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综]我们和离吧 > 第70章 喜大普奔大结局(下)

第70章 喜大普奔大结局(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综]我们和离吧 !

    与此同时,花拾与花九尾二人也修整了一番,一同去了万窟山。这万窟山原是花拾修行之处,也是与花九尾初见之地,二人如今都生了在万窟山定居的念头。回到万窟山后,他们正好见到花拾昔日的玩伴——狐妹。狐妹当年和一只公狐狸私奔,几番周折,不知为何一向孝顺的狐妹竟然在外头和公狐狸成了亲才回家。

    木已成舟,狐妹的母亲就是再责备她也无济于事,草草地认了那叫五哥的公狐狸做女婿。然狐妈看五哥的确也是不顺眼,并不和女儿女婿同住。只在万窟山寻个僻静之处静养。

    对于花拾和花九尾这对邻居的到来,狐妹最是欢喜的,当初她和五哥一回到万窟山,她就奔着来见花拾了,只是没想到一别经年,花拾竟修炼成人形,并且浑身萦绕着淡淡的仙气。最为重要的,是她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花拾也找到了她的良人。她在外头和五哥私奔的时候,接触过许多的人,还有妖怪和神仙。若说交好,杨婵算是一个,敖寸心也算是一个。只是她们到底不如花拾这个陪着她长大的朋友。

    于花拾而言,情同狐妹,且几世为人,只有在接触了狐妹以后,才明白自己是真正属于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是属于她的。二人当天就在万窟山的一个山洞底看月亮。

    狐妹生性单纯且活泼,对着花拾讲了许多许多的事情。

    讲五哥对她说的那些动听的情话,讲自己跟着他的义无反顾。

    这几乎都让花拾觉得那只长了两撇小胡子的公狐狸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男人。

    大概在狐妹的心里,就是这么认为。后来,狐妹又问起了她和花九尾的事情,她组织了一下语言,将彼此的经历一言带过了,最后他为她从一个盘古开天地以来第一只也是唯一一只九尾猫,变成如今的堕仙。

    狐妹听着居然哭了起来,花拾这才从她的嘴里知道,原来五哥曾经为了做神仙,干脆利索地抛弃她。这些事情,狐妹以为自己可以忘记,也希望在昔日的好友面前让自己的男人多几分面子,但是,大概越是去忽略,越是在潜意识里记住了。她抱着膝盖,问道:“我现在都是他的人了,花拾姐姐,那都是曾经了,对不对?”

    花拾安慰她,拍着她的肩,一遍又一遍:“当然了,谁都会犯错的。而且人间有句话叫做——浪子回头金不换。再说了,他现在在万窟山,在你娘家呢,如果他不听你的,你就让他去跪搓衣板。”

    “搓衣板是什么?”狐妹好奇地问道。花拾想了想,便将搓衣板的模样和狐妹说了,狐妹便连连摇头:“那得多疼啊,我还是想别的法子好了。花拾姐姐,你舍得让九哥哥去跪搓衣板吗?”

    花拾嘻嘻一笑,道:“舍得,当然舍得啊!男人嘛,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啊……”狐妹瞪大了眼睛看着花拾,为什么她觉得几百年没见,花拾姐姐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不过,花拾姐姐比起寸心姐姐好多了——花拾姐姐只是让九哥哥去跪搓衣板,寸心姐姐可是说要一口一口地咬下杨大哥的肉。她至今想想都觉得好可怕。

    花拾看狐妹面露惧色,搂着她开怀笑开了。

    花拾与狐妹聊了一个晚上,至天明的时候,两人才各自家去。花九尾在万窟山上化了一座庄子,庄子周遭仙雾缭绕,气象清明。当晚,花九尾并未和五哥多聊,两人的脾性相差太大,交谈两句,一个看不上对方的傲气,一个看不上对方的世俗,便各自散去了。待花拾回府,府里上下已经打理的井井有条。府外悬着“花府”的匾额,自此这里便是他们的家了。

    安定下来以后,花拾便发现花九尾其实生性懒散,太阳好的时候,他喜欢躺在草地上,一躺就是一下午。当然,或许他还趁着花拾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又或许追着自己的尾巴能玩上一整天。可这些模样,花拾是绝对不会有机会看到的……

    花拾本就喜净,除了出门拜访狐妹,或者招待来家里串门的狐妹,她每日只修炼,或者与花九尾“双|修”……两人在万窟山上,一住就是五百年,正巧那日狐妹传来喜讯,说是有了身孕,花拾去道喜的路上也捂着胸口干呕了一阵。于是,她在半道上就被花九尾截了回去,自此花九尾是含在嘴里怕她化了,捧在手心又怕她摔了。莫说不让她修炼,就是连他最喜欢的“双|修”之事也被打断。

    她记得那是十个月的春天,五哥去镇里给他们的孩子买玩具,此举提醒了花九尾,他并不愿意和五哥一路,寻了另外一个方向,去了另外一个小镇。狐妹挺着大肚子来找她,和她一起呆在花府。

    两个孕妇总是有许多的话题,她们正聊到兴头上,却见五哥急匆匆地回来了,正是要带狐妹家去。花拾知道五哥紧张狐妹,并不多挽留,起身将二人送到了府外。岂料一踏出门,就见一道白云自天际直逼面前,云端上塌下一猴子,戴着金箍,手拿一根金棍,花拾脱口而出:“齐天大圣!”

    “哦!”那猴子便是孙悟空,拿火眼金睛对着花拾看了一眼,便道:“好眼力好眼力!小草仙子,俺老孙看你修为不浅,怎么和这等作恶的妖怪厮混在一处?”

    “不敢当,我敬仰大圣您多时,没想到今日得见一面!只是狐妹是我的至交好友……不知大圣为何至此?”她心道,匆匆五百年过去了,从时间上来算,孙悟空的确已经出了五指山,保护唐僧去西天取经。现在他的身边不见猪八戒和沙和尚,看来是还没有遇上他们。

    提到此事,孙悟空便急的挠起了下腮,指着五哥道:“这妖怪抓了俺的师傅!俺看这两只狐狸精修为也不浅,不欲打死他们,只让他们交出俺师傅,这事也就作罢了!”其实之前孙悟空就将万窟山里里外外都搜了一遍,只是万窟山名副其实,山中山洞何止万千,不知公狐狸将人藏在何处,他始终没有找到。

    加上他用火眼金睛看到这里的两只雌性都怀着崽,如果动起手来,许是会伤到她们,她们一个是神仙,一个的法力也很是纯净,绝对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妖怪。他并不想伤到她们。

    指向五哥,花拾也不好说什么,她信得过孙悟空的猴品,可是五哥——虽然他是狐妹的丈夫,但做了五百年的邻居,五哥是什么人,她还是清楚的。岂料非但她怀疑五哥,便是狐妹也相信了孙悟空所言,直逼五哥交人。但五哥满口有理有据,非说自己根本没见过这猴子,怎么可能还抓了他师傅,又道猴子法术高强,自己并非他的对手,如此一番,倒也将狐妹给糊弄了,两人使出一套劈天神掌,竟然逼退了孙悟空……

    花拾听孙悟空说“俺老孙去去就回”,心知必然是五哥存心欺瞒。孙悟空又岂是他一只小狐狸能对抗的?五哥会怎么样,花拾并不担心,她只是担心狐妹……她满心想劝阻五哥找死,可奈何刚刚要开口说话,腹中便是一痛——原是要临盆了!狐妹见状,只得留下来照顾花拾,并且催促着五哥去找她的母亲来……

    花拾没有等来狐妹的母亲,听到孩子的啼哭声后,两人都是释然一笑,狐妹将孩子递到花拾的怀里,道:“花拾姐姐,是个男娃娃。”

    花拾摸着孩子皱巴巴的脸,又看了看他尖尖的两粒虎牙,黄金色的竖瞳,软哒哒没毛的耳朵,以及屁股后头的一根尾巴,一时百感交集,又看狐妹一脸担心地朝外头看着,因此催促狐妹赶紧去瞧瞧五哥。狐妹看她可以自理了,倒也没矫情,说了句让花拾好生照顾自己,便赶紧离开了。

    花拾躺在床上,只觉得分秒如年,何况,她又没看到花九尾回来……情急之下,她使了个法术,将自己和孩子清理干净,便抱着孩子出门去。

    再见到狐妹的时候,她果然已受了不轻的伤!只见那五哥虽然伤势不轻,却是拖着那残躯,意图将手中的匕首刺向唐僧,此举立即就被孙悟空察觉,当即大怒的孙悟空提起金箍棒,朝着五哥的脑袋就要打下去!这不过是分秒的功夫,眼见着一棒子要打下来,狐妹拼尽了最后的力气,飞身过去挡在五哥身前。

    ——金箍棒还是打下来了,重重地落在五哥的头上。

    狐妹被赶来的花九尾救下,来不及悲伤,她的腹部便开始下坠,刚刚生育过的花拾便立即知道狐妹这是要生产了。花九尾沉默着接过花拾怀里的儿子,转了个身,背对着花拾与狐妹。

    “多亏了你,否则俺老孙就犯下大错了!俺可是答应了三圣母,不伤害这母狐狸的。”孙悟空一跃,到了花九尾的跟前,随后诧异得道,“哦!堕仙!我说那小草仙子身上怎么会有一丝戾气,原来她是和一个堕仙生了崽子!”

    花九尾瞥了矮自己两个脑袋的猴子一眼,也不说话。猴子不甘心又要去逗弄他们的儿子,却被早已有了灵识的孩子咬了一口。原来这孩子不喜欢孙猴子叫他“崽子”,正巧他伸了手来,他势必要报仇。孙悟空嘿嘿一笑,也不和一个小猫崽计较,当然,他觉得小猫崽的父亲,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实在有些欠抽……

    狐妹生了个女娃,取名叫做小玉。

    五哥的死的确让她很悲伤,但她很清楚,这原是五哥自己找死,孙悟空向三圣母借来宝莲灯破了他们的霹雳神掌,随后找到了他的师傅。狐妹一怒之下废了五哥的劈天神掌——当年玉鼎真人传授她劈天神掌,曾告诫她不许传给五哥。她此刻的确是很后悔没有按照玉鼎真人的吩咐去做,如果五哥不会劈天神掌,大概也不会将主意打到孙悟空的师傅头上。没想到的是,五哥的劈天神掌被废了,却还是心心念念着杀掉唐僧,这才有了最后孙悟空一棒打下来的事情。

    更何况,如今她有了小玉,便是有了活下去的念头。为母则强,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至于狐妈,得知了五哥死讯,也不过是一声叹息——她早知道这五哥不是什么可靠的男人,奈何自己的女儿鬼迷心窍,一定要跟着他。他那样的性格,出事也是早晚的。为了照顾女儿,她却是搬了回来,和女儿、外孙女同住。

    数百年后,人间忽然有一天整日不见了太阳,人说是天狗食日,可花拾却在想,数百年前见过的那个金乌殿下——她总觉得那是个和天上神仙都有些不同的神祗。但同样他不是一个玩忽职守的神,凡间一日不见太阳,他身上是否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与此同时,在花府的后花园里,两个孩子并排坐着,男孩已是高大英俊,浅笑间君子含光。女孩却是娇小玲珑,单纯可爱,顾盼之间虽有了倾城姿色,却总会时不时地冒出狐狸尾巴和尖鼻子,每每如此,她都讪讪地看一眼比自己高大许多的男孩,却不想,她低下头懊恼自己法术比不上他的时候,男孩眼底满是宠溺。

    “云川哥哥,为什么那个白衣服的神仙叔叔一来,你就要避开他呢?”

    “不喜欢。”

    “云川哥哥,可是小玉喜欢他。”

    “……嗯?”

    “因为他每次来,云川哥哥就会陪小玉玩一整天。”

    “我爹娘日夜都在一起。”

    “唔,小玉是在说我和云川哥哥,不是叔叔和姨姨。”

    “……做夫妻就可以日夜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