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综]我们和离吧 > 第28章 王宝钏(八)

第28章 王宝钏(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w.co,最快更新[综]我们和离吧 !

    薛平贵遥遥望着城墙上的宝钏,眼底是宝钏愈发明艳动人,带着中原女子的温婉似水的容貌,那双剪剪秋水之瞳仿佛带着无尽的哀怨与思想,耳里听着的是宝钏糯糯的软语,正倾诉着对他的思念。他的心中对宝钏还是有爱意的,又或者宝钏卑微到抛弃了一切的感情让他恍若一个帝国的君王。

    正是她的卑微成就了他的高高在上。

    可现在不是时候。相认吗?代战和西凉王会不会放过自己?西凉的所有臣民会不会放过自己?很快薛平贵又想到了王家人对待自己的态度,他们一直看不起自己叫花子的身份,即便后来揭皇榜驯服了红鬃烈马,大唐皇帝钦赐官职。更何况如今,他又娶了代战,做了西凉的驸马,一旦随宝钏回了大唐,王家的人势必拿了自己去向大唐皇帝邀功……

    所以,他不能认宝钏,至少在两军阵前,他不能认她。

    薛平贵看着宝钏,目光露出一分决绝,岿然不动地骑在马上,他□□一指,指向苏龙:“苏将军,派一名女子来扰乱军心,手段实在下作!如果是真男儿,快快出城,来吃本驸马一枪!”

    薛平贵之意竟然是说宝钏的出现不过是大唐霍乱军心的一个阴谋诡计!

    代战的两名副将对视一眼,暂时都信了薛平贵这个说法。苏龙哈哈大笑一声,道:“好一个‘一名女子’,看来你果真是‘西凉的驸马’!待本将军出城会一会你,必叫你个背信弃义的叛国贼死于刀下!”

    宝钏静静地看着薛平贵提起□□,与冲出城门的苏龙厮杀在一起。而主帅出动,双方的兵马也开始交战。而从始至终,薛平贵再没有看宝钏一眼。宝钏渐渐挪开了目光,看着秋日骄阳黄澄澄地挂在天上,广袤的平野上充斥着兵器交接之声,马蹄声,叫喊声,就如玄空镜中看的一模一样,死亡与鲜血,成败刹那。

    她估摸着,再有一刻钟的功夫,西凉的粮草营便要出事了。有了兵力部署图,大唐对西凉了如指掌,大军交战的时候,已有尖锐的小队潜入了西凉的粮草营!想那代战又因动了胎气躺在病榻上,有名号的将军都在眼前的战场,烧了粮草轻而易举。

    而战场上酣战,大唐旗开得胜,士气正旺。西凉士兵大多不知情,只知道是大唐的人害得他们的公主动了胎气,因代战在西凉军队中的声望非常高,所以,西凉群情激奋,也不好对付。一场战斗下来,双方各种损伤,但好在旗鼓相当,以最后西凉那边传来噩耗,薛平贵带着军队匆匆离开为止。大唐乘胜追击,又歼灭了不少西凉士兵。

    那薛平贵回了营帐,已有人将粮草着火之事向代战禀告了,气的那刚刚苏醒的代战差点又要气晕过去,见了薛平贵出现在自己跟前,一抽边上搁置着的长鞭便向着薛平贵劈头盖脸地打来!薛平贵生生挨了一鞭子,然后才一把捏着那带着倒刺的鞭子,任鲜血从掌心一滴滴地滴下来。

    代战见了,冷哼一声,然后将手松开,沉声道:“驸马,你给我说清楚,你长安城的夫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下的代战不过二十出头,嫁给薛平贵才三年,生性骄纵的她不比原著中十八年后,劝着薛平贵接王宝钏来享福的代战。更何况,原著里的代战实在没什么好争斗的了,薛平贵大半辈子和她一起过,两人还有了子女。而原著里的宝钏便贫瘠寒碜许多。代战不是不怨恨,不是不妒忌,只是对手太弱了,连和她比较都没有资格,既如此,何不接了回来,向天下人,也包括薛平贵,来彰显她代战的宽容大度?

    薛平贵将马鞭一甩,单膝跪下,道:“公主,万望公主以腹中胎儿为重!前事如何,薛平贵自然给你一个交代!”

    代战狠狠一跺脚,道:“你起来!你干嘛跪我?!”

    薛平贵依言起了,那代战便道:“交代?你现在给我什么交代?!三年前你怎么不给我交代清楚?!”

    薛平贵扶着代战到塌子上坐好,自己却是站在一边,道:“三年前……都是薛平贵的错。”

    代战便砸了软枕在毯子上,道:“我明明知道三年前你是被逼着娶了我的!现在好了!你大唐的夫人来找你了!你自管回去好了!你别管我!就抛下我和孩子好了!”

    薛平贵便是欢喜代战这样的天真直率,见她这样,对宝钏的那些愧疚与不明的情愫都抛却了脑后,一个被他强行压下去的念头再度疯狂地冒出来!他将代战紧紧抱在怀里,道:“公主,我怎么会抛下你和孩子?三年前薛平贵身不由己,三年后,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意?我会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公主你信我。”

    代战吸了吸鼻子,窝在薛平贵的怀里,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薛平贵眸色一沉,想到粮草之事,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毕竟他曾是唐军的一员,他很清楚,唐军不可能知道西凉粮草所在。看代战睡着了,他便出了帅帐。

    他所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走,代战便叫了江海入帐,令心思细腻的江海悄悄地监督薛平贵。今天薛平贵还未来帅帐,江海便派人悄悄地将玉门关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代战,所以刚才代战发了那么大的火并不仅仅是为了粮草的事情。她想起男装的宝钏,得知那相貌绝色,正是男人喜欢的娇滴滴的中原女子,故而即便薛平贵做了保证,她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其次,便是西凉王病重,代战令江海把薛平贵和宝钏的事情压下去,不得将此事传到王庭。

    西凉王病重,便代表着王位空悬。虽然西凉王决意将王位传给薛平贵,但这个决定无疑令许多西凉的王族不服气。西凉王的两位王子俱被薛平贵斩杀,然西凉王还有几位嫡亲的侄儿都有资格可以继承西凉王位。如果这个时候消息传了出去,那原本就不服气一个大唐人来统治西凉的王族必定蠢蠢欲动。

    这样一来,薛平贵地位不保,她代战也会失去几乎所有的权力。甚者兴许性命不保。

    却说西凉与大唐各自收兵,用过晚膳之后,苏龙与几名将军商定接下来的事情,宝钏则回了自己的营帐,她心中思量那薛平贵接下来会怎么做。想知道一个人的行为,必须先了解这个人的性子。

    原身了解薛平贵吗?不,她并不了解,否则也不会痴心等他,满以为他若是活着便会千方百计地回到自己的身边,而结果却是苦等十八年,等来了薛平贵另娶她人。所以原身记忆里的那个薛平贵并不靠谱。

    依着宝钏来看,原著中薛平贵回了长安,并不是迫不及待地和原身相认,而是先将原身调|戏了一番以测原身是否忠贞,可见薛平贵本身就是个多疑的人。后来斩杀魏虎和王银钏是因为他们之前做贱过他,重用苏龙,册封王金钏诰命,是因他们曾经帮助过他,又见薛平贵是个将个人凌驾于国家之上的人。仔细一想,这人除了武功好一些,运气好一些,实在没什么优点了。

    现在的薛平贵和原著中十八年后的薛平贵不一样。他如今还不是西凉王,看起来也没有完全得到西凉的民心,在面对选择承认了原身是他的妻子的事实便会失去一切,里外不是人的情况下,自私的薛平贵一定会做出另外的选择。其实今天在战场上,薛平贵的表现就能说明这一点。

    另外的选择又会是什么呢?

    原著中收到原身的鸿雁血书,一朝快马匆匆赶回大唐的薛平贵真的是回去接原身享福的?口口声声称着爱原身的人为何会在十八年的时光,几千个日夜里都没想到原身?他真的是接原身去享福的?抑或是……

    宝钏正想着,营帐内的火光一灭,宝钏的身子一紧,嘴巴被人一把捂住,然后身子便被拥入了怀抱。背后贴着一堵肉墙,突如其来的举动令宝钏思路一停滞。但听她身后的人刻意压低了声音,道:“宝钏,是我,平贵。”

    宝钏的身子便稍稍放松,这让薛平贵卸下了警惕之心,他现在很清楚,怀里的人就是六年没见的妻子王宝钏。薛平贵稍稍松开手,道:“宝钏,我是来带你走的,你切莫发出声音来。惊动了唐军。”

    “……薛郎带我去哪里?”宝钏习过武,所以她知道薛平贵看似放松了捂着她嘴巴的手,实际上那手渐渐下滑,只要猛地一个用力,就可以掐断近在咫尺的脖子。

    “……宝钏愿去哪里?”听到宝钏温婉的声音,薛平贵稍稍犹豫。

    “寒窑虽苦,却是你我的家。薛郎你带宝钏回家好吗?”

    “……好。薛平贵带王宝钏家去。”

    “薛郎啊,你话中有犹豫,西凉国的代战女和驸马一位,你舍得吗?”

    “他们如何能与宝钏你相比。你是我薛平贵的妻,你愿去哪,我便带你去哪。”薛平贵稍稍低下头,贴着宝钏的耳侧低语。若是原身,怕早被薛平贵这情意绵绵的情话和亲昵的举止惹的面红耳赤,自然脑子也想不了别的东西了。但宝钏却知道,薛平贵是最不可能放弃西凉驸马之位的人,须知这驸马还是将来的西凉王。

    薛平贵此次最可能带她去的地方,应该就是西凉的大营。

    多疑的他一定怀疑她为什么会出现在玉门关,将她带回了西凉,肯定还能问出他所认为的阴谋。并且,薛平贵虽然人品不怎么好,行军打战却是能手,今天粮草出事,他一定想到了其中的不对劲,他大概觉得将她带到西凉,到时候灌下蜜来,指不定还能套出话来。

    至于如何对她解释,去的是西凉而不是寒窑,那最简单不过。在薛平贵看来,为了自己不惜和父亲断绝关系的王宝钏还会舍不得离开大唐国土吗?为了自己,她一定什么都愿意做。只要随便敷衍几句,便可以令她死心塌地。而将来要如何处置她,将她放在什么位置,还不是代战说了算,那时候,他还能随便讨好一下代战……

    这一切虽然不过是宝钏自己的推测,但不论如何,她已经没兴趣和他继续演戏了。

    她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只道:“薛郎稍候,待我取了行李,便与你离开。”

    薛平贵蹙眉,道:“不必拿了。”但他确定宝钏和自己离开,已经稍稍松开了手。

    宝钏便道:“要的。一针一线,得之不易。薛郎不知寒窑辛苦……”

    听宝钏又说起寒窑,薛平贵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当然,曾经黄金如土的千金小姐变成斤斤计较的小妇人,薛平贵也难得感到一些触动。故而也不曾阻止了宝钏。哪知宝钏走到了塌子边,忽然扯开嗓子,喊道:“来人那!西凉人来了!西凉人来了!”

    薛平贵大吃一惊,见外头人影绰绰,要走显然是来不及了!于是,眸光一寒,抽出袖中短刀,一个飞身上前,就要用刀子抵上宝钏的脖子,嘴里更是道:“好贱人!你果然与你家人串通了来陷害我!”

    宝钏凄然苦笑道:“薛郎啊,你怎么就不能明白?为妻真是爱你,才不能让你走上这背叛大唐的不忠不义之路!”一面,她两指夹着银针,毫不犹豫地刺入了薛平贵的昏睡穴。薛平贵哪里能想到王宝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会有这般手段!原本只想挟持了王宝钏好离开,现在却是双目圆瞪,紧接着身子一酥,薛平贵整个人便倒在了宝钏的床榻上!

    苏龙等人携兵器赶来,便看到宝钏趴在薛平贵身边哭,一边哭一边道:“薛郎啊!大丈夫顶天立地,国家大义在前,为妻就是背上恶毒之名,也要劝郎君回头是岸……”