]我们和离吧 !

    不日,花拾与杨婵便护送那家闺女嫁到了黑齿国。两人在黑齿国得到一干百姓热情的招呼。只因时下的神仙并非只存在于神话当中,故而,花拾与杨婵此举却也是寻常之事。

    黑齿国的人食稻啖蛇,不知道是不是敖寸心本身是龙的原因,花拾见到那些蛇羹十分排斥,与杨婵在黑齿国不过逗留片刻,便掐了个决腾云离开了。南下黑齿国数百里,便是汤谷扶桑树所在,两人按照约定好的计划去了汤谷。

    掐着云端向下望去,只见浩浩荡荡一片汪洋,大水中央又有一株神木,虬结的根茎深入水底,露在水面的根茎,竟是硬生生地生出方圆十余里的小岛屿般。神木躯干直入云霄,枝繁叶茂,形如芥而色常绿。花拾看的惊艳不已,来到这个世界后,方知造物者之鬼斧神工,普天之下竟有如此壮观。她兀自惊讶着,回了个神便去看杨婵神色。

    只见杨婵也与自己差不多哪里去,一向淡定的脸上难得也有几分惊叹之色。

    说来杨婵的年纪在一干神仙中实在不值一提,甚至比之经历好几世的花拾还要小一点。她一开始本是十三四岁的千金小姐,一朝家变,中了天蓬元帅的催龄掌,外表看起来有十八、九岁,然则内里到底还是个小丫头。和杨戬一样,几乎是一夜之间被迫长大。此后,杨婵虽与哥哥杨戬经历了几番生死,大多的时间却是在乾元洞为“削肉还母,削骨还父”的哪吒护法。待哪吒的师傅为他塑好莲花童子身,宝莲灯也差不多应劫出世,杨婵拿着宝莲灯强行将弱水送回天河,其后不久敖寸心就嫁给了杨戬,杨婵便一直和兄嫂住在灌江口——直到十年前,杨婵去了华山。总之,杨婵虽有两百多岁,其实经历却是很简单的。

    如今她露出这样的神色,却还有几分小姑子的模样。花拾在心中暗道。

    “嫂子……”杨婵注意到花拾的神色,转过头与花拾一笑,“小金乌此刻应当不在,不如我们改日再来?”

    实际上,杨婵与小金乌虽然是表兄妹,但也并不是很熟,不过护送弱水上天的时候,接触过一段时间。花拾知道杨婵的思虑,笑道:“无妨无妨,我本来也只是来看看这扶桑树,现在也看到了,我们就不必打扰你表哥了。”

    实则花拾更是为了避开杨戬,才会托辞与杨婵护送那姑娘来黑齿国的。看扶桑树与汤谷却是随带为之。

    杨婵闻言笑意深了几许,正待与花拾离去,只听一道声音响起:“表妹?”

    声音刚落,花拾便感到几分灼热,循着声源看去,只见一名身穿金色盔甲的年轻男子站在不远处,许是没想到杨婵和花拾会出现在这里,俊逸的脸上露出几分惊讶之色。杨婵微微颔首,道:“小金乌殿下。”

    花拾这时也明白了眼前的人的身份,心道,这金乌可不就是太阳吗?难怪这么热,不过好在自己是仙躯,并不是那么难以忍受这热度……那小金乌与杨婵微微一笑,又对花拾道:“三公主也来了?”

    花拾不过成为敖寸心不久,但是这个身份给她的震撼已经太多了,既然都见过二郎神了,再见见金乌也就没什么再大惊小怪的了。她笑道:“我和三妹送一位姑娘远嫁黑齿国。因你这汤谷就在黑齿国南,我二人好奇扶桑神木,便拨云南下了。”

    小金乌明亮的眼睛一闪,道:“是吗?我这汤谷近来冷清了不少……”说到这里,小金乌眼底的亮色渐渐暗淡了下去,毕竟从前的汤谷住着十大金乌。可现在,小金乌的九个哥哥都陨落了,只余下他一人……

    “小金乌殿下,你怎么回来汤谷了?”杨婵见状,便问起了别的事情。

    小金乌的九个哥哥是杨戬所杀不错,可是他们也杀害了杨家兄妹的母亲瑶姬。因果循环,小金乌和杨婵早就放下了,故而有联手送弱水上天的事情。只是到底逝者已矣,物是人非,总会有些感慨。

    小金乌轻轻一笑,道:“如今只我值日,天黑了我便赶回汤谷,以备明日值日。”

    “真是辛苦十殿下了。”花拾心道,值日不过是白天的时候驾着日车从东方扶桑神木出发,到西方若木神树。日复一日,这工作实在是枯燥无聊。当年这小金乌还有九个哥哥可以分担任务,现在就他一个人,简直是节假日午休。这一声感慨也就有十二分的真心实意。

    小金乌却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对二人道:“三公主既然与表妹一起来了,不如到汤谷内小坐?”

    想到小金乌刚刚说的“汤谷冷清了不少”,两人面面相觑,最后杨婵温婉一笑,道:“那我和嫂嫂就叨扰小金乌殿下了。”

    小金乌只为汤谷有客人前来而欢喜,并未将杨婵淡淡的疏离记在心中。

    小金乌叫杨婵“表妹”,可杨婵只恭敬地叫他“小金乌殿下”。就像小金乌可以叫杨婵“表妹”,却始终没有叫过杨戬一声“表弟”,对花拾的称呼自然就一直是“三公主”,而不是什么“表弟妹”。

    到底三人都不是有心琢磨这些的人,且两百年前,大伙就是这么称呼彼此的。即便两百年没见,身份发生了变化,却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汤谷内别有洞天,树根虬结而成的岛屿上,竟是有一座宽敞的殿堂,上书“值日神殿”,却是昔年十大金乌起居之处。小金乌带着二人去了殿堂后的一处院子,院子上方压着层层扶桑叶,微风起,风过密叶,簌簌有如声乐,有叶子落在一张石桌上,石桌上正摆开棋局,黑白纵横,岁月清浅。

    “十殿下,你这是在和谁下棋呢?”花拾心道,看不出来小金乌却有这样的闲情雅致。不过他刚刚还说汤谷最近很冷清,却不知是谁来与他下棋。

    小金乌此刻已褪下正装,只穿着月白色长衫,腰间坠着一块白玉,再无其余装饰。杨婵与敖寸心都是没有见过只穿常服的小金乌,花拾没有这个记忆,自然也是初见。二人见他衣服一换,少了几分肃穆,反而多了一些温和,花拾这才直接问起小金乌棋盘的事情。

    小金乌轻咳一声,脸上露出了几分尴尬之色。花拾瞧着他这般模样,却有几分可爱,便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等待他的回话。只是不料小金乌的确是个很纯情的神仙,打出生以来,一千多年的时间都没被某个女神仙这么看着……顶不住压力的他只能全盘托出,道:“汤谷冷清,我又离不开这里,故闲着无事的时候,便自己与自己下棋,聊以打发时间。”

    花拾“咦”了一声,笑道:“莫非你们家都有这样传统?我家三妹独处华山之时,也是左手与右手下棋,竟和你是一模一样。”

    小金乌立即看了杨婵一眼,不知为何,这原本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是被花拾这么一调侃,两人都不由地红了脸。杨婵更是轻轻瞪了花拾一眼,移步到了棋盘前,转瞬又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来,对小金乌道:“小金乌殿下,你为何停在此处不下了?”

    小金乌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听杨婵这么说,索性走到杨婵身边,与杨婵谈论起了棋局。

    眼看着两人一人执黑一人执白,居然将花拾抛在一旁,自得地下起棋来,花拾察觉到自己被小姑子给抛弃了,赶紧道:“你们二人下棋,我该怎么打发时间?”

    小金乌也觉得这并非待客之道,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花拾不知如何是好。

    杨婵轻声一笑,道:“咱们不必理她去。她最会找事情打发时间的。”话毕,杨婵自己先是一愣,如果是几日之前,她绝对不会这么和嫂子说话。可自打嫂子病了,竟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这几日赶来黑齿国更是体贴亲近了不少,这类似打趣的话竟脱口而出。说完之后,她反而有些忐忑……

    可花拾压根没多想,只是嘟着嘴巴,道:“得,我总不打扰你们下棋。这样,只要十殿下不怪我反客为主,我就去给你们做些膳食。”她实在没想到这么威风凛凛的天庭十殿下,其实内心竟如此腼腆可爱。当下就亲近了几分。

    小金乌想到今晚杨婵二人会陪着自己用膳,心中多了几分欢喜,便应道:“三公子自便即可,只是要劳烦你了。”

    杨婵松了一口气,眉眼含笑地看着花拾。

    小金乌落下一子,见杨婵依旧看着花拾离开的方向,轻声问道:“表妹?你在看什么?”

    杨婵回首,抿唇笑道:“……我在想嫂子今晚会做什么好吃的。”

    小金乌闻言也是一笑,看来三公主嫁人以后真的改变了许多。他原本也是见过三公主的,那个时候,弱水淹没了许多人家,因唯有龙族可以自由出入弱水,故而,三公主就进入水中救人,当她救出一万多人的时候,自己也因多日不眠不休累瘫在沙滩之上……她和杨戬的结合,为天庭、西海所不容,他对他们二人婚后的一些事情也有所耳闻。或许男欢女爱本就如王母所说,镜花水月,到头来只是一场空。但眼下,他却觉得和杨戬的婚姻改变了这位西海的三公主。是好是坏,又岂是外人能置喙的?

    他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杨婵已落好黑子,她只是静静地看着棋盘,并不出言打搅小金乌。小金乌回神,只见扶桑树郁郁葱葱的绿叶之下,一袭鹅黄色纱衣的女子低敛着眉目,安安静静地坐着,已然入画。他知道自己的表妹是三界不可多得的美人,不过最初注意到这个表妹,还是她明知送弱水上天会被天庭围剿,却为了天下苍生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做了……当时,他就很诧异,一个那么弱小的人,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勇气与力量,做着很多看似很强大的人完全做不到的事情。他的目光从她轻轻拿着黑子的白玉般的手指上挪开,然后琢磨起下一步落子之处。

    待两人下完一盘棋,花拾也刚刚好准备好晚膳,她正打算去叫人的时候,却见杨婵与小金乌已是一前一后地朝着自己走来。花拾只觉得世间从未有过这般光风霁月的美景,美人如画,君子如玉,不外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