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综]我们和离吧 > 第19章 孔雀东南飞(四)

第19章 孔雀东南飞(四)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综]我们和离吧 !

    一个月后便是大吉之日,那时焦秦二家共结连理的消息方传到兰芝的耳中。而兰芝在十日之前正回绝了县令公子的提亲。嫂子张氏此刻扶着兰芝的母亲,正到兰芝的院子里来。说起焦仲卿即将迎娶秦葙蘅之事,刘母不禁叹气,劝着兰芝也莫挂念旧爱,左右她没有孩子,年纪又轻,赶紧寻个人再嫁了。

    兰芝的嫂子张氏是个性子懦弱的人,刘母也并非好强之人,两人此刻怕都是受了兰芝兄长的指使前来做说客的。兰芝点头表示自己会考虑的,但是因有前车之鉴,就算再嫁,也要好好看清楚。听兰芝松口,张氏想着总算对自己的丈夫有个交代的话了,而刘母自然是当兰芝是真的想开了,满心欢喜。

    送别了刘母与张氏,兰芝心想,原著之中,县令公子之后便是太守的六公子前来提亲,而已经没有耐心的刘兄长逼着原身出嫁,原身殉情而死。除却自己李代桃僵,以及没有和焦仲卿许下磐石蒲苇的诺言,别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想必那太守公子很快就会来提亲,看来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这么想着,兰芝又躺到席子上,睡起了午觉。

    回到刘家的日子简直是做梦一般,府中大小事务都有张氏打理,兄长虽然逼着她嫁人,却也是真的心疼她,刘母自不必说了。故而她回了刘府,只将焦母的事情与他们说了一番,兄长立即破口大骂焦家的老太婆不厚道,焦仲卿没有担当……被刘母制止之后,他们谁也没在兰芝面前再提焦家的人。并且为了让兰芝调养心情,兄长特意将府中一处清幽所在打理出来,让兰芝搬进去住。总之,兰芝这些日子,十指不沾阳春水,每日睡到自然醒。虽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日子,但比起焦家那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的日子却不知道要好几倍。

    用晚膳的时候,兄长回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原身本就惧怕这个哥哥,总之,原身留给兰芝的记忆就是这个兄长十分霸道强势。而且这些年刘家的生意越做越大,白日里在刘家是见不到兄长的人影的,就是晚膳,兄长也是十次里回来吃个两次。故而,兰芝回家之后,除了第一日惊动这兄长抛下刘家的铺子赶回家里问情况,那一次交谈了许久,接下来的日子竟然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上。

    兄长生的魁梧高大,许是早些年,南来北往地在外经商的关系,他的肤色呈现古铜之色,看人的时候,目光不自觉就带上些许打量,因兼有阅尽千帆的成熟,令人往往不敢直视。他和焦仲卿一样同是少时丧父,不过,刘父过世的时候,兄长已有十五岁,又比焦仲卿年长一些。故而,兄长已是可以用稚嫩的肩膀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任的少年,在后来无数个岁月磨砺之后,他已是富甲一方,说一不二的富商。也是因此,兄长在家里的地位很高,便是刘母也对他有几分顾忌——

    对儿子说的话,做的决定,她几乎没有反对过。

    饭桌上很安静,加上最近兰芝的事情,只要兄长在家用膳,众人都会感受到隐隐的压力。

    用过晚膳,张氏赶紧轻手轻脚地吩咐一个仆妇将碗筷收拾了。兰芝不敢面对这陌生的兄长,本打算赶紧告辞回屋去,哪里知道,这位兄长竟鬼使神差地让兰芝跟他去书房谈话!兰芝晓得这家里就这兄长最大,自己还能怎么样?便稍稍点了头,跟着兄长离开花厅。

    兄长走在前头,手里提着一盏灯笼,他健步如飞,没一会儿便将兰芝抛在了大老远的后头。走了好一会儿,他才发觉不对劲,回头一看,兰芝正提着裙摆,吃力地追赶他。他抿紧了嘴角,却是站在原地等着兰芝跟上来,随后又刻意地放慢了脚步。

    “……兄长的话你听是不听?”自从接管了家里的生意,每日为了生计忧愁,他就没和这个妹子好生说过话。以前最亲密的兄妹反倒生疏了,一直到她要嫁人那日,他才恍然大悟,妹妹就要冠上别人家的姓氏,成为别人家的女人。他原本只是想告知她太守公子提亲一事,是告知,而不是商量。可是适才看着她喘着气一步步追着自己,他又想起了小时候在乡野山地里,妹子追着迈着胖嘟嘟的肉腿跑向自己的模样……

    他和妹子年纪相差十岁,那个时候,他十三,妹子才三岁。一定是记不得了。

    听着兄长的问话,兰芝的脑海里却闪过一副画面。一片白茫茫的灵堂,隐忍不发的少年,坚毅的双眸,冷硬的表情。他抱着怀里哭的像个泪人的小妹。

    ——哥哥,他们都说爹爹死了,死了,兰儿是不是再也见不到爹爹了?

    ——兰儿乖不哭,爹爹只是睡着了。睡的很沉。兰儿听哥哥的话,爹爹就会醒了。

    ——好……兰儿听哥哥的话。兰儿不哭了。哥哥,爹爹睡着了,你给我买糖人好吗?

    ——好……

    ——太好了!哥哥给兰儿买糖人,兰儿听哥哥的话,等爹爹醒了,爹爹也给兰儿买!

    “……兰儿听哥哥的话。”鬼使神差的,兰芝竟是说出了童言般的话。

    兄长停下步子,侧首看了一眼兰芝,眼波微微一动,却仍是沉声道:“那老太婆休了你,焦仲卿知也不知?”

    兰芝微微一愣,不想兄长竟再度提起。兰芝摇首又点头,道:“起初不知。然如今连阿母都知道了焦秦定亲之事,他必然也知道了。”

    “你心里还惦记着那懦夫?”大概是很少和人说起感情之事,兄长的语气十分不自然。

    “……不惦记。”兰芝心中感叹,看起来这个兄长是真的疼爱原身的,可惜原身永远不会知道了。至于惦记焦仲卿?她当然不惦记了。

    兄长却明显不信,他冷哼一声,道:“那为何推却县令公子提亲?”

    “公子尊贵,小妹败柳之躯,不敢高攀。”

    “混账话!你既是我刘蹇之妹,只有他人高攀你的道理!”刘蹇低声呵斥。兰芝微微一怔,赶紧对刘蹇道:“小妹多谢兄长庇佑疼爱。”

    “长兄如父,我该的!”刘蹇隐隐有了怒气,不知是被兰芝这直白的话呛的,还是想起焦母对兰芝的无所不为,以及焦仲卿对兰芝的无所为。兰芝见他如此,知道这是自己的好机会,赶紧道:“兄长……小妹将身嫁与焦郎,本盼着夫妻和睦白头偕老。焦郎对小妹却也是真心实意,恩爱非常。然谁知命运弄人,小妹费尽心思依然得不到婆婆欢喜,无奈回娘家,多亏了兄长庇佑,予小妹一处容身之地。非是小妹不愿再嫁,只是小妹心中怕的很……”

    “今日太守六公子寻我相谈。他虽是太守之子,却也不过庶出,何况他曾娶过妻,膝下已有一子。你若是嫁与他,他必不敢欺辱你……”说到这里,刘蹇又忽然轻呸了一声,道,“焦家那老太婆分明是看着你无子方将你休弃!可我刘蹇之妹又岂会永远没有自己的孩子!那六公子到底有了嫡子,你若来日生得一儿半女,地位也是尴尬!不妥、不妥!”

    听着刘蹇自己反驳自己,兰芝知道,自己总算是动摇了这位兄长的心思。

    原著中也是看得出来,刘蹇其实是疼兰芝的,之所以逼着兰芝赶紧嫁人,一是为了兰芝好,担心兰芝过了这村没这店,二来大概也是为了气一气焦家的人,反而也因此忽略了原身的想法。

    现如今,兰芝与他谈了心思,到底是血浓于水的兄妹,又多年相依为命,他自然也就会站在兰芝的角度为兰芝考虑。兰芝再示弱一下,他就不会太过逼着兰芝。

    “若兰儿让兄长困扰,莫说是有孩子的六公子,便是与人做妾……”

    “混账!我刘蹇之妹岂能与人做妾!”刘蹇恶狠狠地瞪了兰芝一眼,将灯笼往兰芝的手里一塞,道,“你便安心留在府中,我刘蹇以前能养着你,从今往后难不成还养不活你了!”

    说完,刘蹇便大步朝着他自己的院子走去。看来该谈的话都谈了,已经没必要去他的书房了。兰芝握着灯笼的把柄,上头还有刘蹇手心的温度。兰芝抿唇微微笑着,提着灯笼调头往自己院子里去。

    哪里知道经过花园的时候,她的嘴巴被人轻轻捂住,一道陌生却莫名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兰妹,是我,仲卿!”

    焦仲卿?!

    兰芝立即不挣扎了,示意他快点松开她。

    “焦……焦公子,好端端一府吏,怎么也学起了鸡鸣狗盗之辈,擅闯民宅?”烛光之下,兰芝看清楚了焦仲卿的脸,原身的记忆之中,这人本是十分英俊潇洒的,可今日一见,他的下巴却有许多青涩的胡渣子,看上去甚是潦倒。兰芝轻声道,“焦公子请回了。深更半夜,若是让旁人见到你我孤男寡女相处,难免会被人嚼舌根。”

    “兰妹,你这是做什么?!缘何如此薄情待我?!”焦仲卿原本就布着血丝的双眼此刻更红了一些,“你唤我焦公子?好一声焦公子!”

    听他大声嚷着,兰芝赶紧道:“我唤你什么重要吗?你母亲已代你休了我,我与你如今已是陌路人。不唤你焦公子又该唤你甚么?”

    “阿母决定,我根本不知晓。昨日闻消息,向上峰告了假,我连夜便赶回庐江,也不曾家去,料知你在兄长府里,匆匆赶来……匆匆赶来。”

    “匆匆赶来做什么?”兰芝叹气,原著中刘兰芝的磐石蒲草之盟,坚定了焦仲卿的信念,后来刘兰芝投湖自尽,焦仲卿得知后方才上吊。可是焦仲卿他可知道原身早就死了,站在他跟前的不过是个冒牌货,这个冒牌货认为好死不如赖活着,性命远比爱情重要的多。这个冒牌货也不会因为他匆匆赶来相见而有所触动,更是瞧不见他的情谊。

    “匆匆赶来,瞧我这个弃妇过的好不好?匆匆赶来,可是要重娶我刘兰芝过门?”

    “……兰妹!我焦仲卿对你的心意苍天可见!若你离去,我此生不复娶!”

    “那若你阿母以死相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